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玄界之门 > 第九百五十五章 梦中别离

  石牧强行按捺住心中的那一丝兴奋,仔细打量一二。
  这九面小幡,赫然与他的三面昊天玄火幡颇为相似,散发出的气息,也基本相同。
  嗡!
  九面赤色小幡和三面昊天玄火幡彼此吸引,似乎引起了某种共鸣,十二面古幡同时散发出阵阵红光。
  “怎么会如此?”石牧吃了一惊。
  冯离也用惊讶的目光看了过来。
  “石小子,你的运气真是好,这里九面古幡和你手里的三面火幡本属一套,乃是一件罕见的成套法宝。你手里的三面是主幡,这九面乃是副幡。十二面火幡同时施展,能够布下上古有名的十二都天玄火法阵,可以强行炼化闯入阵中的强敌。此阵法极为厉害,在上古时期就非常有名,只要施法之人有足够元气支撑,几乎可以无限提升大阵的威力,即便是神境强者也难逃一死!”水灵子声音有些惊叹的说道。
  听闻此话,石牧顿时大喜。
  “九面副幡残破不堪,刚刚的那九条火龙是通过法阵残存灵力激发而出的,威力早已大减,否则凭你们两个,早就已经被炼化成两具人干了。”水灵子继续说道。
  “原来如此。”石牧有些震惊。
  他心念一动,口中念念有词,挥手打出九道火光,笼罩住了九面副幡,用力一拉。
  九面副幡轻易被拔起,飞入了他手中。
  石牧看着九面副幡,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这九面副幡和当初的昊天玄火幡一样,看起来残破不堪,且其中灵力早已流逝大半。
  不过没有关系,他能够感觉的到九面副幡的本源还在,只要有足够的火焰之气,这九面副幡便能恢复过来。
  “冯兄,这九面火幡对我有大用,我就厚颜收起了。”石牧转头看向冯离,说道。
  “呵呵,刚刚能破解此大阵几乎全靠了石兄出力,而且我之前也早已说过,这一关的任何奖励,都由石兄收下。石兄就不必客气了。”冯离呵呵笑道。
  石牧听闻此话,也不再客气什么,将九面副幡收了起来。
  就在此刻,不远处传来“咔”的一声。
  石牧二人循声望去,却见祭坛顶端的地面忽的朝着两边裂开,露出了一个丈许大小的方形血红色水池,氤氲的血色雾气从水池里蒸腾而起。
  这血雾没有丝毫血腥气,反而散发出一种甘甜的气味,闻之精神立刻一振。
  “这是什么?”
  石牧和冯离对视一眼,都感觉到了这血池的神妙,不过他们都很是小心,没有完全弄明白血池是什么,都没有贸然靠近。
  “好!能通过老夫的三重考验,天资实力都还不错,足以继承我一身所学。”一个略显桀骜的声音突然在祭坛空间出现。
  石牧和冯离听闻这个声音,神情都是微微一惊,不过很快便平静下来。
  “这人莫非就是玄火上人?”石牧如此说道。
  “应该就是他没错了。”冯离点了点头。
  “这甘露血池可以快速恢复亏损的气血,弥补你刚刚通过九龙玄火大阵亏损的气血。”玄火上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石牧和冯离听闻此话,脸上顿时一喜。
  石牧心中还有些不放心,神识传音询问水灵子,同时神识蔓延开来,探查着血池内的情况。
  “没错,这正是传说中的血之甘露!是采集世间数百种强大生灵的精血,经过许多道手段炼制而成的,能够弥补先天亏损的气血,对于炼体之人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水灵子说道。
  石牧听闻这些,神识在血池里也没有察觉到异样,不再有所怀疑,快步走到血池边,纵身跃入其中,血色水花四溅。
  身体被血水浸泡,一股股暖流立刻涌进身体,然后迅速辐射到全身各处。
  石牧闭目凝神,露出一副写意无比的神情。
  仿佛干涸的大地注入了清流,亏损的精血立刻开始恢复,因为气血亏损也变得有些枯槁的身体飞快复原。
  不仅如此,石牧清晰的感觉到体内骨骼肌肉吸收了血池中的力量,变得更加坚韧。
  肉体境界竟然隐隐有再次突破的趋势!
  石牧大喜,他的肉身之前在流火潮汐中一番修炼,达到了半步肉身圆满的境界,之后一直便停滞下来,想不到在这里找到了突破的契机。
  他深吸一口气,平复心绪,运转功法,吸收血池中的甘露之力。
  与此同时,他也缓缓运转起了中血海的修炼秘法。
  冯离原本站在原地没动,眼见石牧如此情况,彻底放下心来,也立刻跃入血池之中,运转功法恢复亏损的气血。
  轰隆!
  石牧血海一阵隆隆作响,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血海中骤然掀起滔天巨浪,疯狂翻滚涌动,逐渐浮现出九个漩涡。
  一股庞大吸力从血海中散发而出,血池中的血之甘露潮水般朝着石牧涌去,进入血海之中。
  石牧身体传出一阵阵“咔咔”的骨骼碰撞声音,肉身之力再次飞快提升,全身筋骨肌肉蒙上一层莹光,给人一种圆满的感觉。
  时间一点点过去,越来越多的血之甘露进入血海。
  石牧沉寂修炼之中,心神逐渐迷蒙。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的清醒了过来,不过下一刻却猛然发现自己已不在血池之中,而是出现一处昏黄星空之中。
  而且,此刻他赫然再次化为了白猿老祖。
  白猿老祖对面不远处的虚空中,一只身形巨大的灰色猿猴,正站立在那里,赫然正是灰猿朱厌。
  石牧一怔,随即反应了过来,这是再次进入了梦境。
  他心中奇怪,已经很久没有进入梦境,此刻怎么会突然出现。
  想了想,没有想出什么头绪,他也不再费心思,朝着周围看去,目光落在灰猿身上。
  他神情忽的一怔,灰猿身上此刻赫然穿着一件金色铠甲,这铠甲的样式他见过很多次,正是天庭神将的战甲!
  石牧心中一惊,从前面的梦境,还有宝花曾经告诉他的事情,这灰猿朱厌应该是白猿老祖的好友,怎么会身穿天庭的战甲?
  白猿老祖此刻眼中满是依依不舍之色,对面,灰猿此刻正开口说着什么。
  白猿老祖听闻此话,神情微微一变,不过很是坚决的摇了摇头。
  灰猿叹了口气,转身朝着远处走去,不过刚走出一段距离,他再次转过身,略一犹豫后,又开口说了一番话,似乎在劝说什么。
  白猿老祖仍是坚决摇头。
  灰猿见此,不过犹豫,叹了口气,朝白猿老祖一拱手,而后转身,身形一个模糊下,化为一道灰光,消失在了远处。
  白猿老祖怔怔看着灰猿身影消失,目中含着复杂之色,良久也没有动弹。
  石牧将一切看在眼中,心中疑惑越来越浓。
  就在此刻,他心神一阵天晕地转,下一刻赫然回到了本体,再次出现在血池之中。
  “刚刚的梦境是怎么回事?”石牧豁然睁开眼睛,心中震惊无比。
  从蓝海星到青兰圣地,再来到天河星域,历经了那么多与白猿老祖有关的事事非非,恩恩怨怨,加上如今修为到了现在这个境界,对于以前经历的那些梦境,他也渐渐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那些梦境,应该是白猿老祖生前的一些记忆片段,且应该是记忆尤其深刻的那些片段,隐藏于其血脉之中,即便其如今已身陨道消,但仍残留于血脉之中。
  最终,这些记忆,随着血脉传承,融入了石牧体内。
  碰到一些特殊情况,或者遇到某些刺激,那些记忆便会被唤醒,所以他以前才会多次进入梦境,回顾白猿老祖的曾经过往。
  只是,这次又是因为什么缘故,让他再次进入了梦境,且梦境中白猿老祖与灰猿的离别场景,又意味着什么?
  石牧心中疑惑,目光忽的瞥了一眼旁边的冯离,眼神一怔,似乎想到了什么。
  不过不等他多想,血海之中突生异变,蓦然传出一阵轰隆隆的巨大声响。
  石牧心中一凛,连忙摒弃杂念,心神沉浸到了体内。
  血海之中,那九大漩涡此时不知为何开始飞快变大,此刻赫然席卷了整个血海,变成九个无底洞,连通了肉身九处神秘节点。
  血海之力经由九个漩涡,直接注入身体各处,强化着肉身之力,然后通过再次回归,形成一个完美的循环。
  石牧身体一阵“咔咔”作响,九大漩涡彻底成型的瞬间,肉身境界随之迈出一大步,迈入了一个神奇的境界。
  他心中大喜,身体豁然从血池中飞出,悬立于半空。
  下方的血池,此刻赫然变成了清澈的水池,只有残留了一丝极淡的血色。
  不远处,冯离露出淡淡苦笑,他吸收到的血之甘露很少,只是堪堪恢复了亏损的气血,九成以上的血之甘露都被石牧吸收了。
  他深吸了口气,运转功法,很快将血池内的残存的一点甘露之力吸光,从池中跃出。
  他转首看向半空的石牧,目光闪闪发亮。
  石牧借助这血池之力,实力似乎再次大进,这修为提升速度,着实让其也咋舌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