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真武世界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赠剑
  幻尘雪的提醒,说救命之恩不为过。

  易云深知,连剑青阳都能害的白月吟,是绝不可能放过自己的。

  “在下还有两件事想请教幻姑娘。”

  易云这次来幻海界,心中有着太多的疑问,好不容易遇到幻尘雪,自然要问个清楚。

  “易公子请问。”幻尘雪淡淡的说道。

  “在下想知道,这次入侵阳神帝天的魔仆邪灵,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否有上古诸族,比如那被封印的青铜巨人,在操控这一切?”

  关于魔仆的来历,易云已经清楚,应该是上古时代那些残存种族的仆人,他们都曾经与百族战斗过。

  可是魔仆沉睡这么久,如今突然苏醒,这必然有一个始作俑者。

  “你以为是青铜巨人么……”幻尘雪轻轻摇头,“不是他们,我说过,人类内部原本就不曾和睦过,只是因为共同的敌人太强大,而不得不联合起来……”

  “人类之中,总有一些枭雄和不择手段之辈,他们想要获得更多,但他们自己的力量又不够,那么他们就开始走邪路……”

  “你说的魔仆,恰恰是人类自己放出来的。”

  “嗯!?”易云心神一震,虽然听幻尘雪前半段话的时候,他心中就已经隐隐有所猜测,可是真正得到幻尘雪的肯定,他还是心中震惊。

  上古时代的大战,让人类不知道损失多少,现在大战过去这么久,历史被尘封,人们忘记了伤痛,竟然有人开始唤醒那些沉睡的魔仆,他们疯了吗?

  “难道他们这么做,就没有人阻止?没有人考虑后果?”

  “当然有,但操纵这一切的人,原本就不是泛泛之辈,他们暗中行动,要阻止谈何容易?而且这其中涉及到错综复杂的关系,要说后果,那些释放魔仆的人,考虑的一定比你周全。”

  “你以为,天下大乱,人类生灵涂炭就是恶果吗?也许世界上有一些人,就乐得见到这种事情发生,世界平静得太久,大势力之间的博弈成为定局后,想要谋求新的利益便很难,可是如果打破规则,就可能获利更多,许多人都期待着破而后立,从中谋取天大好处!二十多年前,你不也联合归元世家和极乐门,灭掉了万物仙阁么?”

  幻尘雪一句反问,易云无话可说,的确,他灭掉万物仙阁可不是什么为民除恶,那是为了复仇和保护自己,为了让自己本心通达。

  “上古诸族,已经被灭族,那些打开魔盒的人,自以为能控制诸多邪灵,退一万步说,就算控制不了,灾难的级数也不会超过上古时代的百族大战。”

  “世界大乱,对众生是苦,可却有人愿意看到,乱世出英雄,上古时代有八神王,除这八神王之外,还有其他风云人物,他们随便拿出一个来,都强得可怕,可是现在,想要在和平时期达到那种修为太难太难了,也许有人,还期待乱世中的突破呢。”

  幻尘雪一番话,易云听了心中不知是什么感觉,他原本以为魔仆出世是上古诸族卷土重来,没想到是人类自己促成了魔仆的苏醒。

  人类原本好斗,正常人之间,都会为了利益争斗不休,何况还有一些心理变态的,想要报复世界的,这些人就更危险了,他们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易云深知人性的劣根所在,不过他也不是什么悲天悯人之辈,更不是那种因为看到人性丑恶就怀疑人生,继而想要灭了整个世界的疯子,他只是易云,一个追求武道,想要让自己生命超脱轮回的俗人。

  他目标明确,恩怨分明,遵从本心,任凭世人你死我活,只要不惹到他,皆与他无关。

  “幻姑娘,你知道天火圣手的背后主人吗?他在我身上下了一个禁制。”

  天火圣手主人所下的禁制虽然被青木神树包裹了,但是想要完全炼化,还需要时间。

  “易公子,相对白月吟,那红发男子,只是一个小人物罢了,如果你要面对白月吟的话,那么他只是一个磨刀石,对了,他还有三个同伴,我希望你能在十五年之内,将他们一一诛杀!”

  十五年!

  易云眼中精芒一闪,他迄今为止,修炼刚刚百年而已,换了别人,都还把他当成一个小辈,可是这幻尘雪,如此看得起自己。

  “这十五年,我推荐你去一个地方,你在那里修炼吧。”幻尘雪说话间,将一封信交到了易云的手上。

  “怎么去那里,信中都有描述,至于你的纯阳断剑,我建议你把它留在这里。”

  易云没有犹豫,将纯阳断剑双手奉上。

  既然两截纯阳断剑之间彼此有联系,那这剑在易云身上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幻姑娘有办法掩饰剑的气息,不让白月吟找到?”

  易云不会怀疑幻尘雪骗自己,她要得到此剑的话,哪里用绕这么大弯子,他只是担心这剑害了幻尘雪。

  “我确实有一些办法,这幻海界,也不是白月吟能轻易找到的地方。”

  幻尘雪伸出了纤纤素手,接过了易云的剑,接着,她回到了竹楼中,拿出了另一柄剑。

  这柄剑有四尺多长,冰蓝色的剑鞘,像是寒冰凝成,晶莹剔透,美丽异常。

  “我既然留下了你的纯阳断剑,但你也不能没有剑用,这是我的佩剑,我送与你。”

  幻尘雪说着,将剑交给易云。

  易云愣了一下,幻尘雪的佩剑?他还没意识到幻尘雪此话蕴含的意义,就看到一旁的莫老脸色一变。

  “小姐,您……您这是……”

  他话还没说完,那柄冰蓝色的宝剑,已经交到了易云的手上。

  “小姐,您之前不是说,这剑可是……”

  莫老声音有些急,易云诧异的看了莫老一眼,在他的印象中,莫老总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从未见过莫老如此失态。

  这剑到底怎么了?

  “莫老不必说了,我既然这么做,自然有所决定,这剑就送与易公子吧。”

  眼看着宝剑就在眼前,易云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他也不知道该接还是不接,听莫老的意思,这剑似乎对幻尘雪而言意义重大,此剑,难道也有什么秘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