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每个人的资格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每个人的资格

  

  “莱妮,我明白你现在欣喜若狂,但如果不是我让你知道精灵王的秘密,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所以这对你并不公平,今天我宣布了婚约,而作为小小的补偿,你有什么要求,尽可以在所有人面前说出来。”

  天闲的心中充满了一种无奈的歉意,对于莱妮来说,精神的狂热已经超越了她所有的自我价值,她完全义无反顾,完全不理会所谓的理智,这种狂热……是从信仰崩塌中清醒的代价,没人可以改变,或许也没人能给这个可怜的精灵女孩真正的幸福……

  但愿她今后的日子可以称心如意,至少感觉到辛福就在身边。

  莱妮飞快的摇头,用尽全力摇头,她的双眼迅速湿润起来,一句话也说不出。

  天闲目光柔和的看了她好一阵,莱妮只是摇头,什么要求也不说。

  最后天闲只能叹了一声,“去吧,别太激动,好好安静一下。”

  莱妮和天闲分开时,整个身体已经软了下来,险些直接摔倒,还是莱娜走上来扶住了自己的姐妹,拉着她到了后边坐了下来。

  收拾心情,天闲在面对高台下的使者们时,发现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复杂起来。

  惊讶、凝重、戒备……刚刚的婚事提出之后,各国使者们的表情明显沉重了几分。

  火叶城目前在人类大陆的地位十分特殊,虽然只是弹丸之地,但地位极高,这其中有特殊的地理位置因素,也有各方幕后力量支撑的因素,更有火叶城本身实力强悍的因素。

  精灵和狮人自身的战斗力毋庸置疑,或者说是极为惊人的,在异族之中都属于在某一领域登峰造极的存在。

  狮人们的强悍之处在于无以伦比的近战能力,穿上铠甲可以成为横冲直撞的战车,脱下铠甲可以变成人神勿近的狂战士,尤其是在兽化之后,每一个狮人战士都是一个活脱脱的绞肉机。

  好在,从目前火叶城已经露过面的狮人来计算,狮人的人口并不多,而狮人战士的战斗能力又达不到那种顶峰圣痕继承者的程度,所以小规模的战争可以说无往不利,但如果是那种人数众多,排兵布阵的大战,狮人战士们的发挥空间就会大大的缩减了。

  不过,精灵们可就没有这个问题了,现在火叶城居然有上万的精灵,这可是一个能把所有人的下巴都惊的掉下来的数字。

  就算是龙渊帝国这样的大陆豪强,一个整编军团内的弓弩手也就一万人左右。

  而一个小小的火叶城,领地面积只有龙渊帝国万分之一,甚至十万分之一,却拥有整整一万的精灵!

  这意味着,火叶城这座铁疙瘩般攻不破的城市,防守时不仅拥有割草般的杀敌能力,如果进攻的话,也拥有支撑大规模作战的能力,只要这些精灵射手运用得到,那么可以说无往而不利。

  从精灵们来到人类大陆开始,精灵倒是罕有施展箭术的时候,毕竟火叶城以和为贵,但仅有的几次都展现了令人背脊发寒的作战能力。

  射程是人类射手的两倍以上,而且不是高空抛射那样的无差别打击,而是精准的射击,只要了解敌人的位置,甚至不需要亲眼看到,说射你的眼睛就不会伤到你的眉毛,那种精准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而且,超远距离的射击却依旧保持着短距离弩箭般的破坏力,轻步兵和游骑兵的铠甲完全抵挡不住精灵们的箭矢,在使用特制铁木箭的时候,甚至可以射穿重步兵的盾牌。

  要知道重步兵的盾牌可不是那种铁皮包着木头的假货,而是和金属铠甲一样纯粹的金属打造,厚度也是普通盾牌的两倍以上,别说弓箭,就是骑兵的刺枪想要戳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直以来精灵们都是大陆各国争抢的对象,除了精灵们精致美丽的外表之外,极度特化的实战能力也是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

  其实,这也是当初大陆各国答应精灵们常驻人类大陆的原因之一,既然有人可以让精灵信任,那么其他人未尝就不能,而且还会有精灵到各国去种植果实树,这样的话,挖墙角的机会自然是大大的增加。

  可以说,如果一个人类拥有精灵那样的射术,绝对会被重金邀请加入军队,或者是被聘为国家元首的护卫。

  这几年来,各个国家也是打的这个注意,但值得遗憾的是,直到现在,虽然各国小动作不断,但成功挖到墙角,把精灵收入帐下的国家……还没出现。

  其实,这是一件可悲的事情。

  因为精灵并不信任人类,之所以来到人类大陆,完全是出于对月神,出于对天闲这个“月神使者”盲目的信任和服从,再加上露娜和一些上层精灵的推波助澜,这才离开了千年的故土,来到陌生的人类大陆求生。

  作为一个拥有高度信仰的种族,精灵们的精神还是十分统一的,脱离火叶城,无异于脱离精灵族,背叛精灵族,那是几乎不可饶恕的罪行。

  而且……精灵们也不稀罕人类提供的那些好处,财宝和官爵并不是精灵们喜欢的东西,精灵们喜欢美好的事物,喜欢钻研古代流传下来的秘法,喜欢以狂热的信仰铸造精灵一族辉煌的文明,这些……人类几乎都无法给予。

  所以,天闲每每接到某个国家重金聘请精灵过去做保镖教头之类的事情时,就只会哈哈大笑而已。

  而如今,一个在精灵族内举足轻重的精灵祭祀嫁给了火叶城主,这进一步强化了精灵与火叶城的血肉联系。

  从前的话,或许还可以勉强说精灵们是把火叶城当做暂时的栖身之地,而这一次,精灵成了火叶城的女主人,那么……直白一些说的话,精灵之前就是实实在在的上等居民,现在的话就是推到明面上的贵族了!”

  再想挖墙脚,真是难比登天了啊。

  “不知道……我之前的提议大家还有什么意见吗?”天闲平静的说。

  高台之下一片寂静。

  刚刚宣布了与精灵祭祀的婚约,现在再来问之前杀人许可的提议,这个意味就十分明显了。

  良久,依旧是没有动静,没有人反对,但是也没有人反对。

  天闲微微一笑,“我知道,大家对这件事不能立刻就作出决断,我当然也不会就在这里让大家表态,有事好商量嘛!这件事我们可以暂时放下,好好的商量之后再决定,不过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件事,那就是在精灵们外出执行任务的这几年里,没有人因为精灵而受伤,精灵们对你们每个国家的子民造成的伤害次数,是零!”

  停顿一下,天闲摸了摸鼻子,“当然,如果不算那些自寻烦恼,擅自为了精灵而大家斗殴,甚至聚众争斗的情况,我也奉劝那些人,不要自作多情了。”

  台下响起几个干巴巴的笑声,有人想气氛稍微和缓一些,但是见就只有自己在笑,顿时也闭上了嘴巴。

  “好了!”

  天闲挥了挥衣袖,似乎是要把凝重的气氛全部赶走,“我好歹也是火叶城的大公,一方君主,刚刚宣布订婚,大家却似乎十分的不开心,这也是让我十分难过啊。”

  这下,高台下的使者们顿时尴尬的在脸上扯出了几丝笑容,可不是吗,说起来天闲可是火叶城主,一方君主,这样特殊的人物宣布订婚,可是一件大事!照理说可是要多加祝贺……

  当然了,刚刚这件大事所关系到的另一个层面让大家有些发懵,倒是忽略了另一边的情况。

  当下,立刻有使者站了起来,位置还比较靠近高台,挤出一个笑容,缓缓行礼,“恭贺大公,祝贺大公,有精灵祭祀为伴,大公可是羡慕死这天闲为精灵费尽心思的人了。”

  “是啊是啊,大公艳福不浅啊……”

  “没错没错,这么美的精灵还是第一次见呢……”

  乱哄哄的声音顿时就响了起来,这种场面原本会有十分祥和喜庆的恭贺,但谁叫大家都没有准备,而且还被先吓了一大跳,这时候乱七八糟七嘴八舌的开说,倒是有些像菜市场一样乱嗡嗡的。

  天闲也不在意,反正这些事都不重要,直接翻翻眼皮,“诸位的情意,我就暂时心领了,至于贺礼嘛,稍后再送来也无所谓,我不怕晚的。”

  使者们的笑容一瞬间凝固在脸上,但后又瞬间解冻,依旧是笑的一片欢快……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大公大婚在即,自然是要略表心意,到时候还希望大公不要瞧不上那些薄礼才对,这大陆上可都知道,最富有的地方就是火叶城了!”

  “哈哈哈是啊是啊……”

  “哈哈哈,对啊对啊……”

  “说的有理,说的有理……”

  对于这种直接开口索要礼物的事情,各国里许多使者是游走大陆的老人儿了,可也是第一次见到,好多人觉得自己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位大公年纪轻轻,可是这脸皮到不是一般的厚,这种话估计这大陆上没有第二个人说的出来了……

  天闲也是满脸笑容,“那就不客气了,不客气了……”

  这种事天闲是绝对不会客气的,火叶城是有钱,但基本也只限于黄金而已,圣灵殿的财宝富可敌国,但怎么说也是一方势力而已,这整个大陆有多少奇珍异宝,谁也说不清,保不定到时候就送来个喜欢的宝贝。

  收拾了格木,宣布了莱妮的婚约,也压下了精灵和狮人权力的伏笔,天闲知道今天的前戏已经差不多了,抬头看看天色,日头偏西,已经是下午十分了。

  再不说点重要的,今天时间一过,可就是一句紧要的没说还要白白招待一顿万人饮宴,感觉亏大了。

  咳嗽一声,天闲提高了音量,“诸位,关于精灵和狮人的问题,我们再做商议,现在时间不早,我想说些大家更关心的。”

  顿时,高台下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直勾勾的望着天闲!

  黑色大海中的陆地啊!几乎每个人的心中都冒出这句话了。

  新的土地,新的世界,新的财富,新的王国,一切的一切都是崭新的!

  天闲慢悠悠的来回走了两趟,上万道目光就跟着天闲来回的移动,广场的空气似乎都被目光搅动的紧张起来。

  “诸位……进入过黑色大海吗?”天闲忽然问道。

  这个问题把所有人都问住了,大家不由面面相觑,然后苦笑起来。

  “大公,去过的都没回来,我们这些在座的,自然都是没去过的!”高台下传来一声呼喊,那是个和火叶城交好的小国使者。

  这句话顿时惹来一片笑声。

  “不错,大家都是没去过的。”天闲叹息,一副遗憾的样子,“不止是各位,我们整个人类……去过黑色大海并且安然返回的,也是寥寥无几。”

  使者们望着天闲,目光多了几分炙热,这位年轻的大公可就是那寥寥无几的其中之一啊!

  “现在我想说的,并不是黑色大海中是否存在着陆地,是否有新的世界等待我们的去开拓,等待我们去瓜分,我想说的是……万一那里有什么东西,你们怎么去呢?”

  使者们又是露出苦笑,这可是人类的终极问题。

  “大公!”

  又是那个声音,看来这个家伙倒是有些自来熟,说话用喊的,也不站起来,“这个问题我们人类思考了两千年都没结果,我看我们这些家伙一辈子也别想得出答案了。”

  大家不由又是发出一阵笑声,只是这次多少有些苦涩,每个人都明白,黑色大海里即使有无尽的宝藏,那么也不可能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去争夺的。

  而且现在的情况是,根本没人有能力去争夺,人类历史上对黑色大海的探索上还记录着一片空白,别说陆地,连一根毛都没有。

  天闲微微一笑,“是的,两千年来没人知道怎么来往黑色大海,那似乎也是绝强者才有资格去做的事,但是今天我要说,我,我们,我们所有人都可以进入黑色大海。”

  这句话好像一颗火星,丢进了一桶炸药中,整个广场瞬间燃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