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真武世界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秦城主的邀请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秦城主的邀请

  看着左丘皓玉抱着手滚到在地,整个炼丹台鸦雀无声,在场数百人,都目睹了这一幕情景。

  许多人心中微微发寒,这易云也太狠了,那可是万物仙阁的公子,就这么被易云砍了手,这还真是做事不留后路。

  呼延苍手心都是冷汗,之前易云赌手的时候,想把他也拉上,他差点就答应了,还好他心里虚了那么一下,否则的话,今天他就会陪着左丘皓玉了,一个炼丹师,要是没了手,那还不是彻底废了?

  呼延苍正在后怕,就看到易云的目光若有若无的飘了过来,看得呼延苍一阵毛骨悚然。

  这小子,是个祸害!

  易云心狠手辣,杀伐果决,而且他年纪轻轻,又前途远大,等他成长起来,还不是要跟自己慢慢清算这笔账?

  “带上皓玉,我们走!”

  左丘博脸色沉得像是乌云一样,他堂堂万物仙阁长老求情,却被易云如此对待,他还呆着有什么意思。

  他身后的随从走出来,把重伤的左丘皓玉搀扶起来。

  “左丘兄,这就走了么?你之前不是有事要跟秦某商谈吗?”

  秦城主似笑非笑的开口说道。

  “秦城主又不是不知道老夫要说什么,不过秦城主既然并不想跟老夫商讨,老夫也不会自讨没趣了。”

  左丘博哼了一声,虽然最后是易云动的手,但秦城主用空间法则禁锢了左丘皓玉,已经说明了态度。

  他一直想交好秦城主,但一直用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也没意思,他收了封神台,上了灵舟,绝尘而去。

  左丘博都走了,其他人自然也是走得走,散得散,很多人看着易云,都心情复杂。

  毫无疑问,易云将会成为万物城的一颗新星,但前提是,他能在万物仙阁的压力之前挺下来。

  易云走到了秦城主面前,将剩下的四颗太微冰心丹拿了出来说道:“秦城主,这四颗丹药,价值应该能抵上八十万符文的债务了,就先还给秦城主。若秦城主不需要丹药,那易云就先去万事阁兑换成万物符文,再还给城主。秦城主对易云的帮助,易云铭记在心。”

  虽然易云并没有用这八十万符文买到复神舍利,但秦城主的相助却依然让易云感激。

  这太微冰心丹虽是极品丹药,可并不能用来救凌邪儿,易云暂时也用不上,自然用来归还秦城主了。

  秦城主看了这些丹药一眼,说道:“当初你说三个月内偿还,我还以为你是说大话,结果这才半月工夫。年少有为啊。这丹药,我平日还要特意去购买,自然不用换成符文,我便收下了,不过四枚太微冰心丹,可不止八十万符文啊,何况这些丹药成色极佳,我收下两颗,已经是占了很大便宜了。”

  见秦城主只收下两颗丹药,易云看向了一旁的白狐公主,将剩下两颗太微冰心丹递给了她。

  “这是做什么……”白狐公主轻声问道。

  刚才易云炼丹时,她一直替易云担忧,如今看到一切顺利,她也总算放心了。

  “承蒙无瑕仙子的帮助和信任,让我在万物城落下脚来,仙子修炼神魂,这丹药对你有用,算是易云的一点心意。”易云说道。

  白狐公主正要回绝,却听秦城主说道:“既然如此,无瑕你便拿着吧。有恩不报非君子,何况你这位朋友,炼丹术如此高明,你还怕他穷着了么,也许用不了多久,我都要倚仗易小友了!”

  秦城主说着大笑起来。

  “是,秦伯伯。”白狐公主点了点头。

  “易小友,半个月后,我在城主府办了一场琴会,有忧琴仙子参加,到时候你不如也来如何?”秦城主微笑着对易云说道。易云的炼丹术让他惊喜,带易云结交一下万物城的高层,也是对易云的保护。

  “秦城主客气了,晚辈自然到场。”易云说道。

  “好,那我和无暇便先走了。”秦城主扫了这云心轩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你这云心轩,接下来怕是会变得热闹无比了。”

  送走了秦城主和白狐公主,这云心轩里来看热闹的人也差不多都离开了,剩下一些人,却是想要炼药的。

  “易大师,我想炼一味清心洗髓丸。”

  “易大师,还有我还有我!我想炼制一炉太阴丹,还有碧灵丹、养心舍利……”

  好多人争先恐后的对易云说道,易云炼药这么厉害,趁着现在他名气还没有传开,赶紧让他出手炼制一些,能炼多少是多少,否则再过几日,怕是都排不上队了。

  而这些炼出来的丹药,就算自己用不来,拿去转卖也是大赚一笔啊,要知道,易云炼出来的要,品质比一般的要好出太多了。

  眼看着好几个人在嚷嚷着让易云炼丹,茹儿却悄悄走到易云身边,对易云耳语了几句。

  “哦?”易云微微一笑,再看这些人的眼神,多了一丝玩味之色,“让我炼,也可以,一百万符文一炉。”

  “你……”

  刚才几个开口的人为之气结,一百万一炉?他们炼制的丹药成品价值不超过十万,炼丹费一百万!?

  “哼!你们这些两面三刀的货色,之前不是在我云心轩门前骂我贴出那样的牌子是失心疯了么?怎么现在想让我出手炼丹?有点骨气就赶紧滚吧,省的我看了恶心。”

  易云说完,转身就走,他也不怕得罪这些宵小之辈。

  他连左丘皓玉的手都砍了,这些宵小之辈掂量一下他们跟左丘皓玉的差距,就知道该老老实实的受着。

  “他……他怎么知道……是那个小丫鬟!”

  几个人面面相觑,他们都在云心轩门口讽刺过,没想到,全被那小丫鬟给记下来了。

  “今日先关门谢客,门外的牌子也摘下来。”易云进门的时候对茹儿说道。

  他当日挂那牌子,是因为他无甚名气,但是现在他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自然不可能再以那么低廉的代价炼药了。

  “易公子。”董少卿还没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