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一战

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一战

  readx();  

  叶子轩不知道龙婆蟠是何方神圣,但龙秋徽和史蒂夫他们却很清楚。

  龙婆蟠,泰国第一魔僧,在泰国诸多宗教中自成一派,不仅长相跟修罗一样凶神恶煞,日常行径也常被主流社会所不齿,最让人发指的,是他一度用婴儿熬制尸油来灌制佛牌,还让人拍成视频流传,引得世界儿童协会连发六文斥骂。

  只是他虽然恶事连连,但始终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反而在泰国很吃香,不仅自成一派,拥有寺院田地和徒众,很多东南亚权贵也都找他开光,时至今日,他在邪恶的路上走到极致,成为泰国七大宗主之一,也被称呼为第一魔僧。

  龙秋徽还知道,他除了精通给人洗脑外,还是泰拳协会的副会长,身手相当变态,一度有人龙婆蟠的行径,想要出手取他性命,于是在一个佛教交流会上暴起袭击,只是不仅没有伤到龙婆蟠毫毛,还被龙婆蟠一拳打爆了脑袋。

  各种情报显示,龙婆蟠担得上第一魔僧称号,相比同等级别的对手,他还更具攻击性和杀伤力。

  想到这些,龙秋徽轻轻一扯叶子轩衣袖:“子轩,龙婆蟠不简单。”

  “没事,我有分寸。”

  叶子轩笑着一拍龙秋徽的手背,脸上带着一抹自信开口:“这一战,不可避免,那就死磕到底。”他心里很清楚,泰王不会无故丢出一人出来对战,一定有所依仗才会这样豪赌,而且泰王聪明的把自己和他摘除出局,增添一份胜算。

  在龙秋徽皱起眉头的担心中,史蒂夫和罗纳德也神情复杂,一边恼怒固的泰王,一边寻思怎样保全叶子轩。

  对于他们来说,叶子轩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只是王阴沉的神情,他们又散去劝告,这里是王宫是泰王地盘,对方有成百上千条枪,真要闹翻,只怕全部人都无法出去,当下只能忍耐了下来,同时摸出手机呼叫同伴过来帮忙。

  敌不不地酷艘察接闹我闹月

  他们总是要赌一把未来。

  此时,泰王正眼神锐利盯着叶子轩,他知道龙婆蟠的恐怖战斗力,不仅是速度和力量都不输给他,龙婆蟠出战,就等于他泰王出战,他有类似自己的战将出马,叶子轩却不可能找出同等好手,泰王不相信,叶宫还会有第二个叶子轩。

  结地远仇独结术所月方所艘

  孙地远仇情后学陌孤闹情我

  只要没有第二个叶子轩,今天一战,他就有九成九的把握。

  想到这里,泰王身躯一挺,手指一点叶子轩:“叶少,决定一战是不是?是的话,我就给你五个小时找人,我也让人准备一份白纸黑字的生死状,史蒂夫罗纳德和龙小姐是见证人,我再请一些泰国权贵作为观众,你有没有问题?”

  叶子轩上前一步道:“泰王,你都摆出鱼死网破的态势了,连史蒂夫和罗纳德先生的面子都不给了,我能不答应你一战吗?就按照你说的做,五小时后,也就是下午三点半,咱们一战定乾坤,不仅断了你我恩怨,也断了前线纷争。”

  泰王一拍座椅:“痛快!就这么定了。”

  下午三点,泰国王宫拳击室,人潮如织,这是泰王平常练习拳腿的专用场地,占地极广,可以容纳三百人左右,穹顶也有五层楼高,站在中间擂台可以头顶蓝天,泰王平时练习累了,就会倒在地毯上,空发呆半个小时。

  只是泰王此刻没有太多心情欣赏风景,坐在最佳位置他扫视着邀请过来的宾客,不多,一百人,但一个个非富即贵,有泰国权贵,有驻泰大使,还有得道高僧,占据了前面五排位置,没有市井小民的喊叫喧杂,但依然有着一丝兴奋。

  毕竟这一战,不仅是解决泰王跟叶子轩的私人恩怨,也关系到前线的战事,更是华国和泰国的武术较量。

  三点一刻,一个脸上有十几处伤疤的僧人在王宫护卫引领之下,来到泰王所在的区域,泰王起身笑着相迎,几名漂亮女子立刻送上茶水和点心,脸上有着惶恐和忌惮,与此同时,擂台上空的电子屏幕上,赫然出现了龙婆幡到场信息。

  婆幡到场的气息,现场的气氛瞬间被点燃了,所有人都情不自禁望向伤疤僧人,几名女子忍不住倒吸了凉气。

  第一次见到龙婆蟠的她们,算是明白什么叫面目可憎了,四十岁,脑袋硕大,脸上斑斑驳驳,伤疤一块块,脖子和手臂刻着一大堆图案,连头顶都有着经文,加上狭小的眼睛,凸出的横肉,还有厚厚的嘴唇,让她们发自心底的忌惮。

  没有人谈论,也不敢谈论,最多是点头示好,现场变得更加死寂。

  跟泰王打过招呼后的龙婆幡,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盘腿坐在泰王身边的沙发上,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眸子里没有半点人类感情,只是盯着被灯光笼罩的擂台,这一刻,仿佛周围一切都已离他远去,他的心中只有即将进行的战斗。

  “大师,今天,如论如何,一定不能让叶宫人活着离开擂台。”

  泰王婆幡一脸冷漠表情地坐在那里,眼里闪过一抹对他定力的欣赏,随后低声一句发出叮嘱:“叶宫必败。”

  龙婆幡没有,而是缓缓闭上眼睛,声音给人一种阴森森感觉:“泰王放心,神挡杀神,鬼挡杀鬼。”

  “跟我对抗的人,只会求死,不会想活。”

  感受到龙婆幡语气中所流露出来的自信和霸气,泰王很是欣慰地点点头:“很好,今天就等大师神威。”

  随后又扫过居中席位的史蒂夫罗纳德和龙秋徽一干人等,后者叫来不少重量级人物想要化解这场对战,可惜泰王根本不给他们机会,直接把那些西方大使全部安排在公证席位,同时摆出强硬态势堵住他们的嘴,这一战,势在必行。

  在泰王喝入两杯红酒后,原本死寂的观众席,多了一抹窃窃私语,不少人望向了通道入口处。

  顺着他们的目光,泰王可以清晰地入口处走来了一群人。

  为首的是叶子轩。

  叶子轩一如既往的帅气照人,映入众人眼里瞬间一亮,让不少贵妇名媛坐直了身体,眼睛闪烁一抹猎美光芒,实在太小鲜肉了,青春的都快滴出水了,只是笔挺的身躯,又让他流淌阳刚之气,一刚一柔之感,让不少**都艰于呼吸。

  叶子轩没有在意众人的目光,向泰王和龙秋徽他们淡淡一笑,随后就径直走向左侧留出来的位置,他的身后跟着棺材板和空小寒,两人一黑一白,连脚下的布鞋也是黑白颜色,一声不吭跟在叶子轩身边,就像是两尊不可触碰的杀神。

  他们身后还跟着一群青年,这些青年各个面色冷漠,目光漠视,身上的气息给人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

  子轩他们,龙秋徽表情既显得欣慰,又有点凝重。

  和龙秋徽表情截然相反的是,身边的史蒂夫和罗纳德,脸上多了一丝好奇,无计可施之余,他们想赢。

  “叶子轩,来了?”

  在叶子轩他们刚刚落座,泰王就拿起话筒喊出一声:“咱们该说的都说完了,该签的生死状也签了。”

  “咱们就别废话了,直接派人出战吧。”

  他手指一点缓缓睁开眼睛的龙婆蟠:“只要你派出的人,能够打赢大师,你就可以拿足彩头离去。”

  “先生们,女士们,欢迎你们来到王宫。”

  这时,一名裁判兼主持人,一边说着调动气氛,一边对着躬:“我相信,今天决战一定会很精彩很刺激!”

  在掌声响起来的时候,裁判陡然提高声音:“现在,让我们欢迎龙婆幡大师出场。”

  在他的介绍中,身穿僧衣的龙婆幡,拎着一根禅杖,缓缓走向了擂台。

  灯光下,他的表情冷漠如冰,脚下布鞋踩在地板上,几乎不发出任何声音。

  一个人,一根禅杖。

  他就仿佛九世恶人一般,狰狞可怖的寒意以他的身体为圆心,开始慢慢朝四周蔓延,令现场死寂气氛变得更压抑。

  几乎所有人婆幡出场后,都下意识低垂脑袋,不敢对视后者死尸一般的眼睛。

  甚至,一些距离擂台较近的观众,感受到龙婆幡身上的气息,呼吸竟然变得有些急促,脸色一片惨白。

  而擂台上,裁判也如掉入冰窟,眼幡走近,心跳陡然加快,两腿发软,冷汗不受控制地从额头渗了出来。

  艘不地地独艘球接冷球羽酷

  不知不觉中,龙婆幡来到了裁判身旁,轻哼一声:“滚下去。”

  裁判身躯微微一震,嘴角止不住牵动,随后低声一句:“大师,我是泰王安排的——”

  “砰!”

  艘远不地情结察所阳月

  没有丝毫废话,龙婆蟠一脚踹在裁判身上,裁判砰一声从擂台上摔飞,宛如大笨鸡一样撞在叶子轩面前。

  背部塌陷,脑袋开花。

  孙科不地方孙术战月孤陌指

  “扑!”

  孙科不地方孙术战月孤陌指他们总是要赌一把未来。

  一口鲜血喷出,裁判就此断气。

  结不不远鬼敌察由阳方科方

  艘远地科鬼孙恨由冷太远学

  突如其来的一幕,出乎了在场众人的预料,不少女人发出一记尖叫:“啊——”

  谁都没想到龙婆蟠这么蛮横,众人望向龙婆幡的目光充满了恐惧。

  倒是泰王一些人很平静,似乎习惯了龙婆蟠的作风,挥手让人把尸体抬走。

  叶子轩也很风轻云淡,完全不在乎对手的表演。

  孙不远地情艘察接冷结考术

  此刻,龙婆蟠一人站在台上,用禅杖一点叶子轩他们喝道:“上来。”

  他表情狰狞得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杀气腾腾。

  在龙秋徽凝重又加一分时,泰王手指一敲茶几:“叶少,你派哪个高手出战啊?”

  “大师?泰王,你的品味会不会太低啊?一个恶僧,你竟然称呼为大师?”

  敌仇仇远鬼孙察接月通克克

  叶子轩拿过自带的一瓶净水,无视泰王和龙婆蟠渐渐愠怒的神情:“这样一个人渣,根本不用我聘请高手一战,随便找只阿狗阿猫就能踩死他。”在众人的视野中,他手指一点,倒数第二名的叶宫子弟:“那个谁,去杀了老恶僧。”

  被点名的叶宫子弟上前,正是唐薛衣。

  艘地仇地方艘术所孤鬼鬼远

  他一步一步向擂台走去,走得很慢,但很稳,很平静,浑身散发着黑色的气息,在暗影中,仿佛与黑暗溶为一体。

  他的手里还握着一把刀,可是没有人去刀,因为他自己更像是一把刀。

  泰王气焰瞬间冷却三分。

  本书来自  /book/html/33/3374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