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玄界之门 > 第九百五十七章 异变
半月之后,天河星域。
  
      临近朱雀星不远,有一颗较大的星球,名为风乘星。
  
      卷云大陆是风乘星上最大的大陆,在大陆极东之地,有一座九风城。
  
      此时,城北靠近城门处有一座八角飞檐大殿,殿内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这座大殿,乃是风乘星上唯一的一座传送大殿,去往临近的大小星球,都需要通过这里。
  
      此时,在大殿内西北角处,正站着一个身穿灰色斗篷的高大男子,其肩膀上还站着一只毛色鲜艳的肥硕鹦鹉,正是石牧和彩儿。
  
      “道友,这是使用大阵应付的灵石,不知前往朱雀星的阵法是那一处?”石牧垂目看着眼前看护大阵的老者,开口问道。
  
      “这个……抱歉,这位道友,朱雀星暂时是无法过去了。”这老者只有圣阶初期修为,在感受到石牧身上的圣阶巅峰气息后,也不敢怠慢,立即答道。
  
      “不能去了,这是为何?”石牧有些惊讶,皱眉问道。
  
      “这个在下也不清楚啊,好像是朱雀星那边的传送大阵出了问题……总之,目前是无法传送过去了。”老者恭敬答道。
  
      石牧眉头紧蹙,隐隐感到有些不妙,他收起灵石,带着彩儿大步出了传送大殿。
  
      大殿门口,石牧回头看了一眼进出传送大殿的人流,没有过多迟疑,化作一道遁光,带着彩儿朝着城外飞遁而去。
  
      “朱雀星怎么会关闭了传送大阵,这事有蹊跷啊!”彩儿偏着头道。
  
      “肯定是出了什么变故。总之,我们先赶去朱雀星再说。”石牧摇了摇头说道。
  
      说话间,这一人一鸟便来到了九风城外的一处山峰之上。
  
      石牧身上光芒一闪,两片宽大的黑白羽翼,便立即浮现而出。
  
      其身形一动,刚要冲天而起,就听彩儿突然叫出声来。
  
      “别急,石头,俺……俺还是先躲进灵兽袋去。”彩儿想起上一次的经历,连忙叫道。
  
      石牧也不迟疑,立即手掌一挥,将彩儿放入了腰畔的灵兽袋。
  
      而后其猛地一扇双翅,径直冲入了高空之中。
  
      来到星海之中,石牧辨别了一下方向,便朝着朱雀星的方向,直冲而去。
  
      茫茫星海之中,流光闪动,石牧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灿烂星空之中。
  
      数日之后,朱雀星外的星空之中,一道明亮遁光从远处飞射而至,并一闪的停了下来。
  
      遁光停顿之处,石牧的身影显现而出。
  
      他将戴在头顶上的灰色斗篷摘了下来,目中金光闪动,望向远处一颗闪动着火红色光芒的星球。
  
      “咦,朱雀星这是怎么……”其目中异色一闪,喃喃一句道。
  
      此刻的朱雀星显得有些异样,其原本并非呈现火红色,而此刻之所以显现出这般颜色,乃是因为在星球之外,还笼罩着一层火红色的结界。
  
      石牧略一沉吟,心中暗道不好。
  
      既然开启了护星大阵,意味着朱雀星上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
  
      其身形一动,便朝着朱雀星上飞了过去。
  
      就在这时,石牧遁光方向一转,一闪之下,匿入左近的一块陨石后,透过陨石,朝远处眺望过去。
  
      只见一艘小型战舰,正从朱雀星外一侧的星空某处飞了出来。
  
      石牧顿时一喜,身上光芒一闪,便要朝着那艘战舰飞去。
  
      但紧接着,其周身光芒敛去。
  
      因为就在方才,他猛然发现,这艘战舰上旌帜鲜明,彩霞缭绕,竟然是属于天庭一方的战舰。
  
      他心中念头转动间,身上气息尽数收敛起来。
  
      前后不过一刻钟的样子,那艘战舰从他前方驶过,并朝着远处的星海渐行渐远。
  
      石牧看了看朱雀星,又转过头看了看远遁而去的天庭战舰,犹豫了片刻,身上华光蓦的一闪,朝着战舰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数个时辰后,那艘天庭战舰来到了一处小型星球上空,并降落了下去。
  
      此星球名为雀尾星,是朱雀星的一处附属星球,体量不大,灵力稀薄,一向鲜有修行之人驻足。
  
      待天庭战舰进入雀尾星半刻钟之后,石牧身形从另外一个方位浮现而出。
  
      他望着这颗星球良久,随后再次化为一道遁光,进入了星球之中。
  
      一个多时辰后,石牧经历了一番潜行追踪,终于在一片荒原上,再次见到了天庭战舰的踪影。
  
      然而出现在他视野里的,却不只是自己追踪的一艘,而是整整五艘。
  
      这五艘天庭战舰此刻正合围在一起,在战舰中间,是一栋独立的原木楼阁。
  
      从阁楼的新旧程度上来判断,天庭这小股舰队在此地驻扎的时间应该不是很长。
  
      石牧没有着急靠近,而是十分小心地释放出一缕神识,探入了这支天庭舰队的营地。
  
      令他有些意外的是,这支舰队中,竟然没有神境存在。
  
      石牧略一思索,身上光芒一闪,便将一身气息完全掩藏了起来。
  
      而后其身形一动,快速朝着天庭舰队移动了过去。
  
      几个闪动之下,石牧就来到了一艘战舰旁,而后其身形一转,便从两艘战舰的夹道中穿了进去。
  
      进入战舰圈起的范围内,石牧稍稍打量了一下周围,就见一名身材高大的圆脸战将,正从阁楼中的一个房间中走了出来,朝着一艘战舰走了过去。
  
      石牧眼珠转了转,便立即跟了上去。
  
      ……
  
      片刻之后,那名圆脸战将又重新出现在了阁楼门口。
  
      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铠甲,嘴角勾起一丝怪异笑容,推开房间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的案几旁,正站着一个虎背狼腰的青甲大汉,双目圆睁着瞪视着案几上的铜质香炉,显得有些无聊。
  
      一见圆脸战将进来,那青甲大汉头颅一抬,侧目朝其望了过去,显得有些意外。
  
      “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让你去巡查一下东边的山谷吗?”青甲大汉问道,语气有些不耐烦。
  
      “回禀大人,那边我已经去过了,没有什么发现。”圆脸战将恭敬的答道。
  
      “这么快?是不是没有仔细巡查?火涂大人他们都去了朱雀星,让我等驻守在此,一定要提起精神,若是让天凤族的同伙溜了进来,我可不会饶你。”青甲大汉眉头蹙起,有些不悦地说道。
  
      “嘿嘿,大人太过谨慎了,我已经仔细检查过了,请大人尽管放心。”圆脸战将干笑了两声说道。
  
      “哼!那还有别的事情吗?”青甲大汉冷哼了一声说道。
  
      “敢问大人,咱们何时再攻朱雀星?”圆脸战将迟疑了片刻,开口问道。
  
      “何时进攻,火涂大人尚未言明,不过朱雀星上的传送大阵均已被毁,护星大阵也被我们撕开了一道口子,天凤族已经是囊中之物了,随时都可将之拿下。”青甲大汉有些不耐烦的样子,但还是回答道。
  
      “既然已经是囊肿之物了,何不一鼓作气将之完全歼灭?”圆脸战将继续问道。
  
      “上意难测,我哪儿知道火涂仙将是怎么想的?”青甲大汉长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也不知火涂大人现在做什么?”圆脸战将慨叹说道。
  
      “仙将大人和一众神境正……咦?余夕,怎么你今日话这么多?这可不像你!”青甲大汉话说到一半,突然有些警觉,转而问道。
  
      “大人,因为我根本不是余夕啊。”圆脸战将笑着说道。
  
      说罢,其身上光芒一亮,露出了本来面目,却正是石牧。
  
      石牧单手突然往前一探而出,屈指一抓,便朝着青甲大汉的咽喉扣了过来。
  
      “何方宵小,找死!”
  
      青甲大汉怒骂一声,身上青光大作,抬起拳头便朝着石牧砸了过来。
  
      石牧手掌之中“呼”的一声腾起一团赤红火焰。
  
      青甲大汉的拳头刚一触碰到石牧手上的火焰,便径直燃烧起来,血肉骨骼全都烧成了灰烬。
  
      “啊”青甲大汉口中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呼,咽喉便被石牧死死扣住了。
  
      青甲大汉双目圆睁,显得震惊无比。
  
      “说吧,火涂他们去了朱雀星哪里,在做什么?”石牧没有多话,径直问道。
  
      青甲大汉也不答话,仅剩的一只手上指尖一点,指端上蓦的亮起了一点光芒。
  
      石牧见状面色一寒,一手按在其手臂之上,掌心火焰涌出,将其另一只手也烧成了灰烬。
  
      “还想传讯出去,看来你是不会主动说了,那我也只好用秘术搜魂了。”石牧说道。
  
      “休……想!”
  
      青甲大汉牙缝里挤出两字,眉心正中突然亮起一团耀眼白光,只是一闪,便“噗”的一声,轰然爆裂了开来。
  
      这是其识海之中预先设好的禁制,石牧纵然是神境,也完全无法阻止,只能任由其圣胚爆裂而亡。
  
      石牧不愿在此耽搁时间,毕竟这一声爆炸之声响起,难保不会惊动周围战舰上的其他天庭战将。
  
      他当机立断,重新收敛气息,飞速从阁楼中潜了出来,朝着舰队外移动了出去。
  
      出来之后,他也没有作任何停留,大步走出天庭舰队,身形一晃的当空飞起,远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