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玄界之门 > 第九百七十七章 石破天惊
石牧望着奄奄一息的毗卢,心中大松了口气,但随即眉头一挑,有些奇怪的问水灵子道:
  
  “他不是已经有不死之身,为何没有自动复原?”
  
  “此人施展了如此规模的空间秘术,又连番催动秘术,即便是神境中期修为,元气也已消耗殆尽,毕竟不死之身,也不是真的不死。”水灵子悠然答道。
  
  “你……为何不受血冥之气影响?”此时,毗卢勉强抬头,问道。
  
  石牧冷笑一声,丝毫没有回答的意思,屈指一弹,火焰领域中顿时浮现出大片金色火焰,笼罩住毗卢的身体。
  
  “哈哈……”
  
  “你就算打赢我又如何?天庭仙将又不止我一人!”
  
  “十二仙将之上,还有帝夋大人!你们这些人,注定要被天庭所灭!”
  
  熊熊金焰之中,毗卢蓦的出疯狂大笑。
  
  火焰蓦然一个翻滚,将毗卢身形淹没,其狂笑也随之缓缓消散,最后完全消失无踪。
  
  毗卢一死,周围的血色空间顿时被撕裂开了数道口子,如拨云见日般,化为大片血雾的消散开来。
  
  在旁人看来,从毗卢施展血色空间将石牧禁锢其中,到血色空间破裂,其实不过一炷香的时间,谁也不知道这期间,里面究竟生了什么。
  
  但此刻,石牧全身浴血的站在那里,毗卢却已不见踪迹,胜负自明。
  
  弥天联盟一方,顿时爆出震天响的呼喊声,士气大振!
  
  而毗卢之死给天庭大军带来的震撼,自然是无法言喻的。
  
  西门雪望向远处的石牧,眼神复杂。
  
  石牧周围,九杆血红大旗法宝悬浮在半空。
  
  石牧单手一挥,将九杆血色大旗吸了过来,略一查看,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这九杆大旗正是毗卢用以布置血色空间的法宝,能够组成此等血色空间,显然不是凡物,品质应该不在他的玄火幡之下。
  
  而且成套法宝,更是珍稀。
  
  不过此刻不是细看的时候,他翻手将九杆大旗收了起来,目光一转落在附近玄火幡形成火海上,挥手打出一道法诀。
  
  火海轰然消散,化为十二面火幡,也被他挥手收起。
  
  做完这一切后,石牧挥手打出一道法诀,面前的金色火焰消散开来,露出毗卢的尸骸。
  
  石牧特意没有将其焚烧成灰烬,毗卢身为神境中期的强者,他的尸骸对石牧有用,正好可以用来修复身外化身。
  
  “咦!”他目光一凝,落在毗卢胸口。
  
  之间毗卢胸骨上,镶嵌了一块拳头大小的血红晶石,散出幽幽血光,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
  
  石牧一怔,随即大喜。
  
  这血色晶石散出的气息,赫然正是血冥之气,而且更为纯粹。
  
  他挥手出一道白光,笼罩住那血色晶石,正要将其收起。
  
  就在此刻,血色晶石上陡然浮现出一道人影,大片血光从晶石上爆开来。
  
  “啪嗒”一声,血色晶石直接碎裂,化为大片血云。
  
  血云滚滚汇聚,凝聚成一个模糊扭曲的人影。
  
  虽然看不清容貌,不过这个人影身材极为高大,肩膀宽阔,似乎能支撑起一切般,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
  
  未及石牧做出什么举动,模糊人影已朝着石牧看了过来。
  
  石牧心中“咯噔”一下,浮现出从未有过的惊惧之情,下意识的就要转身而逃。
  
  帝夋!
  
  虽然没有任何人说,但是石牧一眼便认出,这模糊人影定然是帝夋无疑。
  
  “接连阻碍吾天庭大军者,杀无赦!”模糊人影出一声洪亮震天的声音,仿佛高高在上的帝王,在居高临下的俯视蝼蚁。
  
  说话之间,他抬手一掌似缓实疾的朝着石牧劈了过去。
  
  轰隆隆!
  
  方圆百里之内,天地灵气陡然狂暴了起来,瞬间被抽走,化为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光丝,犹如漩涡般,汇聚到模糊人影的手掌上,转瞬间凝聚成一个百丈大小的血色巨掌。
  
  巨掌表面甚至可以看到清晰的掌纹,无数五色符文交替流转,散出强烈到极致的法则波动。
  
  血色巨掌朝着石牧拍了过来,空间被这只手掌牵动,尽数朝着石牧压迫而来,仿佛整个天地的力量都被手掌调动了起来,给石牧一种星空碎裂,天柱崩塌的感觉。
  
  巨掌未至,一股无法想象的巨力已经轰然而至,笼罩住了石牧的身体,根本无法逃走。
  
  石牧身体丝毫动弹不得,只觉体内的空气似乎被都挤压了出来,连呼吸都困难无比。
  
  这一刻,他心中升起一股久违的无力感。
  
  “这就是帝夋的实力!”
  
  石牧震撼,心中求生的念头似乎都被一股无以名状的力量压制,取而代之的是绝望和恐惧,似乎只能闭目等死。
  
  “不!我怎么能死在这里!”
  
  他出一声大吼,体内所有真气尽数疯狂运转,抗争的念头猛然爆,将压迫心灵的力量一下击碎,全身光芒大盛。
  
  黑,白,赤,青,黄,金,蓝,七种颜色的光芒陡然大盛,前所未有的明亮。
  
  在死亡的威胁之下,石牧的潜力前所未有的激而出。
  
  他来不及取出任何法宝,两手挥舞,七色光芒融合凝聚到了一起,形成一只七彩巨手,和那血色巨手硬碰了一记。
  
  咔嚓!
  
  七彩巨手一下碎裂开来,石牧全身上下如遭雷击般倒飞出去,口中鲜血狂喷着重重落地。
  
  他面色萎靡,这一击便被重伤。
  
  不过那血色巨掌也停了一瞬,不过下一刻仍旧铺天盖地落下。
  
  石牧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在这一掌面前,自己仿佛真的只是一只蝼蚁。
  
  此刻他体内真气混乱无比,血海,灵海也尽数激荡,根本来不及调整,只能乖乖等死。
  
  就在此刻,异变突生!
  
  他身旁虚空忽的泛起大片银光,然后猛然变亮了十倍以上,照亮了方圆百里范围。
  
  紧接着,一声娇喝从银光中传出,随即漫天银光一阵变化,凝聚成一只巨大银色手掌,抵挡住了血色巨手。
  
  一股可怖之际的威压从银色光芒中散而出,仿佛星空银河般沉重。
  
  “神境后期!”石牧飞快压制体内混乱的真气,感觉到这股庞大无比的威压,脸色一变。
  
  “咦,是你!”血色模糊人影出一声惊咦。
  
  银光之中再次传出一声冷哼,似乎并没有回应对方的意思。
  
  只见银光一阵翻滚下,从中隐约可见一根粗大无比的七彩树枝浮现而出。
  
  树枝方一显现,枝干上的七彩光芒一阵流转下,整棵树枝顿时绽放出冲天的七彩光芒,从中传出阵阵惊人波动,令整片天空都黯然失色。
  
  方圆百里内的天地灵气再次尽数激荡,蜂拥而来,汇聚到了七彩树枝上,使之绽放出的光芒更盛,几乎遮天蔽日。
  
  这一切说来话长,但其实只是刹那间地事情。
  
  此时七彩树枝已然一个模糊下,狠狠轰击在了迎面轰向石牧的血色巨掌上。
  
  血色巨掌连连变幻掌型,抵挡了两下,终于还是“咔嚓”一声,就此碎裂开来。
  
  七彩树杈丝毫不停,继续呼啸而下,淹没了那个血色模糊人影。
  
  “呵呵,你既然已经回归,相信我们再见之期已经不远……”血色虚影并没有抵抗,在一阵冷笑声中被七彩树枝搅碎了身体,消失无踪。
  
  漫天七彩光芒,银芒缓缓收敛,现出一个身穿银甲的曼妙身影,手持一根七彩树杈,正是烟罗。
  
  “烟罗!”石牧大喜。
  
  虽然他刚刚已经猜到是烟罗,不过真的看到她,心中仍然不禁涌出一股难以言明的兴奋和激动。
  
  尤其,是在这种劫后余生的情况下。
  
  烟罗转看向石牧,上下打量了一眼,点了点头,开口道:“实力提升了不少,很好。”
  
  “我这点实力算什么,这次若不是你再次及时出现,我此刻恐怕已经死了。”石牧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道。
  
  刚刚帝夋这惊天动地的一掌之威仍历历在目,让其心有余悸。
  
  “你也不要灰心,帝夋修炼的时间比你长了不知多少,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拥有现在的实力,已经非常难得。”烟罗面无表情的说道。
  
  石牧勉强点了点头,收拾起了心情。
  
  “天庭派来进攻天河星域的大军都在这里了吧?”烟罗随即目光一转,看向远处还的大军。
  
  无论是天庭大军,还是弥天联盟,此刻目光都望了过来。
  
  所有人都被感刚刚惊天动地的气息波动吓傻,几乎忘了手边的争斗。
  
  刚刚帝夋的出现,只是惊鸿一瞥,很快,两军都反应过来,再次激烈厮杀起来。
  
  不过天庭大军一方,由于毗卢战死,彻底陷入了混乱之中。
  
  原本便被弥天联盟战舰前后夹击的天庭舰队,阵型变得更加纷乱,不少战舰头尾难顾,自相撞击在了一起,困在了星空之中,无法逃离。
  
  “所有人都不要慌乱,调整战舰方位,集中轰击右上方,从那里突围!”一声娇斥在天庭舰队中响起,却是西门雪在号施令。
  
  天庭战舰在西门雪的指挥下,之前混乱的状况才稍稍好转一二,那些互相抵在一起的战舰,也纷纷调转起来,缓慢地朝着右上方移动而去。
  
  然而,之前的混乱已经造成了极大的拥堵,弥天联盟的舰队又是全力围追堵截,天庭舰队想要逃离,根本是天方夜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