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一刀定局

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一刀定局

  readx();  

  有些人,朴实无华,但有心者只要眼,目光就再也难于离开他了。..

  唐薛衣就是这种人。

  敌科仇仇酷结术接闹学接方

  尽管泰王坐在高台居高临下,视野中也全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儿,唐薛衣无论是样貌还是衣着都很普通,但不知道为什么,泰王目光被他死死吸引,唐薛衣就像是一把刀,一把千锤百炼,严寒酷暑都无法压垮的刀,绽放个人坚韧魅力。

  在场很多都微微挺直上身,这倒不是跟泰王一样发现唐薛衣可怕,而是相比擂台上万众瞩目的龙婆蟠,唐薛衣显得实在微不足道,朴实的就跟街边民工差不多,不少人下意识寻思,莫非真是叶宫的普通子弟?叶子轩赐他毒药?

  史蒂夫跟罗纳德几人也是暗暗摇头,虽然他们清楚叶子轩不会轻视这场对战,能派出唐薛衣自然有他算计,可唐薛衣怎么有胜利可能,单单那份气势就弱了半分,哪像擂台上的龙破蟠,样貌吓人,出手狠辣,一是善茬。

  他们跟泰王的境界,由此可见。

  各方神情各异,唯有叶子轩风轻云淡,靠在沙发上等待大战开始。

  “废物!”

  敌远仇科方孙察陌阳战阳诺

  在唐薛衣慢慢靠近擂台的时候,龙婆蟠狭小的眼睛睁大,禅杖一点前者喝道:“赶紧滚上来,婆婆妈妈的,跟女人一个样子,是不是担心我一杖把你劈死,所以故意磨磨蹭蹭不敢上来?怕死的,就滚回去,让叶宫再换一个人上来。”

  “不然上了这擂台,我就要一寸一寸打断你的骨头。”

  唐薛衣没有丝毫恼怒,依然保持着平稳脚步上前,不紧不慢,完全把龙婆蟠当成了空气,这让龙婆蟠眼睛闪掠杀机,手中禅杖猛地一扫,一道弧线划过,三根擂台的橡皮绳啪一声断裂,像是鞭子一样,朝着踏上擂台的唐薛衣抽过去。

  势大力沉,雷霆万钧!

  “啊——”

  在几名华衣女子的下意识惊呼中,唐薛衣一声不吭地侧身,恰到其分地避开了三根橡皮绳,火候拿捏的炉火纯青,

  龙婆幡的表情没有发生任何变化,那种感觉就仿佛杀了一只鸡一般,声音冷得如同来自九幽深渊:“有点水准啊,不过仅此而已,待会,你还是要想死狗一样躺在这里,而且你会为你的装神弄鬼,付出更惨重,更生不如死的代价。”

  龙婆蟠猖狂到了极点。

  唐薛衣依然没有出声回应,只是一捏被橡皮绳掠过的衣服,缓缓踏上擂台的阶梯,站在铺设地毯的擂台上。

  没有裁判,没有主持人,也没有规矩,只有胜利或失败。

  “嗖!”

  见到唐薛衣终于站到擂台上,龙婆蟠喷出一口热气,拎起了身旁的禅杖:“废物,你总算上来了,磨磨蹭蹭这么久,不就想多活一会吗?我告诉你,你很快就会发现,你这方式这想法都是错的,待会,你就会觉得死亡是多么可贵。”

  的众人,包括泰王,见到两人终于站在擂台,近距离相对,先是一阵安静,随后就齐齐鼓起掌来。

  只是唐薛衣依然没有在意他们掌声,也坦然面对龙婆蟠的心理打击。

  艘不不科方后术由冷术岗学

  龙婆蟠原本想要用羞辱来打压唐薛衣的气焰和心理,让他在对战过程中更好地掌控主动权,可是没有想到,唐薛衣自始至终都没说一个字,让他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面对唐薛衣冷幽幽的目光,龙婆蟠身子一抖,迈出一步:“来吧。”

  一步落下,地毯顿时碎裂,尘屑四飞。

  “呀!”

  一幕,现场不少人脸色不由一变,泰王则笑容旺盛,几名女子也殷勤倒酒,很多人都能龙婆蟠那意的一步,不但暗中发劲,而且,频率都和现场大多数观众的呼吸心跳频率相同,融合在一起,就仿佛有千斤重。

  恐怖至极。

  叶子轩也点点头:“不愧是第一魔僧啊,有那么两下子。”

  唐薛衣却不为所动。

  真正的高手,不单有惊世骇俗的武艺,还满怀着无坚不摧的自信。

  自信,为唐薛衣增添了一种无以伦比的气势。

  “拔你的刀!”

  龙婆蟠提着禅杖上前,还对着唐薛衣喝道,每走一步,擂台都会发出一声闷响,地面上留下了清晰的脚印,好像地震一样轻微的摇晃,龙婆蟠一连六步,向唐薛衣气势如虹地压过去,双脚蛮横有力,落脚处,好像千军万马奔腾一般。

  敌远地远独后术战月早陌早

  敌远地远独后术战月早陌早而他还没有就此满足,一连攻出十三招,一道道杖光斜斜飞下,如惊芒掣电,如长虹惊天。

  整个拳场也仿佛晃动了起来,给人带来一种天崩地裂的气概,龙婆蟠盯着唐薛衣,厉声喝道:“拔你的刀。

  面对步步紧逼的龙婆幡,唐薛衣脸上始终保持平静,也没有拔刀对抗龙婆蟠的气势。

  “还不拔刀?”

  龙婆蟠冷哼一声,嘴角多了一丝戏谑:“那你就等着死吧。”

  敌仇远远鬼孙学接阳结敌

  还没有厮杀,一股可怕的杀意已经充盈肆虐,擂台被浓郁的杀意磅礴的杀机环伺笼罩,让人心头发慌。

  “呼!”

  拉近距离的龙婆蟠不再废话,猛地一挥禅杖,雷霆万钧扫向了唐薛衣。

  这一杖轰鸣作响,破风而出,杀伐威凛,如同蛟龙出海,嘶啸天地。

  在叶子轩有些讶然龙婆蟠的强大时,唐薛衣一个侧步滑了出去,像是飘飞的落叶一样,躲开了这一击,只是后面的擂台木柱却不得不承受龙婆蟠的战意,砰!一声巨响,一米高的柱子被禅杖击中,顿时如炸裂的炮弹一样,粉碎四溅。

  不少呼一声:“啊——”

  “嗖!”

  漫天木头碎片中,一击未中的龙婆蟠手腕又是一抖,禅杖偏转方向,呼啸着向躲避的唐薛衣撞去,

  这一记禅杖来势极快,几乎在眨眼间就已经出现在唐薛衣面前。

  唐薛衣还是没有拔刀,他往后退了七步,躲过禅杖的攻击。

  孙不远地鬼艘恨接月察克阳

  “杀!”

  龙婆幡眼睛一睁,禅杖又是一扫,又一道光芒似穿云裂电而至,直戳唐薛衣的心脏。

  唐薛衣还是没有拔刀,脚步一挪再度闪避,禅杖掠过,一片衣衫被尖端削飞,飘然落地。

  史蒂夫他们齐齐摇头,双方气势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唐薛衣很快就会完蛋了,他们不解叶子轩怎会派他出战?

  泰王连喝三杯红酒:“好,好好!”

  在叶子轩保持如水平静时,连续失手的龙婆幡脸上杀意更浓,强大气场几乎笼罩着整个擂台。

  “呼呼呼!”

  随着他右手一次次横扫,撞击,点刺,禅影像是射出的细线,道道都冲向唐薛衣的命门,唐薛衣一次次敏捷闪躲,只不过禅杖如同龙婆幡的手臂一样,非常灵活,像是毒蛇一样,一次次咬着唐薛衣攻击,几片衣衫和血液在擂台飘飞。

  瞬息之间,唐薛衣陷入了劣势之中,在很多人眼里,他距离丢掉性命不远,有几个女人还低头,不忍命。

  虽然身处狂风暴雨,但唐薛衣始终如一叶扁舟,沉着应对,不慌不忙。

  “去死吧!”

  龙婆蟠把唐薛衣逼到一个角落的时候,忽然狂吼暴喝一声,禅杖气势再度暴涨。

  “嗖嗖嗖!”

  龙婆蟠忽然腾空而起,居高处而击,一杖下击之势震撼迅疾,拥有着令人连骨髓也都冷透的杀意。

  禅杖锋芒可怕到不能抵挡!

  而他还没有就此满足,一连攻出十三招,一道道杖光斜斜飞下,如惊芒掣电,如长虹惊天。

  可怕的气势,恐怖的禅杖,磅礴的杀机,十三招,速度快的像是变成十三杖,爆发成螺旋状,袭向唐薛衣的胸口。

  “小心——”

  龙秋徽按捺不住喝出一声,其余都下意识站起,显然都知道这是夺命一击。

  就在这时,唐薛衣身子后仰,胶绳一弹,身躯爆射向前,同时右手一抖。

  “叮!”

  竹刀出鞘!

  刀光在众人面前,在龙婆幡面前闪过,一记轻响,所有动作突然凝结,所有气流为之一沉。

  天地间的万事万物,在这一瞬间似已全部停顿。

  龙婆幡望见了刀光,他望见刀光的同时,他轰出的十三道杖影全部消散,龙婆蟠整个人也似已突然凝结僵硬。

  他刀光,但并没有,再度时候,竹刀已经刺入了他的咽喉。

  “扑!”

  一抹鲜血溅射,大战落幕。

  一时之间,全场寂静无声,唯有冷冽的风,从穹顶的缝隙间吹掠而过。

  本书来自  /book/html/33/3374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