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与南宋同行> 第四十一章 藏金于民

与南宋同行 第四十一章 藏金于民

  啃狗总督心里有数,他知道截至到月末,整个澳大利亚西部山区发现了的已经备案的大小金矿,不过七座;若是算上一些实在太小,不值得备案的也不过二十座。

  至于那些从山区里得到几两几十两砂金的淘金客,也不过上百人。

  事实上,与到这里淘金的人数相比,成功者可能不到百分之一!

  他开始还有点担心,怕淘金潮会断了-------但是结果证明,他低估了炒做的效果。

  《流求时报》上只是如实报道了几家金矿的发现过程,再把它们出产的黄金数量写出来,使澳大利亚西部山区可能有金矿的传说变成了实实在在的真事。

  整个大宋的民间就沸腾了!

  报名去淘金的人数立刻翻了一番,张岛主借势把每日到百思城的航班加了一班。

  人人都知道张岛主对黄金白银不太感兴趣,这也让他的家养小子们看透了黄金的本质。

  他们知道,如果把钱库里的黄金都花出去,市场上就啥也没有了,到最后,可能一两黄金都买不来一块面包来!

  所以说,黄金最大的作用就是放着不动,告诉别人你有罢了,或是打制成装饰品来让别人羡慕。

  所以,张岛主对开采出来的黄金走向漠不关心,你愿意自己留着,愿意卖给商铺,卖给钱行都可以-------流求岛上根本就没有专卖!

  不像大宋政府那样,到现在还死死把着茶叶专卖,坚决不准自由买卖。

  这一次张岛主就没有办法了-------流求岛上的茶叶出产高,而且炒茶的品相还好,但是,让人无奈的是,确实没有大宋的茶好喝,连黑白种人都能喝出来!

  所以,这个可不像是打开海盐专卖的口子那样简单了。

  不过张岛主也有办法,他正在婆罗洲那里种植咖啡果呢,等到时候看看牛奶粉加糖的咖啡能不能再挑战大宋专卖的茶叶!

  话说回来,张岛主任由民间藏金,民间买卖,因为他有自信可以让那些人再用真金白银来买自己的物资!

  当然,这些物资要对他们有用。

  张岛主考虑了一下,给啃狗总督写了一封信,让他适度发展东澳大利亚,并又给了他一个坐标------那里就是后世的墨尔本。

  他很满意这个土著家养小子的工作。

  啃狗总督没有被黄金蒙住了双眼,他认真地开发农场和牧场,加大城建的规模和港口建设,借助那些劳役犯,还有自己送去的日本农民,把生活物资的出产当成了大事。

  真不错啊,张岛主心里也有数,往那里运送生活物资的海船越来越少,反而能运回越来越多的焦炭和硬木。

  这是一个认真而要强的孩子,招人喜欢。

  但是,他不想加大他的工作量,所以用了适当这个词,而且要他根据百思城的实际情况来出发,不要过急过大。

  啃狗总督接到信后,思考了很久,决定等百思城经过了这一季的收获再说了。

  到了月中旬,他与中队长戴维明一起视察农作物的长势情况。

  澳大利亚西部的春耕生产是从9月份开始的,那一段时间可把大家累坏了。

  幸亏张岛主提前送来了一大批日本农民,要不然靠着那些劳役犯和流求军队队员们支农,打死也完不成近万亩水田的插秧工作!

  那帮子人帮忙种旱田还算可以吧------土著们更不行,洗煤搬砖还可以用上。

  近万亩的水田啊,看上去真是壮观,俩个人在田梗上小心地走着,不断发出感叹。

  当然,他们心里都明白,这点水田与流求岛南部平原上动辄几十万亩水田相比,还远远不够------但是,这是他们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开垦出来的!

  这里每一块地方都流着他们的汗水!

  水田里的稻苗已经长到了一尺高,在蔚蓝的天空下看去如同青翠色的地毯一般。

  远处的水田里还能看见日本农民正在弯腰拔着野草。

  张岛主送来的日本农民基本都在流求岛劳作过,他们经过挑选,个个都是勤劳肯干。

  正是他们完成了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几天之内便完成了插秧工作。

  啃狗总督和中队长戴维明都参加过插秧的农活,那是一种能累断腰的活儿!

  啃狗总督说:“他们只在这里劳作两年?我想让他们终生留在这里------”

  “哼,他们来了我就没有打算让他们走!”

  啃狗总督看了中队长戴维明一眼,说:“怎么?你要撕毁合同,用枪?”

  “嘿嘿,没那么笨------张岛主不会让我这样干的,我想让他们自己留下来!”

  啃狗总督点头说:“我正打算这样做------”

  “两年合同满了后,我们按大宋人的标准卖他们一家三十亩水田,一头水牛,一处房宅地,你说他们要不要?嘿嘿------”

  “嗯,还准许他们自由买卖粮食,当然都会卖给我们了------嘿嘿!”

  啃狗总督没有注意到,他的笑声越来越像戴维明中队长了。

  远处有个日本农民拔野草累了,他直起了腰四处看了看------他当然不知道有人在远处算计他们。

  他们绕过了一处小山包,那里正是旱田。

  几万亩的旱田看上去更为广阔!

  现在这些旱田暂时种植以玉米与小麦、地瓜、土豆为主,以花生、大豆、蚕豆和少量烟草为辅。

  他们一边行走,一边观察着各色庄稼的长势------还真是不错,那鸟粪石起到了缓释肥的作用,可以让他们连耕连作两季呢。

  中队长戴维明叹道:

  “张岛主真是天下奇人,他无所不知,无所不会!有了这些旱田,我们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的地盘!!”

  “王主家和安主家也是如此------愿他们永远能指导我们!”

  这个时候,他们看见郭守敬顺着田间小道满脸大汗地走了过来,他现在正在组织闲下来的日本农民和劳役犯们种棉田,这是今年的重头戏。

  郭守敬摘下自己的大草帽,用搭在脖子上的手巾狠狠地擦着汗,那手巾早已经是黄黑色了。

  郭守敬说:“这么久了,也不见张弘范回来,他莫非去天边招劳力了?!”

  啃狗总督和中队长戴维明对视了一眼,说:“还缺劳力?!”

  “缺,如何能不缺?!我抽调出的土著们终于能学会挖水渠了,这样我便省下了日本农民和劳役们去种棉田------但是水泥厂那里又开始缺砸石工!

  影响了水泥厂也不行,那里不早些出产水泥,我没办法建水泥渠!

  粘土底的水渠渗水厉害,运送不了多远,没办法扩大棉田------等着河边的水田开发完毕了,棉田将如何安排??”

  啃狗总督和中队长戴维明听完了头也疼起来了,该死的张弘范还不回来!

  中队长戴维明心里突然闪出一个不好的念头,这个家伙不会是拉人跑了吧?!

  Ps:感谢书友1605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