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玄界之门 > 第一千一十八章 誓师
    “冥域并非寻常星域,那里牵扯到了冥冥中的轮回之道,而冥河之水是冥域的根基所在,若是被抽干,整个冥域恐怕便会逐渐崩溃,而据我所知,开启玄界之门,会对其他星域也造成某种极大的影响,我自然不会答应他。”栗升说道。
  
      大长老点了点头,眼中露出赞同之色。
  
      “帝夋被我拒绝,表面上也并未动怒,很快告辞离开。我以为他会就此罢手,只是没想到,他开启玄界之门的决心极大,一面暗中构筑万灵玄门大阵,一方面,则在寻找其他驱动大阵的力量。他也是绝世奇才,最终竟真的被他找到了利用五行灵力,替代冥河之水的法子。”栗升摇了摇头,如此说道。
  
      石牧闻言,眉头一皱,大长老也是深吸了一口气。
  
      “帝夋做的虽然隐秘,但是偷采灵石的事情还是被我和宝花师妹发现,我二人很快意识到了帝夋的目的,坚决反对,并且多次阻拦他的行为,帝夋和我们二人终于反目成仇。”栗升继续说道。
  
      “此事说起来,还是我连累的藏玄师兄你,你当年一直主张劝说帝夋,率先以武力阻止他的人,是我。”烟罗忽的开口,说道。
  
      “谁先出手都是一样,道不同,走到后来是必然的。”栗升看了烟罗一眼,微微一笑说道。
  
      “后面的事情相信你也知道了,帝夋发动了对沧月和昆仑的进攻,先后将我和宝花击败,不过他也在于白猿的一战中身负重伤,须闭关千年养伤,故而将计划拖延到了现在,不过在此期间,你也看到了,他可没有放弃努力。”栗升最后说道。
  
      “如此说来,帝夋绝不可能放弃玄界之门的计划。”石牧长出一口气,如此说道。
  
      他心中这才恍然,原来当年的一切是这样。
  
      “正是如此,他寿元已经越来越少,绝不可能放弃开启玄界之门,这个和谈根本不可能谈成。”烟罗冷冷说道。
  
      “而且,以我对帝夋的了解,他应该也不会真心和我们和谈,这一次,十有八九,在背后应该有什么阴谋。”栗升说道。
  
      石牧脑海中念头转动,若有所思的缓缓点了点头。
  
      “既如此,我们不妨将计就计。帝夋此刻对我们的实力应该还没有了解清楚。”栗升眼中闪过一丝诡色,说道。
  
      烟罗看了栗升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不过神情间显然颇为赞同。
  
      “栗升前辈,烟罗,你们二位对天庭应该极为很多,天庭的实力究竟有多少?以我们此刻的实力,能否和他们抗衡?”石牧微一沉吟,问道。
  
      “天庭实力强大,不过也没有传闻中那般夸张,这些年他们之所以能在各大星域横行无忌,主要还是各大星域一盘散沙,无法组成有效的抵抗。以我们现在积聚的各方实力,应该不比天庭差。”烟罗说道。
  
      石牧闻言心中一松。
  
      “对了,说起来,烟罗,你的死灵大军如今情况如何?那个法宝已经炼制完毕了吗?”他忽的想起一事,看向烟罗。
  
      “我已经炼制出了一件魂翕法宝,效果上虽不及坠仙台,但也相差不多,你放心。”烟罗说道。
  
      “大长老,传令下去,召集各族所有首领,前往议事大殿召开联盟大会。”石牧沉思片刻后,霍然抬头,眼中光芒一闪,开口说道。
  
      “好。”大长老应了一声,当先走了出去。
  
      “咱们也过去吧。”石牧看着大长老的背影消失在门外,转头对烟罗和栗升说道。
  
      说罢,三人便也起身离开偏厅,朝着磐龟族的议事大殿赶去。
  
      ……
  
      半个时辰之后,议事大殿中传来阵阵嘈杂之声,里面已经挤满了人。
  
      大殿主位之上,并排摆着三张暗红色的檀木大椅,石牧位居当中,烟罗和栗升真人则分列左右。
  
      在其下首左边位置,紧邻相坐着的,是除娲妖族以外的八荒古族众位族长,方臻安华等人都位列其中。
  
      其中值得一说的却是舒友金,自两年前他成功晋入神境之后,老族长便将社君大印交给了他,让他成为了飞天鼠族的新任族长,总管族中事务。
  
      天凤一族,依然由赵朱明长老暂代族长,主持全族,而弥天巨猿一族也由大长老作为代表列席其中,他与陆馗钟坐在左侧靠近主座的位置,彼此交谈着,脸上皆是挂满了笑意。
  
      在其身旁,容貌绝美身形妩媚的封姬,正侧着身子和一旁的冥罗说着话,巧笑嫣然间一缕青丝从额前垂下,便随手一捋将之挽至耳后。
  
      这一动作随意无比,却又尽显其绰约风韵,惹得殿内半数以上的雄性强者纷纷侧目相望,安华更是一时看痴,被方臻好一通取笑。
  
      而一脸稚气的冥罗,却是手捧着一袋肉脯,一边与封姬说话,一边大块朵颐着,脸上堆满了笑意,显得很是开心。
  
      两人下首位置处,颛武、释无涯、云履,以及另外两名黑魔族神境强者,也都依次列座。
  
      在这些人对侧,大殿的右方,最靠近主位的地方,坐着数名身穿青色长袍的神境强者,正是青兰圣地的一众神境长老,其中便有石牧相识的荷花长老和南宫长老,而在这些人的身旁的,则是崇吾等一众妖将。
  
      至于其他小族族长和神境强者们,则分坐在这几族身后,济济一堂,将整个大殿占得满满当当。
  
      大殿中各族强者,各有渊源,彼此是多年旧识者不再少数,此刻也都相互低声交谈着,崇吾当年追随白猿老祖之时,就与大长老等人相熟,此刻也正偏过身子,与坐在其身后的二长老白藏交谈着。
  
      此时,大殿之内的气氛颇为奇特,几乎所有人都在互相交谈着,却又都刻意压低了声音,使得殿内既有大战将至的紧张肃穆,又有故友重逢的喜悦热闹。
  
      一向喜欢热闹的彩儿,此刻却是老老实实地蹲在石牧肩头,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冥罗手里的肉脯,不时地砸吧砸吧嘴。
  
      “诸位”
  
      石牧目光从大殿内扫过,开口说道。
  
      众人闻声,随即停止了纷乱,一个个将目光转过来,朝着石牧三人集中而去。
  
      “怎么啦,石牧哥哥?”冥罗孩子心性,大大咧咧的叫道。
  
      烟罗闻言,眉头微蹙着看了她一眼。
  
      冥罗立即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不再出声,连手里的肉脯都老老实实地收了起来。
  
      石牧见状,笑了笑,开口说道:“今日召集诸位前来,是有一件要事,想要与大家商量。”
  
      “盟主,可是要与天庭决战了?”天凤族的赵朱明长老开口问道。
  
      事实上,大殿之中有此想法的大有人在,毕竟如今武岩星上集结了这样强大的一批战力,怎么看都像是为最后的决战在做准备。
  
      “想必诸位都知道,我们天河星域附近的几个星域,都已经被天庭吞并,如今我们天河星域已成孤岛之势,彻底被天庭孤立围困。”石牧说道。
  
      众人闻言,神色俱是一黯,显然众人对此也都已经了然。
  
      “天庭亡我之心不死,我们与之必有一战。”安华沉声说道。
  
      “如今我们战力集结,不若主动出击,打上天庭去罢!”方臻也随之语气铿锵的说道。
  
      他们二人言语一出,其他各族也都纷纷响应,一时间众人战意皆被调动了起来。
  
      “不过,就在半月之前,却发生了一件怪事。帝夋突然遣来使者,称要与我们和谈。”这时,石牧却话锋一转,忽然说道。
  
      “什么?”
  
      “和谈?坚决不可!”赵朱明当先说道。
  
      天凤一族几乎被天庭灭族,此刻说和谈,他自然第一个不答应。
  
      “与天庭和谈?万万不能!”
  
      “枉死先辈英灵未散,我等誓死不与天庭妥协!”
  
      “对,绝不妥协,死战到底!”
  
      紧随其后,天河妖族族长和崇吾妖将等,也都纷纷应和道,大殿之中顿时一片哗然。
  
      “石盟主,天庭之人绝不可信,千万不能答应与之和谈。”陆馗钟也蹙眉说道。
  
      “石盟主……”
  
      石牧见众人群情激奋,沉默听完众人所言,抬起双手在身前压了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而后才开口说道:“漫长岁月以来,天庭不断入侵各大星域,人、魔、妖各族无不受其戕害,弥阳、黑魔、天河诸星域无不受其侵扰。凡有反抗之处,皆被其严酷镇压,一旦抵御失败,则必然招致灭族毁星之灾,使得亿万生灵流离失所。此等弥天血仇,石牧岂能忘却,怎敢与之和谈?”
  
      众人闻言,嘈杂之声顿时减弱下来,凝神听石牧继续说道。
  
      “千余年前,先代族长白公,曾率领天河妖族奋起抵抗,不息以自爆为代价,为整个星域大世界争取来这千年的喘息之机,才让我等能够重新积聚力量。如今时机已至,新仇旧怨自当与天庭一柄清算,为了星域世界枉死之生灵,为了芸芸百族战死之英灵,为了白公族长等一众先烈,我等誓要杀上天庭,诛尽万仙!”石牧朗声说道。
  
      其声如钟吕,一席话说得众人心神激荡,战意高昂。
  
      “杀上天庭,诛尽万仙!”众人齐声喝道。
  
      原本还有些忧心石牧主和的首领,顿时也放下心来,议事大殿内一时间士气大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