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乱局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乱局

    朱华润旗下的唯一酒吧,一个胖乎乎的山口组骨干,正带着几人调看监控录像,想要深入了解昨晚一战,酒吧的工作人员早已被山口组拿下,全部拖去附近堂口审问,朱老生面对这个变故,不仅没有愤怒,反而高兴对手肯用心调查。[(

    这也是林家电话起了作用。

    就在胖子坐在监控室一点一点查看录像时,门口忽然驶来一辆载着箱子的摩托车,一个年轻人支好车子脚架,取了一个盒子就走入酒吧,当他脚步声在大厅响起时,三名山口组成员听到了动静,下意识扭头看去,继而眸子多了警惕:

    “什么人?”

    披着雨衣的年轻人把手里的盒子递上去:“朱门主说你们辛苦了,给你们定了几个披萨。”

    几人听到松了一口气,暗呼朱老生还算识做,清楚红门到了生死关头,再不表现就凶多吉少,领头男子微微偏头,一人上前把披萨拿了过来,年轻人还拿出一叠单子,掏出一支圆珠笔,毕恭毕敬地开口:“先生,麻烦签一下名字。”

    领头男子嘀咕一句:“真他妈的麻烦!”

    就在几名同伴拆着披萨盒子时,领头男子拿过圆珠笔在单子上划拉,刚刚签完名字,他就听到噗嗤一声,好像有什么气体释放,扭头望过去,正见打开的披萨盒子喷出大篷白烟,五名手下一边捂着鼻子,一边踉跄着后退,满脸惊慌。

    只是刚退出几米,五人就一头栽倒,失去了声息,领头男子脸色巨变,下意识喝出一声:“你是什么人?”

    与此同时,他反手去拔枪械,只是已经太迟了,年轻人已经把那支圆珠笔,残酷无情地戳入他咽喉,笔尖从另一头穿了出来,鲜血迸射,在他捂着伤口踉跄后退时,手里枪械已经被抢走,年轻男子握着枪,神情平静走到监控室门口。

    他一脚踹开房门,随后扣动扳机,面无表情打光了子弹,里面三人连惨叫都来不及出,脑袋就被打成了爆裂西瓜。

    下一秒,年轻男子走入了进去,从小胖子怀里摸出钱包和钥匙,然后一把火烧了监控室,还从后门悄无声息离开。

    在酒吧生惨案的时候,距离东京市中心的三十公里外恒成电力公司,也被危险开始笼罩,这是山口组刚筹建不久的核能电站,有五十年的经营权,接替福岛等核泄漏后关闭的电站,经过前期巨大投入和准备,今年夏天开始投产。

    六十名精锐负责,厂区四周围着高墙,铁丝网,密布监控探头,还挖着深深的壕沟,以防携带炸弹的汽车冲入厂区。

    此刻,岗楼和工事里,山口组成员,穿的跟美国大兵一样拉风,闲散聊天,或抽烟玩手机。

    “嗡....”

    就在他们讨论着三太子的死和红门缩头时,一阵刺耳的飞行响声引起他们注意,数十人抬起头望去,只见十几架遥控飞机,正像飞鸟一样撞入电力公司,目标明确撞向厂内易燃易爆的危险区域,紧接着遥控飞机生爆炸,火焰升腾。

    继而,引更严重的爆炸。

    地动山摇,厂区十余处要地被炸翻,接着又引场内易燃易爆物体爆炸,连成一片,气势惊人,距离爆炸区域至少五十米的山口组精锐,全被被强劲热浪和冲击波掀翻,围墙和岗楼都颤动不已,震感强烈,火光和黑烟瞬间笼罩厂区。

    残存没有炸死的人员吼叫不已,拿着电话想要呼叫支援,只是信号全都被干扰。

    他们只能派人出去找救援,同时咬牙救人救火,万一又来一个核泄漏,估计整个组织都要被铲平了。

    远处,宇文彪看着这一幕,脸上涌现一抹笑意:“一分钱一分货,老毛子果然没骗我们。”

    说话之间,他又用双手驾驭着一个遥控,动作利索把另一架遥控飞机起飞,向一处岗楼狠狠扑过去,很快,遥控飞机就出现在岗楼面前,几名呼叫求援的守卫见到遥控飞机,脸色巨变拔枪轰出子弹,落空后,就哇哇直叫跳楼逃命了。

    “轰!”

    很快,岗楼被遥控直升机炸翻,一名来不及跳楼的守卫,支离破碎。

    旁边的棺材板没有在意爆炸,只是盯着手机上的红点开口:“今天已袭击了七处山口组据点,摄影棚、小胖子,还有厂区,各种目标都有,任务算是完成了,接下来我们该躲入暗中看戏了,不过山口组会相信,这是红门的手笔吗?”

    “这些目标看起来参差不齐,但都是我精心选出来的。”

    宇文彪笑容很是自信:“摄影棚不算什么,但大胡子导演是中村狮雄的堂弟,执掌整个艺术片资源;酒吧暗杀看似不痛不痒,可你知道小胖子是他妻弟之一,你就明白中村狮雄的愤怒,还有这厂区,看起来只是一个核能电公司。”

    在棺材板安静地聆听时,宇文彪又补充上一句:“可我不怕告诉你,里面藏着山口组十几亿黑钱,这一炸,不亚于割中村的肉啊,搞不好,警方介入还会把事情闹大,想一想,如果民众知道电力公司是洗钱据点,会生出什么反应?”

    棺材板皱起眉头:“对山口组是重击,可对红门好像没什么牵涉?”

    宇文彪眼睛微微眯起:“招招砍在中村的要害,还专门往他亲戚下死手,对山口组来说,一定是熟悉自己的敌人,所以他们一定会认定是红门先制人,事实上,这些情报也只有红门几个核心掌控,我这个红门叛徒,恰好也知道。”

    “等着吧,最迟今晚,双方就会死磕了,谁都劝不了,林家老头的电话也不会有用。”

    棺材板恍然大悟,接着微微偏头:“炸得差不多了,该进去杀九成,留一成,让他们知道,红门来了。”

    宇文彪哈哈大笑,随后右手一挥,十余名装扮成消防员的叶宫子弟,开着一辆消防车迅抵达厂区,随后戴着防毒面具下车,刚刚出现在门口,就有七八名山口组精锐衣衫破烂冲上来,不断喊叫着救命,只是话音没落就遭受到枪杀。

    八人全部被子弹爆头。

    枫林花园,一个临时空出来的书房,叶子轩脸上带着愉悦笑容,一边把玩着一颗红色弹头,一边扫视着面前的棋局,千叶樱子似乎也被他笑容感染,娇柔恬淡,时不时瞥了一眼桌上的棋:“轩君,我看了一下日历,今天可是大凶。”

    房间不仅挂着挂历,还有数十张山口组和红门的骨干照片,也贴着一张张的资料,上面有八个名字被打上红色交叉,昭示他们已经成为叶宫的刀下鬼,千叶樱子在其中一张照片,若有所思多停留了一会,随后又把注意力转到棋局上。

    此时,叶子轩又笑着回应:“今天确实是大凶,可遭事的人不是我们,是中村狮雄。”

    千叶樱子好奇问出一句:“山口组跟红门争斗十几年都没胜负,看你样子似乎想要短时间灭掉他们?”

    叶子轩捏起一颗棋子:“一个星期,足矣。”

    千叶樱子叹息一声:“是吗?我越来越看不懂这盘棋局了。”

    叶子轩出一阵爽朗笑声,手指一点桌上的棋盘:“这说明,棋已步入中盘,棋子纷乱错杂,步步需要琢磨,正如我与你今天下得这一盘棋一样,我们已经看不清它的走势了,也辨认不出它何时结束,想知道答案,只有一个办法。”

    千叶樱子红唇轻启:“什么办法?”

    叶子轩轻声一句:“下棋。”

    千叶樱子顿悟,算是明白叶子轩的意思,良久,她望着叶子轩轻声开口:“叶少,我也想参与棋局中。”

    叶子轩毫不犹豫摇头:“你想帮忙对付山口组?不行,我不能让你做为难的事,再说了,你伤势还没好。”

    “动手对身体不好。”

    接着在千叶樱子微微失落时,叶子轩又话锋一转:“不过你替我杀朱老生,那倒是可以考虑。”

    千叶樱子摇摇头:“我想对付血刀。”

    她总觉得,那个人,在梦里面也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