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中村狮雄,死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中村狮雄,死艘远仇地方敌术所阳不封克血光飞溅,众人皆惊。等中村狮雄闷哼着后退的时候,腹部衣衫已裂开,鲜血淋漓,刀入三分,他若是再慢一步,只怕就要被穿膛破肚,饶是如此,他的脸色也瞬间变得苍白,毫无疑问,这一刀已经重创了他的躯体,他的精气神,还有心中的不甘和愤怒。很多人都没想到,棺材中藏有杀机,死人之下还有人,更没想到,一刀就刺中了中村狮雄。刀,是唐薛衣的刀!在众人目视中,唐薛衣从棺材中爆射而出,一刀无功,再度窜起,扑向中村狮雄。“中岛先生!”清水智子已知不好,大喝声中斜插了上去,喝出一记保护中村先生时,她霍然冲出,已拔刀而出,连砍三刀,这三刀狠辣刁钻实乃她的倾力之作,刀光寒映唐薛衣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刀尖毒蛇般到了唐薛衣的面前,但唐薛衣只是左手探出。一出手就重重的击在了清水智子的胸前。清水智子的单刀还在半空,人已飞了出去,嘴角流淌鲜血,人在半空,清水智子还想不明白对手如何出手,但她心里清楚,这不是普通的红门杀手,这绝对是顶尖刺客,高手出招,一线就已决定生死,她和此人的功夫实在相差太远!此人是谁?在清水智子跌落在地时,朱华润已经像是老鼠,嗖的一下钻入了面包车底,下一秒,车子像是抽剥的铁球,车顶车窗射出百余枚黑色铁钎,狠狠洞入附近十余名山口组精锐身上,鲜血溅射之余,铁钎也扑扑脆响,爆出一篷红色粉末。风一吹,粉末四散,迷蒙视线,十余名山口组成员惨叫倒地。结不远仇独孙术由冷显显星几乎同一个时刻,四名红门子弟双手一扶棺材,猛地一撕,一抛,棺材四分五裂砸了出去,七八名山口组精锐躲避不及,被厚重木板砸中摔倒在地,间接着,碎裂木板,也冒出了红色浓烟,很浓烈,扩散更是迅速,眨眼就笼罩大门。四名红门子弟没有停滞,身子一弯,扑倒在地,翻滚几米,接着一个长身而起。“砰砰砰!”再半跪起身,四人手里已经捡起四把枪械,向四处的敌人射出了子弹,门口拔枪的六名守卫惨叫倒地。紧接着,夜空又响起了飞行声,叶宫手里的最后六架无人飞机,向锁定的目标呼啸而来。没有多久,花园就响起了轰轰轰的爆炸声,火光冲天,被风一吹,浓烟更是弥漫。场面顿时变得火爆起来,只是枪声激烈,却丝毫不影响中村狮雄的处境,唐薛衣的追杀,清水智子虽然没有拦住唐薛衣,但终究挡了一挡,几颗子弹射来阻止,唐薛衣脚步一顿,子弹擦着肩膀而过,只是他没有退却,身子蓄力一纵。他一纵之下,胜似苍鹰,又绕过几颗子弹后,再度拉近自己跟中村狮雄的距离,没有停滞,竹刀再度刺出去。“嗖!”就在这时,一道刀光飞起,刀光如弯月倒泻,直取唐薛衣的后背。那一刀带着嚣张带着诡异带着愤怒,想要直接要了追杀中村狮雄的性命,要不了,他也可以围魏救赵。只是刀光刚起,暗影闪出来的蝙蝠男子,又脸色巨变的撤刀回防,刚刚收回弯刀,一支钢笛就点了过来。“当!”钢笛尖端点在弯刀,一声巨响,两人各自退后五步,虎口都震出一抹血迹。蝙蝠脸色微变,想要救驾,却被棺材板如毒蛇一样盯住,刚刚挪动脚步,长笛就刺过来,比毒蛇更快,比毒蛇更猛。蝙蝠只能收回注意力,手腕一抖,硬生生承受棺材板的攻击,这一次碰撞,两人嘴角流淌鲜血。艘仇不不独敌术接闹鬼鬼结棺材板没有丝毫凝重,眼睛一眯,钢笛又是呜呜的捅出,把蝙蝠的脚步死死束缚住。在两人激战时,唐薛衣始终没有被外界影响,目光紧紧追随着中村狮雄,竹刀也不减杀意。“嗖!”换成昔日,或者正常状态下,中村狮雄肯定早躲入园内,可今晚不行,除了腹部已经受了重伤难于行动之外,还有就是喷在脸上的红色粉末,刺激着他的眼睛,迷昏着他的神经,让他连平时三成身手都达不到,更多是求生本能支撑。听到竹刀破空的声音,中村狮雄神经绷紧,虽然唐薛衣的身影和出招,但多年武者的敏锐以及身体的本能,还是让他一挥右手,袖中刀华丽闪出,封住唐薛衣攻击的路线,“当”一声大响,竹刀点在武士刀身,蛮力轰然相碰。火花四溅。“砰!”两刀相碰的下一秒,武士刀四分五裂!孙科地不鬼艘球陌孤孙技帆眼睛火辣辣的中村狮雄心头大凛,只感觉一股浑厚力量从刀尖传来,震裂刀身,震麻他的手臂,震伤他的心肺肝脾。这一刀浑厚为威猛,竟至如斯!“八格!”中村狮雄怒吼一声,全力倒退,却退不过那把坚硬冷酷的竹刀,竹刀再展,已刺入中村狮雄的胸膛,鲜血又迸射了出来,中村狮雄闷哼一声,脚步一挪再度后退,他不能不退,他若慢一步,就会被竹刀刺透胸膛,但他还能退多久呢?中村狮雄一退再退,却终躲不过胸口那锋锐的刀尖,他甚至不能闪,因为间不容发,唐薛衣一进再进,竹刀始终不能将对手刺一个透明,但他无须变招,谁都已经只要唐薛衣将对手逼在一处绝地,那就能一枪将对手钉在上面。中村狮雄已经陷入绝路,挣扎起来的清水智子屏住了呼吸,气都喘不过来,更不要说喊叫了,她想要开枪围魏救赵,可是却知道根本不会死作用,唐薛衣的那份气势如虹,根本不是枪口可以轻易锁定,而且搞不好还会伤了中村狮雄。与此同时,暗影中响起几记枪声,几名想要救驾的山口组护卫,都被爆头脑袋从高处摔出。还有十余人,在红色烟雾中昏迷倒地,失去声息。清水智子一边挥舞红色烟雾,一边焦虑大声喊叫:“蝙蝠,血刀,蝙蝠,血刀。”她喝喊着两名高手来营救中村狮雄,让清水智子震惊的是,这两名山口组顶尖的好手,不仅没有及时冲过来保护中村狮雄,身穿黑衣还第一个示警的蝙蝠,反而站在不远处的暗影中吼道:“智子,快救中村先生,快救中村先生”智子侧头望去,这才发现,除了四名夺枪跟山口组对射的红门子弟之外,现场又多了几道人影压制守卫。其中一人,挡住了蝙蝠的去路。出手者气势相当不凡,一个人,就硬生生威慑住蝙蝠的救驾。而,血刀,却毫无踪迹,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在清水智子一咬嘴唇拔出枪械时,唐薛衣正贴着中村狮雄攻击。刀尖上的寒光,已映出中村狮雄眼中的无奈,刀尖犀利,似乎不夺性命不还。千钧系于一发间,中村狮雄却沉着应付,身子平转,竭尽全力向后飞退,同时把握这瞬息之间,双手猛然一挥,六枚菱形飞镖在手,掌心力量一吐,一瞬之间,飞镖化作星芒全部击出,速若闪电,奇快绝伦,全部罩向追杀的唐薛衣。“当!”唐薛衣依然面无表情,手腕一抖,寒光更厉,刀势不减反增,须臾之间,只听叮叮叮声响,不多不少,正好六声。而六声过后,飞镖全部落地,刀尖去势不减,直接刺中中村狮雄的心口。“杀!”中村狮雄感受到唐薛衣的霸道,在脚跟触碰到坚硬石头无可退后时,忽然爆喝一声,左手也闪出一把袖珍武士刀,对着唐薛衣毫不留情地劈了过去,这一刀刁钻古怪时机极绝,唐薛衣虽是高手,也绝不能躲过同归于尽的一刀。敌地远仇独后恨陌闹仇最封这一刀,中村狮雄忍耐许久,是特意为唐薛衣准备的,不见鲜血刀不回。敌地远仇独后恨陌闹仇最封

    风一吹,粉末四散,迷蒙视线,十余名山口组成员惨叫倒地。刹那间,唐薛衣由猎人转变成了猎物危险无以复加,冲过来的清水智子认为,唐薛衣绝不可能躲开这极绝的一刀。只是唐薛衣根本没有躲。他直面杀机,直接脱刀,竹刀脱手而出那一刻,遽然加快数倍,如电闪雷鸣,中村狮雄已变了脸色,他身形连晃,竟然平行幻出三道人影,企图想要混淆唐薛衣的视线,可此招已晚,竹刀在影子幻化之时,就已刺入了中村狮雄的胸膛。中村狮雄一声闷哼,三影合一,他的胸口飙出一道血箭。竹刀带血带风余势不衰,已从中村狮雄胸膛穿过,刺在后背的石头上。竹刀脱手之际,唐薛衣一个倒跃飞了出去,他追的似疾风,退的如飞燕,无论他的人还是他的竹刀,都已自然而然,羚羊挂角,他的动作简单明了还没半分牵强,又不浪费半分气力,武士刀呼啸斩落,斩下他肩膀一块皮肉,飘飘而下。唐薛衣受伤了,可中村狮雄,死了。中村狮雄握着刀靠在石头上,眼睛瞪大,充斥着悲愤,他死死薛衣,他不止一次想过自己死法,被围攻杀死,被人狙击爆头,或者牢底坐穿,再或者平安老死,唯独没有想到,会是阴沟里翻船而死,死在朱华润这个小人的算计之下。他不甘,他愤怒,可是回天乏术。当清水智子赶赴过来的时候,唐薛衣已经上前拔出了竹刀,接着反手一挥。“嗖!”又是一道刀光闪过,中村狮雄人头落地。ps:谢谢小海豚_7417306打赏作品520逐浪币。本书来自/book/html/33/33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