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真武世界 >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无涯山
  岁月流逝,幻海界中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平和。

  幻尘雪喜欢吹笛,而且她有着完美的乐感,她吹奏出来的音符,明明没有加持任何元气,却莫名的让人有一种心境祥和的感觉。

  而每每这时候,易云就情不自禁在乐曲之中修炼剑道,有了幻尘雪这面镜子,易云的剑术突飞猛进。

  修炼之余,幻尘雪则照常照顾她的花花草草。

  许多时候,易云也会帮忙,锄地,浇水,种下花苗……

  在烟云浩渺的幻海海岸,两人也会一起漫步,看那无边无际的平静大海,头顶的蓝天白云,让易云的心境彻底平静了下来。

  幻尘雪虽然是个凡人,却通古达今,气质神秘,她的来历必然不普通。但是当易云和幻尘雪在一起种花的时候,他却又感觉,幻尘雪仿佛只是一个美丽却又普通的女子,她也会在他说到一些好笑的事情时发出轻轻的笑声,也会在种下的花儿枯萎时微微蹙眉。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数年的时间,在幻海界这座小岛上,易云大多数时间都在闭关修炼,偶尔修炼闲暇,也会和幻尘雪每天一起散步聊天,种花种树,过着仿佛男耕女织般的生活。

  这里灵气充足,易云的根基不断的巩固着,修为也在稳步提升,如今,他已经在向道宫五重迈进了。

  易云成长的这一百年来,他要么是杀伐争斗,去秘境中出生入死,要么是在密室中闭关,与墙为伴,品悟长久的孤独。

  他不知多久没有这样静下心来,安安稳稳的生活,这对易云来说,是未曾有过的体悟。

  有时,易云也会离开住处,去看幻海界普通武者的生活,这里没有什么尔虞我诈,民风更加淳朴,俨然一处世外桃源。

  在这样的环境中,易云的心平静了许多,事实上,大多数武者,他们的修炼过程中,外出历险、寻求机缘、战斗都只是占了小部分,他们生活的主体,还是门派内平凡的生活。

  易云缺少了这样的体悟,如今细细品味,让他对武道有了新的感悟,加上幻尘雪指出他剑道中的不圆融之处,不知不觉间,易云似乎触摸到了那飘渺的剑魂境界了。

  终于,时间已经临近空间节点开启的日子了,这也是易云要离开的时候了。

  幻海界一行,易云感觉如同梦幻,幻尘雪像是一个只会在梦中出现的女子,她太神秘离奇了。

  “我把幻雪剑给你的时候,它就已经不是上古时代的形态了,你可以放心使用,并不必担心被人认出来,而且就算是原本形态的幻雪剑,认识它的人,也是寥寥无几的。”

  “至于我给你的那封信,你到了地图指示的无涯山后,找到一个叫老蛇的人,将信给他就好。”

  易云离开之时,幻尘雪来送行,一同前来的还有莫老。

  老蛇?

  易云怔了一下,这名字,还真有些特别。

  “幻姑娘,不知你给我的那张地图的终点,到底位于哪里?”

  “终点在……”幻尘雪轻吐一口气,缓声道:“可以说在归墟吧,但却不是归墟的最深处,去了那里,你便自然知道了……”

  归墟?

  易云眉梢一挑,虽然他心中已经有所猜测,但是真的听幻尘雪说出来,易云还是感到心神一凛,这个他听说过不知多少次的地方,如今他终于要去探索了。

  易云知道,许多十二帝天的高手,都在归墟。

  而且归墟之中神秘而危险,有诸多的错乱时空和上古遗迹。

  “谢谢幻姑娘,这几年来,我收获颇多,幻姑娘为我解开了许多疑问。”

  当易云离开这座岛屿时,他心中也生出了一丝不舍,对这几年的安逸生活,他也有一丝留恋。

  莫老看着即将龙游四海的易云,神色复杂,他知道,易云拥有无与伦比的天赋,但世事无常,也不知这少年,前路如何。

  易云再次道别幻尘雪和莫老,接着,他毅然跨出了幻海界,按照地图的指引,他找到了第一处空间节点的位置,以空间法则将其打开。

  随着黑色的空间裂缝开启,易云的身影仿佛被混沌的虚空吞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易云,”幻尘雪抬头望向天空,轻声道,“希望你能一切顺利……”

  ……

  归墟,本意为海中无底之谷,据传早在十二帝天形成之前,归墟就已经存在,先有归墟,后有帝天。

  最早十二帝天典籍记载:神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惟无底之谷﹐名曰归墟,归墟下有通灵地,广利中含济物功……

  归墟,被认定为是宇宙无限的延伸,归墟的尽头在哪里,恐怕没有人知道。

  易云去的地方,只是归墟的边缘,这片区域,名叫静海。

  静海地区广阔无比,这里有一片核心大陆、无尽的岛屿、还有一片灰色海洋。

  这片海洋无论是否遭遇狂风,都不起波浪,海面平静如井,让人称奇,静海之名,由此而来。

  易云从幻海界赶来归墟,足足用了小半年的时间,这期间他不断的穿梭空间节点,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空间风暴。

  若是没有足够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横渡如此广阔的混乱空间。

  按照地图,易云已经来到了静海,他要找的是静海的无涯山,按理说就在附近,不过易云并没有看到有山峰的影子。

  其实,幻尘雪给自己的地图,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了,这么长的历史,无涯山的地名是否有改变,易云都不得而知。

  南村,一个非常朴实的地名,在一个荒凉的村落前,歪歪扭扭地立着这么一个石牌,上面刻着这两个字。

  石碑有些年头了,被岁月所侵蚀,字迹变得模糊不清。

  易云看到这样一座村子,落下遁光,他实在有些惊讶。

  归墟居然有如此破败的地方,这村落内一眼望去只有稀稀拉拉的十几间土坯房,田地也很荒芜,贫瘠的土地像是种不出什么东西来。

  这时,易云看到一名穿着粗布衣服的少女,从田埂上走了过来。

  这少女提着个篮子,像是刚采了什么野果回来,她长发漆黑如瀑,披散在肩上,随着她的走动,轻轻拍打着她的臀部。

  这少女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青春活力,她挽着裤腿,步子轻盈而灵巧。

  一时间,易云有些出神,此时此景,好似让他穿越了近百年时空,回到云荒时,他看到姐姐姜小柔,在田间行走的样子。

  少女自顾自的走着,像是没注意到易云一样。

  “这位姑娘。”易云突然开口,“请问你知道一个叫无涯山的地方吗?”

  少女停下了脚步,如湖水一般清澈的眼睛,打量了易云一眼,她脆生生地说道:“你是外来人?这穷乡僻壤的,你怕不是走错路了吧?我不知道什么无涯山。”

  少女声音十分清甜,像是山间叮咚的泉水一般。

  “哦?”听了这个回答,易云诧异的打量了这少女一眼,眉梢动了动,若有所思。

  “这位小哥,天马上要黑了,要不你在这村子里歇歇脚吧,这里可是有不少妖兽出没的。”

  说完,这少女嫣然一笑,也不再理会易云,而是往一间破败的木屋内走去了。

  易云倒是不需要歇脚,但是因为对这里的好奇,他却跟着少女走进了屋。

  屋内只有简单的几样家具,看起来都是残破不堪。

  这时少女用粗陶碗从水缸里舀出了一碗井水来,递给了易云,笑着说道:“喝点水吧。”

  刚打上来的井水,似乎散发着清冽的味道。

  易云接过这碗水来,粗陶碗拿在手里像砂纸一样,他打量着这只粗陶碗,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姑娘,你不知道无涯山也不要紧,这附近难道就没其它什么山吗?也许我要找的那座山,已经改了名字。”

  “哪里会有什么山,这里出去都是一望无际的荒原,妖兽遍布,树都能吃人,小哥,我劝你要是没什么事,还是别往里走了,走深了,就可能回不去了。”

  少女说着起身在灶台里生了火,麻利得添了几根柴火。

  灶火很快就烧旺了,这房子里睡觉的地方,还是充满了凡人气息的火炕,武者身体强大,自然不需要火炕来御寒了。

  “嗯……”易云点了点头,“姑娘说得有道理,那在下这就告辞了。”

  易云说着站起身,放下陶碗,转身要走。

  少女诧异的看了易云一眼,白瓷一般的手掌,拿起了身边灵巧的小竹篮,“小哥这么着急就走了?不在这里歇脚吗?我这里虽然破旧,但遮风挡雨还是可以的,我这炕都烧上了。”

  “不了,你刚刚也说了,这里妖兽遍布,树都能吃人,我还是去别的地方过夜安全些。”

  “呵呵呵。”少女突然发出了几声甜美的笑声,“你好像,不是一个一般的小哥啊,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依旧是脆生生如清泉一般的声音,但是少女手中的竹篮,却变成了一条盘起来的毒蛇。

  这条蛇缠绕上了少女的手臂,对着易云吐着信子,而易云手边上摆着的陶瓷碗,也变了模样,原本清冽的井水,竟是变成了毒液,其中还有一条红色的小蛇在游动着。

  推一本朋友的新书《咸鱼的修真人生》,有兴趣可以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