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步剑庭 > 卷八 第一百二十一章 魔由心生 7

卷八 第一百二十一章 魔由心生 7

  ?“不妙,是蛇潮来了!”天女凌心相通关窍,惊声呼出。

  随后便见数不清的蛇类吐着猩红的蛇信,从各条甬道密密麻麻蠕动而来!

  ??赤的白的青的黑的花的皆有,大的有半人长,小的只筷子那么短,星星点点,数不胜数,而腥臭之气更是直刺鼻腔,令人作呕。

  ??蛇窟之内万蛇盘踞,天女凌心和血万戮原本身上都沾染了摩呼罗迦的血液,万蛇之神气味的威压之下,自然是令群蛇远远避闪一旁,不敢靠近,但方才的水流冲刷,已将二人身上血腥之气彻底洗去,而众蛇自是听从新的摩呼罗迦天书宿主调遣,夜叉王“御蛇”神通号令下,群蛇化作组成道道斑斓的洪流,纷纷漫漫而来。

  ??天女和血万戮头皮发麻之际,夜叉王手一挥,游走在水面上的群蛇飞身窜起,仿佛千弩万箭漫天爆射而至,要将两人淹没在蛇潮之中。

  蛇窟之蛇皆是异种,一旦被蛇吞没,便是神仙也得死无全尸,天女凌心和血万戮心骇同时,连忙舞动兵刃,气劲翻卷紧护周身,前头群蛇在劲力下瞬间绞作寸断,但后排群蛇依旧无畏无惧,前赴后继的涌上。

  “这样下去不行!”眼前之蛇实在太多,久守之下必然有失,天女凌心无奈之下,双手交叠胸前掐动法诀,便见“十丈轻尘”盘旋而起,层层缠绕,结作一颗密不透风的巨大“茧子”,将她紧紧包裹在内。

  十丈轻尘灌注天女凌心真元,刚柔并济。无懈可击,群蛇悉数被挡在茧外,天女凌心方得喘息之际,听旁边传来一声,“好险!差点死在万蛇噬身之下了……”血万戮拍着胸口,心有余悸道。

  确实,再晚片刻,那就是必死无疑了……天女凌心正要表认同,却忽然警醒,不对,现在该说的是

  “你怎么也进来了!”天女凌心恼道。

  便见巨茧之中多了一人,血万戮赫然也在内中。

  “哪个稀罕?本大爷是一不留神被你卷进来的!”血万戮面上微微一红,他方才在蛇潮连绵攻势下已是头昏脑涨,此时恰见天女张开十丈轻尘,不及多想便本能钻进去,但修罗道主素来争强好胜,口上哪肯承认,“快放本大爷放出去,本大爷要再与他决一死战!”

  血万戮明知天女凌心不可能在此时松开茧子让他出去,自然说得有恃无恐,天女凌心若不是全力催动十丈轻尘,此时怕不知翻了多少白眼。

  而夜叉王却接了话,他见群蛇在巨茧前无能为力,便又言语激道:“没错!有胆便出来,躲在女人裙带里算什么男人?”

  结果这话又恰犯了血万戮的忌讳,便听他叫道:“你这么说,本大爷还就不出来了,你有本事进来,连女人裙带都解不开,你又算什么男人!”

  天女凌心听他们把“十丈轻尘”比作裙带,气得差点岔气。咬牙道:“血道主,你就少说两句吧。”

  而外头的夜叉王亦面上一寒,冷声道:“你们真当我没招了么?”

  便闻夜叉王发出一阵短促的“嘶嘶”声,好像再与蛇交流,但见蛇潮忽然如听闻号令般,不再盲目的攻击,而是互咬着尾巴,大蛇与大蛇咬在一处,小蛇与小蛇咬在一处,首尾相连的组称了数十股,然后数十股又编麻绳一般缠绕在一起,最后,无数条蛇就这么密密得纠缠在一起,组成了一条水桶粗细的“巨蛇”

  随后“巨蛇|”盘旋上“茧子”,绕了数圈后奋力箍紧身子。要将茧子绞杀一般!

  布茧中的天女凌心看不见外面场景,但此时忽然感觉到巨力从各个方向压迫而来,就好像被一只大手狠狠攥进手中一般。

  “怎么回事?他做了什么?”突如其来的压力让天女难以承受,丹田一疼,十丈轻尘结成的守势险些被绞爆,忙猛提真元,真气源源不断输入十丈轻尘内,勉力硬抗这股群蛇巨力,只抗衡片刻,便觉喉头腥甜,几欲呕出血来,看血万戮还站立在一旁,忙吃力的从牙缝中挤出话来,“还看……什么,帮忙啊!”

  “怎么了?”血万戮尚不知发生了什么,但见天女凌心牙关紧咬,洁白额头上绽起青筋,好似在比拼根基到了最紧要关头一般,忽然想到,“这时出手,她定是无法防备。正可除去一敌手……”

  寻思间。目光已盯在了天女凌心毫无防备的背心,随后一掌击出!

  “想什么呢,这时候杀她,岂不是要一起葬身蛇腹?”血万戮将掌印在天女凌心的背心,修罗战气毫无保留的传输入天女凌心体内。

  正邪二人再度联手,力抗巨蛇绞杀。

  夜叉王见巨茧没立时破去,略显诧异,但却也不急,冷哼一声,“看你们能坚持到几时?”

  终究人力有时穷,维持十丈轻尘的守势消耗甚剧,而巨蛇的力道却似是无穷无尽,一段时间后,二人便已是丹田剧痛,口角涌血。

  “不行,这样下去死路一条!”血万戮苦苦支撑,但却知晓这只是在延迟死亡的到来,心中暗道:“叔父虽说过我的‘狂血’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催动,但现在只用一瞬,应还能驾驭吧!”

  心念把定,血万戮咬着牙吃力道:“只能……拼了,配合我,用全力!”

  话音一毕,天女忽感一股脱缰野马般疯狂无忌,充满爆发力的真气猛然灌注体内。

  “他怎还有这等余力?”天女凌心心头一惊,未料到已至绝境的血万戮竟还有这般爆炸性的力量。但此时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天女凌心明了血万戮用意,把定心神,将余下真元配合宣泄而出,佛门元功与修罗战气交融一处,轰然爆发!

  “轰!”

  便闻轰然一声巨响,聚集真气的巨茧猛然爆散开来,缠绕在外的“巨蛇”也承受不住这爆炸力,重新被震散成无数小蛇,又从小蛇尽数被震散成寸断的蛇尸。

  腥臭蛇血飘散,与无数蛇尸一同坠落。

  而十丈轻尘散开,无力垂落,现出内中血万戮和天女凌心身影。

  “哦?竟然还能反杀?”夜叉王眉梢微挑,似感意外,“但又能如何?”

  话音一落,夜叉王长剑轻挥,两道剑气轻描淡写挥出,直击天女和血万戮、

  天女和血万戮奋力招架,但他们此时正是真元几近枯竭之际,如何能抵御夜叉王飞剑招。

  虽是挡下剑气,却无法化消劲力,只闻“啪”得两声,二人皆被砸到墙壁上,砸出两个深坑后又缓缓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