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玄界之门 > 第一千一十九章 顺势而行
就在众人齐声高呼,士气大振之时,有一个人,却并未露出什么激动之色,反而眉头紧锁,似在思索什么。
  
  石牧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开口问道:“舒族长,可是有什么想说的?”
  
  “石盟主,天庭此次突然要来议和,有没有说过,是为了什么?”舒友金闻言,开口问道。
  
  此言一出,其他人也纷纷安静下来,将目光都望向石牧。
  
  “天庭来人只是说,要我三个月后前往南天门,帝夋要亲自与我和谈。但具体是为了什么,并没有明说。不过,我能感觉到,帝夋或许是有什么事情有求于我吧。”石牧略一沉吟,如此答道。
  
  石牧自然心知,帝夋要与他和谈的内容,必然与玄门计划有关,但却并没有打算在此与众人讲明,倒不是故意隐瞒,而是此事牵连甚多,并不适宜让所有人都知道。
  
  “既然我们不会与天帝和谈,那敢问盟主,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去做?”陆馗钟问道。
  
  “我已经答应与帝夋和谈了。”石牧说道。
  
  “什么?”
  
  众人闻言,又是一惊。
  
  “诸位稍安勿躁。如今帝夋到底有何所求,我们尚不得知,但既然是他先提出,便姑且当做是我们的筹码。我们与其拒绝,不如将计就计,看看天庭到底在玩什么花样。”石牧解释道。
  
  “原来盟主早有打算,只是不知,是怎么个将计就计法?”陆馗钟出言问道。
  
  “天庭为表诚意,保证和谈之前停止入侵天河星域,并且承诺等到和谈之期,我可以随意带领任何人进入天庭,我想借此机会,我们正好带领大军直奔天庭。”石牧说道。
  
  “帝夋不会如此糊涂,就这么放我们大摇大摆地进入天庭吧?”地龙族族长狄彦有些迟疑地说道。
  
  “这个自然,不过帝夋既然放下话来,我可以随意带人进入天庭,便没有阻止我带大军进入的理由。”石牧说道。
  
  “如若帝夋不让盟主带大军进入,该如何是好?”陆馗钟问道。
  
  “若他不愿我率大军进入,我自然也不会与他和谈。”石牧淡然一笑,如此答道。
  
  “帝夋既然敢说此大话,想必也有所准备,恐怕没有那么容易能进入天庭。”一直没说话的大长老,突然开口说道,语气里隐隐有些担忧。
  
  “是啊,当年追随白猿将军之时,也听他说起过,天庭所处位置很是奇特,要想进入就只能通过东南西北四道天门,而这四道天门便是天庭防守的重中之重,想要突破,定然是千难万险。”崇吾也开口说道。
  
  “崇吾所言不错,天庭的四道天门的确是一道天堑,想要突破殊为不易,但想要攻入天庭,我们也别无选择。此番石牧借由和谈,率军进入南天门,倒不失为我等的一次难得契机。”坐在石牧身旁的栗升,此刻也开口说道。
  
  “以往也曾听说过天庭四道天门,但从不知在何处?”陆馗钟开口问道。
  
  “天门,顾名思义,乃是天庭之门户,是天庭与下界诸多星域沟通的关隘,其虽处于天庭四方,却有许多传送入口分布在广大星域之中。这些传送入口位置大多十分隐秘,并且常年有重兵把守。天庭兵马便是从这些传送入口,侵入各个星域的。”栗升真人说道。
  
  “帝夋邀我前往的南天门,其中一处传送入口,就在我们天河星域的江嶋星上。而西天门的传送入口,位于弥阳星域中的离尘宗。东天门的一处传送入口,位于黑魔星域与乌天星域的交界处的乌龙星上。至于北天门的一处传送入口,则在幽蟲星域和天河星域接壤处的螟蛉星上。”石牧接话说道。
  
  “江嶋星?怎么听着有些耳熟?”陆馗钟听罢,有些疑惑的说道。
  
  “那是娲妖族下属最大的一颗附属星球。”赵朱明却是眉头微蹙着说道。
  
  “对,没错!想不到天庭的南天门就在那里,怪不得当年就属娲妖族被打得最惨,以至于后来族人散布天河星域,至今都无法重新聚合。”陆馗钟单手一捶掌心,恍然道。
  
  “天庭邀我们前往南天门,会不会是在那里布好了陷阱,等着将我们一网打尽?”狄彦有些担忧的说道。
  
  “狄族长所言甚是,我也有此顾虑。所以,我们并非集合所有兵力,尽数前往南天门。此番,天庭必陈重兵于南天门,届时,我会带领四族大军,前往南天门与帝夋和谈。大长老将会率三族大军携崇吾妖将领其麾下妖兵,潜伏于螟蛉星上的传送点,伺机攻打北天门。”石牧如此说道。
  
  “届时,我也会带领青兰圣地麾下大军,攻下弥阳星域中的离尘宗,并控制那里的传送入口。”栗升接话道。
  
  “乌龙星上的传送入口,在石盟主前往南天门的时候,我也会率领黑魔族和死灵大军潜伏过去,等候时机,攻打东天门。”烟罗补充说道。
  
  “石盟主,这样一来,会不会兵力过于分散,不利于全面开战?”狄彦开口问道。
  
  “天庭实力本就胜于我等,若正面进攻,胜算并不高。但若借此和谈之机,兵分几路,随机应变的采取佯攻策略,反而可分散压力,扰其视听,以奇兵制胜……谈判之日,我若顺利带大军进入南天门,三路大军皆可暂且按兵不动……一旦事有不豫,我会及时传讯,到时四路大军同时发难,一齐攻打天庭,决一死战。”石牧说到这里,目光中精光闪动,语气决然。
  
  ……
  
  天庭,寒俪宫。
  
  这是一座建造在白色雪山上的宫殿,通体以白色寒玉所铸,散发出晶莹的白光,熠熠生辉。
  
  寒俪宫深处一个幽静小亭之中,一个白衣如雪的少女正盘坐于此,双足从裙摆中露出,未着鞋履,肤色赛雪,。
  
  她双目紧闭,身上散发出一股若隐若现的白色雾气,形成一个雾球,使得她的容貌看起来模模糊糊,但依旧可从轮廓上看出其倾国倾城的绝色姿容。
  
  不是西门雪,还是何人?
  
  随着其嘴唇微微翕动,一股股冰雪之气从周围汇聚而来,融入其身周的雾气之中,上下流转,宛如活物一般。
  
  小亭之外的远处,金小钗平足而立,静静看着西门雪,眸光中,不时掠过一丝复杂神情。
  
  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西门雪长长的睫毛忽然微微一颤,接着其豁然睁开眼睛,两手一结兰花指印,身上浮现出一层晶莹白光,随即迅疾无比的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白光所过之处,一切被一层厚厚冰晶冻结,空气中浮现出大片白色冰花,随风上下飞舞。
  
  银装素裹的依山小亭,身处白色冰花飘散中的绝色佳人,这一幕,勾勒出一副如诗如画的情景。
  
  西门雪口中念念有词,玉手挥舞,打出一道道法诀。
  
  大片冰花犹如受其控制一般,随着其法决的催动,纷纷翻滚着朝着她汇聚而去,这些冰花上下交织融合,渐渐凝成一个方圆七八丈的白色冰花领域。
  
  西门雪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双手齐动,散去手中法诀,白色领域缓缓消散。
  
  “啪啪”的鼓掌之声从外面传来,西门雪循声望去,见识金小钗正脸带微笑,双手轻拍着走了过来。
  
  “雪儿,你的实力进步着实飞快,不但达到了神境中期,还领悟到了领域的玄妙,真是让人羡慕。”金小钗说道。
  
  “呵呵,多亏了帝夋大人赐予的冰魄仙实,才能一举领悟了领域的玄妙。”西门雪嫣然一笑道。
  
  “冰魄仙实可是传说中上界流传下来的宝物,那个帝夋竟然舍得给你,看来他对你很是看重啊。”金小钗说道,脸上却没有多少笑容。
  
  西门雪脸上露出笑容,似乎有几分被帝夋看重而欣喜之感。
  
  “你真的打算留在天庭,继续做帝夋的手下?对于他,就完全不管了吗?”金小钗问道。
  
  西门雪闻言,俏脸微冷,美眸中似射出两道寒光。
  
  金小钗怡然不惧,目光平静的和其对视。
  
  西门雪眼神逐渐温和下来,移开了视线,沉默了片刻,这才缓缓道:“既然我当初做出了那种选择,就不会再去后悔。”
  
  金小钗闻言叹了口气,神情有些复杂。
  
  “怎么了?是不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西门雪美眸一闪,问道。
  
  “没错,你闭关的这段时间,外面情势风云变化……如今的石牧,已经收复了整个天河星域,且联络了不少其他星域的助力,现在的他,俨然已成为了一方霸主,天河星域百族皆以其马首是瞻了。”金小钗说道。
  
  西门雪美眸中泛起一丝异彩,不过立刻便恢复,开口道:“哦,那又如何?”
  
  “帝夋大人此刻似乎也对其颇为顾忌,向他发出了和谈的邀请。”金小钗顿了顿,继续说道。
  
  “和谈?”西门雪听了此番话,不禁微微一怔,秀眉微微蹙了起来。
  
  天庭和各大星域的仇怨之深,她虽然了解不多,但也知道一些,应该毫无和谈余地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