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全部跪下

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全部跪下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全部跪下

  “上!”

  随着中村三郎的喝叫,十几个狐朋狗友以及跟班随从,像是恶狗一样冲向了背靠车子的朱华润,六名朱氏保镖脸色巨变,下意识喊叫几声不要动手,就在人群冲锋中退得远远观战,其中保镖领队还不忘向中村三郎鞠躬道了声对不起。〈?(〈[〈

  中村三郎见到朱氏保镖的态度,气焰变得更加嚣张:“弄死他!”

  两名女伴惊呼着抱紧中村三郎,像是被他的英勇威猛惊吓到,中村三郎身边的跟随几乎都压上去了,但还有一人沉默站在他身后,一个木讷老人,他是中村三郎的保镖,他出手,一招就可以撂倒朱华润,但是他不屑,也不会做这事。

  他的任务,是保护中村三郎,其余琐事,懒得多理。

  此时,下巴肿胀嘴角出血的岗村,缓过气后吐出一口血水,盯着朱华润也咬牙切齿吼叫:

  “弄他,弄他。”

  面对十几人向自己冲过来,朱华润脸色变得难看,但依然咬牙硬扛这些人,有几个身手敏捷的家伙,很快冲到朱华润近前,抬脚猛踹,朱华润腰部挨两脚,踉踉跄跄后退,好在他手中有球杆,狠挥舞,围着他的几人一时无法靠太近。

  在东瀛欺男霸女那么多年,又是红门的打打杀杀中长大,朱华润虽然达不到叶子轩和宇文彪的身手,但也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高手境界,加上手里有家伙,今晚又没喝酒,一时不会处于下风,再者,他深陷重围,下手本能地凶狠。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不是每个人有魄力做的事,面对朱华润疯一般地自卫,五六个面目狰狞的东瀛青年,挪动步子环绕朱华润,不敢贸然逼近,中村三郎也瞪大着眼睛,寻思这废子没喝醉确实有点可怕,不像昨晚一酒瓶就撂倒。

  “来啊,来啊!”

  被十几人围困的朱华润,已经被迫从车子旁边退到后面一条小巷,早已经丢掉车钥匙的他,无视衣服散乱型凌乱,双手紧握球杆,左看右瞧,警惕生前身后的动静,眼神凶狠如受困的猛虎,很是凶狠的吼叫:“来啊,你们来啊。”

  样子极其狼狈,但像一个爷们。

  “呼!”

  后边有人不动声色向前迈出一步,朱华润神经瞬间绷紧,迅摆臂旋身,球杆呜的一声向后猛扫,想背后偷袭的一个青年身躯巨震,慌乱地往后疾退两步,手臂被尖端掠中,剧痛不已,一身华衣的东瀛青年眼底闪现惧色,再不冒进。

  “你们是不是傻叉?”

  中村三郎搂着两个女人也走入巷子,向始终讨不了便宜的同伴吼出一声:“他手里有家伙,你们就不能操家伙?”

  十几几人挨骂,顿时醒悟,纷纷就地找东西。

  岗村也跑去酒吧,从几名安保人员手里抢来铁棍,丢给冲锋陷阵的同伴。

  没有多久,十几人手里就都有了家伙,木棍,砍刀,酒瓶,椅子,参差不齐,却又呼呼生风。

  “杀!”

  看到对手再度攻击,朱华润挥杆迎击,这一杆气势十足,直接崩掉两个酒瓶,还有三根探前的木棍,其中一根没怎么握紧木棍,竟然被崩飞出去老远,这货愣愣瞧着朱华润,似乎没想到这废物有这力度,呆愣中,球杆狠狠扫了过来。

  “啪!”

  一声脆响,朱华润打中了他的腰部,让他踉跄着退出了四五米,受伤的东瀛青年痛得呲牙咧嘴,只是朱华润根本没机会来得及高兴,两人从后面摸了过来,两根木棒狠狠打在他的背部,砰砰作响,朱华润身躯巨震,闷哼着向前一步。

  他的肩背几处骨头疼痛欲裂,只是没有时间去缓冲,咬牙转身,手腕疾转,球杆扫出,打在两人的下巴。

  又是一声惨叫,两人捂着嘴巴后退几步,鲜血从手指之间流淌出来,殷红,刺眼,惊得两名女伴出尖叫。

  “叫个毛啊!”

  中村三郎一把推开两名女伴,从同伴手里夺过一把木棒,趁着朱华润跟其余几名同伴混战,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砰!”

  中村三郎一记木棒,砸在朱华润的肩膀,只听咔嚓一声,木棒断成了两截,朱华润嘴角牵动,忍住剧痛,随后右手翻转球杆,露出二十多公分长的握把部分,猛力往后捅,不偏不倚捅在中村三郎的肋骨,后者一阵剧痛,惨嚎着松手。

  阴沟里翻船的中村三郎,踉踉跄跄退了几步,愤怒不已地向木讷老头吼叫:“弄他。”

  木讷老人没有半点表情,只是抓过一张椅子,对着朱华润的背部用力一抛。

  “砰!”

  一声巨响,椅子四分五裂变成碎片,朱华润后背一震,再也坚持不住,连人带杆跌飞。

  他想要挣扎着起来对抗,中村三郎他们却不给机会,一人像是猛虎一样扑出,扑通一声,他死死抱住朱华润摔倒在地上,挣扎中,又有人扑过来,一个两个三个、、、不断堆积,朱华润支持不住,再度倒地,遭受小角色的凶悍践踏。

  四五人死死按住,其余人抬脚猛踹,朱华润很快口鼻溅血,身上遭受了无数拳脚。

  岗村也加入战团,对着朱华润背部连踢:“混蛋!敢还手,去死,去死。”

  拳脚雨点般落下,鲜血很快漂染地面,朱华润半死不活,衣衫破烂的比乞丐还乞丐。

  几名探头探脑的路人,全部挨了拳脚被赶开。

  中村三郎缓过神来,看着混战局面喷出一口气,随后揉揉肋骨吼道:“妈的!这么强硬?连我都敢打,真把自己当回少主?好,今晚,我就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来人,把他给我按住了,替本少把他双手剁下来,再脱他裤子示众。”

  岗村几人狞笑着出声喊叫:“好嘞。”

  很快,头破血流的朱华润就被几人从地上拖起来,绑住双腿丢在中村三郎的面前,与此同时,一把锋利砍刀递到中村三郎的手里,几名朱氏保镖微微皱眉,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两名东瀛青年一指,只好闭嘴打电话,打完后,全部沉默。

  咎由自取。

  岗村狐假虎威喊叫一句:“把他手按住了。”

  几人扯开领子狞笑上前,按住精疲力尽却依然想要挣扎的朱华润。

  岗村踹了朱华润脑袋两下,斥骂了几句,随后向中村三郎一笑:“太子,可以动手了。”

  此时,又有人砸破了车子玻璃打开车门,把清秀女孩拖到巷子中间,中村三郎扫过一眼,眼睛亮起。

  他推开两名女伴,随后把清秀女孩搂入怀里,像是搂着自己的战利品。

  “这女人确实不错,够清纯。”

  中村三郎搂着清秀女孩上前,右手把玩着锋利的砍刀:“废物,别怪我心狠,是你不识趣,不过你放心,我只废你双手,会留你狗命,直到我玩残你,才会要你的命,还有,这女人,你上不了,我替你上,保证让她雅蠛蝶叫不停。”

  朱华润吼出一声:“我不认识她,你放开她。”

  “哟,英雄救美啊?不管你认不认识,

  中村三郎得意一笑:“你越是紧张,我越是有兴趣,还有,你自身难保了,就别想着保护别人了,那很可笑。”

  “岗村,这女人,我要了,作为回报,这一刀,给你过过痛快。”

  “谢谢太子!”

  听到中村三郎的话,岗村没有丝毫不满,一舔嘴唇,接过砍刀,高高举起,面目狰狞:“杀!”

  “嗖!”

  就在朱华润闭上眼睛,等待手腕被斩断的时候,夜空忽然传来一记锐响,仿佛雷霆的一击,一把军刀如闪电一般,从半空闪过,猛然穿透了岗村的脖子,还力量巨大的,把他狠狠钉在巷子的墙上,就像是钉子钉住了壁虎,一刀致命。

  “月黑风高,杀人好夜!”

  全场死寂中,一个声音低沉传来:“全部跪下,违者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