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玄界之门 > 第九百七十九章 送离
    两日后,武岩星。天』『籁小说Ww
  
      磐龟族内一处幽静山谷中,有一座静谧的洞府。
  
      府内一处密室之中,此刻正充斥着莹莹绿光,并有节奏的闪动着,使得原本洞壁四周被映照的犹如翡翠一般。
  
      绿光中央,石牧双目紧闭,盘膝而坐,身前悬浮着一尊绿油油的小鼎虚影,正徐徐旋转,从中散出一缕缕青色霞光,缭绕在其周身。
  
      之前连番激战,虽然最后弥天联盟一方大胜,但其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神都受到了不小的损耗,需要花些力气修养一阵,方能复原。
  
      片刻之后,石牧眉头微微一动,屋内绿光渐渐隐去,其胸前的小鼎虚影也随之隐没不见。
  
      “有什么话,进来说吧。”石牧睁开双眼,淡淡说道。
  
      紧接着,一阵石门摩擦的声音响起,一个妖娆女子走了进来,却正是金小钗。
  
      “石牧,雪儿已经被你们关了好几天了,你打算怎么处置她?”金小钗一进密室,便立即开口问道。
  
      “你想让我怎么处置?”石牧仰起头看着她,反问道。
  
      “雪儿待你如何不必多说,我自然希望你能放她离去了。”金小钗说道。
  
      “带我去见她吧。”石牧笑了笑,不置可否说道。
  
      金小钗见他没有给出答案,还欲再问,石牧却已经站起身,自顾自的朝着密室外走了出去。
  
      石牧与金小钗来到密室外,先后飞身而起,化作两道虹光,从山谷外飞了出去。
  
      一路上,两人一言不,一直往西飞行。
  
      一炷香后,二人降落在一座矮山下的一处偏僻院落之中。
  
      院落通体笼罩在一层淡金色的禁制光幕中,约莫占地七八亩,相当幽静,周围是一片古木林。
  
      二人来到门前,并肩而立。
  
      门的一左一右种着两棵高大的银杏树,树下却摆着两个石质圆凳。
  
      这两个圆凳上面刻着一些古朴的符文,符文沟壑里布满了灰尘,看起来十分普通。
  
      石牧却知道,这是封禁着整个院落阵法的两处阵枢。
  
      此封禁阵法乃是磐龟族所布,自有不凡之处,但对于如今的石牧来说,却已经算不得什么了。
  
      他手指上光芒闪烁,在虚空中轻点几下,几道光芒立即飞入了银杏树下的石质圆凳上。
  
      只听“嗤”的一声响,一个圆凳向着右侧偏移数尺。
  
      紧接着,大阵之中也就裂开了一道数尺宽的口子。
  
      “走吧”
  
      石牧说了一声,便跨步走进了去。
  
      金小钗见状,连忙跟了上去,走进了院落中。
  
      二人穿过庭院和厅堂,来到主屋门前。
  
      “哐哐哐”
  
      石牧抬起手,轻敲了几下门扉。
  
      “进来吧。”门内响起一道略显清冷的声音。
  
      石牧推开门,走了进去。
  
      金小钗跟随在他的身后,犹豫了一下,却没有进去,而是抬手关上了房门,轻叹了口气。
  
      进入房间内,石牧就看到西门雪正坐在圆桌旁,手里正捧着一卷古卷,安静地看着。
  
      她的身上没有任何锁链之类的法宝禁锢,但石牧却能看得出,在她的灵海之中,被布下了一道颇为厉害的禁制,使得她的灵力被封死,完全无法调动分毫。
  
      石牧之所以看得出这种禁制,是因为这种禁制乃弥天巨猿一族所特有。
  
      换言之,西门雪所中的这道禁制,正是当日大长老亲自所布。
  
      “雪师姐。”石牧沉默了片刻,开口叫了一声道。
  
      “没想到,这一次见面,我居然成了你的阶下囚。”西门雪放下古卷,看着石牧,有些感慨的说道。
  
      “你知道的,我从没想过要囚禁于你。”石牧开口问道。
  
      “可你我,现在已经站在了对立面上。”西门雪笑了笑,说道。
  
      石牧看着她绝美的笑容,却分明能够从中看到一丝落寞。
  
      “既然你已经选择了天庭,之前为什么还要告诉我武岩星的事情?”石牧叹了口气,开口问道。
  
      西门雪听罢,却将目光从石牧身上移开,望向一侧,美眸中目光凝滞,像是陷入了沉思,半晌都没有说话。
  
      石牧见此,也没有出言催促什么,只是静静的望着对方,同样沉默了下来。
  
      这一刻,似乎整间房间的时间也凝固住了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西门雪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似是回过了神,自嘲般地笑着摇了摇头,笑容很好看。
  
      但她却没有去看石牧,也没有开口解释什么。
  
      “我可以放你离开,但你要告诉我,你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石牧继续问道。
  
      西门雪依旧闭口不言,就像是丝毫没有听到一般。
  
      “天庭大肆掘取灵石,目的又是为了什么?”石牧接着问道
  
      西门雪听罢,索性重新捧起了古卷,看也不看石牧一眼。
  
      “帝夋他到底在谋划什么?”
  
      ……
  
      石牧接连问了数个问题,西门雪皆是置若罔闻,甚至脸上的神情都没有变过分毫。
  
      “雪师姐,我最后问一句,你所追求的,到底是什么?”石牧眉头微皱,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西门雪却不再沉默,抬起头,一双美眸看向石牧,开口反问道:“我追求的是什么,难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石牧闻言,却是一阵恍然,眼神变得无比复杂。
  
      过了半晌,他才叹了口气,开口说道:“毕竟之前武岩星的事情是你告诉我的,否则武岩星被攻破,弥天联盟也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于公而言,你并未犯下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错,反而对我们有大恩……于私而论,我也不愿为难于你。”
  
      说罢,石牧双手在身前飞快掐动,打出一道道复杂法诀,而后双手合并,食指突出,在西门雪身前一指。
  
      “嗡”的一声轻微波动。
  
      西门雪秀眉顿时皱起,显得有几分痛苦,不过却没有哼一声。
  
      紧接着,她的身上亮起一片华光,一道道暗金色的纹路从其小腹上亮起,闪烁三下之后,缓缓消退不见。
  
      随着暗纹的消失,西门雪神色一松,明显感受到之前被禁锢的灵力,又重新恢复了。
  
      “你真的要放我走?”西门雪如蒙大赦般呼了口气,开口问道,神色间却没有丝毫意外之色。
  
      “你身上的禁制已经去除干净,以后去留由你。”石牧说着,转过身,朝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他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口中说道:
  
      “坐镇北武城北传送殿的长老今日不在,午夜子时会有交接,那时会有一炷香的空闲,以你的身手修为,没人可以现得了。”
  
      说完,石牧一抬手。
  
      “吱呀”一声轻响,房门被打了开来,门口露出金小钗的身影,她看了看屋内的西门雪,又看了一眼石牧,欲言又止。
  
      石牧侧转身形,让出了通道。
  
      西门雪起身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突然转看向石牧,开口道:
  
      “天庭在这些星域大肆开掘灵矿,具体为了什么我不清楚,恐怕也只有十二仙将这样的存在才能知晓。不过,不管天庭在图谋什么,他们距离成功都已经不远了。”
  
      “多谢提醒。”石牧听罢,眉头微挑,开口说道。
  
      西门雪没有再说什么,朝门外走去。
  
      石牧突然想到一件极其重要的事,连忙追了出去。
  
      “雪师姐,我还有一事,想要向你求证。”石牧说道。
  
      “什么事?”西门雪回过身来,开口问道。
  
      “之前朱雀星被攻破,钟秀被赵戬抓去一事,你可知晓?”石牧问道。
  
      “哦,朱雀星被攻破了?什么时候的事?”西门雪有些惊讶的问道。
  
      “你不知道此事?”听到西门雪这么说,石牧倒比她还更加吃惊了。
  
      “雪儿说不知道,那自然是真的不知道,难道她还能骗你不成?”金小钗见状,倒有几分生气地说道。
  
      “金师姐不要误会,我不是怀疑雪师姐,我只是有些惊讶。”石牧解释道。
  
      随即,石牧便将火涂攻打朱雀星,以及之后的事情跟西门雪二人说了一遍。
  
      “此事恐怕是火涂仙将自己所为,若是天庭所命,那也应是毗卢仙将带领大军前去攻打,所以我根本不知此事。”西门雪听罢,开口说道。
  
      “我明白了。”石牧之前也有这样的判断,于是点头说道。
  
      “回到天庭之后,我会帮你留意。一有消息,我会想办法通知你。”西门雪略一沉吟,如此说道。
  
      “多谢。”石牧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感激,点头道。
  
      金小钗站在原地,眼神怪异地看着两人这一幕,旋即蓦的想起了什么,神色一变,不由得叹息一声。
  
      西门雪眼神复杂的看了石牧一眼,微微颔,随后转身朝院落外走去。
  
      这一次,她没有再回头。
  
      “这些日子承蒙照顾了,现在刚好和雪儿一起走,就不继续叨扰了,你小子自己也小心。”金小钗笑吟吟地冲石牧说道。
  
      说罢,也不等石牧说话,其妖娆身躯一转,便朝着西门雪追了过去。
  
      石牧在原地呆立了片刻,而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下一刻,其背后黑白双翼一闪而出,身形拔地而起,朝着东方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