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步剑庭 > 卷八 第一百一十章 殊死一战 4
  二人担忧战况,但入眼只有遮天水幕,隔挡视线。

  “在那!”许听弦听声辩位,抬手一指。

  应飞扬沿他所指方向看去,但见落下的水幕后方,双妖的战场竟平移了百丈,转移到了陆天岚最初立身的岛屿之上,才知镇狱明王方才在最后一瞬,险之又险的从水柱桎梏中脱逸而出。

  “终于舍得挪身了!”陆天岚大搜神爪和万宝琉璃身两大绝技同使,破去镇狱明王以静制动的战略,此时冷嘲一声,利爪再催,便又是一连串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的迅疾之招。

  镇狱明王不言不语,不再拘泥于以静制动,却也能使他肆无忌惮的展开攻势,两条手臂能伸能缩,能曲能直,浑若无骨,攻守的轨迹全然无法用常理来衡量。

  陆天岚心头有恨,出手毫不留情,镇狱明王亦如蛰眠多年的蛇被唤醒一般,面容虽依然沉肃,“蝰蛇手”的变化之势却越发阴险、狠戾,已然能看出过往“巴山蛇君”的凶威。

  “蝰蛇手”对拼“大搜神爪”,“槁木行禅法”硬撼“万宝琉璃身”,同样兼修佛妖两种绝学的二妖毫无保留的以攻对攻,以伤换伤,演变成了最凶险的近身互搏。

  ??随着交手越趋激烈,佛妖之气激荡冲突,引动气流爆旋,岛上山石失重般的浮起,竖在正中的旗杆在二妖的交击的波及下折断、寸裂、化为齑粉,而“余者莫问,唯诛中庭”的旗帜被冲向天空,在半空起起伏伏,久久不落。标志着战局已到了招招见血,拳拳到肉的白热化阶段。

  陆天岚闪逝到明王身后,锐爪从明王肩头撕下一块肉。

  明王恍若没有痛觉,反手以手臂缠住陆天岚,抡长蛇臂甩出个大圆,将陆天岚掼在前方地上。

  陆天岚迅速拍地而起,却见明王已一击膝击迎面而来,狠狠撞向他的面门,忙又凝聚万宝琉璃身。

  一声撞击,金身破碎,陆天岚眼冒金星、鼻血长流,却硬吃下了这一击,同时反手一肘,击在明王胸腹之处,。

  明王空中无处借力,登时被击得倒飞,陆天岚却比他更快,追上他的退势,出现在明王身后再击他的背心……

  ……

  就这般不断的以血还血,彼此伤势交换。

  飞溅的血液,渐粗的呼吸,二妖不断加重的伤势,宣告着最后的胜负将在一瞬决定。

  而战局之外……应飞扬、许听弦目睹双妖至极之战,更是神情专注,目不转睛,此战不仅对天书之争意义非常,对他们二人亦是大有启迪。

  ?“九次,三轻六重,击在后脑的那记鞭手最为奏效。”应飞扬极力跟上着陆天岚的速度,将他身影映在眸子中,不放过一丝动作。

  ?“十四次,十轻四重,前胸背心的两连格外狠厉。”许听弦更是露出凝重之态,眼耳并用,细数镇狱明王所中之招。

  ?“陆天岚身法神速,屡屡得手,攻势至少占了七成。”

  ?“明王前辈的得手次数虽少,却较为精准有效,总能留下实质性的伤势。”

  “从数字上看,目前仍是旗鼓相当,难分上下!”

  “也就是说……”

  应飞扬、许听弦一人说一句,语速极快的剖析局势,说到最后却是一顿,眼神交汇,异口同声道:

  “明王前辈要赢了!”

  ?似是要印证他们话语,下一瞬,鏖战多时的双妖进入胜负之刻。

  ?半空之上的陆天岚双爪一撕,八道爪痕破空而出,撕风破云,锐气笼罩镇狱明王周身。

  镇狱明王手结佛印,沉稳应招之际,陆天岚已觑准时机,如鹰击长空般从空掠下,一掌印向镇狱明王后心。

  ??“啪!”

  ??镇狱明王结结实实的受了一掌,身形不由一晃,却是陆天岚先露出意外之色,以他原本预料,镇狱明王应能化去这一掌,所以他还备下了无数后招,可眼下,确实他后招尽数落空。

  ??而这一瞬,镇狱明王一直如深潭般不见波澜的双眼陡然一亮,不待陆天岚收掌退身,他的手臂……不,不只手臂,他的全身都化作无骨状态,缠绕住了陆天岚的身躯,不可思议的从陆天岚的身前绕到背后。

  ??两条蛇手一圈又一圈,如绞绳般紧紧绞住陆天岚,而且还在不断收缩,力道之强,完全不像刚受背心一击重创者该有的。

  ??“就是这个!摩呼罗迦的‘鳞甲’神通!”应飞扬神情一振,已在心中暗呼出。

  陆天岚与镇狱明王实力相当,难分伯仲,所以胜负关键便在于镇狱明王掌握,而陆天岚未曾掌握的神通。

  ??摩呼罗迦神通又二,一为号令天下蛇类的“万蛇”神通,二便为“鳞甲”神通,鳞甲神通一经施展,周遭就会产生坚实难破、又无形无质的气甲,能可一定程度化减所受伤害。。

  ??方才的一阵交击,表面上是以伤换伤,各自受创,实际上在“鳞甲”神通加持之下,镇狱明王所受的创伤比陆天岚较轻,此时更是硬吃陆天岚一击以换取胜机。

  ??“咯吧!咯吧!”陆天岚在镇狱明王绞杀之下,全身骨骼发出将要断裂的脆响,面容憋得赤红,青筋毕露,格外狰狞,却是用尽力气也无法挣脱。

  ??而镇狱明王的手从脖颈缠绕过,扣在了陆天岚脑门之上,真气从掌心长驱直入,要将陆天岚体内的天书之气一点点拉扯出!

  ??眼看胜负将定,却在此时,满脸涨红的陆天岚挤出最后一口气息冷声道:“想夺天书,要有杀我的决心啊!”

  ??“啪!”

  话音未落,海面上突起万丈波澜,逆冲向天,好似有一双无形巨翼水击三千,二妖纠缠的身影陡然冲天而起!

  ??便见连膝盖都被束住无法弯折的陆天岚,却不做丝毫借力就背负着镇狱明王直挺挺的冲上云霄,速度之快,竟比过往的神速还快三分,连应飞扬的双眼都几乎难以捕捉,更全然未反应过来。

  ??下一瞬,九天之上的陆天岚陡然转向,恍若一颗迅疾无匹的坠地流星,从万丈高空狠狠砸落!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爆,地面疮痍,石屑纷飞,原本隆起的岛屿竟被砸为平地。

  ??镇狱明王被陆天岚垫在身后,肉垫一般完全承受了疾速下坠的冲力。

  ??即便鳞甲神通在身,也难尽数化消这巨大冲击力,镇狱明王只觉脏腑移位,口鼻呕血,身子如破败的皮革球一般砸地又弹起。

  ??烟尘大气中,陆天岚翻身而起,向弹起的镇狱明王迅疾而去,身形模糊不清,双瞳却燃成了的亮金色,刺透尘烟,拖曳出了两道金色长线……

  ?“不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只在短短一瞬,应飞扬和许听弦变数方生时就将这二字提到了嗓子眼,可真呼出声时,已是尘埃落定!

  ??烟尘被劲风卷散,现出惊人一幕,陆天岚眼眸如燃烧的黄金,古老、威严、毫无感情,盯视着挂在他手臂上的镇狱明王。

  ??而镇狱明王胸口开了个大洞,被大搜神爪穿心而过,他软软垂在了陆天岚手臂上,任汩汩血水喷涌而出,一贯波澜不惊的眼瞳终于有了神采,是一丝的无奈,一丝的释然,最后目光失去了神采。

  一瞬之间,胜负逆转,生死立判!

  “余者莫问,唯诛中庭”的旗帜恰从空中飘下,覆盖在镇狱明王身上,为这一场对决划下终止,陆天岚眸中金芒也褪去,怔怔的出神了……

  神通!

  陆天岚是靠迦楼罗神通取胜!

  方才能拔地而起,直上云霄,速度比过往犹快三分,所依仗的是迦楼罗“御风”神通。

  而那双黄金般燃烧的双眸,是能看透功法破绽的“锐视”神通,镇狱明王甫受重击,周身无形鳞甲出现裂痕,尚未能修复,便已被陆天岚的金瞳锁定这一瞬之机,一爪贯通要害,穿心而过。

  陆天岚同样也掌握了八部众神通,却是作为底牌深藏不露,以至于让镇狱明王产生误判,直到最后一刻才作为杀手锏使出。

  那陆天岚是如何能掌控八部神通的使用法门,传授他驾驭神通法门的人是谁?

  或者该问,传授他法门者,目的为何?

  千头万绪在脑中闪过,而答案在一瞬间内分明!

  “不好!”应飞扬足下一点,向陆天岚纵飞而去。

  镇狱明王身亡,他能感觉的到摩呼罗迦的天书之力转移到陆天岚身上,想通一切的他急欲阻挡接下来发生的事。

  却仍晚了一步!

  陆天岚背后不过数丈的位置,漂浮着先前龙众和修罗众尸身的血红海水突然无征兆的分开,一道诡谲无声的剑刃带着来自九幽的深寒,从海底激射而出,直刺陆天岚。

  陆天岚虽胜镇狱明王,但真气耗损严重,身上更是伤痕累累,只是勉强惨胜,又因手刃旧日兄弟,心中滋味万千,一时陷入情绪之中,正是状态跌入谷底之时,未曾料到杀机竟在咫尺后的海面之下爆发而出,待他回过神来时已然太迟。

  突“嗤!”陆天岚胸前露出一截剑尖,血流飞溅喷涌而出,染出一片鲜红。

  而他背后,现出夜叉王阴冷的面容!

  突如其来的一剑,让陆天岚步上镇狱明王的后尘。

  方被陆天岚吸收的摩呼罗迦之力以及他原有的迦楼罗之力此时以剑为桥梁,转而汇入夜叉王体内。

  “哈哈哈,鹰蛇相争,倒是你从中得利!”陆天岚露出恍然之色,仰天大笑,血沫不断从口角涌出,笑声像破了洞的风箱拉动的声音。“但老子岂能让你顺心!”

  ??陆天岚大笑声戛然而止,眼神闪过戏谑之意,但见他猛然聚集残力,一掌后击,将夜叉王连人带剑震退,同时他从怀中掏出一颗闪着淡淡佛辉的珠子,奋力掷向迎面而来的应飞扬。“想要它,那去抢吧!”

  陆天岚似是明知必死,宁愿将佛心舍利给应飞扬,也不愿让偷袭者得逞,而这最后一掷耗尽了他最后的生命力,他后仰着倒在地上,与镇狱明王倒在了一处。

  “哈哈哈……哈哈……”他好似恶作剧得逞一般放肆的大笑,笑声越来越轻,最后渐渐不闻……

  “哼!”夜叉王被震退数丈后稳住退势,不再理会将要断气的陆天岚,足下凌空一点,变换方向,急追佛心舍利而去。

  他潜伏在海岛旁边的海面下,距离战场中心的位置本就比应飞扬近得多,此时夜叉神通加速下,鬼魅的身形竟又要追上被扔出的舍利。

  “休想!”

  应飞扬岂容他得逞,手臂一挥,星纪剑呼啸着向夜叉王砸去,这已不算是御剑术,而是用神力直接将兵刃甩出,也因此速度更加疾快,在夜叉王手指将触碰到舍利时,呼啸长剑已携裹这磅礴气流砸向了夜叉王面门。

  ?夜叉王不得已旋身避闪,而应飞扬抓住时机,已抢先一步抄住舍利将它揣入怀中,同时高声道:“龙众听令,将这只夜叉拿下!”

  话音方落,应飞扬旋即御水成剑,“风疾云乱”之招连绵而出,急攻夜叉王。

  所有一切皆有明了,教授陆天岚驾驭八部神通法门的,除了夜叉王还会有谁?

  他在灵蛇岛上阻碍摩呼罗迦蜕身失败逃遁后,定是又找上了大张旗鼓宣战镇狱明王的陆天岚,用某种不受陆天岚猜疑的手段将驾驭神通的法门传授给了他。

  而夜叉王的目的如今看来显而易见,传授陆天岚神通法门,便是为了缩小双妖之间的实力差距。

  而天众和修罗众会攻来,多半也是受他挑唆,用意便是将龙众牵制住,也让局面更加混乱。

  而他方才龙众和修罗众交战时混入,在血水与尸体的遮掩下,依靠夜叉的“潜影”神通潜藏在岛屿之下。

  双妖实力相近,又都有神通相助,无论哪方最终得胜,都将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而夜叉王则在胜负分晓的瞬间从海底突袭而出,收割一切战果。

  如今摩呼罗迦、迦楼罗的天书之气被夜叉王夺取,已是兼具三部天书,应飞扬岂能容他离开?

  “果然,两天前明王前辈在他身上留下的伤势还没完全恢复!”交手不过数招,应飞扬就发现夜叉王伤势未愈,只方才绝杀陆天岚的一剑调整到了巅峰状态,现在明显后劲不足。

  龙众听了他号令,亦分出一波军士包围而来,“有机会!”应飞扬攻势越行越疾,只要将夜叉王纠缠住,待龙众们围上,便还能将夜叉王诛杀在此。

  此时,却见夜叉王身形一旋,如鬼似魅避开应飞扬的剑刃,同时抽出空隙,一道剑气飞纵而出,凌厉射向不远处毫无防备的许听弦!

  “该死啊!”应飞扬愤恨一声,却仍是转了方向,替许听弦挡下了这一击。

  再回头时,如他所料一般,夜叉王的身影已消失不见。

  “搜!分开搜,一定将他找出来!”应飞扬狠狠下令道,但也心知夜叉王一旦逃脱,想再找到他困难重重,此举只能是聊胜于无。

  “喂,你这拖累,吓傻了不成?”再回头,看许听弦正双目发直,不由气不打一处来。

  “看那!”许听弦仍然出神,向前方示意道。

  应飞扬向前看去,便见前方陆天岚和镇狱明王的尸身变回了一只金翅大鹏,一条巨蛇的原型,将小小岛屿挤得满满当当,而金翅大鹏鸟的身上燃起了熊熊火焰,很快也蔓延到巨蛇身上。

  佛经中所说,迦楼罗身死时,一生所食的毒蛇毒素会发作,化作毒焰焚烧全身。

  此时火焰燃烧,将迦楼罗与摩呼罗迦一并吞没,火光中,却见两道模糊光影飘飞上天,一闪而没。

  许听弦道:“看到了么,那是明王前辈和陆天岚的魂灵。”

  “魂体回归?看来真如预料,我们在此界的生死,对现世并无影响,太好了!”应飞扬顿觉心头一轻,确定了不用担忧在天书之中丧命,总是令人振奋的事。

  “是啊,真是太好了……”许听弦亦看着熊熊火焰道,摇动的火光映照在他眼瞳中,似有那么一瞬间亮得慑人。

  ps:5000字大章,下一章切换场景到天书之外的战斗……然而我更新太慢,托了许久,感觉读者都该忘了吧……嗯,我尽量让你们能回忆的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