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真武世界 >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灭门
  

  一  在易云闭关之地,延绵不绝的山峰峡谷之中,有一处蔚蓝色的湖泊,只要没有风的天气,湖水就平静得一丝波纹都没有,每到夜晚,湖面映照一轮圆月,景色美丽之极。

  因为是无人之地,凌邪儿就成了这处湖泊的主人,她将这湖泊取名为镜月湖。

  此时,在镜月湖畔,四男两女落下遁光,停在了这里。

  为首的是一名看上去如凡人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他身上气血不足,胸口还有一道伤痕,看上去是利器切割所致。

  中年人看了一眼这周围的地形,开口道:“我们已经逃到了落山大泽深处,这里荒兽、妖兽极多,如果再深入这片森林,可能会遭遇危险,我身受重伤,体内的毒也快压制不住了,不能再走了,我必须停在这里疗伤,否则进去的话,我们都怕是要陨落了。”

  说话间,中年男子大口喘着气,他的脸庞有几分青紫之色,一看便是中毒所致。

  “师兄,我在这里布置隐匿阵法,就地疗伤吧。”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说道,这一行人中,其中三男两女看起来都有年龄不小了,还有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年,他脸蛋圆圆的,有几分稚气,乌黑的大眼睛中,流露出几分倔强之色。

  听到师叔的吩咐,少年就开始清理地面,布置休息之地了,他年龄还小,布置隐匿阵法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做这些杂事。

  “这片湖,还真是漂亮,比我们宗门的那冰湖都不见得差,只是风景不同罢了。”

  看到眼前的镜月湖,一个少妇模样的女子由衷的感慨。

  他们宗门内的冰湖常年落雪,可是偏偏又四季不冻,冬日冰湖湖畔开满粉色的冬梅,看起来如同风景画一般美丽。

  另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摇头道:“别再伤感了,虽然宗门已经没有了,但我们还活着,只要灵儿能成长起来,我一样可以重建冰湖岛。”

  说话间,这女子摸了摸少年的头,一副希冀溺爱之色,整个冰湖岛,就剩下他们几个人了。

  少年没有说话,他只是暗暗坚定决心,他只有十几岁,肩上却已经背负了沉重的使命。

  两个女人边说话,边布置阵旗,隐匿阵法已经完成了大半,这是冰湖岛最好的隐匿大阵了,只要这大阵布成,他们就暂时安全了。

  这处深山大泽虽然荒凉,但也算有些灵气,可以在这里调养一些时日,日后再做打算。

  为首的中年男子此时已经吞服了丹药,开始打坐疗伤,可是他脸上的青紫色始终不褪,胸口的伤不但不见愈合,反而鲜血月流越多,血液已经隐隐的呈现黑色。

  “师伯!你没事吧!”

  少年首先看到了男子的异样,一下子焦急起来,他们这六个人中,顶梁柱就是这中年男子,他是冰湖岛的副岛主,他们能活着走到这里,全靠他拼死战斗。

  “师兄,师兄你不是服下了寒蚕冰心丹吗?怎么连寒蚕冰心丹都遏制不住毒素的蔓延?”

  那三十多岁的女子也慌了,原本她以为吃了解毒丹就没有大碍了。

  就在这时,中年男子突然猛地一锤自己的胸口,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血来,这口黑血落在草地上,顿时让一片绿草枯萎,完全失去了生机。

  中年男子逼出这口毒血后,总算缓过一口气。

  “还死不了!”

  他咬牙说道,脸上闪过一丝不正常的殷红之色,这毒药的确霸道,寒蚕冰心丹都没有办法完全解毒,只能压制。

  他也不知道自己日后能不能根除此毒,如果除不掉的话,他恐怕活不了几年了。

  中年男子并不怕死,只是怕自己死了,灵儿少了他的教导和庇护,根本成长不起来。

  “师兄,你可不能有事。”

  一个年轻一些的男子说道,脸上满是忧色,他话音刚落,突然他正前方的湖泊射出一道道彩色霞光,冲天而起,浓郁无比的灵气随之扑面而来。

  什么?

  几人都是心中大惊,眼前这等情形,莫不是异宝出世不成?

  “不对,这是阵法!”

  为首的中年男子到底见识广博一些,他刚开口,就有庞大的能量冲了出来,他们原本布置了大半的隐匿阵法,直接被冲散了!一杆杆阵旗都被弹飞。

  这可是他们宗门的核心阵法之一,居然只是被此处阵法的能量余波就冲散了。

  就在这时,人们发现,眼前的湖泊小了一大圈,露出了岸边的一片丛林,如此一来,他们刚才看到的岂不是幻象?

  几个人都是面面相觑,其中那两个女子因为爱干净,刚刚还在湖边掬了几捧水,洗了脸,那清凉的湖水,哪里会是幻觉?

  “是隐匿阵法,而且这隐匿阵法无比高明,远在我们冰湖岛之上,不知道是不是哪位高人在此,又或者我们不小心闯进了什么遗迹之中。”

  中年人神色凝重,不管是哪一种,都十分危险,尤其前者的话,有些隐世高人性格古怪,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就在这时,他们看到眼前的空间一阵扭曲,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带着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女孩凭空出现。

  小女孩头顶梳着两个圆圆的发髻,红扑扑的小脸,有些婴儿肥,看起来天真可爱,像是隐居在山林间的精灵。

  而那少年,容貌清秀,气质出尘,他的双眸如同深邃的星空一般让人看不透,他气息内敛,仿佛返璞归真的美玉,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们是……什么人?

  中年人惊呆了,他们专门挑选了荒无人烟的地方逃跑,居然也遇到了人,而且是如此离奇的两人。

  别看他们年纪轻轻,但中年人肯定,他们绝非凡人。

  “你们刚刚说,宗门被灭门了?”

  就在这时,那少年开口了,语调缓慢,却似乎直接在人心中响起。

  这少年,自然是刚刚出关的易云了。

  中年人怔了一会儿,才缓缓点头。

  他此时更是心惊不已,这少年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他们却对这两人的存在一无所知。

  “冰湖岛么……我似乎并没有听过这个宗门,你们是这附近的宗门么?”

  “是,我们只是一个小宗门,前辈没有听说过,也是正常。我等逃难到此,不小心打扰了前辈的静修,还请前辈赎我等无知之罪。”中年人已经换上了敬语,在他的猜测中,眼前这个少年恐怕是服用了驻颜丹的老怪物,在此闭关,他们却不长眼的闯进来,真是悲剧。

  “原来如此……”易云点头,目光却飘过了中年人胸前的伤口,“说说,你们的宗门是怎么被灭的?”

  如果只是一般的宗门仇杀,易云不会太在意,在武者的世界,灭门之事并不罕见,别说小宗门,就算是万物仙阁,一样被灭了。

  这种事谈不上对错,只有胜败,他根本不会插手。

  可是,易云却从眼前中年人的伤口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这股气息让他心中警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