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玄界之门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双杀
    李元青白交加的面色上,拂过一丝凝重之色,身子骤然后退,双手在身前一阵飞快掐动。
  
      只见其掌心之中白光闪动,一片白色符文密布的白色光盾,浮现而出,朝着五道灰光挡去。
  
      “噗噗噗”
  
      五道声音响起,那些灰光纷纷如矛一般,刺入白色光盾之中。
  
      白色光盾之中顿时向内凹陷下去,直抵李元身前,眼看着便要破溃开来。
  
      李元见状,眼中也不由流露出一丝惶恐之色。
  
      就在这时,在其肋下一道黑色手掌忽然穿出,掌心之中黑光涌动,冲入白色光盾之中。
  
      光盾光芒流动,转为黑白之色,其上的凹陷顿时回缩,五道灰光立即被挡了回去。
  
      石牧见状,眉头不由蹙了起来。
  
      “嘿嘿嘿,想要杀我,你的道行还不够。”
  
      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李元身子忽然一转,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李元背后,又露出李宝的身影。
  
      此刻,他的破碎的头颅却已经重新恢复,只是面颊上却还能看到道道殷红的瘢痕,纵横交错,看起来十分可怖。
  
      石牧看着这一幕,眉头也不由得蹙了起来。
  
      他注意到,李宝头颅后方有一片朦胧白光亮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白光人影。
  
      那白光人影模样与李元身形相似,其上光芒如同水流一般,源源不断地朝着李宝身上流动而去,看起来似乎是在将李元身上的阳属性灵力,汇入李宝体内。
  
      随着白光的不断汇入,那个白光人影也逐渐变得模糊,直至消失不见。
  
      片刻之后,李宝头颅上的瘢痕,竟也一点点淡化,最终消失不见了。
  
      这情形,就如同其并未被杀,甚至从未受伤过一般。
  
      “哼,没有我,你可就死了。”李元转过身来,开口说道,却是说给李宝听的。
  
      “一时不察,才被他偷袭了去。你这家伙,我救你可不只一次两次了,你那颗白痴脑袋也不知道被轰碎了多少次?还不是靠我才活下来的。”李宝略带不屑的说道。
  
      阴阳相济!
  
      听着两人对话,再一联想之前景象,石牧心中蓦然升起一种猜测。
  
      这两人的功法一阴一阳,彼此相合,互为补充,虽不及自己五行阴阳融合而成的灰光,却也有其独到之处,实在不容小觑。
  
      石牧正思量间,就见李宝身后,数十艘战舰一齐开动,带着隆隆声响,朝着这边赶了过来。
  
      原来,天庭大军见李元李宝二人陷入颓势,便打算赶来助阵。
  
      “他们动了,咱们也上去吧。”弥天联盟这一方,安华见状,立即说道。
  
      “嗯,传令大军,准备作战。”陆馗钟沉声喝道。
  
      众人一听,纷纷行动起来,准备大战一场。
  
      “别急,石头让咱们先按兵不动。”就在这时,站在方臻肩头的彩儿,却忽然开口叫道。
  
      众人闻言,犹豫片刻,还是遵从了石牧的命令。
  
      “呵呵,你们两个人战我不够,还要动用大军过来,凭人数压制吗?”石牧目光扫过二人身后战舰,面露不屑之色,嘲讽说道。
  
      李宝闻言,面色骤然一沉。
  
      在其背后,李元更是尖声喝道:“都干什么,还不快给我滚回去。”
  
      这一声,如同叠浪滚滚传回,天庭战舰纷纷停了下来,不再继续上前。
  
      石牧心中不禁哑然,没想到,这两人心思倒是单纯的紧。
  
      正思量间,眼前人影却是一花,李宝的身影已经突然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不好。”石牧暗叫一声,身子骤然向后暴退而去。
  
      “哈哈哈,晚了。”一声尖笑发出,却是出自李元之口。
  
      其话音未落,身形就骤然出现在石牧头顶上空,手中白色羽扇一挥,一片明晃晃的白色火刃,立即从上空覆盖而下。
  
      只见白色火刃,如同火雨一般当头倾下,将漆黑的星空切割得支离破碎,裹挟着一道道锋锐无比的空间乱流朝着石牧袭去。
  
      石牧冷哼一声,单手一抬,一拳朝着上方轰击而去。
  
      一道巨大的金色拳影,猛然击出,如同一道巨墙一般层层突进,朝着白色火刃和空间乱流轰去。
  
      “轰隆”
  
      一声沉闷的轰鸣声想起,白色火刃和金色拳影轰然炸裂,在空间乱流的带动下四散而去。
  
      猛烈的气流化作一片罡风,朝着四面八方飞袭而去。
  
      石牧被这股力量一扫,身子不由自主地下沉数尺。
  
      他只感到小腿处一阵冰凉,垂首望去,就见自己的双足,正沉浸在一片方圆数十丈的黑色“沼泽”中。
  
      石牧脚下的黑色粘稠区域,并不是真正的沼泽,却有着如同沼泽一般的特性,正在不断地吞噬着石牧的躯体。
  
      才不过片刻功夫,石牧双膝以下的部分,就已经完全被吞没了进去。
  
      而更令石牧惊诧的是,其陷入沼泽以内的小腿,此刻竟然完全失去了知觉,他竟完全感知不到小腿的存在了。
  
      “哈哈……失去双腿的滋味如何啊?”上空传来李宝沙哑的笑声,听得石牧一阵厌恶。
  
      他也不答话,手上法诀掐动,一道蓝色水汽顺着他的腿部一直漫延而下,流入了那片黑色沼泽中,不一会儿就将整个沼泽区域覆盖了进去。
  
      眼见沼泽区域附上一层蓝色水膜,石牧手中法诀微变,一缕阴寒气息从其身上散发而出,径直渗入黑色沼泽中去。
  
      “咔咔咔”
  
      数道轻微声音响起,黑色沼泽竟一点点地冻结了起来。
  
      石牧双拳一握,手中亮起一团赤红火光,猛然朝身下砸去。
  
      只见两道火焰拳影骤然轰入黑色沼泽中,径直将其砸得碎裂开来,石牧的身子也在这股反震之力的作用下,从黑色沼泽中飞升而起。
  
      然而,还不等其飞离丈许,身下碎裂开来的沼泽,却像是突然又活了过来,化作一片黑色潮水,向他卷了过来。
  
      石牧正欲出手应对,忽听得头顶一声雷鸣炸响,数百道粗壮白色闪电撕裂星空,骤然向他劈了下来。
  
      其眉头蹙起,双掌一抬,上面亮起金色华光,骤然向着上空劈砍过去,却是全然不管身下追上来的黑潮。
  
      只见那道金光骤然上劈,在一片白色雷光中一闪而过,径直将其从中间劈开,露出一道宽约三尺的缝隙。
  
      石牧的身子便从这道缝隙中穿梭而出,直奔李元而去。
  
      与此同时,其身上血红光芒一闪,身外化身立即飞射而出,直奔身下黑潮而去。
  
      只见其背后血红蝠翼猛一扇动,如同一道血色闪电般,冲入了黑潮之中。
  
      几个来回闪动,身外化身毫发无损地从黑潮中飞了回来,再看黑潮却已经被切割成了碎片,正在徐徐溃散。
  
      “这是个什么东西,一身血光中竟含有如此强大的凶煞之气,怎么连我的至阴黑潮都无法奈何,反被轻易攻破?”李宝口中惊呼道。
  
      “还不是你本事不行,还是看我的。”李元转出身来,叫道。
  
      其双手一抬,白色羽扇往身前一打,羽扇之上传来一阵凤鸣之音,顿时化作一道烈焰白凤,燃着熊熊火焰,直奔石牧化身而去。
  
      石牧化身见状,手中血色残剑上血焰涌动,朝着白凤抵挡而去。
  
      “轰”的一声响。
  
      大片白焰将血焰吞没,火力汹涌烧灼,蒸腾得剑上血气飞快流失,身外化身也连连后退开来。
  
      “看到没?还是我第六仙将厉害……”李元得意叫道。
  
      其话尚未说完,却见身前一道人影闪过,却是石牧骤然飞至,一拳朝他轰来。
  
      “呼呼呼”
  
      一道巨大的火焰拳影呼啸而来,直奔李元面颊。
  
      李元惊呼一声,身子一转,又将李宝换了过来。
  
      李宝一边大骂李元,一边连忙一抬双手,在身前画出一个大圆,口中连声吟诵起来。
  
      只见那大圆之中,浓烈的黑雾涌动肆意涌动,却始终不见涌出。
  
      “轰”
  
      火焰拳影一下子砸入了黑雾中,在里面翻动几下就没了声息,竟是被其吞没了进去。
  
      石牧感到颇为惊异,这黑雾竟还有如此功用。
  
      其手上光面频闪,又是几记攻击,却发现无论自己使用哪一属性攻击,竟然都被其以黑雾吞没了进去,完全起不到作用。
  
      石牧略一沉吟,心念忽的一催。
  
      身外化身全身立即血光大盛,手中光芒一闪,取出那柄血色残剑,背后蝠翼一扇,飞到他的身侧。
  
      “既然五行之力奈何你不得,也就只有试试血煞之气了。”石牧笑了笑说道。
  
      他心知,五行之力归根结底,不出阴阳之属,多半要受这黑色雾气克制,倒不如让身外化身试试以煞破之,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其话音刚落,心中再次一催。
  
      身外化身双目血光一闪,体表一道道血色纹路亮起红光,手中残剑直指李宝,朝其骤然冲去。
  
      但见其身形一个模糊下,化为一道血光,带着一连串残影一闪而过,几乎只是一瞬之间,就将残剑剑锋刺入了那团黑雾之中。
  
      与此同时,石牧的身影突然一闪,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噗”的一声轻响传来。
  
      却是那道血色残剑剑锋,已大半没入了黑雾之中。
  
      “哈哈……愚蠢,以为这样就能……”李宝嘲讽的话语还没说完,就突然戛然而止了。
  
      “砰”
  
      “呃……”
  
      就在这时,他的身后也响起了一声闷响和短促的呼叫声。
  
      却是石牧,在化身攻击的瞬间,身形如鬼魅般飞移至李宝身后,同时一拳迅雷之势捣向了李元。
  
      “噗嗤”
  
      李宝不可思议地望向胸前,却见自己身前的黑雾中,一截血红剑锋赫然刺出,径直捅入了自己的左胸。
  
      而与其背身相连的李元,此刻嘴角也淌着鲜血,青白的面色上反倒有了一点红色。
  
      在他的左胸处,也破开了一个大洞,血肉向外翻卷着,看起来说不出的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