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玄界之门 > 第九百五十四章 九杆旧幡
    “咔咔咔”
  
      一阵细小的声音响起,玄火空间的外围,顿时浮现出道道亮金色的裂纹,犹如蛛网般蔓延,看起来似乎随时都会碎裂开来一般。
  
      “哼”
  
      石牧口中冷哼一声,手上法诀再度一变,身上赤红光芒顿时大作。
  
      只见其掌心之中,华光大亮,无数赤色符文丛植飞舞而出,扩展开来,竟然将原先的玄火空间取代,重新凝聚成了一个三十丈大小的赤色区域。
  
      由于赤色区域的面积,比玄火空间缩小了数倍,之前被玄火空间抵挡住的暗红火墙,顿时猛冲了过来,一下子撞在了赤色空间外围。
  
      “轰”的一声响。
  
      赤色区域猛然一颤,随即便恢复了原状。
  
      在这片赤色区域看似单薄,却比玄火空间更加牢固。
  
      其中光影环转,一座座迷你的火山巨峰,和一道道缩小的岩浆河流,全都栩栩如生的显现在其间。
  
      就仿佛是一个小世界一般。
  
      “石兄,光以领域相抗也不是办法,不知你有没有感受到什么异样?”冯离面露焦虑之色,问道。
  
      “你是说,体内精血正在不断流逝的情况吗?我刚才就发现了,这火龙的烈焰很是特殊,不但炽热无比,还能一点点蒸发我们体内的精血。一旦精血耗尽,即便我们神境修为,也是必死无疑。”石牧也皱眉说道。
  
      “那便只有正面迎击了。”冯离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说道。
  
      说罢,其身上黑红两色光芒一亮,便打算冲出火墙,与火龙交战。
  
      “且慢。”石牧口中立即叫道。
  
      只见其手上法诀微变,在其右后方的领域光幕上,顿时浮现出一片光芒黯淡的区域。
  
      而正对着这一处的那头火龙见状,身子猛然一动,急速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石牧见状,双手一舞,体内法决一催,大股法力和火焰涌入领域之中。
  
      那片赤色区域顿时扩张一倍,一下子便将那头火龙笼罩了进去。
  
      火龙刚一进入石牧的领域之中,身子顿时一沉,跌落在了地上。
  
      石牧见此,手腕一翻,取出翻天棍,棍身一荡,便朝着那条火龙打了过去。
  
      只见其身如陀螺,棍如魅影,打出一片迷蒙交错,令人眼花缭乱的棍影。
  
      “灭仙棍法”
  
      石牧口中一声暴喝,周身顿时爆发出黑白两道耀眼光芒。
  
      上清下浊,黑白光芒暴涨十数倍,如同两道巨大的磨盘,从上下两方积压而来,顿时就将那头火龙吞没了进去。
  
      “嗷”
  
      一阵嘶吼之声,从黑白光芒之中传出。
  
      大片赤红火焰被研磨成了碎片,从黑白空间中散落而出。
  
      只见道道暗红鳞片从黑白磨盘中不断掉落,火龙仰首嘶鸣,巨大身躯一阵扭动挣扎,可惜躯体却开始一点点的肢解开来,逐渐淹没于黑白之间。
  
      冯离见状,脸上露出一丝欣喜之色。
  
      然而,就在这时,那些已经破碎开来的龙躯却是突然一亮,从中爆出了一团火光来。
  
      “轰”的一声巨响,那团火光轰然炸裂开来。
  
      一股无法言喻的巨大气浪,挟带着熊熊火焰,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开,直将石牧和冯离震得倒飞百丈之外。
  
      石牧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胸口一闷,一口鲜血涌上了喉头。
  
      在他体内,血液的涌动更加狂暴,那种燥热之感也越发强烈。
  
      其连忙一催法决,稍稍平复了一下体内的震荡,立即催动昊天圣焰融入领域之中,将刚才受到强烈冲击的领域稳定了下来。
  
      “石兄,你没事吧。”冯离也一手抚着胸口,走了过来,关切问道。
  
      他对火焰的耐受不如石牧,刚才若非有身上的铠甲护体,只怕他此刻伤势更重。
  
      “不碍事。趁着我的领域还算牢固,我再放一头火龙进来,我们将它们一头一头分而杀之。”石牧摆了摆手,说道。
  
      “好!”冯离目光一亮,立即应道。
  
      石牧深吸了口气,手上法诀微变,先将领域重新缩小,待靠近一头火龙之后,如法炮制,又再次扩大领域,将一头火龙笼罩了进去。
  
      冯离身上光芒一亮,立即朝那头火龙冲了过去……
  
      大半个时辰转眼而逝。
  
      在此期间,石牧与冯离利用此法,再次击杀了两条火龙。
  
      然而剩余的六条火龙却不知为何,变得更加狂暴起来,不再只是以火焰炙烤,而是直接用身躯冲撞石牧的领域。
  
      石牧一个不慎,将两头火龙同时放入了领域之中,二人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将那两头火龙杀死,导致二人体内真气消耗了不少。
  
      而最重要的是,两人体内的精血也在火焰的炙烤下,消耗了许多。
  
      冯离注意到,石牧的领域已经没有之前那般牢固了,眼中的焦急之色也越来越浓。
  
      “轰隆”一声巨响。
  
      笼罩在两人外围的赤色领域,轰然一震,碎裂了开来。
  
      石牧受到这股震荡冲击,之前强压下去的那口淤血,猛地喷了出来。
  
      眼见领域被破,剩余的三头火龙,并在一处,巨口齐张,暗红色的火焰滚滚涌出,直奔石牧两人而来。
  
      石牧眼看着火浪排山倒海般冲袭过来,暗自咬了咬牙,体内法决猛地一催。
  
      “噗”
  
      胸口处一只蓝色小鼎图文浮现,其双掌向前平举而出,掌心之中立刻涌动出滚滚寒气。
  
      只见大团寒气从他的掌心疾射而出,化作一道百丈余高的冰墙,如一道拦海大堤般,挡住了滔天火浪。
  
      自从修成玄功八转之后,石牧对水属性之力的运用更加纯熟,再辅以至阴之力,化出的冰墙威力虽不及上古神通冰魄神光,却也勉强能够抵挡火海一二。
  
      暗红的火焰攀附在白色冰墙之上,如有粘性一般地粘在了冰墙上。
  
      大片白色雾汽立即升腾而起,一股巨力不断袭来,直将石牧化出的冰墙推得节节后退。
  
      冯离见状,暗自一咬牙,双手十指一阵车轮般变化,浑身乌光大作,周身肌肉膨胀数倍,将那件铠甲也撑得鼓胀起来。
  
      其大步一跃,来到冰墙之后,双手向上一举,死死地抵住了冰墙。
  
      冰墙后退速度顿时减缓,但水汽蒸腾却是更加剧烈,冰墙正在一点点的融化开来,变得越来越薄。
  
      冯离心中暗暗叫苦,其体内精血的蒸发,对他的影响更为严重,此刻他的状态已经十分不好,但也只能奋力支撑。
  
      “石兄,交给你了。”冯离面色十分有些苍白,口中大声喝道。
  
      石牧因为开辟了血海,体内精血本就比冯离强大许多,此刻状态也要好上很多。
  
      他目光凝重的点了点头,大步向前跨出,一跃之下高飞而起,直奔冰墙之上而去。
  
      身处半空,其手中高擎翻天棍,足尖在冰墙顶端一点,整个人就冲入了那片炽热的火海之中。
  
      “玱琅”一声锐响。
  
      暗红火海之中金光乍破,翻天棍脱出天机棍鞘,化作一道百丈之长的耀眼金色棍影,以雷霆万钧之势,自半空中狠狠砸落,径直在滔天火海中豁开了一道口子。
  
      只见滚滚火焰向着两边退开丈许,翻天长棍长驱直入,猛然砸入了三头火龙当中。
  
      三头火龙虽奋力挣扎,想要抵御住翻天棍所化金色棍影的落下,但却无济于事。
  
      “轰隆隆”
  
      一声震荡天地的巨响传出,无数金色光线炸裂,如同暴雨梨花般从震荡中心攒射而出,直将暗红火海切割成无数碎片。
  
      直至半晌之后,所有火焰才一点点的熄灭。
  
      而石牧化出的那道冰墙,在火焰的炙烤下,也已经只剩下不到尺许厚度了。
  
      焰芒敛去,露出了石牧与冯离的身影。
  
      此刻的石牧,正手拄着翻天棍,坐在了地面之上,胸膛起伏不定。
  
      而另一边,冯离也倚靠着冰墙瘫坐了下来,两人皆是疲惫不已。
  
      经此一役,以他们神境修为,身上的真气也几乎全都消耗一空,就连体内精血也被烤干了大半,元气大伤。
  
      两人谁都没有力气说话,盘膝坐下后,各自服下丹药,手握着灵石,调息恢复起来。
  
      随着九条火龙覆灭,这片空间中的火光敛去,然而却并未陷入黑暗,周围反而亮起了道道光芒,将一切都照得透亮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石牧缓缓睁开双眼,目光下意识的在周围飞快一扫而过。
  
      结果这一看之下,心中却是一惊。
  
      他们二人此刻,竟然身处在一个占地面积十分巨大的圆形祭坛之上。
  
      而在他们身下的地面,是由一块块六角形石砖所铺就,每一块石砖之上都是凹凸不平,镌刻着无数精密华美的符文。
  
      之前在黑暗中,石牧感到脚下不平整,便是因为踩到了这些石砖上的符文纹路。
  
      就在这时,石牧眼角突然一跳,心中感到惊喜不已。
  
      只见在祭坛外围,九个方位之上,分别插着一面赤红色的小幡,颜色显得有些暗淡,看起来也有些古旧破败之感。
  
      然而那些古旧小幡摆放位置有些特别,彼此之间遥相呼应,竟似乎隐隐构成了一座十分奇特的法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