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千零六十章 直中要害
readx();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国际禁毒委员会长史蒂夫,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罗纳德,听到这两号大人物来找叶子轩,泰王就知道今日占不了便宜。

    这两人在世界舞台位高权重,人脉极广,还跟泰王也有不浅的交情,可是他们来泰国王宫打着的旗号不是拜访自己,而是要见禁毒功臣叶子轩,他们的态度已明确告知泰王,两大组织现在站在叶子轩的阵营,泰国别想要对后者下手。

    禁毒功臣四个字,更是让泰王心沉如石,他似乎猜测到叶子轩全身而退的法子,可是他看着叶子轩却无法鱼死网破,他终究是老了,顾虑多了,缺乏年轻时铁血的魄力,何况叶子轩布下的一系列棋子,对他和王室有着说不出的威慑。

    只是就此放过叶子轩,泰王又有点不甘。

    “叮!”

    就在这时,又有一名蓝衣女子跑来,远远喊出一句:“泰王,广场发生了暴乱,有极端分子对游行队伍大打出手。”

    一切如叶子轩所安排,丝丝入扣,引导着泰国舆论变化。

    泰王嘴角牵动了一下,随后喝出一声:“马上出动军队进行干扰,三天之内,不准游行,不准聚集,不管是反战的队伍,还是爱国的队伍,我都不想见到,谁顶风作案,谁就逮捕入狱,同时知会各大媒体,没我指令不准报道战事。”

    叶子轩这四两拨千斤引发内部矛盾策略,让泰王意识到了事件的严重性,如果真按叶子轩所言走向,广场事件势必会闹大,也会动摇前线将士的军心,更会左右民众对此战的看法,他们会认为,这是一场权贵争夺地盘的非正义战争。

    泰王不允许被叶子轩这样玩弄,所以指着蓝衣女子喝出一声:“同时知会曼谷驻军,封了不听话的媒体。【△網.】”

    蓝衣女子一脸为难,迟疑一下开口:“言论自由,这样打压怕会反弹——”

    泰王眼神一冷:“执行命令!”

    蓝衣女子连忙低头:“是!”

    叶子轩眼里闪烁一抹笑意,声音轻柔回道:“泰王,泰国可是民主国家,怎能打压自由言论呢?我也不怕告诉你,在前线开战的两个月里,我让叶宫间接控制了泰国三十七间报社和媒体,我还撤了大半人手,换上一大批反泰分子。”

    他的笑容在阳光中很是灿烂:“这些人因为贫穷,因为不努力,因为没发展空间,生活过得很是撂倒甚至生不如死,他们对泰国充满着天大的怒意和怨恨,你说,对于他们,泰王的指令重要,还是我这个股东,衣食父母的话重要?”

    泰王哼出一声:“他们胆敢跟我作对,我就有多少抓多少,你有多少媒体,我就封掉多少。”

    他的眼里有着一抹寒厉:“叶少再多的钱,再多的媒体,也抵不过我一个指令,这里,我说了算。”

    “他们遍布泰国每个城市,你能打压多少能抓多少?”

    叶子轩脸上依然无惧:“再说了,你觉得我会在乎他们的死活?死再多也是泰人,跟我有鸟关系?我在前线每天看着成百上千的人死去,会在乎那些人渣被你打杀?而且你对他们下手,我准备好的外媒,就会把这件事传遍全世界。”

    “让其余国家看一看,所谓民主泰国的泰王,是如何凌驾法律之上打压言论摧残民众?”

    在泰王眼神越发阴冷的时候,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一旦民众对弱者生出同情,愤怒你的强权打压,他们就会思考王室凌驾政府的奇葩,还牢牢掌控着军方大权,就会寻思如何让泰国王室消失,还泰国民众一个真正的自由天空。”

    泰王拳头一紧,随后又松开:“你很无耻啊。”

    在两人对话时,四周聚集越来越多士兵、保镖,还有工作人员,可没有人胆敢靠近泰王跟叶子轩二十米内,除了着数十名全身无力的同伴生出威慑外,还有就是两人存在引而不发的危险杀伐,让他们担心自己靠近会刺激叶子轩下手。

    “泰王,广场冲突加剧,极端分子开始打砸越国餐馆,人很多,警察控制不了。”

    这时,要离去的蓝衣女子手机又响了起来,向泰王又汇报了一个消息:“还有几个民间团体加入。”

    “一群脑子进水的家伙。”

    泰王很没风度喝出一句:“赶紧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出了什么事我来应付。”

    在蓝衣女子转身去安排事情时,泰王把目光转回叶子轩身上,竖起拇指冷冷出声:“叶少果然好手段,我今天佩服的五体投地,也会记住你的恩情,行,我给史蒂夫和罗纳德面子,暂时不动你,待大家见见面后,再了断我们恩怨。”

    他向最先汇报的幕僚喝道:“请史蒂夫和罗纳德去大殿,来了就是客,总要喝杯酒再走。”

    幕僚连忙点头:“是。”

    在他也转身离开之后,泰王一挥手,示意四周的保镖和枪手退后,笑着向叶子轩偏头:“叶少,请。”

    叶子轩放声一笑,拍拍衣服,很坦然的走向王宫大殿。

    十五分钟后,叶子轩跟泰王保持着距离走进金碧辉煌的大殿,他脸上始终挂着淡然自信的笑容,但神经却一直没有松弛,没有给泰王拉开距离或者玩花样的机会,手里箭矢在掌心不断把玩,给后面保镖和士兵营造出难于言语的威慑。

    “子轩!”

    当叶子轩跟着泰王刚刚踏在大殿地毯时,不远处茶几旁边端坐着的几个人,瞬间站起了一个挺拔身影,一身笔挺制服的龙秋徽走出人群,看着叶子轩掠过一抹不加掩饰的激动,随后奔跑了过来,无视泰王,一把抓着叶子轩的胳膊道:

    “你没事吧?”

    三个月过去,龙秋徽的伤势已经好了,不仅行动恢复自由,精神也更加意气风发,身材和气质也越发成熟,叶子轩看着不再冷冰冰的女人,伸手一摸那张滑嫩的俏脸笑道:“我是泰王的尊贵客人,这里又是王宫,怎么可能有事呢?”

    在泰王脸色尴尬中,叶子轩又悠悠补充一句:“我跟泰王刚才还在草地练箭呢,泰王老当益壮,神勇无敌,我差了几个档次,射出八箭都有了偏差,结果伤了泰王肩膀和耳朵,所幸泰王大人大量不跟我计较,让我发自心底的感激。”

    泰王嘴角牵动了一下,不知道如何解释此事,也无法解释,说出来只会让自己丢人,还不如叶子轩的台阶。

    “没点正经。”

    龙秋徽狠狠瞪了叶子轩一眼,心里清楚这小子在胡说八道,整个王宫恨他都恨得牙痒痒,泰王脸色也阴沉如乌云,又哪会是切磋箭术那么简单,八成是下马威,只是也没有多说什么,望向泰王一笑道:“泰王,你好,我是龙秋徽。”

    “国际刑警亚洲分部新任主管。”

    在叶子轩毫不诧异龙秋徽火箭一样上位时,龙秋徽彬彬有礼向泰王自我介绍:“今天跟史蒂夫先生他们过来拜访,有两件事情,一是想要代表国际刑警、禁毒委员授予叶少勋章,感激他在联合行动和金三角禁毒中作出的巨大贡献。”

    “二是希望做一个和事人,化解三国联军跟金三角的战火,让无辜百姓免遭生灵涂炭。”

    泰王冷冷看着龙秋徽:“叶少的护身符真不少啊。”

    他没有去握龙秋徽的手,一副不屑,蔑视的样子。

    龙秋徽笑了笑,没有发火,很是坦然处之,两个月前的生死经历,让她看透了很多东西。

    “泰王,你好!”

    这时,几个外国男女也走了上来,其中一个英国男子,一个法国男子,笑容灿烂地跟泰王握手,拥抱,显得很是熟络和热情,毫无疑问,这就是两大国际组织的头头了,鼻子高挺的法国男子打过招呼后,手指一点龙秋徽扬起了笑意:

    “泰王,这是我们亚洲分部的新任主管,龙秋徽,也是我们的大功臣。”

    身材高大的英国男子也绅士一笑:“联合行动就是多亏了她和叶少,把司徒错这个大毒枭连根拔起。”

    “泰国这边是重灾区,以后大家多多合作。”

    期间,两人还看了叶子轩一眼,虽然来的路上看过后者不少资料,但还是第一次见面,感觉比照片还要年轻,特别是见到泰王血迹斑斑,他们心里更多惊讶,结合王宫护卫的态度,多少能猜到发生什么事,不由感慨叶子轩胆子不小。

    在泰国,在王宫,对泰王下手,可以说不知死活,但也可以说艺高人胆大啊。

    不过两人都没过多展露欣赏态度,因为他们清楚会对泰王生出刺激。

    泰王收敛笑容:“史蒂夫、罗纳德,咱们是老朋友了,你们为叶子轩做说客,庇护叶子轩,值得吗?”

    “两位,我可以向你们保证、、、”

    没等史蒂夫他们出声回应,叶子轩抛出一句话:“金三角的毒品流出,今年减少三成,明年减少五成、、”

    “十年后,罂粟灭绝。”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