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禁毒功臣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禁毒功臣

    “泰王,你威胁我?”

    听到泰王阴森森的话,叶子轩依然没有惊惧,相反轻声抛出一句:“以大欺小,这样好吗?”他很是无辜地看着泰王补充:“再说了,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我是代表金家堡来谈判的,泰王这样霸凌我,会影响王室和国家声誉的。【看(书)阁免费&小说@阅$读】  ”

    “以大欺小?”

    泰王冷笑一声:“这话你也说得出来?摆明就是你以强凌弱,现在受伤的可是我,在我王宫,对我下手,我就是把你千刀万剐,也没有人说我一句不是,至于所谓谈判使者,你觉得自己配吗?何况你们是毒枭,别扯什么两国交战。”

    “我剿灭你们,就是剿匪,是为人民做贡献。”

    泰王的眼里真的腾升一抹杀意,除了三国联军被叶子轩重创留下仇恨外,还有就是刚才谈判条件激怒了他,他还没叫叶子轩交出卡角赔偿损失,叶子轩先要他退地赔偿,这简直是欺人太甚,他恨不得一声令下,让保镖把叶子轩杀了。

    叶子轩无视靠近的王宫护卫,指一指自己跟泰王的距离,意味深长挤出一句:“泰王,我今天胆敢出现在这里,肯定不是胆子一大就来了,你觉得,我会毫无准备过来吗?你动了我,你、王室,还有泰国,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最重要的一点,你距离我太久了,十米,子弹可以轰杀我,但你也逃不出我一箭,”

    他的手里闪出半支箭矢,箭头锋利,刺眼,闪烁嗜血气息,只是叶子轩的笑容依然温润,让人看不出深浅。

    泰王和王宫护卫身躯微微一震,看着始终风轻云淡的叶子轩,神情很是复杂,想要讥讽后者虚张声势,可是刚才的八箭以及上次的彪悍,又让他们知道叶子轩不是夸大其词,保镖下意识停滞脚步,寻思叶子轩雷霆击杀泰王的可能性。

    泰王喉咙蠕动了一下,叶子轩手里的箭矢,带给他一阵无形压力。

    就在他开始懊悔自己距离叶子轩太近时,叶子轩又笑着抛出了一句:“对了,泰王,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我早上来的时候,双手沾染了一些毒药,刚才拿箭的时候,箭头好像也沾染了些许,也就是说,流血的泰王你,可能中毒了。”

    “中了只有我能化解的毒。”

    四周幕僚和同伴脸色巨变,齐齐出一声怒吼:“混蛋!”

    三人握着枪不管不顾向叶子轩扑来,准备冒险把气焰嚣张的叶子轩拿下,只是刚刚走到一半,他们就身躯一晃,随后像是喝醉酒一样摔倒,想要挣扎着起来却失去力气,抽动几下后就瘫在地上,全身无力,眼里有着愤怒,有着不甘。

    “泰王,走!”

    几名保镖视死如归横挡在泰王身边,不给叶子轩出手射箭的机会,还抬起枪口想射击,结果也是身子一软倒在地上,没有死去,没有受伤,但就是没有半点力气,其余同伴也都相似倒下,脸上带着惊恐和不安,显然都没想到中毒了。

    泰王倒是没有半点事,依然站立在叶子轩面前,只是失去护卫保护的他,显得有点孤零零,还有点悲壮。

    叶子轩也站着,冷眼看着几十号人倒下,也看着更多护卫赶赴过来包围,只是没有人敢再靠近他跟泰王的圈子。

    “没有叽叽喳喳的人,就这样王对王,多好。”

    叶子轩把玩着手里的箭矢:“泰王,你说是不是?”

    泰王忽然出一阵哈哈大笑,向来从容淡定的老脸,罕见多了一抹怨毒,随后又变成了欣赏:“叶子轩,虽然我很想把你弄死,还是千刀万剐的那种,可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人物,也是一个疯子,我纵横泰国数十年,对手不少。”

    “但你是最嚣张,最跋扈的那个,也是让我最想杀,最无奈的人。”

    叶子轩眨着眼睛回应:“这是贬我还是夸我?”

    “当然是夸你。”

    泰王不仅没有后退,相反踏前一步,近距离迫视着叶子轩:“只是你小看我了,我身手修为逊你半筹,护卫也中毒不少,死磕到底,我也可能会丢性命,可我依然不是你想象中能屈服,堂堂泰王,被你江湖草寇踩下,还有何颜面?”

    他眼里闪烁着一抹光芒:“所以你今天只有两条路,一是放下武器,在我拟定的和解协定上签字,把卡角给我全让出来,同时赔偿盟军一百亿,二是你我放手一战,你杀了我,杀了护卫,离开这座王宫,不然,你今天绝对出不去。”

    “你选择第一条路,我会给你生路,也会让边境再无战事。”

    泰王展示出应有的强势:“你选择第二条路,你就要一条道走到底,不仅要歇斯底里杀出王宫,还要想法子把我干掉了,不然只要我有一口气,我就会丢出五十个亿悬赏要你脑袋,同时再派十万大军去前线,彻底毁灭你们金三角。”

    “对不起,两条路我都不会选。”

    叶子轩很平静看着泰王:“只有我那条路,才是双方唯一的路。”他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泰王也不要拿国力拿军队来压我,咱们对抗两个多月,死伤相当,但是贪狼营越战越勇,而盟军却是日夜焦虑,你们根本耗损不起这一战。”

    “我能再死三万人,泰王能死这个数?”

    泰王傲然一笑:“我一声令下,全国赴死,区区三万,算得了什么?”

    叶子轩哈哈大笑一声:“泰王是故意听不见泰国民众的反战请愿,还是在王宫太久不知外面的事呢?”

    泰王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只要我需要,举国都会支持。”

    叶子轩轻轻摇头,笑容变得玩味:“在我来曼谷之前,我在泰国布下了不少棋子,今天,我就跟泰王说一说,我这些局,你如何破解。”他摸出一部手机,丢到泰王的手里:“三天前,我派人在泰国各级政府门口,制造了十几起爆炸事件。”

    “有男有女,对泰国肆意袭击,同时,我让当地和外媒呼吁,这是失去家园人们的最后抗争。”

    叶子轩淡淡出声:“这一战,已快被定性成非正义战争了。”

    泰王眼睛微微睁大,呼吸都变得急促:“我就奇怪,这几天怎么多了不少恶**件,不仅让泰国政府遭受巨大压力,还让泰军被民众指责冷血无情,毁掉无辜人们的家园,凭空生出一大堆对泰国不利言论,原来是你在幕后策划着。”

    “只是你不觉得幼稚吗?你真当行军打仗是过家家啊?几番舆论抹黑就能给泰国压力,让我们撤军?”

    他虽然一副不屑的样子,可还是恼怒叶子轩的无耻。

    因为那些事件带来恶劣影响,泰国各地政府相续遇袭,不仅没有得到泰国民众同情,反而矛头全都指向了泰军,觉得是泰军毁掉对方家园,才招致无家可归的金三角人们报复,而且对方冤有头债有主的只对官员下手,显得情感质朴。

    同时他有点吃惊叶子轩对外媒和当地自由媒体的掌握,寻思要想法子收回话语管制权,不能让叶子轩随意抹黑了。

    “那是第一步。”

    看着泰王色厉内荏的神情,叶子轩又笑着抛出一句:“第二步,一小时前,三百名行将就木的泰国老人去了广场。”

    他手指一点泰王手里的手机:“他们拉着横幅穿着标语衫,去曼谷最大的王宫广场请愿停战。”

    泰王眼睛微微一冷,拿起手机扫视了一眼,果然见到有不少媒体新闻推送,上面正铺天盖地的写着民众厌战,呼吁前线撤军,还泰国一个安宁的环境,其中横幅更具有极大煽情性:“我们已老,愿意赴死”“孩子归来,妻儿等养。”

    其中还有老人站出来呼喊:“这是一场非正义战争,让前线的无辜将士回家吧,我们这些老骨头愿意做炮灰。”

    “我们老了,没价值了,国家也不想养了,就让我们死在战场上吧,为权贵再出一份力,也让孩子们早点回家。”

    很多老人手里还有很多前线将士横死的照片,虽然尸体五官打了马赛克,但都能看出现场的惨烈,很是揪扯人心。

    叶子轩手指一点:“那些照片,也是我提供的。”

    泰王看了一眼,起码有几万人围观,脸上愠怒,低喝一声:“叛徒!懦夫!这是泰国的耻辱。”

    “泰王的想法很正确。”

    叶子轩脸上又绽放一丝笑意,手指再度一点手机上的新闻:“第三步,再过五分钟,就有一批跟泰王一样思想的人冲出来,他们年轻力壮,孔武有力,他们会扛着泰国的国旗,缠着红丝带,冲上这个广场,把三百老人痛打一顿、、”

    “这些青年,会跟泰王一样,一边痛揍这些老人,一边骂他们是懦夫,是泰国的耻辱。”

    泰王脸色一变:“无耻!”

    叶子轩言语很是平静:“打完老人之后,激进青年会继续扛着泰国的国旗,对金三角出来的人,特别是跟阮破虏一样越国国籍的商户,痛打一顿,甚至砸了他们的餐馆店铺,对了,享誉世界的涂山餐馆连锁店,好像在曼谷有六家。”

    “这些泰国青年一定会冲上去砸了它们,以此来支持前线泰军的国战。”

    叶子轩还揉揉脑袋:“对了,我还让媒体准备了十几份通稿,事后会第一时间传遍网络,传去其余国家。”

    “标题起什么好呢?”

    “《权贵酒肉臭,将士冻死骨?》《老人请战,泰府当反思》”

    “《抵制爱国蠢货,与民族复兴息息相关》《抵制外敌,不是抵制同胞》或者,《是爱国?还是法西斯?》”

    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泰王的脸越来越黑了,随后,叶子轩又一拍脑袋:“对了,我手下还拿到塔森将军跟几名前线指挥官贪污受贿,包养情妇的证据,甚至还有几张床照,如果我把他们都公布出来,你说,前线盟军要不要换将?”

    “泰国民众特别是死者家属会不会觉得,那几万人都是被塔森他们无能害死?”

    “咔嚓!”

    没等叶子轩话音落下,泰王就愤怒的一握手机,顷刻变得四分五裂,厉声喝道:“叶子轩,你就是一个小人。”

    叶子轩答非所问:“对了,我还有几名王室子侄的**派对视频。”

    “你说,在这个时间点放出来,从来不敢质疑泰国王室权威的泰民,会不会生出一丝失望?”

    泰王眼神瞬间凌厉,只要有了缺口,有了第一次质疑,王室迟早会走下神坛:“叶子轩,不要太过分!”

    接着又冷哼一声:“你觉得,这样就可以威胁我吗?我真一拍两散,王室损失的是声誉,你损失的是小命。”

    叶子轩耸耸肩膀:“这只是开胃菜,正餐,很快就来了。”

    “泰王,国际禁毒委员会长史蒂夫,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罗纳德来了。”

    这时,一个王宫幕僚穿过剑拔弩张的人群,向泰王低声喊出一句:“他们想要见禁毒功臣叶子轩。”

    泰王心里瞬间一沉。

    ps:感谢杨亚铮打赏作品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