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第四十二章 五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第四十二章 五

  当然,这只是早期的传闻,没几天就有了新版本,原来这个野兽其实也是美女驯养的,而这个美女并不是个普通的大家闺秀,而是个女夜叉,樱桃小嘴竟然能吼得比黑脸大汉还要猛,一个不高兴一叠符纸直接往人头上丢,每天都上演着风火雷电的烟火之景

  桃园古城下,狼狈而来的刘备看着那桃园古城四个大字,浑身禁不住一颤,不由的看向了关羽,而关羽却也是有着同样的感觉,也同样看着刘备,虎目中闪现着无限的缅怀

  曾经何时,皇天后土之上,四个直挺挺的身影双膝跪下,在纷飞的桃花中,宣告了毕生的夙愿,从此并肩相依,不离不弃的相互扶持,十数年的风风雨雨历历在目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亡

  一朝兄与弟,万世君和王,荣辱与共,福祸相依

  满脸愧疚的张飞和满脸微笑的夏侯涓飞速而来,直接双膝跪下,同声大喊,“大哥”

  看着满脸愧疚的张飞,看着怀抱一个男婴的夏侯涓,一时间,刘备明白了很多,而身边的关羽浑身一颤,也直接跪下,说道,“三弟,三妹”

  “三弟,三妹”,刘备也情不自禁的跪了下来,三兄弟呈三角之势,虎目闪烁着狂喜

  一时间,曾经的不快都仿佛随风飘逝,仿佛是直接回到了桃园结义的那一刻,无声胜有声

  “大哥,二哥,我...”,张飞脸上依然是愧疚万分,对着刘备正要追究自己的罪责,但却被刘备挥手阻止了

  “三弟,二弟,我们永远都是好兄弟,这是什么也改变不了的”,刘备伸出了双手,大声笑道

  关羽和张飞也伸出了双手,三人的手相互紧握,在那一刻,仿佛成为了永恒

  看着桃园古城那四个熟悉的大字之时,刘备心中已经充满了喜悦,而张飞夫妇的到来,那愧疚之态更是让他感觉到了满腔愉悦,这感觉,就像当时关羽只身挡在他身旁,直接卸下防御硬抗张郃高览的含恨一击那般

  自己的兄弟一直都没变,只是自己想多了而已,人生,本来就是充满着无奈,尤其是在欲望作祟的时候,如果自己不是跳出了平原,就不会在中原虎落平原被犬欺,如果不是自己只身前往河北,关羽也不用委身曹操,张飞夫妇更不用流落异乡,如果他还在平原,那依然还是高高在上的平原王,享受着国中之国的崇高待遇

  会议厅里,刘备和关张分三角而坐,刘备听着张飞说着从巴蜀到荆州再到中原的经历,不时微笑着回应,随即,他看向了关羽,说道,“云长,银屏有子龙照料,相信不日就会归来,只是弟妹远在邺城,实在是我们对不起她,你去将她接回来吧”,刘备叹了口气,说道

  关羽依然沉默,只是喝了杯酒,并没有回答

  “大哥,其实我们究竟为了什么而战,这中原之地完全是阴谋诡计的天下,我想知道我们以后的方向”,张飞看了关羽一眼,忍不住看向了刘备,说道

  刘备喝了杯酒,默然的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

  侍卫来报,一个惊人的消息

  “王爷,我们终于找到你了”,随着一声年迈的欢呼,数百位百姓出现在了桃园古城面前,纳头就拜,老泪纵横

  那是一群银光闪闪的精锐之师,只是老弱皆有,很多看上去更是白发苍苍,但散发出来的威武之势却是让城上的盗贼守卫大惊失色

  桃园古城的守卫都有种错觉,要是一对一的单挑,年轻力壮的他们,竟然有种打不过对面那个老头的感觉,是因为他们身上罕见的秘银装备么

  看着那熟悉的面孔,刘备激动地直接从城楼跳了下来,大步奔向银光闪烁之处

  关张也急忙跟上,眼神中尽是感激,还有自豪

  来者,竟然是不远千里而来的,平原百姓

  “备,愧对大家”,刘备直接跪倒在地,满脸感叹的说道

  惊天新闻,传闻中消失已久的中原王刘备出现在了桃园古城,桃园古城快速聚集了不下十万的平原百姓,而且百姓的数量还在飞速剧增当中,徐州,兖州,乃至豫州淮南各地临近桃园古城的百姓都快速前往凑热闹当中

  而因为如同是洪流一般的存在,以桃园古城为中心的各州郡盗贼竟然在统一的挂起了免战牌,呆在各山寨中不去劫掠一番,打造了过年前的一个神迹

  刘备在桃园古城的消息一出,中原各州乃至天下都快速得知,仿佛是大地震一般

  这是要聚拢桃园古城周围的百姓打造中原腹地的新平原么,曹操这个中原霸主会愿意看见国中之国的出现么

  江东,战后会议正在展开

  主座上坐的是孙策,孙策身后有两个座位,分别是左边的周瑜和右边的太史慈,孙策的座下左边是以张昭为首的文官集团,张纮吕范等等分列而坐,最后面才是鲁肃,右边是以程普为首的武官集团,分别是程普韩当黄盖孙权甘宁周泰蒋钦吕蒙等等,最后是孙静

  在如今的江东以江东小霸王孙策为主,幕后老大是吴国太,文官以张昭张纮这二张为首的经济大能,武官是以元老级别的程普韩当黄盖三老将为首

  而超脱于文武行列的是周瑜和太史慈,周瑜是江东水军大都督,掌握着整个江东的水军,海军,除了训练水军之外还负责江东到仙子岛的航道和一切海外事务,而太史慈则是特殊兵种统领,掌控着整个江东集团特殊兵种的训练,江东已经尝试用不同的特殊兵种联合作战,打破特殊兵种只能用来护卫的常规,同时还是江东的情报组组长,直接隶属于孙策,负责对外的一切情报,对内的情报和吴郡城防则是由孙策的叔父孙静负责

  而无论是周瑜还是太史慈,都是孙策的兄弟,即使是孙权,也不敢直呼其名,除了孙策,没有人有权利调遣他们

  经过一番的救援,整顿,严防,溃败于中原和荆州的败兵也快速归来,军心渐渐平复,也查探出荆州并没有出兵之心,于是在年前,孙策召开了一次战后研讨大会,表彰功臣,检讨罪过

  在淮南之战,豫州之战和荆州之战三场大战当中,周瑜,太史慈,三老将,甘宁,周泰,孙权鲁肃吕蒙,等将表现卓越,给予表彰,而孙策任性妄为,给予批评

  负责整个流程的是张昭这个高级财政大臣,他从战争中获得的战利品和俘虏,从大战中损失的兵员和经济来评估,最后做出结论,此战得不偿失,令江东丧失了六万多精锐,元气大伤,这都是五年内无法修补的,也做出了一个结论,荆州在经济上,在修复能力上并不是江东能够比拟的,对于荆州不能操之过急

  二张是孙策孙权兄弟亲自从徐州请过来的,而且经济方面一直表现卓越,让江东六郡的经济蒸蒸日上,在江东有着很高的地位,他们的话,即使是吴国太,也会给上三分面子,孙策自然也是不住的点头,毕竟此战的确是自己的错

  虽然襄阳大战是中了荆州祈祷师的荡魔阵,可以说是非战之罪,但没有做好情报调查,失败了没有推卸可言,就是主帅的问题

  张昭以尖锐的语言批评着孙策,孙策也在点头表示服罪,众将也在思考着此战的情况,他们是负责作战的,并不知道,这大战给江东百姓带来了什么结果,听张昭一说,都有点心情复杂,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自己的胜利是部下的生命换来的,自己有些愧疚,但更多的愧疚却是来源于将士的家庭,那是长远而无法修复的

  周瑜则是淡淡的看着最末端的鲁肃,又看看要紧牙根的孙权,最后闭上了双眼

  正当场面往着和谐的方向发展的时候,张昭一句,征讨荆州,实在是一个错误,引来了一声巨响

  所有人都愕然的看向了孙权,除了依旧闭目养神的周瑜和依然笑意吟吟的鲁肃

  巨响来源于孙权,孙权咬牙切齿的拍案而起,大声吼道,“我孙仲谋可以承认自己无能,可以战死沙场,但绝对不认同征讨荆州是个错误,我一定要为父亲报仇”

  孙权是窝了一肚子火,哪怕他在桂阳战场上和兵力远胜于他的桂阳军打得相当精彩,还俘虏了庞统,但他还是很不高兴,或者说,他是很失落,从战争的后期开始,到撤军的那一刻,他在撤军的那一刻,抱着步练师哭了一个晚上

  带着一些无法完全指挥的杂牌军作战本来也是很让人苦恼的,最要命的是这些杂牌军完全被孙策的一举一动牵引,孙策胜利杂牌军就士气大涨,孙策败走杂牌军就士气全无,因为孙策代表的是江东,而无论是交州还是百越,都分不清江东失败的是一时还是永远,连荆南都无法攻克,何谈攻向襄阳,血债血偿

  但孙权并不怪孙策,和周瑜一样,在战场上,他永远都觉得大哥是对的,因为他和大哥都是父亲的儿子,父亲引以为傲的儿子

  在表彰当中,孙权一点也笑不出来,虽然此战之后他在江东和百越交州的地位都提升了,但他并不高兴,因为荆南四郡,他一点土地都拿不下来,他不过是个失败者,他愧对父亲

  而二张的分析当中,孙权也看得出来,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分担压力,孙策不会采取这轻军突进的冒险之策,自己这个对自己百般爱护的大哥,却被一个文官啰啰嗦嗦的批评,这是他不能接受的,还是在牵涉到父亲血仇的情况下

  看着孙权那血红的双眼,一贯傲气的张昭也不由得吞了吞口水,他只能哆嗦着说道,“二公子误会了,我刚才说的是此时讨伐荆州,并不是说不能荆州”,说实在的张昭不怕孙家任何人,因为他知道自己是有才之人,去到哪里都会得到重用,而孙策吴国太都是识大体的人,但他有点怕孙权,不但因为孙权是孙策最看重的弟弟,还在于,孙权是一个至孝的人,他仇视荆州之心整个江东无人不知,如果自己站在了他的对面,不但会被整个江东集团遗弃,还会被人唾骂,连孝道都反对的人,谁还支持呢

  “仲谋,张大人并不是这样的意思,你误会了”,孙策也站了起来,给了孙权一个安抚的眼神,轻声说道

  “那你呢,大哥,如果她挡在刘表面前,你会不会立刻为父亲报仇”,孙权将仇视的眼光看向了孙策,但却少了丝血红和仇恨,变作了期待和坚定,说道

  “这,这基本上是不会出现的,她怎么会挡在刘表面前呢”,孙策愕然了下,随即说道

  “怎么不会,黄忠一定会挡在刘表面前,她也一定会挡在黄忠面前,如果他们一定要阻止我们复仇,你会不会先杀了他们,再杀刘表”,孙权眼神冷了不少,声音也大了不少

  诸将神情复杂的看看孙策,又看看孙权,谁也不敢出声

  孙策神情顿时一愣,他的眼前顿时浮现出了孙权说的那一幕,黄忠挡在了刘表面前,黄舞蝶却是挡在了黄忠面前,他手中的霸王凤凰枪,却始终刺不下去,那倔强而失落的眼神深深地刺激着他,而场景一换,他敌不过黄忠,黄忠的长刀从天而降,黄舞蝶颤抖的身躯却是挡在了他的前面,他看不见黄舞蝶的脸,但却看到了黄忠愤怒中带着痛心的眼神,也从黄忠的虎目里,倒映出了黄舞蝶那坚定而无悔的眼神

  老妈和老婆同时掉下水,先救谁,这是个坑人的题目,还是先将出题那个踢下水吧

  孙策发愣的时间似乎已经给了孙权答案,孙权虎目无言落泪,转身就离开了,低声的喃喃自语却让所有人都清晰听见,“大哥,我对你很失望”

  孙策下意识的看向了周瑜,周瑜此时已经张开了双眼,只是给了孙策一个稍安勿躁的安慰眼神,孙策心里一松,顿时看向了鲁肃,但得到的却是鲁肃依旧猥琐的淡淡微笑,不由得瞪了鲁肃一眼,勉强挤出了个笑容说道,“张大人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