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真武世界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一力承担
  司玉笙已经彻底被易云激怒,今天这琴会,他不会让易云好端端地走出去。

  “司玉笙,你今天若出手,就是与我秦某人为敌,你斩我客人一双手,我斩你双臂!”秦城主大怒,在他的琴会上,司玉笙居然妄图动手!

  这里不仅是城主府,还是万物城,按照万物城的规则,是不允许打斗的。

  “秦城主多谢了,但是这件事本来就是晚辈和司玉笙之间的事情,秦城主还请不要插手。”易云说道。

  他已经感念秦城主侠义,今天的事情都是因他而起。

  易云看着司玉笙,再看司玉笙身后的人,他明白,司玉笙带这些人来,其实就是来擒他的。

  契约签了也就罢了,如果不签,司玉笙将动用武力手段,将自己绑回万物仙阁,而一入万物仙阁,下场可想而知。

  “你万物仙阁的左丘皓玉来招惹我,自不量力的赔上一双手,愿赌服输,天经地义,可你们万物仙阁以此为借口对我出手,这我也认了,可是你们对无风公子出手,以此卑鄙手段威胁秦城主,简直欺人太甚!”

  “你们想解决这件事,我接了!但我想问,如果秦城主不过问此事,那无风公子是否会安然无恙?”

  秦无风因易云才被设计,易云不认识秦无风,但他要为秦城主解决这件事。

  “易小友。”秦城主连忙皱眉制止。

  白狐公主轻纱遮面,一双美眸中也露出担忧之色。

  “秦城主不必说了。”易云紧盯司玉笙,沉声问道,“我的话,你听见了。”

  “哈哈哈!”司玉笙大笑起来,“如果秦城主不过问此事,那秦无风公子在万仙宫,自然会得到盛情款待,等他玩够了,就会回来。至于他的赌约,我万物仙阁会替他偿还。”

  “好!”易云也不怕司玉笙食言,无论是他还是万物仙阁,总不会真的将秦城主得罪死了。

  “易公子,这司玉笙成名许久,实力恐怖,而且他背后还有万物仙阁……”董小宛和茹儿都一脸焦急担忧之色。

  “无妨。”易云淡淡说着,身影一冲而起,从画舫飞回了岸边。

  “带走!”

  司玉笙一招手,他前后左右的随从,直接飞到易云身边,将易云架了起来。

  其中一个随从一招手,拿出一条锁链。

  这锁链由深海玄铁铸成,表面纹刻了一道道法则铭文,乃是元气锁链,一旦被这锁链锁住,难以动用体内元气,只能任人宰割。

  “锁上!”司玉笙嘴角露出一丝狞笑。

  咔咔咔!

  这锁链仿佛一条蟒蛇一样,直接缠绕在易云身上,将易云五花大绑。

  锁链合上的一瞬间,一道道神纹闪过,锁链融为一体,彻底锁住了易云全身的元气流动。

  秦城主脸色难看,这司玉笙,竟然在他城主府拿人,不管他儿子怎样,他也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正要动手,而这时,在他身边,白狐公主神情一动,“秦伯伯,易云刚刚传音给我,让秦伯伯别动手。”

  本来白狐公主也担心易云,可是易云专门元气传音给她,那是真的不想秦城主卷进去。

  “都这时候了,还不动手,难道任由易云被带去万物仙阁?”

  秦城主说话间,司玉笙的随从已经押着易云,向城主府外走去。

  “带去万仙宫。”司玉笙一扬手,但是看到易云知道这个时候,表情依旧镇定,脚步也十分沉稳,司玉笙心里不爽,“还是个硬汉,你也配跟我斗!等到了万仙宫,我看你撑到什么时候!”

  司玉笙带着易云一路朝着城主府外走去,岸上的人们纷纷让开了一条道。

  这位年轻的丹师,得罪了万物仙阁,现在被带出城主府,不知道下场会如何,恐怕他会被万物仙阁当成奴仆,永生永世为万物仙阁服务!

  想到这种下场,人们唏嘘不已。

  秦正阳沉着脸,虽然易云传音让他不要出手,但他如何能坐视不理,易云现在被带出城主府,他也会跟着。

  “无瑕,我们一起去万仙宫。司玉笙无法无天,张狂跋扈,做事不择手段,我倒是想知道,他万物仙阁的长老,敢不敢跟司玉笙一样,跟我秦正阳撕破脸。”

  秦正阳作为万物城的城主,无论权势还是自身实力,都是各大势力必须顾及的存在。

  秦正阳现在想见万物仙阁的高层,可是他知道,万物仙阁的高层这次多半不会出现了。

  他们应该是默许了司玉笙用如此极端的手段处理这件事。

  以自己小儿子为威胁,在琴会上捉拿易云,这等手段如果是万物仙阁的高层做出来,未免太有失身份了,可是司玉笙年少轻狂,而且行事素来张扬,他来做这件事,没人会议论什么。

  这也是秦正阳所担心的,他甚至怀疑,自己就算到了万仙宫,那万物仙阁的几个太上长老们,都可能躲起来不见他。

  果真如此,事情就麻烦了。

  看到秦城主随同司玉笙等人出了府邸,茹儿忐忑不安,董小宛拉着她道:“我们赶紧跟上公子。”

  “嗯……嗯!”茹儿回过神来,连忙点头。

  看到董小宛二女也急匆匆地追了上去,紫雨仙子身旁,那名丫鬟幸灾乐祸地说道:“当日如果恭恭敬敬地来迎接我家小姐,成为我们归元世家的门客,又怎么会落到今日的下场?”

  “这易云倒是很讲义气,不过有时候,宁可站着死,不愿跪着生,并非什么明智之举。”紫雨仙子轻声道,然后站起身来道,“依我看,秦城主肯定是去万仙宫了,这琴会怕是也开不下去了,不如我们也去看看这热闹。”

  她目光看向了城主画舫上的白狐公主,然后又投向了另一座高大的画舫,那上面依稀坐着一道身影,如薄云遮月,仙气渺渺,正是忧琴仙子。

  “那易云是无瑕仙子的朋友,无瑕仙子怕是也要去看看的。可惜,看不到她们二人的对决了。”紫雨仙子微微一笑,身影翩若惊鸿,也飞到了岸上。

  “忧琴仙子,”白狐公主开口道,“今天的琴会,看来只能就此作罢了。我要随同秦伯伯去一趟万仙宫。”

  在极乐门的画舫上,忧琴仙子轻轻叹了口气。当日她与无瑕仙子不分胜负,之后一直惦念着再次交手,但没想到,这琴会却因万物仙阁和易云之事取消了。

  对易云的事情,忧琴仙子也有所耳闻,易云敢于得罪万物仙阁,她今天一见,此人确实是有些意思。

  “小姐,既然琴会取消,我们便回去吧。”一名身姿曼妙的侍女上前来说道。

  忧琴仙子轻轻摇了摇头:“今天在场这些人,怕是一多半都要去瞧个热闹的。我们且去看看,如果万物仙阁想将易云变成他们的奴仆,怕是也有不少势力不肯答应的。”

  易云作为天才炼丹师,却又无权无势,如同路上的无主宝石,任谁自然都想捡去据为己有。

  而易云的生存契机,就是在这些势力的夹缝中苟且求存,他不可能置身事外,最终必须依附某一个势力,委曲求全。

  忧琴仙子说的不错,连秦城主和无瑕仙子都跟去了,在场的人有一大半也都跟了过去。

  在城主府外,还有许多武者,原本知道城主府今日举办琴会,又没有请柬,只能来到城主府门外围观,想远远聆听琴音的,看到这些客人,包括秦城主本人,都纷纷离开城主府,顿时都惊讶了。

  他们是做什么?

  而且,他们分明看到在人群的最前面,易云被元气锁锁住,五花大绑,被人押送着出城。

  而押送他的人,仔细一看,竟然是万物仙阁的下任阁主继承人——司玉笙!

  这司玉笙,在万物城风头极盛,隐隐有年轻一代第一人的势头,可是他行事张扬,得罪了不少人,今日他竟然押着万物城最天才的丹师,这等事件,足以引起轰动了。

  “怎么回事?易云被抓了!”

  “定然是万物仙阁与易云的仇隙,真被押回去,这易云怕是凶多吉少!”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