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暗夜危机
  

  ").src = "//.js?cdnversion=" + ().getHours();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暗夜危机

  两天后,新加坡,和亨中心,沿江一带,富人居住的地方。

  这个社区很大,但只有三十六栋价值不菲的别墅,全是上流人士高价购置作为度假的地方,这些豪华别墅几乎都有属于自己的纸醉金迷,各种恩怨,沿江中间,位置最好的一座别墅,设计完全葡萄牙风格,较之周边豪宅要显眼很多。

  尤其此时大门前的林荫小道,停着一串黑色奔驰轿车,全都挂着军警牌照,气势逼人。

  六个绝非善类的西装猛男,低垂双手来回走动巡视,更显不凡。

  虽然已经是晚上,但这所宅子却绽放着生气,庄园内外,灯光璀璨。

  园内,正对海港的温泉池边,一个平头男子泡在四十度的泉水中,五官平凡,二十四五岁,一米八的个子,身体有些偏肥,一百八十斤少不了,肚腩隆起,只是他放在池子边缘,不断敲击瓷块的手指,却让人感觉到一股灵动和凶意。

  敌科远地情结恨所阳方仇敌

  乍一看去,他跟叶狂人有几分相似,都是一头恶狼沉寂的样子,在他漫不经心敲击手指时,后面,一名比基尼女子小心翼翼为他按摩,手法专业,力道适中,不敢有丝毫疏忽,再往后十多米,一排黑装持枪猛男笔直站立,威风凛凛。

  他们的气势丝毫不输给特种兵,因为他们就是军人退役。

  郭东生!

  新加坡郭家大少,位置尊贵的甩郭翘楚十条街,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再过十几二十年,很有希望世袭成为元首,只是他跟大少的儒雅沾不上一点边,也跟纨绔子弟没有半点关系,他的身上,更多是喜怒无常让人摸不透的草莽气息。

  在他惬意享受着按摩的时候,背后传来了一阵高跟鞋敲击的声音,随后就见一名艳丽女子出现,她显然跟郭东生很相熟了,因为一路走来没有阻挡她,来到池子两米外的时候,艳丽女子把鞋子踢掉,脱掉黑色丝袜,解掉外衣和裙子。

  她三点一式地下水,看得不少保镖目光僵直。

  “小蓉,来了?”

  郭东生侧头,笑容很是男人:“这几天辛苦你了。”

  “能为郭少服务,是我马骄蓉的荣幸。”

  艳丽女子来到郭东生的身边,嫣然一笑轻声回应,随后把温软的身子贴了过去,代替比基尼女子给郭东生按摩,同时把一些消息告知后者,郭东生听完之后,眼睛微微眯起,跳跃着一抹杀机:“你说,江静初跟那啥叶子轩搞上了?”

  “江静初的悔婚,跟叶子轩有关?”

  马骄蓉眸子**着春水,红唇轻启回道:“没有实际的证据,但有很多迹象表明,两者有着牵扯,除了叶子轩具有紫荆城的大半股份外,还有我们的杀手之所以失手,就是叶子轩的出手,如果不是他介入,江静初当场就死斋菜馆。”

  “而且事发之后,叶宫还加强紫荆城防备,江静初身边也是叶宫高手保护。”

  她还补充上一句:“对了,那个在电话中喊叫要你性命的人,经过比对分析,正是叶子轩的声音,如果两者没有亲密关系的话,叶子轩怎会这样为江静初出头?毕竟郭家不是什么阿狗阿猫,为了一个合作伙伴,他值得不管不顾吗?”

  “事实上,紫荆城的工作人员也说,叶子轩跟江静初关系密切,半个京城圈子的人都知道他们暧昧。”

  听到这一番话,郭东生冷笑了一声:“英雄救美?不,是好一对狗男女啊,连我也敢给绿帽,这叶子轩,借着叶家的庇护化解一次次难关,顺风顺水成为叶宫主事人,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殊不知,他始终是上不得台面的黑帮。”

  “没有叶家这层保护皮,他跟叶宫早被人摧毁十次八次。”

  郭东生微微抬起头,那张脸在灯光中很是粗犷:“只是叶家再强大又怎样?他们始终要讲道理,叶子轩踩到了我的头上,给我戴绿帽,我弄死他也是天经地义,叶家指责不了我,而且叶宫跟死瘸子也来往密切,迟早会出来恶心我。”

  他侧头看向马骄蓉:“先下手为强,想个法子,连叶子轩一起做掉。”

  他向来心狠手辣,正如当年弄残米妃儿的腿一样,所有跟他作对的人,郭东生都会无情除去。

  “明白、、、、”

  马骄蓉点点头,随后又轻声一句:“郭少,叶宫虽然比不上我们,叶子轩也不及郭少的地位显贵,但他确实是一头实打实的恶狼,想要他死的人结果都死了,很多大人物也都倒在他手里,咱们要跟叶宫开战,是不是从长计议好点?”

  对付江静初,她没有意见,毕竟是江静初对不起郭东生,而且江家也看不顺眼她,所以江静初的死活不会引起江家雷霆一击,只要事后给足江家利益,江家就会吞了这口恶气,但叶子轩不同,除了叶家外,他还跟很多势力有所牵扯。

  “从长计议个毛啊。”

  郭东生不耐烦的挥手,语气很是不屑:“也就是华国那帮纨绔废柴,整天吹嘘这吹嘘那,为了掩饰自己的贪生怕死,就把叶子轩吹得跟神一样,其实他就是借叶家狐假虎威,加上几个喽罗,有本事来新加坡,我一个电话就弄死他。”

  他没少听过叶子轩的事,只是在自己地盘称王称霸久了,就始终觉得叶子轩等级太低,成不了气候。

  马骄蓉低声一句:“郭少,不能大意,越国阮氏三兄弟,越文妃,宋光石那些,全都是折在叶宫手里。”

  她的眸子有一股子凝重,对叶子轩了解的越多,心里就越觉得可怕,在她掌控的情报中,叶子轩绝对属于打蛇七寸的主,看起来人畜无害,一旦出手,绝对是致命一击,所以她不得不提醒主子:“要不,我们暂时忍江静初一口气?”

  “行了,别吹他了。”

  郭东生的脸色变得难看,目光锐利掠过艳丽的女人:“那些人死,一是自己轻敌,阴沟里翻船,二是各种巧合丢了性命,叶子轩只是恰好那时出现在他们死去的地方,事实跟他不会有太大关系,真那么牛,在香港就不会被人重创。”

  “听说他昏迷了一个多星期,这就是他无能的最大体现。”

  郭东生挥手要来一杯酒,喝入大半后哼出一声:“放过江静初,谁放过我?婚事都宣出去了,请帖也撒了出去,结果他妈的却跟我说对不起,不想嫁了,这完全就是打我的脸,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暗地里耻笑我,讥讽我被人甩了?”

  “这些年,一直是我扫人家面子,什么时候轮到她打脸?”

  “不好好惩治这个女人,我以后出门吃饭都被人指点。”

  他猛地一握手,水花溅射:“叶子轩敢坏我好事,撬我墙脚,这事必须让他们付出代价,不然别人还以为我怕他。”

  “我连宋禁城都不给面子,还怕他这个半路出家的私生子?”

  马骄蓉没有再辩驳,点点头回道:“明白,我会想办法给郭少讨回彩头,让所有人知道,得罪郭少没好下场。”虽然她清楚叶子轩绝非郭东生所说的羸弱无能,但食人之禄忠君之事,以及郭东生的喜怒无常,她只能按照他的要求做。

  只是想到强大的叶子轩,特别是台岛高层给予的消息,星云大师都死在叶子轩手里,马骄蓉就有着巨大压力。

  郭东生叼起一支雪茄,脸上说不出的狰狞凶狠:

  “江家不给我一个交待,那就我给江静初一个交待。”( 就爱网)</div>

  ad_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