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雪鹰领主 > 第37篇 第53章 梦
那位飞升者神帝,东伯雪鹰首先排除了,对方颇为低调一心修行,这等修行者东伯雪鹰还是很欣赏的,无仇无怨他是不可能对这等修行者下手的。
  
  而‘金翼城主’和‘云楼小楼主’,东伯雪鹰倒是都下得了手!
  
  金翼城主杀戮夺宝、厮杀争斗、自私心狠手辣、斩草除根除掉后患,为了自身强大,阴谋算计杀戮什么都做得出来,算是绝对的枭雄人物,对这等人,虽没被归纳到‘大魔头行列’,可东伯雪鹰杀起来也不会手软。
  
  而云流小楼主,和金翼城主截然相反!他无心杀戮,可很多家族都因为他的权势而覆灭!死去无数生命的数量,云流小楼主都可以算是‘魔头’了,只是很多事都是他手下人借着他的权势干的!
  
  “不过这云流小楼主,也并不无辜!他终究神帝中期强者,哪能不知道手下做的事?只是那几个手下哄的他很开心,他对此也就听之任之了。”东伯雪鹰思忖了下。
  
  “好。”
  
  “就他,云流小楼主。”
  
    东伯雪鹰做下决定。
  
  虽然神帝榜第一的云凤城主威慑力很大,可东伯雪鹰自问,敌不过,以大破界传送术保命还是没问题的!对方虽然是神界第一,可并不会超远距离穿行之术。实际上神界内能够超远距离穿行的那几位,除了飞升者外,都是靠的血脉神通!
  
  云凤城主的祖神血脉,显然不擅超远距离穿行,只是她实力强的可怕。
  
  “走了。”
  
  东伯雪鹰给了饭钱,离开了凌风城,悄无声息开始前往云凤城。
  
  ******
  
  云凤城庞大的很,近千万里范围,而城中有着一座高万里连绵数十万里的山脉,山顶都在云雾之上了,整个山脉有着连绵的宫殿群,也被称作是‘云凤府’。
  
  “云凤府。”
  
  东伯雪鹰抬头看着那连绵的山脉,目光透过云雾,看到山顶上庞大的府邸,“神界第一强者就住在上面。”
  
  在她之上,便是开创这世界的三位浑源祖神了。
  
  “幸好,云流小楼主并不会一直呆在云凤府内。”东伯雪鹰露出笑容,云楼小楼主骄纵的性子,也喜享受,甚至他自己建造了一座‘樊云楼’,他为楼主,这樊云楼上极尽享受之事,很多时候他都是在樊云楼上。
  
  偶尔也会去云凤城其他地方享乐。
  
  至于离开城池?去神界其他地方闯荡游历,那动静就大多了,一般专门保护云流小楼主的就有足足三位神帝后期!没办法,云凤城主如此强大,投靠在她门下的神帝后期都有超过二十位!
  
  不过神帝后期也很重视修炼,在云凤城内,只有一位神帝后期长期跟着这位云流小楼主。
  
  “云凤城主的独孙。”东伯雪鹰暗暗感慨,“听说云凤城主曾有一对子女,在她被一大敌囚禁的岁月里,她子女尽皆陨落,仅剩下这独孙。”
  
  云凤城主成长,也是经历诸多磨难才到如今这一步。
  
  “樊云楼到了。”
  
  东伯雪鹰循着因果感应,在云凤城内闲走,很快来到一座高楼前,高楼占地极广,高更是穿入云层,乃是整个云凤城第一享乐之地。
  
  “他在上面。”东伯雪鹰抬头。
  
  ……
  
  樊云楼。
  
  “楼主。”一位黑衣青年笑眯眯的,一双眼睛犹如狐狸般,在他身后则是跟着六位少女,个个容貌气质绝顶,只是这些少女看向黑衣青年背影的眼神中都隐藏着一丝恨意,可她们都没办法,她们的亲人族人太多生死都掌控在这黑衣青年手里。
  
  “进来吧。”里面传来声音。
  
  黑衣青年这才小心推开门。
  
  里面厅内。
  
  一位极为肥胖的男子正坐在那,身旁有一位紫衣侍女伺候着,他正大口大口吃着食物,这个极肥胖男子……便是云凤城主的独孙‘云流小楼主’。
  
  “哦?”这云流楼主抬头看去,看着门外走进来的六名容貌气质都非凡的少女,不同的气质,六个站在一起,却仿佛一幅画般,看着便是绝顶享受。
  
  “这是属下千辛万苦才找到的‘六姐妹’。”黑衣青年讨好道,“她们的滋味,楼主感受了便能知道了。”
  
  “嗯。”云流小楼主露出笑容,“好好好,不错,尘弗,你且退下。”
  
  虽然他知道有些手下狐假虎威,可正因为哄他哄的很开心,他自然就不在意了,像眼前的黑衣青年就是他麾下最受宠的三位手下之一的神帝初期的‘尘弗神帝’,最擅长调教女子。
  
  黑衣青年‘尘弗神帝’立即笑着恭敬退下,且关好门。
  
  厅内只剩下云流小楼主、紫衣侍女以及六名少女。
  
  “都过来。”云流小楼主那肉肉的胖手,连召唤道。
  
  “是,楼主。”
  
  六位少女当即过去。
  
  一旁的紫衣侍女则是微笑看着一切,她全身心忠诚于主人,伺候主人,也是云流小楼主最信任的心腹侍女,诸多事情都不会避开这侍女。对云流小楼主而言,这侍女就是他的亲人!而尘弗神帝等人,只是他养的狗而已!
  
  忽然——
  
  云流小楼主感觉头脑略微眩晕。
  
  “这里是哪?”
  
  云流小楼主震惊看着四周,这是一座阴森的牢房。
  
  “我怎么回事,怎么力量都被封禁了?”云流小楼主惊恐发现,自己被捆绑在一柱子上。而旁边还有一根根柱子,柱子上也都绑缚着其他人。
  
  “是尘弗他们。”云流小楼主一眼认出,旁边柱子上被绑缚的正是他最宠溺的三位手下。
  
  那三位手下也渐渐苏醒。
  
  “怎么回事?”
  
  “这,这……”
  
  “楼主也在。”
  
  “楼主,快请城主来救命啊。”
  
  那三位手下都惊恐喊道。
  
  “我力量被封禁,没法传讯。”云流小楼主也急了。
  
  “吱呀。”
  
  这阴森的牢房的门忽然开了,一位背着神剑的白衣青年走了进来,冷冰冰扫视了他们四个一眼,随即目光落在云流小楼主身上:“云流楼主,你犯下的罪孽无数,今天就是你毙命之时。”说着拔出了背后的神剑。
  
  “我没有,我没有。”云流小楼主惊恐万分。
  
  “还不承认?还要我一一说出来,那铁炎一族因你而族灭,剑宇宗……”白衣青年刚开始说。
  
  “不是我,是他们,是他们。”云流小楼主连道。
  
  他那三位被绑缚的手下也都惊恐,只是一瞬间他们不敢推脱,唯恐得罪了云流小楼主。
  
  “放心,他们三个也会死。”白衣青年说道。
  
  那三位一愣。
  
  “和我们无关。”
  
  “我们只是云流小楼主的手下,都是楼主指使我们。”
  
  “我们不能不听令啊,还请饶命,饶命。”这三位手下都连求饶,不管怎样,先活下来再说。
  
  “你们——”云流小楼主见状气急。
  
  “都别推脱了,你们三个为恶,云流小楼主你纵容他们,都该死。”白衣青年瞬间挥剑,一剑刺在旁边绑缚的一名手下身上,那手下立即身体一颤,跟着化作飞灰。
  
  嗖嗖嗖。
  
  连续三剑,三名手下都化作齑粉。
  
  白衣青年走向了云流小楼主。
  
  云流小楼主惊恐万分:“别杀我,别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祖母是云凤城主,你知道的,今天的事我可以当没发生,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
  
  “晚了,你纵容手下为祸时,就想到有今日。”白衣青年挥剑。
  
  云流小楼主露出惊恐绝望之色。
  
  呼。
  
  ……
  
  “不,不——”云流小楼主陡然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在厅内,一旁的六名少女、紫衣侍女同样都软倒在地,此刻她们都一一苏醒过来,个个面露疑惑色。
  
  云流小楼主连爬起来,仔细看着自身:“我没死,我没死。”
  
  他露出惊喜色。
  
  “我的宝物呢?宝物都没了?”云流小楼主惊愕万分,他携带的储物宝物等一切物品,尽皆没了。
  
  “今日只是小惩,若是云流小楼主你继续如此,下次,便真是你身死之时。”一道声音在云流小楼主灵魂中轰隆隆作响。
  
  云流小楼主色变。
  
  他知道。
  
  刚才似乎在梦里发生的一切,的确是有一位神秘强者做的。能够无声无息让他陷入梦里,要杀他怕也同样无声无息,他毫无反抗之力。
  
  其实,东伯雪鹰没杀他,一是因为他祖母乃是神界第一的云凤城主,若是真杀了,云凤城主一定疯狂,那样很可能影响自己平静的生活。二来,云流小楼主本身还算不上魔头,只是对手下借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两个因素,才留他性命。
  
  “轰。”一道身影撞碎了门,冲了进来,正是一位冷峻老者,这冷峻老者看到云流小楼主安全无事才放心,同时连道:“楼主,尘弗他们三个都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