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机智笨探> 第二百五十二章 蓝色妖姬 7

机智笨探 第二百五十二章 蓝色妖姬 7

  白天在海边,中午在海边,黄昏的时候在海边,夜晚的时候在海边,那种感觉非常的不一样。

  白天的时候在海边你会感觉到,大自然干净的气息,尤其是接着阳光徐徐东升,会给人一种大自然非常美丽和神秘的感觉。能给一种人生活的向往。

  中午的时候,阳光照射在身上,没有遮挡物,会给人一种轻松、畅快的感觉。

  黄金的时候在海边,往往给人一种,解放的感觉。总会有人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那种诗的境界,在海边看夕阳,确实有那种感觉。

  而晚上在海边,除了天空之的月光,那仅有的光明,在私下漆黑的环境里。虽然有一些虚空,但是往往会让人感觉到这样无比安静的环境,才是真正让自己冷静的时候。

  老白再三叮嘱我和李白,不要去海边。不过我和李白始终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脚步,也不知道怎么?随意的溜达,不知不觉就有走到了海边。

  宜诺斯岛上,没有路灯。只是那微弱的月光,照射在地面。

  我在兜里掏出一支烟,身体和心情,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无比的放松。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也可能刚才在吃饭的时候,精神无比的紧张,突然间来到一个安静的环境里,身边除了海浪声,就是大自然的气息。

  或许是任何人,都会放下一天那沉重的包袱。

  李白一直都没有说话,我们两个人就一直漫无目的的走。

  其实我和李白心里都在想着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唐白虎会邀请我们到宜诺斯岛,到他的大宅子里。

  而我和李白都清楚的发现,下午在花园里见到的那个少年,明明是躲在没有人的地方哭泣。可为什么晚宴的时候,那少年就好似变了一个人一样。

  加上王思维和川岛熊二的出现,更加让我们感觉到,此次的聚会,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前进。”李白还是先开口说话。

  “怎么了?”我抽了一口烟,转头看着李白。

  李白摸着下巴,喃喃的说道:“前进,你不感觉奇怪吗?”

  “奇怪?当然奇怪了。”

  李白说道:“我心里隐隐的感觉,这一次来到唐白虎家里做客,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其实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有钱人的生活,看似繁华,其实背后有着很多普通人看不到的烦恼。

  我左手挠了挠后头发,刚才那轻松的感觉,顿时荡然无存。

  我喃喃的说道:“李白,你说有钱人是不是脑袋都进水了。”

  李白看着我说道:“前进你的意思是?啊。你是说,王铁柱花了一亿英镑买的那幅画?”

  我微微一笑,点头说道:“没错,可能我也不是有钱人吧。但是我始终觉得花了普通人一辈子赚不到的钱,居然买了一幅破画。也不知道那对父子是怎么想的。”

  李白低头看着地面冷笑,然后转头看着我说道:“很多有钱人,就是喜欢做珍藏,没听过一句话吗?”

  “什么话?”

  “奇货可居,做珍藏品的收藏家,就是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价值。我想你一辈子都会想不通的。”

  我尴尬一笑,点头回道:“没错。没错。”

  李白说道:“最让我感觉到有问题的地方,就是洪宇。”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

  我急忙转头看着李白,看来李白和我的想法,应该是想一块去了。

  先不说洪宇到底是不是新加坡刑警,就算洪宇说的话是真的,洪宇做了私家侦探。唐白虎需要私家侦探帮忙调查,也不用找我和洪宇一起来。

  毕竟我也做几年私家侦探,我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一个私家侦探,最反感的就是和同行做同一件事。

  唐白虎是成名多年的人物,怎么会不了解这个道理。

  所以唐白虎到底什么心思,我们也真是搞不懂了。

  李白看着我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洪宇这一次来到宜诺斯岛,可能就是因为你。”

  “我。”我好奇的看着李白。

  “别忘记了,在新加坡,是你坏了洪宇的好事。”

  “那都过去了。”我喃喃的说道。

  李白看着我说道:“前进,你认为过去了。但是洪宇未必吧。我看这一次来到这个美丽的宜诺斯岛,咱们一定要多加谨慎。小心在意。”

  “这个我当然知道。”我抽了一口烟,虽然我嘴上没有多说,但是我非常赞同李白的想法。

  李白叹口气说道:“一会一定要和查理好好聊聊。”

  一提到查理霸,我和李白都唉声叹气,平时查理霸贪玩,不修边幅也就算了。想不到来到宜诺斯岛,一点都没有紧张的气氛。

  而我和李白,生怕招惹什么麻烦,所以在言行举止,都非常的谨慎。想法那查理霸,完全和我们不一样。

  不过我知道,查理霸遇到什么事,也就是那样。根本不在乎任何人,任何事。

  这一天我倒是不担心,只是担心查理霸那放荡的性格,引来别人的嘲笑。

  我最关心的还是这一次来的人,其中有三个人,我是相对了解了。

  第一是洪宇,第二是王思维,第三是川岛熊二。

  从刚才晚宴的时候,川岛熊二虽然是日本的富豪,但是心机和沉稳远远不如王思维。但是这两个人来到宜诺斯岛,就是一个目的,就是为了那幅画,蓝色妖姬。

  既然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那么就好办了。

  而洪宇到宜诺斯岛,有什么目的,我就不知道了。尤其是洪宇还带了一个美女。向李白所说,确实不得不防,毕竟在新加坡我已经跟洪宇结下了梁子。

  巴尼和扣扣,这两个人除了知道是鉴赏家之外,其他的也不得而知。

  而重要的问题就是,既然蓝色妖姬是唐白虎画的,唐白虎的儿子一眼就能看出画的真假,又何须两个鉴赏家呢?

  这岂不是非常的奇怪?

  还有一个黑人,一直都没有说话,坐在黑人傍边的一个男人,也是没有说话。

  这两个人到底是因为什么来到宜诺斯岛呢?

  我在晚宴的时候,一直在偷偷观察每一个人。

  那个黑人和旁边的男人,似乎对蓝色妖姬并不感兴趣。

  既然不是为了画而来,那少年也说,这一次的聚会,就是为了解决王思维和川岛熊二的争执。

  那么那两个人,有为什么会在这呢?搞不懂。

  我心里觉得,这里肯定有着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

  一阵海风吹过,我顿时感觉到有一些冷。

  我们从大宅子里出来,已经散步差不多有半个多小时了。

  我看着手表,北京时间是晚上六点四十分。

  此时的岛上,已经完全黑了,气温也不算高,如果没有海浪,海风吹过,确实感觉不到冷。

  但是那一阵阵的海风吹过,确实让我感觉到一丝丝的凉意。

  其实我也明白,李白非常担心我。李白也说过,既来之,则安之。

  那少年看我的眼神,已经知道我有很多话要问他,那少年并非愚笨之人。我相信,那少年一定会找时间和我单独聊的。

  我拍了拍李白的肩膀说道:“好了。什么都不要说了。先回去吧,咱们小心一点就可以了。”

  李白冲着我微微点头,我知道李白肯定是想着各式各样的问题。只是李白和我一样,都搞不清楚这一次来到这里的目的。

  我和李白返回到大宅子的时候,大宅子的餐厅的人,早已经散了。

  只有洪宇和他带来的美女坐在大厅里喝着东西。

  一看到我回来了,洪宇就急忙笑道:“李神探,怎么样?晚上的海边,风景不错吧。”

  我只是尴尬一笑,并没有回答。

  我看了李白一眼,打算上楼去找查理霸。

  “李神探,查理霸已经喝多了,估计现在正和周公下棋呢。”

  我心里暗骂了查理霸十八遍。来的时候,我就跟查理霸说过很多想法,尤其是我和李白好奇的很多地方,没有想到查理霸依旧是那么我行我素。

  查理霸酒量很好,不过看到酒,查理霸往往都会喝到过。然后回到房间里,就是到头大睡。

  而此时王思维也从楼梯往大厅里走。看到王思维那摇摇晃晃,满脸通红的样子,很明显,王思维也是喝了不少。

  王思维看到我,遍笑道:“李神探啊,你的朋友真有意思。不错。不错。”

  王思维摇摇晃晃的顺着楼梯往下走,在王思维身边的两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不由自主的要去扶王思维。

  “别碰我,我没喝多。”

  看来查理霸喝多了,肯定是和这个王思维喝的。

  我尴尬的冲着王思维一笑,冲着李白使了一个眼色,示意我们上楼。

  李白明白我的意思,我们两个人就朝着楼梯走去。

  此时王思维走到了大厅,正好和我面对面。

  王思维出奇的,一把拉住了我。

  “李神探啊,你的大名那可真是如雷贯耳啊。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你。真是缘分,来,李神探别走,咱们一起喝一杯。”

  我心里暗道:“想不到这个首富的儿子,居然还是一个酒鬼。”

  但是王思维右手气力很大,死死的抓住我的左手腕。

  我右手急忙去遮挡,嘴上恭敬的说道:“不好意思,我酒量不行。”

  “什么酒量不行,是不是不给我面子。”

  王思维摇摇晃晃的样子,嘴里的一股酒味,说话打着卷舌,让我甚至讨厌。

  我心里暗骂道:“你算谁啊,叫我给你面子。”

  心里所想,但是嘴上却不能这么说。

  我笑道:“不是不给面子,是我实在是喝不了。”

  说着我一把就甩开了王思维。我瞧着李白一眼,示意不要管这个酒鬼,还是要回房间看看查理霸要紧。

  李白眼睛快速的眨了一下,示意明白的我意思。

  我和李白刚要顺着楼梯往上走,就听到背后洪宇冷嘲热讽的叫道:“李神探啊,面子是真大啊。首富的独生子都不给面子。”

  其实我并不愿意去招惹洪宇,并非是我怕他。只不过我感觉洪宇这个人,非常聪明,推理也极度厉害,只是我们的思维方式,和处事角度不一样。

  但是自从来到宜诺斯岛之后,看到洪宇,洪宇总是冷嘲热讽,酌时让我心里非常的不痛快。

  我转头看着洪宇冷笑道:“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面子不面子。失陪。”

  我盯着洪宇,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说话的语气很沉重。

  王思维虽然是中国首富的独生子,但是跟我似乎没有半毛钱关系。我不知道有多少美女,多少拍马屁的人,在王思维的面前溜须拍马。

  但是我就是我,我有我自己的圈子,也从来没有想过,加入有钱人的圈子。

  既然有缘相见,那么就客气的点个头,寒暄几句足以。

  要我跟他们似得,对着王思维拍马屁,对不起,那万万做不到。

  我刚要转身顺着楼梯往上走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了楼上有一个女人的尖叫。

  “啊。”

  瞬间我和李白都愣住了,我心里在想?怎么回事?

  而洪宇此时也没空和我吵嘴,洪宇原本是坐在沙发上喝东西,突然间听到了一声尖叫。可能是做刑警的反映吧。

  洪宇连忙从沙发上跳起,而洪宇身边的那个美女,也跟着洪宇站起。

  “怎么回事?”

  此时在大宅子里,就好像是炸锅了。

  洪宇迅速的朝着楼梯口往上跑,而我看了看李白,低声说道:“去看看。”

  洪宇和他身边的美女,顺着楼梯跑到了三楼,我和李白随后就跟上。

  原来在三楼的一间房门口,一个穿着深色服饰的女人,站在房门口大叫。

  洪宇急忙跑到那女人的面前,连忙说道:“怎么回事?”

  那女人非常的惊恐,磕巴的说不出话来,但是那女人的右手食指,却是指着房间里。

  我们都顺着那女人的手指看去。顿时都惊呆了。

  原来在房间里,有一个男人倒在地上,而且胸口还冒着血。

  那个男人我们都见过,就是跟我们一起来到宜诺斯岛的男人。在晚宴的时候,这个男人就是坐在黑人的旁边。

  洪宇飞快的跑进房间里,而李白也飞快的跑进房间里。

  洪宇和李白都懂验尸。但是李白简单的抚摸了一下倒在地上的男人,李白冲着我低声说道:“已经死了。”

  而洪宇原本是蹲在那男人的身边,洪宇连忙站起,朝着大叫的女人问道:“怎么回事?”

  那女人摇头,紧张的回道:“我。我不知道。我原本是收拾三楼的,晚上要,要扫一下地面,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发现这位贵宾房门没关,我伸头朝里面看去。就看到。就看到。”

  我心里暗骂道:“擦的。果然,又是出事了。真是他妈的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