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女生频道 > 华缘到 > 第1372章 活着
  关九并不在意。

  回家之后,她就把这件小事给忘了。

  大概是因为这一次差点没了小命,丁春花被婆婆黄小丽狠狠地骂了一顿,接下来的几天,都没有安排关九做家务,只是在无人之时,到底是心疼花出去的医药费,冷言冷语是少不了的,有几次也下死手去拧她腰间的软肉。

  关九没有吭声。

  她一直木呆呆的。花了好几天时间,才总算明白,自己貌似变成了洪怡静。

  那个一生悲惨,一直都没有做成自己想要做成的事情的中年妇女,洪怡静。

  她不是太明白,自己怎么就变成了对方,而且还回到了对方小时候,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关九便不想了。

  她的想象力向来就不怎么丰富,从前能安安稳稳地活下来,不引人注意地活着,便是成功的一天。

  她照搬了原有的生活经验。

  所以在数日过后,不用人吩咐,她也乖乖地做起了家务活,挑水、洗衣、扫地、做饭、洗碗、割草、喂猪、浇菜、烧洗澡水,反正大人在外头干活,家里的活计基本都由她包圆了。

  两位姐姐要上学,放学后回来也要做作业,做完作业要看电视,还要早早睡觉,保证养精蓄锐,开始崭新的一天。

  母亲丁春花不能怀孕之后,也要每天都出去干活了,在家里,至多会在公婆面前做个勤快的样子,在看不见的地方,那完全就是个甩头掌柜。

  关九观察了数日,对比着洪怡静从前的相关记忆,实践了数回,便上手了。尽管与同伴们相比起来她不够灵活,但相对于真正的洪怡静来说,关九的记忆力要好多了,察言观色的本领更是强上许多。

  她毕竟是孤儿。

  只是不等她慢慢地想明白所有事情,关九便被送进了村子里唯一一所小学。

  黄泥屋,上头盖着的瓦片趔趔趄趄,就在开学第一日,大风起,还掉了几块下来,差点砸到人。

  全村只有三十四个学生,其中她所在的学前班就占了二十一位。关九与洪阳同桌。

  不知道是因为缺了门牙的缘故,还是讨厌她,洪阳不乐意与关九说话。桌子中间画了三八线,但凡过线便会被拐一肘子。

  关九不明白为什么中间那条歪歪扭扭的线条要叫做三八线。

  不过她也没问,反正知道了不能越线就好,虽然有记忆,但是她多年不曾利索地说过话,洪阳不理她,她也懒得开口。

  每一天在无人的角落,她总是在小声地模仿着村里人的说话腔调。

  也亏得她从前在维塞尔的时候听不见,也很少说话,这一次差不多是从头开始,在她强烈的好奇心下,汲汲以求了大半个月,她终于将舌头捋直了。

  关九很高兴。她终于可以听见别人说话,也终于可以毫不费力地开口。

  但她到底是个孤僻的孩子。她并没有兴致勃勃地去找小朋友玩,也没有去缠着大人们交流,每一天每一天,她像是发现了新大陆那般,几乎是着迷地投入到朗读课本这件事情中,不管是语文数学,还是音乐美术,但凡有字的,她都要翻来覆去地念出声来。

  她毕竟是个成年人了,尽管在维塞尔,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她都只能算是个半残废的成年人,各种能力都相当低下,可好歹在自制力与忍耐力上,她还是要强于原本六岁的洪怡静。

  关九只是用了一个学期的时间,便证明了自己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与洪阳并列第一名。随后就像开了外挂那般,一直到小学毕业,她年年都独占鳌头,让洪阳变成了万年老二。

  她在育婴所时从来就不曾连续这么多年收到过褒奖,原本就对知识汲汲以求的关九,在完成了小学课业之后,下定决心一定要完成洪怡静的心愿,继续读书,而且一定要考进全国最高学府里去。

  丁春花十分不高兴。但是她不高兴也没用,洪大柱夫妇乐意让小孙女继续上学,洪爱国见女儿的确是个学习厉害的,也十分支持。

  胳膊扭不过大腿,在天时地利人和之下,丁春花明面上也不敢再提反对的话,只是私底下却总是骂小女儿是个吃白饭的,成日里好吃懒做,也不知道长得像谁。

  关九把这个便宜母亲的话通通都当做耳边风,左耳进右耳出,只要对方不动手打她,她总是任劳任怨,回到家里不用吩咐也忙得像个陀螺似的。

  尤其是寒暑假,忙完地里的活计就忙家务,她还时常跟着洪大柱到山上去砍柴,多年下来,小小年纪就练得一把好力气,比丁春花这个家庭主妇还要像家庭主妇。

  而且随着知识的丰富,关九也变得灵动了一些,虽然还是不怎么爱跟人交流,可脑子却活泛了许多,人情往来也比从前上道多了,农闲时常常上山去打猎,得手后要么留下自家吃,要么就拿到镇上去卖钱,帮补家庭。

  说起打猎这一项本事,不单只洪家人感到十分惊奇,就连其他的乡里乡亲也总是津津乐道。无他,每一回关九上山去,从来就不会空手而归。哪怕随行打猎的人都没有收获,她也总能够逮到兔子或者山鸡之类的,最不济也能掏到一整窝鸟蛋。

  最轰动的一回,关九还在深山里杀了一头野山猪,体长近两米,重达四百一十六斤,如果不是刚好遇到也进山打猎的洪卫国等人,恐怕小姑娘还没有办法把野山猪给抬回村里来。

  想到这里,丁春花就又嘴角往下撇,虽然小女儿打猎也是个中好手,野山猪都猎过四五回,狐狸兔子鸟雀傻袍子之类就更是数不胜数了,可却是个手缝儿大的。

  平常倒还好,就是在猎到野山猪这样的大型猎物时,每一次回到村里都会分给同行之人与邻居,还有总是不会忘记往村支书与洪卫国这个老师家里送一份。哪怕自家总是占大头,可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何况每次这样分,总会分走百来两百斤山猪肉,算下来可是好多钱。

  关九可不知道便宜母亲钻到钱眼里去了,压根就没有想到,如果一家独占的话,会不会惹人眼红,进而引发事端。

  此刻,她正蹲在树上,屏息以待,恨不得学会传说当中的神隐术。

  树下是狼群,除开一头已经被弓箭射死的狼尸,六大三小活着的,俱都仰着头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