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疯子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疯子“砰砰砰!”见到中村狮雄像是岩石一样坍塌,清水智子悲愤不已,枪口抬起,对着唐薛衣就是一顿点射,还一边射击一边冲锋,一副无论如何都要杀掉唐薛衣的态势,只是唐薛衣再有准备,在清水智子吼叫之时,他就如一只灵猫扑倒翻滚出去。。dt。子弹当当当的打在地面上,弹起一个个小孔,触目惊心,见到清水智子发疯一样冲过来,唐薛衣躲避子弹之余,一把扯住中村狮雄的尸体,横在身前高高跃起,清水智子一个不小心,几颗子弹射了出去,没入中村狮雄的厚实胸膛里。噗!结不地远情结察所月所冷结不地远情结察所月所冷

    “砰砰砰!”又是几股鲜血从中村狮雄身上溅射出来,清水智子神情一怔,下意识低垂枪口,担心把子弹打在中村狮雄身上,虽然后者已经死了,可她的感情和忠诚,依然让她不想伤害中村狮雄毫毛,就在这迟疑中,唐薛衣身子纵力,猛地一弹。中村狮雄的躯体,像是炮弹一样轰向清水智子,清水智子见状脸色大变,她没有再对唐薛衣开枪,也没躲开砸来的尸体,相反上前一步用双手去承接,砰的一声,她被中村狮雄撞中,闷哼一声连退了七八步,可见上面力气何等惊人。结仇地不情孙术陌冷冷通通“中村先生!”当她抱着尸体勉强稳住身子还低呼一声时,唐薛衣已如魅影一样到了她的面前,清水智子感觉到危险,下意识抬枪射击,两颗子弹喷出,却没有打中冒出来的唐薛衣,再想锁定后者身影时,一刀已经从背后抵住她的要害,刺骨寒意。“扑!”唐薛衣没有丝毫的犹豫,在清水智子要扭头的时候,一刀刺入她的躯体,一股鲜血当场迸射出来,清水智子闷哼了一声,脸色瞬间惨白,身躯也抖动了一下,这一刀没有要她的性命,但依然给她带来了重创,战斗力消失的无影无踪。唐薛衣手腕一抖,面无表情地抽出竹刀,随着这一动作,清水智子身躯再度巨震,伤口鲜血也更加汹涌,全身力气更是消散无影,在她下意识松开中村狮雄要摔倒时,唐薛衣收刀贴过去,一把搂住她腰身之余,也抓住她持枪的右手。“砰砰砰!”枪声大作,唐薛衣握着清水智子的手,对着涌出来的山口组精锐射击,十几颗子弹倾泻过去,三名躲避不及的口罩敌人惨叫倒地,其余人见状忙四处躲开,想要开枪反击,却发现唐薛衣劫着清水智子,不由恼怒得连连喝叫八格牙路。唐薛衣趁机劫持人质退后,迅速向朱华润他们靠拢,今晚朱华润一共带了四名红门子弟,可这四人,却集合了叶宫的强大战斗力,棺材板空小寒还有两名阮破虏派来的神枪手,加上黑色面包车改造的机关,足够应付山口组反扑。只要扛住十分钟,宇文彪他们就会赶赴过来。在红色粉末和无人机的效果渐渐散去后,唐薛衣心里很清楚,就地对抗等待支援是最好的结局,如果这个时候撤离,一定会被山口组精锐咬住歼灭,所以他不断喝叫众人靠近车子,同时向朱华润吼出一声:“启动车子机关做掩体。”缩头缩脑的朱华润听到这个指令,又嗖的一声钻入车底,操作一番就迅速翻出,几颗子弹打在他身边,吓得他缩了一脚,随后反手扫出一梭子弹,今天为了取得中村狮雄信任,全部人都没有携带枪械和冷兵器,夺取枪支反击是手段。朱华润全身上下都已经湿透,神经绷紧到前所未有的地步,只是他心里虽然惧怕死在这里,但见到中村狮雄的尸体,精神又兴奋了起来,红门老大死了,山口组老大死了,叶子轩把他昔日不敢想象的事,全部在今晚快刀斩乱麻实现。这让他未来的风光,也对叶子轩生出巨大信任,叶子轩说过,今晚只是让他们来执行任务,不是让他们送死。所以朱华润相信支援很快就会杀至,只要扛过了这艰难一战,明天就会是好日子。想到这里,朱华润又扫出一大梭子弹,接着摸出一个遥控,按了几下。“砰砰砰!”在按出遥控没反应后,他就恼怒踹了几下面包车,随着他这一动作,轰的一声,面包车散架了,形成一堆废铁横挡在前面,车内几块铁板也露出来,这些都是精心准备的精钢,足够防御普通子弹的射击,让朱华润他们可以更好藏匿。这个时候,棺材板也跟蝙蝠分开跑回来躲避。唐薛衣也迅速撤到面包车,手里的清水智子变成最好屏障,压制着山口组精锐的轰杀。蝙蝠见到中村狮雄惨死,悲愤的吼叫出一声,想要继续缠着棺材板追杀,却被双方的枪林弹雨束缚脚步,只能像是灵猫一样跳跃,窜到中村狮雄身边查,检验一番确定死亡后,就愤怒地抱起尸体撤入园内,同时不断喝出一声:“杀了他们!杀了他们!给中村先生报仇!”近百名山口组精锐,带着口罩冲出来,子弹不断向面包车轰击,只是忌惮清水智子的生死,他们不敢跟开始一样胡乱扫射,这无形中让火力小了很多,也让棺材板他们可以喘息不少,两名金三角枪手更是经验老道捡了十几把枪备用。清水智子满脸悲愤,想要挣扎却没半点力气。唐薛衣和棺材板他们依托面包车从容阻击,这些冷兵器王者的枪法,虽然不如两名金三角枪手霸道,但依然能够一枪一个,硬生生压住百余人的冲击,大多数山口组精锐藏入大门两边高墙之上,探出枪口胡乱射击,双方激战不已。子弹打在大门两边,砰砰砰作响。山口组精锐只要冒头,非死即伤,导致山口组精锐胆战心惊。他们虽然悲愤中村狮雄的死,但也没多少人愿意随便拿自己小命开玩笑,他们一边射击,一边躲避。这无形迟缓了推进的速度双方交火的中间地带,横七竖八躺着无数或死或重伤丧失行动能力的山口组精锐,山口组精锐最初肆无忌惮的的冲锋和对战,造成山口组不小的伤亡,有人缺胳膊少腿,麻木的盯着血肉模糊的伤口,有人哭喊嚎啕,朝自己人呼救。但没有人愿意这个时候闯入枪林弹雨拯救他们,厮杀就是这么残酷,缺乏人性,并非每个倒下去的人,都能获得英雄的光环,都能载入史册,更多人成为了无足轻重的炮灰,死的轻于鸿毛,不但没有人怀念瞻仰,也没人去同情怜悯。“不要管智子了,给我轰了他们!轰了他们!”浑身是血的蝙蝠再度现身,向几名山口组头目发出指令:“给中村先生报仇!”艘远远科方后术接闹月故学很快,大量山口组精锐挥舞枪械从高墙跳下,握着几块盾牌,张牙舞爪兜圈子向唐薛衣他们两侧包抄,还有一小股精锐绕了一个相当大的圈,向唐薛衣和棺材板他们后方运动,唐薛衣脸色一变,向朱华润喝出一声:“还有几分钟!”艘远远科方后术接闹月故学

    “今晚,全面摧毁山口组总部。”朱华润头皮发麻,瞄了一眼时间喊道:“还有一分钟你说,叶少他们会不会来啊?”唐薛衣和棺材板他们,冷冷挤出四个字:“一定会来!”朱华润嘴角牵动,回头望了一眼空荡来路:“可还没见到影子”“嗖!”话还没有说完,唐薛衣就一把按倒他:“趴下!”众人下意识趴低身子时,一颗榴弹呼啸着扑了过来,狠狠撞入面包车的前端,一声爆炸,火光闪耀,废铁四射翻飞。“啊——”一名金三角枪手被炸飞起来,悲壮的跌落到双方交火中间,握着枪械的手脸一团焦黑,身上嵌着不少弹片沙石,瞪眼望天,死不瞑目,棺材板他们目睹此情此景,粗犷面庞尽显狰狞,抬手就向前方扫射,无数子弹朝着开炮者轰过去。密集枪声过后,高墙上,一名山口组精锐抱着榴弹枪摔了下来,身上中着十余颗子弹,临死前,手指本扣动扳机,又一颗榴弹轰了出去,只是方向并非对着散落的面包车,轰在一股要推前的同伴群中,火光四射,炸得六人惨叫跌飞。蝙蝠又直立起身子,向山口组精锐吼道:“杀了他们!”高墙两侧又弹出三挺榴弹枪,还有一挺火箭筒,杀气腾腾对着面包车。“呜——”就在他们要对唐薛衣等人雷霆一击时,前方忽然冲出十辆吉普车,其中一辆车上架着一挺双管机关枪,正是朱老生七号别墅拆下来的,机枪挡板后面,站立着杀气腾腾的宇文彪,一拉机枪,对着墙上的敌人扣动扳机,子弹喷涌而出。“哒哒哒!”这挺机枪每分钟最大射速一千二百发,两百米距离轻松洞穿四十五毫米钢板,这威力可想而知。机枪扫过,如同陨石雨的强势降临,砖石崩裂,石屑纷飞,烟尘弥漫,伴随惨叫呼嚎声,触目惊心。蝙蝠第一时间就跳下墙内,躲过了致命一击,墙上的二十多名山口组精锐,却躲避不及,在扫射中惨叫坠落。宇文彪向唐薛衣他们喊出一声:“叶少有令,撤离变进攻!”“今晚,全面摧毁山口组总部。”趴在地上的清水智子,微微闭眼:疯子!本书来自/book/html/33/33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