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叶张联姻

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叶张联姻

  readx();  

  叶子轩抵达京城的当天,白秋画梅子书墨七熊也出现在京城。

  叶宫十余名骨干在京城行宫大醉一场,既是给叶子轩此行得胜庆功,也是给千叶樱子接风,庆祝又多了一名姐妹,虽然她是东瀛人,还是皇室成员,但所作所为早已赢得众人的尊敬,所以没有人介怀她的身份,热热烈烈像是一家人。

  大醉后的第二天,恰好是叶家的团聚日子,叶家第二代从各地赶赴回来相聚,叶子轩也没闲着,拿着从越国泰国东瀛采购的礼物上了叶家花园,给了爷爷大伯二伯父母四叔和五姑一个惊喜,也给了几个堂兄弟一份厚礼。

  或许是叶家老人的耳提面命,也或许是叶子轩在外面的成就,每一个叶家人跟他都没有了隔阂,反而跟他谈论起此番征战的传闻细节,尽管叶建国他们一本正经表示不赞同叶子轩的激进,可叶子轩能够他们是发自内心的欣慰。

  之所以不赞同自己的激进,并非担心牵扯外交风波,更多是担心自己的安全。

  吃饭的时候,几乎每一道菜,都是在叶无锋面前停留后,就转到叶子轩的面前,叶建国他们全都喊叫着叶子轩出外太久,而且去的都是凶险之地,肯定连米饭都没吃过,所以让他先享受华国的美食,秦夕颜更是给他夹了一大堆菜肴。

  这一顿饭,吃得叶子轩肚子圆滚,吃完饭后,叶无锋要叶子轩去书房。

  在众人善意的笑容中,不知道爷爷有什么事的叶子轩,摸摸脑袋跟着去了后面哨所改造的书房,此刻正是午后时分,叶子轩推门进去,一股清爽的风对流过来,整个人精神为之一振,斑驳的阳光也随着窗帘跳跃,像是美丽的小精灵。

  叶无锋已经在古旧的摇椅上坐了下来,还顺手拿起刻有‘保家卫国’字样的保温瓶,打开盖子喝入两口,随后一脸和蔼向叶子轩一笑:“天龙,坐,怎么拘谨得跟客人一样?是不是爷爷伯伯姑姑他们,至今还让你存有生疏感。”

  “还是你害怕爷爷?”

  孙不地不酷后术战月情鬼岗

  叶子轩扬起一丝笑意,拿过一张椅子坐下:“都不是,血浓于水,就算大家有过纠葛,也早烟消云散,之所以拘谨,是走进这屋子,总不由自主生出一股神圣,不仅是对爷爷的尊敬,也是对那一辈人的敬意,所以不敢胡乱开玩笑。”

  “是一个心存敬畏的热血儿郎。”

  叶无锋脸上涌现一抹赞许,对叶子轩竖起了大拇指开口:“你这种人,其实最适合去做一名军人,够果断,够魄力,够铁血,还有常人罕见的谦卑,放在战场一定能做到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会成为一名出声的将军。”

  “很多人都觉得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敢践踏,什么都敢蔑视,就是一种强者的体现。”

  叶无锋虽然人已经老了,但声音依然有着说不出的威严和深沉:“其实这只不过是没底线,没原则,用穷凶极恶可以形容,真正的强者,可以神挡杀神鬼挡杀鬼,但他们一定有自己敬畏的东西,或头顶的星空,或心中的道德准则。”

  叶子轩微微低头:“谢谢爷爷教诲。”

  暖风灌入中,叶无锋笑声很响亮:“哈哈哈,爷爷不是教导你,只是跟你说一说,自己的准则和价值观,虽然我很遗憾你没有成为一名军人,但你现在的成就也足够让爷爷欣慰,对得起叶家的颜面,至少在我心中,我以你为骄傲。”

  叶子轩挺直身躯:“谢谢爷爷赞誉,天龙绝不丢叶家的脸。”

  后仇不地情孙学接月指羽仇

  老人和蔼地摆摆手:“好了,不要这么严肃啦,搞得我以为开老干部座谈会呢,今天把你叫进来,一共有三件事情,第一,你在金三角越国和东瀛的所作所为,站在官方态度,不打压也不支持,但从爷爷自己的角度,干得漂亮。”

  后仇不地情孙学接月指羽仇“很好!”

  叶无锋像是老顽童一样,对叶子轩又晃动了一下大拇指:“叶宫在越的势力扩张,可以影响越国政府的政局和改革开放政策,也有利于华国在南海的利益,在东瀛的扎根,为我们留下监控的窗口,甚至将来成为对付东瀛的一把刀。”

  “掌控了金三角,不仅减少了毒品流出毒害世人,还让它成为一颗钉子,必要时候可以敲打老泰缅三国。”

  叶无锋低头喝入了一口茶水,目光炯炯落在叶子轩的脸上:“你一个江湖中人,做到华国官方一直想要做,却始终无法达成的目标,这相当难得和可贵,你的作用不亚于一个师,更重要的是,这系列行为中,我知道你是怎样的人。”

  说到最后一句,老人眼里有着光芒,红色家族的子侄,却不代表都是一颗红心。

  树大有枯枝,建国以来,华国从不缺乏披着红色外衣做着出卖国家利益的人,比如当年的红色于家子弟,扛不住米国人的诱惑,直接把华国在北美的情报组出卖,其中一个几近做到中情局副局长的王牌间谍,就这样死在自己人手里。

  艘不地不鬼艘球陌闹结我主

  再比如九六年的台海危机,也是红色王家的子侄,把华军名义军演实则武统的机密,连带着军舰的坐标纬度,一股脑泄露给台当局,让统一机会血淋淋的夭折,有这些坑爹坑爷的败类,所以叶无锋很是欣慰叶子轩的立场,还有红心。

  叶家可以没落,可以穷困,但绝不能出现出卖国家的子侄。

  结科不科情敌恨战冷太帆陌

  敌远不远情孙恨陌月术技岗

  叶子轩知道爷爷的意思,再度挺直身躯回应:“爷爷放心,子轩什么骨头都有,就是没有叛骨。”

  “很好!”

  叶无锋放下手中的保温瓶,靠在摇椅上悠悠开口:“爷爷相信你对祖国的忠诚,也相信你能扛起叶家的旗帜,现在我跟你说第二件事,我已经知道,一号和小戴都找过你了,想要你加入锦衣令,成为他们的新鲜血液,但爷爷反对。”

  在叶子轩微微一怔爷爷知道此事时,老人又声音浑厚地补充一句:“按道理,我应该支持你进去,而且老戴和你父亲遭受瓶颈,你加入进去可以帮不小的忙,在你金三角和东瀛行动结束前,我还被小戴说动了,寻思劝你加入进去。”

  “可是如今的战绩,我觉得你更适合江湖,它比你进入锦衣令有更大作为。”

  叶无锋目光多了一抹锐利:“因为你不用内耗,不用做人的枪,你要做锦衣令坐稳位置,做出成绩,双手只怕要沾染成千上百人的血,很多都是自己人的血,爷爷不希望你有挣扎,也不希望你变成侩子手,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加入。”

  叶子轩轻笑一声:“爷爷放心,我从来没想过加入,外面大好河山等着我征服,我怎会甘心被束缚在体制里?”

  说到这里,他又话锋一转:“如果锦衣令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又不违反我的底线和准则,我会无条件帮忙。”

  “这份锐气,这份心胸,我喜欢。”

  叶无锋发出一阵爽朗笑声:“有你这种态度,爷爷心里就有底了,以后小戴再来纠缠,我也就可以从容回应了,不至于被那个小滑头,一边戴高帽一边挖陷阱,他再找我说情,我就告诉他,你还小,还要玩一玩,再啰嗦,我赶他。”

  敌仇仇远情敌恨战月主诺远

  叶子轩阳光笼罩的老人,绽放一丝笑意回道:“爷爷多少给他留点面子,怎么说他也是戴局长。”

  “开个玩笑啦,小戴是我大,也是我难得欣赏的人之一。”

  叶无锋目光多了一抹惆怅,但很快又消失无踪,老脸扬起一丝笑容:“好了,说完严肃的事,下面谈一谈喜事,在你四处征战捷报连传的几个月里,你干爷爷几乎每天都登叶家的门,对你满是赞赏之意,还问我,娃娃亲还算数不?”

  叶子轩一怔:“什么娃娃亲?”

  老人笑容很是灿烂:“就是你跟醉墨丫头的娃娃亲,虽然其中很多曲折,她一度也跟宋家联姻,可现在不是取消婚约了吗?醉墨跟宋禁城没了瓜葛,身边又没男朋友,你又还没娶妻,所以老张就希望再续前缘,想要撮合你跟醉墨。”

  叶子轩微微张大嘴巴,良久挤出一句:“这太荒唐了吧?”

  敌仇地科鬼结球战冷方星仇

  叶无锋叹息一声:“老张的建议,我不反对,除了我确实喜欢醉墨那丫头外,还有就是,你娶了她,对你,对叶家,甚至对这国家都有帮助。”老人言语变得意味深长起来:“想一想,你跟醉墨成婚了,叶张两家就彻底同声共气。”

  “张家就再也不会站入宋家阵营,宋家那伙人也就不会存有幻想,叶张会成为悬在他们头上的达摩剑。”

  老人是长远:“如果再打动宋天道出面,宋家联盟会彻底安分守己。”

  在叶子轩要张嘴回应的时候,叶无锋轻轻摆手:

  孙远仇地酷孙学接月秘故通

  “先不要回答我,回去好好想想,再跟醉墨聊一聊,真正有了答案,再跟爷爷说。”

  老人站了起来,走到叶子轩身边,一拍他的肩膀:

  “我知道,答应这事很难,会有不小的牺牲,还会失去很多,甚至违背承诺。”

  “可人这一生,不都是在痛苦中成长吗?”

  本书来自  /book/html/33/3374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