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静初怀孕

天才布衣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静初怀孕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静初怀孕

  半个月后,周六的清晨,紫荆城高尔夫球场。(

  虽然清晨的薄雾还没有彻底散去,湿气带着袭人眼球的苦涩,但奢华的球场上还是人来人往,不少权贵趁着难得的周末来放松一会,顺便多交几个新的朋友,所以球童和服务员忙个不停,尽心尽力伺候着这些大爷,偶尔会望向东侧。

  东侧也有一个高尔夫球场,名字叫至尊,只是平时都不对外开放,江静初甚至不让无关人员靠近,因为这是她跟叶子轩的专用球场,今天,球场开放,十名清闲许久的球童早早进入服务,想到他们能跟顶尖大少接触,不少人就羡慕。

  万一表现出色,就可能一步登天成了跟班。

  湿冷的球场上,三个身影在草地上晃荡,一个修长,一个挺拔,一个魁梧,正是叶子轩、宋禁城和沈万千,在他们身后还有十余个跟随陪伴,墨七熊、阿兵和周媛媛他们清晰可见,此刻,沈万千正摘下保护性的眼镜,扯着嗓子喊叫:

  “宋禁城,你小子就是造孽太多,跟你出来打个高尔夫都是雾天。”

  一身休闲服饰尽显土财主风范的沈万千,看着大失水准的一杆,很是不满地抛出一句:“我这一个早上,挥杆一百多下,进球没有几个,简直丢死人了,我怀疑你是不是故意让我出洋相,所以挑这样一个雾天来打球?其心可诛啊。”

  跟沈万千争斗多年难得一起打球的宋禁城,脸上扬起一抹温润的笑意:“沈少,你这话说的毫无道理,球技好不好跟雾天有什么关系?我今天进了多少球?是你三倍,叶少进了多少球?是你十倍,这足于证明是你自己球技太差了。”

  “而且越是恶劣天气,打出的成绩越有含金量。”

  宋禁城淡淡一笑:“沈少,要奋进啊。”

  “奋个毛啊。”

  在中间的叶子轩苦笑两人争执时,沈万千轻哼了一声:“一时失手而已,下次再来,你就知道谁厉害了,我一手收拾你,至于叶少,他不算,他是异类,尘世间不该存在的怪物,别说是雾天了,他就是蒙上眼睛,也打得比我们好。”

  他看着叶子轩摇摇头:“本少也算优秀了,可是跟他比,自己瞬间变成渣。”

  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制止要说话的宋禁城笑道:“好了,两位,今天咱们是出来散心休闲,不是来吵架争执的,再说了,你们吵了十几年,不腻吗?”他的脸上有些无奈:“给我点面子,今天和气一些,以后大家还要做朋友呢。”

  今天的聚会,虽然是宋禁城的主动提出,但也有叶子轩的暗中运作,随着袁玉川一事的平息,叶子轩就趁热打铁想让宋禁城跟沈万千也坐下来,因此从安定岛回来后,他有空没空就分约两人吃饭,有意无意试探两人接受对方的底线。

  叶子轩希望打通两人十几年隔阂的屏障。

  宋禁城因为三帮的分合,袁玉川的隔阂,张家跟叶家的联姻,以及叶子轩的保证,开始收缩自己的黑道触角,准备从内耗变成合作,他已经现,三人的路线都有所不同,叶子轩着力于黑道,沈万千侧重经济,而自己专长在于政治。

  在没把握吞食全部资源的情况下,宋禁城愿意分出部分蛋糕。

  “跟他做朋友,很没意思的,不泡妞,不飙车。”

  沈万千嘟囔了一句:“只谈国企改革,民生难点,或者党性保鲜,闷死了。”

  他一如既往地调侃着宋禁城,只是阿兵和周媛媛他们都听得出,沈万千的语气少了昔日犀利,几个亲近的人都知道他对宋禁城改变了不少态度,除了叶子轩的从中周旋外,还有就是白秋画的回归,让沈万千觉得,处事温和一点为好。

  此时,宋禁城也哈哈大笑,走到沈万千身边拍拍后者肩膀:“说的很形象,我确实闷了点,但做朋友,我还是很不错的,这样,我先表示我一点诚意,沈老前些日子抱怨你没有女朋友,整天一人回去没惊喜,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

  “别!”

  在叶子轩的灿烂笑容中,沈万千忙挥手制止:“你这不是帮我,你这是害我,如果有了另一半,爷爷肯定会赋予她绝对权力,到时就会把我盯得死死的了,估计我出去吃个饭都不行,你们还是让我多玩几年,玩累了,我再找一个。”

  接着,他一拉宋禁城开口:“是朋友的,就赶紧劝劝叶少,把我姐姐娶了,只要他一娶我姐,我姐心里肯定高兴,到时沈家嫁妆一到,她就会半推半就接受,她也就算是回到沈家,就不会跟现在这样,不反对不接受,让我瘆得慌。”

  “我可是跟爷爷和老爹拍了胸膛,一定让秋画姐姐回归沈家的。”

  宋禁城看着沈万千的苦楚,毫不犹豫的摇摇头:“换成其他事情,我肯定帮你,但这件事不行,醉墨也算是我的好朋友,她要嫁给叶少,我自然要支持她,如我帮你规劝叶少娶你姐姐,岂不是让醉墨做小?这不义的事,我不能做。”

  “靠!狗日的,你站醉墨阵营?”

  沈万千眼睛一瞪:“醉墨有张老支持,你该站在弱势这边,也就是我这边、、、、”

  他还很直接地威胁:“你不站我这边,我就抢你订单,抢你地皮,抢你码头、、、”

  “停停停!”

  叶子轩听到张沈之争又开始头疼了,揉揉脑袋抛出一句:“两位,别吵这个,不管是醉墨还是秋画,我都会给予他们一个交待的,你们不用争这个。”接着又话锋一偏:“沈少,别急,秋画不是不想回归沈家,只是叶宫事务太多。”

  “她最近忙着处理,你就再熬一熬。”

  沈万千闻言一拍大腿,很是欣喜:“你说的,一定给予交待,我替我姐姐记下了。”

  虽然他也很是欣赏张醉墨,也清楚张家势力雄厚,可他作为沈家主心骨,自然要给姐姐争取利益。

  接着,他像是不给叶子轩反悔机会,大手一挥喊道:“阿兵,走,你们跟我玩多一会球,今天不入十个不吃饭。”

  说完后,他就带着阿兵一批人继续玩球。

  看着沈万千的背影,宋禁城摘下眼镜,揉揉眼睛叹道:“这个沈少,还真是合格的弟弟。”随后他又望向叶子轩道:“叶少,是不是感觉到压力了?听说醉墨跟你的婚约曝光后,不仅沈万千要一个名分,澳门的沈家也给了你压力。”

  叶子轩无奈一笑:“宋少,能不能不提这个?今天是来放松的,结果你们却给我一堆压力。”

  “好,好,好,不给你压力了。”

  宋禁城不再纠缠刚才话题,手指一点紫荆城轻声笑道:“对了,告诉你一件事,江家出了一点小事情,静初下个月估计要去希腊了,她以后都可能不再回来,你就是这紫荆城的真正老板了,怎样?有没有打算分出一点股份给兄弟?”

  “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你我更好的沟通和牵扯。”

  叶子轩神情一怔:“她去希腊?好端端的去希腊干吗?而且她不是年底要嫁去郭家吗?”

  “原本是年底嫁过去,可静初上个月忽然闹脾气,说她不想嫁去郭家了,要悔婚。”

  宋禁城把知道的消息一五一十说了出来:“无论江家上下怎么劝说,甚至江老都苦口婆心规劝,可她就是铁了心,坚决不嫁给郭大少,说她还没想好嫁人,如果非要逼她答应这门婚约,她宁愿一头撞死,她的坚持最终让亲事告吹。”

  “但她又承受不住家人的眼神,特别是她母亲的眼泪,所以决定离开京城,让江家眼不见为净。”

  “郭家也是大为恼火,觉得自己被江静初打了脸。”

  宋禁城把收到的消息告知叶子轩道:“郭家大少不仅打电话辱骂江家是骗子,还扬言要江静初付出惨重代价,听江静瑶的描述,如果不是江家地位摆在明处,背后还有宋氏联盟,郭家大少都要杀上京城,把这紫荆城扫个片甲不留。”

  “虽然我觉得那家伙脑子进水,不过他的疯狂可以理解,毕竟退婚,太打脸了。”

  想起自己跟张醉墨的婚约,他还苦笑了一下,不过没有太多惆怅,他喜欢张醉墨,却不喜欢强扭一只瓜。

  何况他跟张醉墨的婚约结束,是叶子轩拿命相拼,自己一条命,过江龙的死,宋禁城输得心服口服。

  叶子轩先是陷入了沉默,随后眼里多了一抹思虑,良久挤出一句:“她好好的为什么要退婚呢?”

  叶子轩依稀记得,江静初昔日默认了那桩婚事,以她的性子,只要答应了,一般都不会反悔。

  宋禁城神情犹豫了一下,伸手挥退众人,随后搂着叶子轩的肩膀走前几步:“我一个医生朋友还给了我一个消息。”

  “很绝密,只有江静初跟她这个医生知道。”

  叶子轩低声一句:“什么消息?”

  “江静初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