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最后的较量
readx();    

    “轰!”

    当唐薛衣把刀抽回入鞘时,龙婆蟠才摇晃着倒地,轰的一声,在满是木屑布屑的擂台上,重重的摔了下去,溅起一大堆尘土,鲜血从他咽喉流淌了出来,溅湿了他的胸膛和地面,也让他斑驳的脸,显得更加可怖,眼睛也瞪到了最大。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

    禅杖也砰一声落地,散发丧钟的余音。

    除了悠哉喝着红酒的叶子轩,全场没有人说话,目光全都带着呆滞,龙婆蟠死了,而且是被唐薛衣一刀洞穿了咽喉,这让百余人感觉到心里堵得慌,如果唐薛衣跟龙婆蟠激战三百回合,然后坚韧不拔的取得胜利,在场众人还能接受!

    但现在却是一刀分出胜负,还摧枯拉朽压垮龙婆蟠的先头成果,刚才的龙婆蟠数十杖,气势如虹,震撼人心,占尽了优势,把唐薛衣逼入了角落,结果却在忽来一刀中分崩离析,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煎熬?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不甘?

    日狗了!

    端着红酒的泰王更是僵直了身躯,张大的嘴巴都能见到扁桃体了,他实在难于相信龙婆幡输了,而且也无法接受这个血淋淋的事实,貌不惊人跟民工无异的唐薛衣,怎么就赢了泰国第一魔僧?他心里奔腾着一万头草泥马:不可能——

    “兹!”

    叼着雪茄的史蒂夫也愣了一下,难于置信唐薛衣赢了,雪茄从指间掉在大腿上,烫得他哇哇大叫,随后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一脚踩灭了烟头,但脸上没有半点愠怒,反而一脸兴奋和炽热,差一点就喊出:“华国功夫!华国功夫!”

    龙秋徽则如释重负,但也有一抹惊讶,似乎没有料到会如此戏剧性,更让她苦笑的是,她根本没有一刀使出。

    “咳”

    就在百余人还沉寂在那一刀带来的震惊中时,唐薛衣已缓缓转身离开擂台,一步一步,很慢,却很坚决,不能再死的人,他的兴趣只在下一个活着的敌人身上,对于死人,不管曾经多么强大,唐薛衣都不会有半点兴趣。

    叶子轩笑着拍起了手,轻轻两下掌声,顿时惊醒了在场众人的心绪,他们纷纷站了起来,发疯一般喝彩鼓掌,连史蒂夫和罗纳德也打了鸡血一样,给予唐薛衣最后一刀的肯定,也宣告叶子轩胜利,泰王将成失败者退出卡角支付赔偿。

    “师父!”

    这时,泰王的席位中,四名僧衣男子反应了过来,悲愤不已的吼叫出一声,起身向擂台奔赴了过去,其中一人更是抢夺王宫护卫的枪械,想要一枪毙掉唐薛衣,只是枪口还没有锁定,一道光芒瞬间腾升,刺激着眼球,遮挡住了视线。

    他生出一道寒意,急忙爆射后闪。

    他的速度很快,可刀的速度更快。

    “嗖!”

    一刀穿心,刀从前胸穿到后胸,僧衣男子倒地。

    倒地前,他偏过头,眼中闪过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一个字都没发出就一命呜呼。

    后仇远地情敌术接阳指地指

    一刀夺命,多么狠毒的一刀啊!

    在场众人又是微微张大嘴巴,地尸体感觉遍体生寒,实在太霸道了,只是出手的唐薛衣依然有缓收刀入鞘继续前行,要奔上擂台的三名僧人见到同伴又被杀掉,顷刻停滞奔赴擂台的脚步,转身向唐薛衣冲了过去。

    泰王也吐出嘴里的红酒,有意无意微微偏头,随着这个动作发出,两名站在后面的王宫后卫,打开枪袋摸出枪械,藏于袖中不引人注意抬起,泰王早跟他们约好了,如果龙婆蟠不小心输了今天一战,他们就负责干掉叶宫派出的高手。

    只有把水重新搅浑,他才能重新掌控局势。

    “扑扑扑!”

    只是这次没有等唐薛衣出手,公证席上闪出一人,一身制服的龙秋徽站在前端,右手一转,一枪在手,扳机扣动,硝烟升腾,枪声震撼整个拳馆,那三名僧人和两名王宫的枪手,根本来不及躲避,便个个眉心处绽放血光,仰天倒地。

    五人重重地摔倒在地面,三人手里跌出一把匕首,两人掌心甩出一把短枪,场面顿时变得混乱起来,还伴随几记对枪声忌惮的尖叫,所幸今天来的宾客不多,质素也可以,加上史蒂夫的手下安抚着众人,现场才没有产生践踏等场景。

    “扑扑扑!”

    在唐薛衣平静走回叶宫阵营时,龙秋徽没有丝毫停歇,扳机再度连连扣动,八颗子弹又沉闷射出去,但这次没有人发出惨叫,只是响起当当当的声音,下一秒,八把枪械全部掉落在地,全是王宫保镖本能反应掏出来保护泰王的枪械。

    “泰王,玩什么阴谋?”

    龙秋徽枪口一偏,娇喝一声:“输不起吗?”

    叶子轩没有太多情绪起伏,似乎早就料到泰王会是这种反应,他冷眼一切,随后挥手让空小寒戒备。

    “不准动!不准动!”

    “放下枪!放下枪!”

    见到龙秋徽这枪口转向泰王,加上刚才展示出来的弹无虚发,王宫保镖和安保人员脸色巨变,全拔出枪械对着龙秋徽要害,还喊叫她马上放下手里的枪,这一变化,顿让全场变得更加慌乱,弯腰趴低身子,担心双方枪战伤害到自己。

    泰王嘴角止不住不住牵动,脸上划过一抹讶然,三名僧人和手下失手已经让他惊讶,更没想到的是,龙秋徽精湛至极的枪法,指哪打哪,想要一声令下把龙秋徽干掉,但他能够感受到龙秋徽的枪口锁定,特别是刚才展示出来的霸道。

    泰王心里很清楚,龙秋徽有足够实力伤害到自己,再加上叶子轩这个变态,自己讨不了半点便宜。

    与此同时,史蒂夫和罗纳德身边是十几名精锐也都拔出了枪械,悍然指向泰王身边的保镖和军警,几名大使更是站起来,显然都王要玩花样,喝出一声:“泰王,愿赌服输!这么多人见证,你还要耍赖吗?这有损泰王声誉。”

    他们跟泰王交情也不浅,可见到他可能伤害到自己,于是都纷纷出声喝斥。

    “武者有武者的规矩,你这样做,违背了武者的规矩。”

    “一百多人见证了这一战,你唆使手下杀了参战者,又有什么意义呢?”

    罗纳德也一拍桌子:“难道你要把我们都杀光,来掩饰你今天的失败吗?”

    双方的交情,早已在泰王不顾他们利益时,不知不觉削弱,印证了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群情汹涌!

    见到史蒂夫他们愤怒起来,又见到龙秋徽和叶子轩是硬骨头,再请过来的权贵神情,泰王嘴角牵动了一下,随后咳嗽一声:“各位,这只是一个误会,是他们见到大师死去,一时按捺不住悲愤,所以才会动刀动枪讨回彩头。”

    “这绝非我的本意。”

    后科仇远鬼孙学陌月艘结

    泰王缓缓站了起来,尽力忽略龙秋徽枪口的锁定,声如洪钟:“当然,无论他们怎么悲愤,怎么跟大师情深义重,但终究违背了今日的规定,所以三名僧人的死,两名王宫护卫的死,我不予追究,还向叶少和龙小姐说一句对不起。”

    他心里权衡了一下,跟全场来一场死磕,杀掉全部人掩饰自己的失败,所冒的风险比退兵赔偿要大十倍百倍。

    叶子轩也站了起来,手里酒杯丢在桌上:“泰王把话说的这么漂亮,我也不多指责什么了,只是希望你尽快遵守承诺撤兵,还有,蒂夫和罗纳德先生的份上,我再给泰王一个台阶,那五十个亿,我不会对外公布是泰王赔偿。”

    “我只会说,这是泰王对金三角的援助,是泰国给民众种植转型的补贴。”

    叶子轩上前几步,声音清冷:“这是我最后的让步,如果泰王还要玩花样,那叶宫就奉陪到底。”

    史蒂夫喊叫了起来:“泰王,听一听,叶少多么仁义。”

    后科仇远鬼后察接冷技所结

    罗纳德也出声附和:“是啊,这给足王室面子了。”

    泰王嘴角牵动了一下,思虑一会,知道大势已去,也知道这是最好结局,于是冷冷挤出一句:

    “放心,我一诺千金。”

    叶子轩儒雅地笑了笑,双手合十,彬彬有礼:“萨瓦迪卡!”

    随后,他带着唐薛衣他们从容离开了拳馆。

    本书来自  /book/html/33/3374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