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玄界之门 > 第九百五十章 神境傀儡
    石牧与冯离并肩而行,在听到身后杂乱的脚步声后,互望一眼,继续前行。
  
      片刻后,眼前又出现了一道青色石门,与之前一样,门扉正中处同样有一处猴形凹槽。
  
      浮坨大汉目光在凹槽处看了片刻,略一犹豫,走上前去,翻手取出一个捂嘴猴的雕像,放进了凹槽之中。
  
      又是“咔”的一声响。
  
      那道青色石门内,响起“隆隆”的摩擦之声,向着两边打了开来。
  
      石门打开之后,露出一个黑漆漆的大洞,仿佛一张正欲吞噬众人的大口,从中隐隐传出一道道十分可怖的气息。
  
      有了上一关的经历,金猿一族人变得更加谨慎,此刻看着洞开的大门,谁也不敢先进去。
  
      而在见过石牧之前发挥的实力后,他们自然也不敢再拿石牧试水,只得站在一边,小心地观望着。
  
      石牧和冯离对视一眼,径直走了进去。
  
      进入之后,石牧就发现,此处的空间同样很大,远处的墙壁上亮着微光,上面似乎也雕刻着什么图纹,不过看的不是很真切。
  
      浮坨见石牧两人进去了,略微停顿了一会儿,才连忙带着族人跟了进去。
  
      他是既怕进去早了遭遇不测,又怕进去晚了,被石牧二人得了宝物。
  
      金猿族人全部进入之后,身后的青色石门如同之前一样,重新闭合了起来。
  
      虽然他们心中对此都有准备,但当石门关上的那一瞬,众人脸上还是露出了不安之色,生怕再出现什么古怪的禁制法阵。
  
      然而过了片刻,周围一片安静,并未有什么古怪法阵触发,也没有什么奇异波动传来。
  
      “没有禁锢真气,这次可以发挥全部实力了。”浮坨大汉暗暗松了口气,对丘塔说道。
  
      “没有禁制未必是好事,只怕这次的考验会更加艰难。”丘塔听罢,脸上却没有丝毫喜色,沉声道。
  
      就在这时,远处的一面石壁之上,突然发出“噗”的一声,表面光芒大作,将周遭照得透亮。
  
      众人一惊,纷纷循声望去。
  
      石牧眉头微皱,望着前方石壁上雕刻着的三个人形浮雕。
  
      “看来这就是接下来要对付的东西了。”石牧开口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墙壁上的光芒一阵扭曲,那三个人形浮雕的眼睛忽然转了转,六只臂膀向外一探,三个人同时从墙壁上挣脱了出来。
  
      那三个人形浮雕化成傀儡肉身之后,各自左右活动了一下身体,看起来就像是在适应这副躯体一般,显得有些诡异。
  
      左边一个身穿铠甲,浑身漆黑,身体周围漂浮着一道道如同水墨般的长痕,看起来既如同一缕缕黑**气,又仿佛一道道浅淡黑炎。
  
      正中间的人形傀儡,身上同样穿着铠甲,不过其体外还罩着一件赤红色的长袍。
  
      在其头顶上长着的一头红发,就如同一团燃烧着的火焰,根根竖立,左右摇晃着。
  
      而右侧的人形傀儡,除了双眼的位置,浑身上下全都包裹在一套金灿灿的铠甲之中,即使在光线不甚明亮的环境中,依旧闪亮的刺眼。
  
      这三个人形傀儡活动完毕之后,头颅一转,一齐将目光投向了石牧等人。
  
      与此同时,三个人形傀儡身上气势瞬间爆发,一下子就席卷了过来。
  
      石牧和冯离并肩而立,首当其冲。
  
      其只感到仿佛一阵大风吹拂而过,将他们的衣衫吹动得猎猎作响,却再无别的影响。
  
      而在其身后不远处的金猿族人,却是纷纷变色。
  
      除了浮坨等几个实力较强之人外,其余的人抵受不住这股威压,踉跄后退数步,跌坐了在了地上。
  
      “神……神境傀儡!”一名金猿族人惊惧叫道。
  
      “还是三具!”
  
      “这怎么打?快逃吧……”另有一名金猿族人,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叫道。
  
      浮坨的脸色也变得很不好看,目光凝重地望向了前方。
  
      不过,他的目光却是落在了石牧和冯离身上,这两人的实力底细令他越来越担忧了。
  
      “石兄,这个黑甲傀儡挺对我胃口,我就先挑了。”冯离目光落在那黑甲傀儡身上,笑着说道。
  
      说罢,他竟当先一步冲出,主动朝着黑甲傀儡打了过去。
  
      只见其当空跃起,一拳轰击而出,一道巨大的黑色拳影便砸向了那黑甲傀儡。
  
      黑甲傀儡周身环绕着的魔气忽的一涌动,便将冯离的黑色拳影挡了下来。
  
      冯离“嘿嘿”笑了两声,朝着一侧退了开来。
  
      那黑甲傀儡方向一转,大步一跨,便朝着冯离追了过去。
  
      石牧见冯离引走了黑甲傀儡,目光落在了那尊赤甲傀儡的身上。
  
      “好,就是你了。”石牧微笑着说了一声,大步向前一跨,也是猛地一拳,朝着赤甲傀儡砸了过去。
  
      “这两个人真的只是圣阶修为吗,怎么敢独自迎击神境傀儡?”
  
      金猿一族残余的族人,看着石牧和冯离的背影,面上满是惊讶之色。
  
      丘塔面色阴沉,目光有些失神地看了一眼石牧,心中已经开始有些后悔之前的做法了。
  
      就在这时,那金甲傀儡也动了起来,朝着金猿族人扑了过来。
  
      “杀!”
  
      浮坨大汉口中发出一声怒吼,朝着金甲傀儡迎了上去。
  
      “都别愣着了,去帮族长。”丘塔定了定神,低声喝道。
  
      说罢,其身子一动,追随着浮坨,朝着金甲傀儡迎了上去。
  
      金猿族其他人见,两尊傀儡已经被石牧和冯离引走,自己只需应对这一个金甲傀儡,顿时又生出了几分勇气,也都纷纷超其冲了上去。
  
      石牧与那赤甲傀儡对撞数拳后,身子凌空后撤,倒飞了回来。
  
      他发现,这赤甲傀儡体型虽然不及之前的黄巾力士,但其身上的古怪巨力却远胜前者十数倍不止。
  
      单以力量而言,石牧若不化身弥天巨猿,无法占据多大优势。
  
      不过,此刻周围并无阵法限制,石牧自然也不需要单凭血肉力量,来与赤甲傀儡交战。
  
      只见石牧右手向前一探,手臂之上立即红光闪现,一道火焰长柱便如同游龙一般,顺着他的臂膀缠绕而上,将他的整条胳膊都覆盖了起来。
  
      这道火焰一出,周围的空间之中温度都开始快速上升起来。
  
      石牧向前一弓步,紧握着的右拳从腰畔骤然轰出。
  
      “呼”的一声响。
  
      一道火焰长龙,立即从其手臂之上猛然冲出,朝着赤甲傀儡袭去。
  
      火焰长龙之中,明焰腾腾,当中闪耀着一道道带有法则气息的赤色符文。
  
      正在与黑甲傀儡交战的冯离,感应到石牧火焰中的气息,一拳逼退了傀儡,猛地扭过头朝石牧这边看来,眼中满是惊讶之色。
  
      只见赤甲傀儡眼中忽然一亮,像是突然闪出了两团明亮的火焰。
  
      其大手向前一探,五指分开,掌心之中红光闪现,一大片火焰喷涌而出,就如同一张细密的火焰大网,将石牧的火焰长龙笼罩起来,吞没了进去。
  
      看着自己的火焰,融合进了赤甲傀儡的火焰中,石牧略微感到有些惊奇,眉头也跟着挑了起来。
  
      “这是……”石牧暗自疑惑道。
  
      他的火焰之中已然带有了丝丝缕缕的法则气息,按理来说不应该会被别的火焰吞没,除非对方的火焰同样也蕴含有法则之力。
  
      “有点意思。”石牧口中轻道一声,再度朝着赤甲傀儡冲了上去。
  
      其单手朝上一扬,手中法诀掐动,一片赤红火焰涌动而出,在半空中晃了一晃,竟然一分为三,变成三面昊天玄火幡。
  
      只见三面玄火幡凌空飞起,从赤甲傀儡周围落下,成三足鼎立之势将其包围在当中。
  
      石牧口中咒语默默吟诵,手上法诀更是飞快打出。
  
      其单手并指向前虚空一点。
  
      “呼啦”一声响。
  
      三道粗壮的昊天圣焰从古幡之上喷涌而出,如同三道火绳一般,紧紧地将赤甲傀儡捆缚在了其中。
  
      只见火焰“腾腾”升起,剧烈燃烧,很快就将赤甲傀儡淹没了进去。
  
      透过熊熊火焰,石牧看到,那赤甲傀儡的身子就如同岩浆一般熔化了开来,竟一点点的顺着地面流淌了开来。
  
      然而片刻之后,石牧面色突然微微变了一下。
  
      只见地面上流淌开来的赤红岩浆,在快到其脚边之时,竟突然暴起,从中探出一道熔浆,在半空中迅速固化,化作一只赤红色的拳头,直朝石牧面门砸来。
  
      那赤红拳头之上,还缠绕着滚滚烈焰,热度竟丝毫不比石牧的昊天圣焰差。
  
      在那拳头之后,赤甲傀儡的手臂和半边身子,也接连凝聚而成。
  
      石牧身形如电,向后撤开半步,目光却一转的落在了赤甲傀儡的左胸处。
  
      只见那里微微鼓起,似乎是有一个半球状的物体向外凸着,上面隐隐能看到一些暗红色的繁复花纹。
  
      石牧右手蓦的向上抬起,“嗤”,一片湛蓝色的光芒便从其掌心中喷薄而出。
  
      那蓝色光芒形如流水,看起来十分温润,但在那赤红拳头砸中的瞬间,却是突然变得十分狂暴,一下子就将那整只赤红臂膀吞没了进去。
  
      只听“咝咝”之声大作,一道道白色雾气不断升腾。
  
      缠绕在赤红拳头上的火焰,竟然一点点地变小变弱了下去。
  
      就在这时,石牧左手之上赤红火焰缠绕,化拳为掌,猛然探出,精准无比地刺入了赤甲傀儡的左胸之中。
  
      “锵”的一声响。
  
      石牧左手从赤甲傀儡的胸口收了回来,掌心中却多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赤色圆球。
  
      方才从其胸口处鼓出的,正是此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