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枭雄末路

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枭雄末路

  ").src = "//.js?cdnversion=" + ().getHours();

  推荐阅读:?第一千零七十七章枭雄末路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在黑道来说,每隔五六年,为了利益重新分配,为了渲泻累积的恩怨,都会出现一次大火拼,把所有势力都卷进去,然后再重新整合,重新划分,这种情况,就如世界各国会因人口膨胀、资源的争夺、贫富的差距,而动战争一样。

  中村三郎的死,山口组七个据点的被袭,就像是一条导火索,把这个积蓄已久的炸药包给点燃了。

  面对人员和据点的毁灭,组织利益的严重受损,山口组勃然大怒,召开大会,宣告要跟红门决一死战,非友即敌,朱老生和司徒白梦,都在第一时间意识到,他们被一只看不见的黑手算计了,但又有苦说不出,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红门总不能派人去跟中村狮雄解释说~~中村三郎好像不是我们杀的,真的!七个据点也不是我们袭击!而是有人在挑拨我们,至于是谁,我们暂时还不知道,至于对方为什么能精准袭击,刀刀斩在山口组的要害,我们也不清楚、、

  这样的解释,不但是示弱,毫无担当,而且效果也只会是火上浇油。

  一时之间,东京街道上的暴力事件徒然增多,临街杀人的事情屡有生,山口组和附庸势力,依仗他们人多枪多关系好的优势,开始如狼似虎的砸抢红门的场子,要求红门交出杀死同伴的凶手,还要朱老生自断双手,赔偿一切损失。

  而红门被连续打击后,也毫不示弱,做为东瀛最大的华人黑帮,他们也有数不清的子弟,虽然宇文彪和疯子四兄弟不在红门,但各大堂口能打的好手集合在一起,也有上千人,无论怎样,他们都有一拼之力,绝对不能这样任人宰割。

  再说了,司徒白梦注意山口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就在暗中,对山口组的各个重要据点进行摸底、踩点,所以现在反击起来,深谙稳、准、狠之道,同时毫不含糊的回答说:中村三郎的死,七大据点的被袭,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他们不想背黑锅,但也不会任人践踏。

  战斗很快升级,甚至在东瀛街头,都出现了大规模的厮杀,红门有四名骨干在回家的路上,被三十多名摩托车骑手,一前一后的堵住车队,乱枪齐射,打的跟一个筛子似的,还有一位红门老臣,在拜佛祖的时候,被人用刀砍了脖子。

  山口组的两名走私堂主,也在开船前一刻,被司徒白梦亲自带人,堵在运货的驳船上,第二天,他们的尸体,就飘浮在码头的海面,从脸上痛苦表情,可以看出,他们在临死前,都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非人折磨,货物也散落在海面上。

  中村三郎死后第五天,冲突再起。

  凌晨四点,山口组敢死队在内应配合下,对红门集团总部大楼起亡命式攻击!

  双方都动用了火力威猛的武器,山口组人手一把冲锋枪,还携带了大量燃烧瓶和氧气筒,冲进大楼后,一边推进一边投掷,这些人显然都领了死命令,攻击很是凶猛很是强硬,红门留守的三百名好手也没溃散,一直和对手血战到底。

  等到警方赶赴过来的时候,双方已经死伤惨重,红门过两百人阵亡,山口组也丢下了八十多具尸体。

  原本金碧辉煌的红门大楼一片乌黑,硝烟弥漫,到处都是惨肢断体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中村三郎死后的第六天,红门好手对山口组总堂起袭击,只是警方早已经做出防御准备,红门只炸掉了山口组的大门,就被警方和山口组夹击,损失了几十人,当天夜晚,山口组属下的几家夜总会又遭红门清场,损失过五千万。

  接下来又是零星的十多次冲突。

  双方打到这时候都已经是苦不堪言,红门几日之间就倒退了五年,长期积累下的财富几个晚上耗损了不少,更可怕的是组织的肌体遭到摧残性破坏,中村三郎死后的第七天,红门连个人员完整的分堂都找不出来,每个堂口都有伤亡。

  山口组打得也是心力交瘁,虽然中村狮雄家族财产丰厚,组织人手诸多,但是这一个星期的较量,他居然也花去了三亿抚恤金,其余堂口和线路损失更是过几十亿,再打下去,整个组织都会被拖得破产,而东瀛不仅只有两家黑帮。

  东瀛还有数十家大帮派,山口组如果用硬碰方式继续攻击,纵然可以灭掉红门,但自己也会元气大伤,到时就难免被其余帮派趁虚而入,事实这一个星期里,都有不少势力蠢蠢欲动,所幸蝙蝠和血刀杀了几名老大,压制了他人**。

  双方都有点打累了,就有中间人出来讲和。

  中村三郎死后的第九天,双方第一次谈判。

  还没落座双方就互相开火,朱老生左臂中一枪,山口组当场倒下两个长老。

  隔天,双方再度进行谈判。

  与会的红门在路上被人安置了汽车炸弹,这次谈判以双方各死亡十多人而告终。

  黑道上弥漫的血腥气息,几乎能让人窒息,东瀛官方看不下去了,亲自主持大局,双方两天后进行第三次谈判。

  至此,硝烟气息才稍微淡了一点。

  谈判前一夜,朱老生的书房中,灯光朦胧,檀香怡人,朱老生坐在一张高脚凳上,裸着还算挺拔还算厚实的上半身,任由司徒白梦为他清理着左臂枪伤的药,虽然山口组那一枪被打到骨头,但也让他流了不少血,运转也很是不自由。

  朱老生的对面,是一扇镜子,他扫过镜中的自己,叹息一声:“看来我真的老了,鬓毛全白了。

  ”

  “不老。”

  旁边的司徒白梦幽幽一笑,轻声回应着朱老生:“只是这十天操劳过度,日夜都没睡好,加上手臂中了东瀛人一枪,所以才导致一时白了,等明天谈判完毕,解释好事情来龙去脉,大家重新恢复了和平,你这白就会重新变黑。”

  司徒白梦轻车熟路把旧药清除,随后换上新的伤药,再用纱布轻轻包扎好,同时轻声宽慰着朱老生:“再说了,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永远都是我心里最年轻的男人,也是孩子最有力量的父亲,你就不要想太多了,好好睡一觉。”

  “我也想睡,可谈判没完成,哪里能睡得着呢?”

  朱老生轻叹一声:“你说,明天能不能好好坐下来,把和解协议敲定了?”

  司徒白梦笑着回应老人:“这一次谈判,是东瀛官方亲自牵线的,是中田长官要求我们坐下来的,有官方这块牌子压着,山口组应该不会再玩花样,至少不敢跟前几天一样,当众枪击和安置炸弹,所以这一次谈判,应该会很顺利。”

  “希望如此!”

  朱老生轻轻咳嗽一声,随后又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多了一份沉默,司徒白梦又笑着宽慰:“打成这样,红门和山口组都苦不堪言了,中村狮雄如不坐下来谈判,最后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这不是我想要的结局,也不是他想看到的。”

  “所以,他一定会跟咱们和谈。”

  朱老生点点头,随后挤出一句:“你说,真和谈了,山口组会开出什么条件?”

  “很简单,要钱,要地盘。”

  司徒白梦笑容恬淡:“当然,还会找我们要杀人凶手,给中村三郎出一口恶气,不过你放心,我都已做好安排了,只要山口组诚心坐下来谈判,我立马先把朱华润拖过去,当着他们的面开三枪,用一条命堵住山口组的狮子开大口。”

  “我们大义灭亲杀掉朱华润赔罪,山口组还好意思开苛刻要求?”

  听到这一句话,朱老生竖起拇指赞道:“不错,这一招好,精打细算,一颗弃子,堵住山口组的嘴,很好。”

  他接着微微偏头:“小畜生还算安分吧?”

  司徒白梦似乎早料到这话题,轻轻一笑回应:“他虽然是废人,但不是蠢人,知道自己招了祸,又清楚现在是多事之秋,所以这十几天都很老实,连酒都没喝,偶尔去花园散步或厨房找吃,小林他们二十四小时盯着,他跑不了的。”

  朱老生眼里闪烁光芒:“安分就好,安分就让他多活几天,谈判时再牺牲,如不安分,我先打断他的腿泄,妈的!前些日子只顾着跟山口组火拼,都忘记他是这罪魁祸了,如果不是他,中村三郎怎会被杀?我们又怎会打起来?”

  “这些日子确实太焦头烂额。”

  司徒白梦也点点头,眼睛多了一抹思索:“我安排去调查中村三郎死因的人手,又在各种冲突中被杀,警方证物室也遭人放火,搞到现在还不知道中村三郎是怎么死的,也不知道那晚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可以断定,一定有乾坤。”

  “我早说了,那畜生隐瞒了东西。”

  朱老生一拍椅子:“明天找机会再问他一次,问不出来,打断双手双腿再给山口组。”

  司徒白梦低声一句:“是!”

  “砰!”

  就在这时,窗外忽然传来一记枪响,还伴随一记凄厉惨叫,接着,枪声大作,像是炒豆一样爆起。

  朱老生跟司徒白梦脸色巨变,下意识冲到窗口查看,却一时看不出什么。

  司徒白梦一个箭步冲回桌子旁边,拿起电话喝出一句:“林队长,外面生什么事了?”

  “门主,夫人,快跑!”

  电话另端,传来一记慌乱喊叫:“朱少带人向你们杀过去了、、”

  “啊——”

  话还没说完,又是一记惨叫,林队长再无声息。

  看过《天才布衣》的书友还喜欢

  ad_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