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雪鹰领主 > 第37篇 第38章 徒弟和师傅
雪花晶莹,飘洒在天地间。
  
  东伯雪鹰和御风清音正在一同饮酒,聆听着旁边的琴声,在旁边不远处有着一位美丽女子正专注弹着琴,琴声悠扬弥漫在园子内,东伯雪鹰听的颇为享受。
  
  待得琴声停歇,那女琴师停下,笑盈盈看着东伯雪鹰和御风清音。
  
  “还请飞雪神君和三小姐点评一二。”这女琴师笑道。
  
  “每次听冷姐弹琴,就跟在梦里一样,真的好美好美。”御风清音连夸赞道,眼睛都发亮。
  
  东伯雪鹰则面带笑意,在之前漫长岁月他对声乐虽然挺喜欢,但一直没在意过,自从徒弟御风清音强烈推荐这位峻山城第一琴师‘冷心’,他当时也点头,答应了这女琴师来自己府上弹琴。东伯雪鹰虽然一直隐藏着实力,可好歹表面展露的实力都击败了蝠山主,这位‘冷心’女琴师自然也很用心表演。
  
  刚开始,东伯雪鹰只是觉得惊艳。
  
  可来自己府上听了数次后,东伯雪鹰就渐渐琢磨出了这‘琴声’和自己的‘虚界幻境道’有些共通之处,虚界幻境道中有‘迷幻’一道,迷幻一道有时也可借助声音来施展。
  
  “不愧是峻山城第一琴师,能成第一琴师,有如此大名声,她在声乐一道上的成就也达到极高地步,她的祖神血脉也极擅长这一道。她虽然许多声音运用还很粗糙,但是纯粹由心的自由感,却是我不及的。”东伯雪鹰暗道。
  
  他虚界幻境道先后曾悟出两大杀招,一让敌人沉沦,一灭杀敌人灵魂。这两招是东伯雪鹰从‘灰色眼睛’和‘金色眼睛’中领悟出的,可他无法将二者完美结合。
  
  可在聆听琴声后,他知道了自己问题。
  
  “我一直知道,任何一个灵魂最本质的渴望是‘自由’,那是虚界幻境道的道路。”东伯雪鹰感慨,“当初的千眼水珠我曾看过一次,一直努力回忆,努力融合两大杀招,实际上太刻意了!我明明知道‘自由’才是灵魂的本质,这才是融合两大杀招的核心啊。”
  
  东伯雪鹰自己也唏嘘。
  
  修行就是如此。
  
  即便别人将方法告知,不自己吃够苦头,也无法领悟这方法的精髓。
  
  明悟这一点后。
  
  他在界心大陆、家乡混沌虚空的分身立即闭关参悟,东伯雪鹰有预感,相信耗费足够长时间,虚界幻境道两大杀招一定能真正融合。
  
  ……
  
  这因为这琴声,对自己虚界幻境道的修行上有触动,让东伯雪鹰经常邀请这位女琴师过来。
  
  “飞雪神君还没点评呢。”女琴师看着东伯雪鹰。
  
  “冷姑娘的琴声,肆意奔放,让人心合之。”东伯雪鹰犹豫了下,还是道,“不过冷姑娘也可多多搜集各种声音一道的法门,多多参悟,或许对冷姑娘你有帮助。”
  
  东伯雪鹰之前不说,是担心刻意钻研声音一道,反而丧失原本的自由感。不过从修行角度来说,即便吃些苦头,也是有好处的。
  
  “声音?”女琴师疑惑,“乐曲是乐曲,声音是声音吧。”
  
  “参悟参悟,对你有帮助。”东伯雪鹰道。
  
  “谢神君指点。”女琴师虽疑惑,可还是决定听这位飞升者神君的指点,去寻找些声音类的修行典籍,多琢磨琢磨。她过去纯粹是修行血脉力量,乐曲是血脉力量自然的发挥,是天赋。
  
  东伯雪鹰点头。
  
  虽然在陪着徒弟,和这女琴师说话,东伯雪鹰脑海中还是经常浮现诸多规则奥妙,到了他这境界,一心分多用自然如吃饭喝水般简单。
  
  “那两位前辈都能创出神帝中期的《天地》和《无界》,而我的浑源炼体欲要达到神帝中期,却还有诸多问题。”东伯雪鹰思索,他现在浑源炼体在‘神帝前期’是完全稳定了,甚至他还创出了数个版本,勉强爆发出‘神帝中期’实力,可都不稳定。
  
  “不过,在不同文明下修行,的确有帮助。”东伯雪鹰此刻也明白‘元’的用意。
  
  不同文明。
  
  在界心大陆,和如今这世界,规则压制截然不同。自己必须适应不同文明的规则,这种适应过程,也让他的‘道’越加完美。
  
  真正能够通行一切世界的,那才是永恒的,才有资格跳出樊笼成就浑源生命。
  
  “飞雪神君,速来我府内。”一道传讯。
  
  “嗯?”
  
  端着酒杯,还在思索浑源炼体的东伯雪鹰一愣,“是城主御风峻山的传讯?”
  
  “父亲?”御风清音也一愣,她也得到了传讯。
  
  “清音,城主也召你去?”东伯雪鹰看到徒弟表情,便笑道。
  
  “是。”御风清音点头。
  
  “那便一起去。”东伯雪鹰道,随即看向一旁的女琴师冷心,“冷姑娘,我和清音还有些事,你且回去吧。”
  
  女琴师冷心当即告退离去。
  
  东伯雪鹰也带着御风清音前往城主府。
  
  ******
  
  城主府,也便是御风氏家族所在,占地颇广。
  
  主殿内。
  
  此刻已经聚集了大群的强者,有御风氏自身家族子弟,也有些蝠山主、间隐神君、东伯雪鹰这样的强者们。这里绝大多数都是神君中期以上(包括神君中期)的。像御风清音这等实力弱的,还是很罕见的,她也因为贵为城主之女,才有资格在这。
  
  “飞雪兄,你说这城主突然召集这么多人干什么?整个城内几乎所有高手都召集齐了。”蝠山主走过来,三角形头颅的确丑陋,可表情却热情的很。
  
  “谁知道呢。”东伯雪鹰倒是不在意,他在峻山城主要是为了隐居修炼。
  
  “峻山城已经很久很久没召集这么多强者了,我看有些不妙。”蝠山主则是道,不但是他,在场有许多强者都心中发慌。
  
  突然召集,又没说原因,大家都隐隐有所推测。
  
  “来了。”
  
  “城主来了。”
  
  殿厅内安静下来,头发灰白的沧桑中年男子‘御风峻山’从殿厅的侧门走了出来,身旁跟随着童管家。
  
  这位御风峻山振兴了御风氏,自己能修行到神帝境界,甚至开辟了一方势力,的确是枭雄人物。只是如今御风峻山面沉如水,走到了主位宝座前直接站着,并未坐下,他看着下方,开口道:“我知道诸位都在猜,我突然召集大家是为了什么!”
  
  下方众人一个个抬头看向御风峻山。
  
  “有强敌正在杀向我峻山城。”御风峻山看向下方,“估计半个时辰后就将抵达。”
  
  “什么?”
  
  “强敌?”
  
  “半个时辰?”
  
  顿时殿厅内一片慌乱,这消息来的太突然。
  
  “城主,什么强敌?为何攻打我峻山城?”下方骚动起来。
  
  御风峻山微微皱眉轻声冷哼一声,殿厅立即安静下来。
  
  “敌人实力很强,而且和我御风氏有大仇,根本无法化解。”御风峻山看着下方,冷笑道,“我知道诸位在想,和御风氏有仇。又不是和诸位有仇?对不对?”
  
  下方许多强者脸色都微变。
  
  “我御风峻山掌控峻山城至今,待诸位不薄,如今面临危境,也请诸位能贡献一份力量。”御风峻山开口道,嘴上说是‘请’,可在场个个都感觉到御风峻山的那种霸道意志!显然在场必须得答应,否则整个御风氏家族府邸的重重法阵都是御风氏控制。
  
  御风氏本就强大,又控制法阵。
  
  他们怎么敢反抗?
  
  “我等自然尽力。”
  
  “城主,我等受御风氏之恩,如今自不会退。”顿时接连有强者主动开口,能活到如今的都不傻,都知道这时候想走都走不掉了。
  
  “嗯。”御风峻山点头,“尽管放心,到时候最危险的敌人,我会亲自应对。还有我御风氏诸多强者也会去应对。你等又有整个法阵力量加持,面对的敌人也强不到哪儿去。”
  
  在场众人,只能选择相信,大家没得选。
  
  东伯雪鹰在人群中默默听着。
  
  强敌?
  
  让御风峻山强逼城内众高手,看来敌人的威胁很大。
  
  站在他身旁的御风清音犹豫了下,悄然传讯给东伯雪鹰:“师傅,敌人非常强大,我们御风氏抵挡不住,师傅你等会儿躲远点,低调些,寻找到机会就赶紧逃离吧。无需陪着我御风氏一起死。”御风清音他们早就受到严令,禁止外传消息。
  
  “抵挡不住?”东伯雪鹰心中一惊,转头看向自己徒弟。
  
  御风清音向他微微点头,同时传讯:“师傅,这是我御风氏的劫难,能在大劫前认识师傅,是清音之幸。只是此次劫难太危险,师傅勿要掺和太深了,没用的。敌人太强,比我御风氏强大的多。”
  
  东伯雪鹰感觉到徒弟的急切,以及对自己的关心。
  
  清音他们都做好战死准备了?这个傻徒弟!
  
  东伯雪鹰看着御风清音,笑了笑,传音道:“放心,师傅从不做没把握的事。”
  
  御风清音一听,又放心,又为师傅丝毫不在意自己这个徒弟的生死,而略有些失落。
  
  ******
  
  今天写的太慢,惭愧,就一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