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玄界之门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血溅南籭
南籭宫。
  
  石牧身形在半空一个跟头,翻天棍在手中一转,直取殷破而去。
  
  殷破面上煞气更甚,口中低喝一声“找死”,手中白色缎带一甩,将石牧身外化身卷得倒飞而出,同时手中血红古怪长剑的剑锋一指,径直刺向石牧而来。
  
  刹那间,血红古怪长剑表面血光大盛,凭空涌出一片血海,血雾浓稠如液,血腥之气翻滚汹涌,朝石牧一卷而去。
  
  石牧只觉面前一股血煞之气袭来,仿佛看到血海之中无数血色骷髅此起彼伏,张着大口朝着自己撕咬而来。
  
  他将心神一敛,手中翻天棍凌空一个圆舞,直指身前,金光一闪下,竟瞬间横跨百丈之远的狠狠砸到了那怪异血剑。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后,血剑与长棍针锋相对地抵在了一起,一圈肉眼可见的金红气浪从中爆发开来,席卷向四面八方,漫天血海被撕裂溃散。
  
  不远处,正与左阴交战的赵朱明受到这股巨力冲击,身子一个不稳,手中兵刃也发生偏移,从左阴右侧肩膀上划了过去,却刺在了空处。
  
  左阴身上黑白光芒爆闪几番,硬是在这巨大冲击下稳住了身形,抓住时机,手中黑白长剑如蛇吐信,骤然从赵朱明腋下刺出,眼看就要穿胸而过,将其刺个透心凉。
  
  “呼呼呼”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火轮忽悠悠从赵朱明身后转至身前,“铛”的一声,打在了左阴剑锋之上,将其挡了回去。
  
  却是此前与其并肩作战的那名联盟长老所放。
  
  赵朱明见此,刺空的剑锋趁机回转一扫,一片赤红火光伴着一声嘹亮凤鸣,朝左阴疾飞而去。
  
  “兹啦”一声脆响,左阴身上蓦然浮现一层银光护罩,但在赤红火光下,只是“噗”的一声,便被洞穿而过。
  
  眼看大片烈焰即将倾泻而下,左阴手中黑白剑终于回防,并在身前滴溜溜的飞速旋转起来,化为一个一人多高的黑白八卦虚影,挡在了身前。
  
  大片烈焰落在八卦虚影上,顿时八卦表面黑白光芒大放,烈焰纷纷反射而回。
  
  赵朱明和那名联盟长老见此,连忙各施手段抵挡了下来。
  
  再看那左阴虽然挡下了二人进攻,但原本惨白的半张脸还是被方才的烈焰灼到了些许,留下了一片焦痕,看起来颇为可怖。
  
  其死死的盯住了赵朱明和那名联盟长老,面孔上开始浮现出狂怒之色。
  
  就在此时,“砰”的一声巨响,从石牧与殷破激战方向传来。
  
  却是石牧右手掌心被金色光芒笼罩着,一掌拍在了翻天棍上。
  
  翻天棍身立即一震,一股翻山覆海般的巨大沿着棍身直冲而上,在棍端之上爆发开来。
  
  “轰隆”
  
  如同一轮烈日骤然爆裂,耀眼到了极点。
  
  殷破只觉得眼前一阵恍白,便在这股力量的冲击下,身不由己的倒飞了出去。
  
  石牧身外化身立即从其背后赶上,双手紧握血色残剑,朝着殷破后心刺去。
  
  眼见就要一击得逞时,殷破左臂之上缠绕着的白色缎带,却是再次疾射而出,犹如一柄白色长剑一般径直射出。
  
  “噗”的一声响。
  
  石牧身外化身肩头一道血箭飙出,却是被结结实实刺穿了过去,然而其却是丝毫不停,手中残剑依然直刺而去。
  
  殷破心中一凛,连忙一抽身,从石牧身外化身剑下避让开来。
  
  其还未来得及站稳身子,就忽然感到身侧一股可怕气息袭来,也不及多想,便擎起血色长剑格挡而去。
  
  “嘭”的一声巨响。
  
  殷破身子在一股大力击打之下,顿时跌飞出去,将殿中数根石柱撞个粉碎之后,重重地摔在了那层结界光幕上,口中鲜血狂吐,胸前一片殷红。
  
  就在此时,石牧已手提翻天棍着大步跨出,便要赶上去给其致命一击。
  
  突然间,他却感到脑后生风,立即转过神来,一拳轰了出去。
  
  一道金色拳影飞出,与十颗金色圆珠撞击在一起,彼此相持在了一起。
  
  与陆馗钟交锋的白水僧人见此,面色一僵。
  
  他方才见殷破势危,情急之下打出七颗佛珠将陆馗钟行动封住,又全力催动另外十颗佛珠攻击石牧,以解殷破之危,却不想石牧只是随手一击,就挡住了他的攻击。
  
  “蹭蹭蹭”
  
  半空中响起一阵剧烈的声响,当中升腾起道道白烟,却是那十颗金色佛珠滴溜溜地飞快旋转,与拳影剧烈摩擦所致。
  
  “找死。”石牧低喝一声,大步走上前去。
  
  其右掌抬起,掌心亮起一片灰光,屈指向空中漂浮着的一颗佛珠弹去。
  
  “咚”的一声轻响。
  
  那颗佛珠立即在一道灰光的包裹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射了出去。
  
  白水僧人见状大惊,双手猛一合十,口中念起密咒,一道金光闪闪的佛陀虚影浮现在其体外,继而向前探出一掌,打向那颗佛珠。
  
  “噗”的一声轻响。
  
  没有丝毫停滞,那颗佛珠径直穿过那道金色佛掌,打入了白水僧人的眉心。
  
  几乎与白水之前杀死那名联盟长老的情形一模一样,他也只来得及口中发出一声短促的“呃”声,便被佛珠穿颅而过,神魂尽灭。
  
  见石牧举手投足间,再斩杀一名仙将,殷破和左阴眼中顿时一惊,陆馗钟赵朱明三人却是精神一振!
  
  那些环绕在陆馗钟周围的金色佛珠,没了法力控制,也随之无力地掉落下来,弹动着四散滚去。
  
  陆馗钟方一脱困,便一擎巨斧,朝着赵朱明那边杀了过去。
  
  “啊……”
  
  殷破口中咆哮一声,周身血光大作,整个人也变得愈加凶戾,在一片浓重血雾笼罩中,身形变得模糊扭曲起来。
  
  大片血雾犹如蚕丝般一圈圈的包裹其身上,转眼间淹没其身形。一时间,只剩下半空中一柄血色巨剑微微震动,表面血光流转,周遭血雾浓稠如墨。
  
  “身剑合一术!”石牧瞳孔一缩。
  
  这一念头刚在其闹钟一闪而过,只听“嗖”的一声!
  
  血剑忽然停止了震动,冲石牧所在疾射飞去,其周遭裹挟着的血雾蓦然放大,当中浮现出成千上万的狰狞鬼脸,似要向石牧索命一般。
  
  石牧面对血剑凛然不惧,右脚抬起往前一步踏出,手中翻天棍表面“呼”的一下,缠绕上一层灰色火焰,棍头一转,猛然砸向那柄血色巨剑。
  
  “轰”
  
  只见灰色光焰骤然大亮,猛然爆发地穿入了血色巨剑中,在一声爆鸣中四散疾射开来,径直将那片血雾撕扯成了碎片。
  
  一阵鬼哭狼嚎般的异响过后,殷破身子蓦的从半空中跌落下来,已然被砍成两截,鲜血喷洒飞溅。
  
  其上半截身子手中的血剑表面灵光黯淡,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显然不相信自己竟与石牧,有着如此大的实力差距
  
  石牧身外化身一步赶上前去,手中血色残剑提起,一剑刺入了殷破头颅之中。
  
  忽见殷破头颅之上血光大作,其一身精血竟在血色残剑的吸引之下,尽数流入了石牧身外化身体内,眨眼之间,就将他身上的伤势修复完全,甚至还令其身上气息,也提升不少。
  
  而后,身外化身又俯身拾起殷破那柄古怪血剑,和自己的血色残剑一左一右拿着,似乎是在打量着什么。
  
  片刻之后,其突然将两剑紧握,在空中猛一交击。
  
  “玱琅”一阵脆响,那柄古怪血剑竟然碎裂成了一堆残片。
  
  身外化身将血色残剑往残片之上一指,一股无形磁力突然产生,那堆血剑残片中竟然飞出一道道血液般的物体,朝着残剑上聚拢而去。
  
  随着那些“血液”的不断汇入,血色残剑一点点加长起来,最后竟变成一柄长逾四尺的血色大剑,上面血光闪闪,血煞之气更胜从前,而地上那堆残片却是光芒黯淡,变作了一堆废铁。
  
  石牧这才明白过来,之前为何身外化身急于与殷破交战,原来是他在殷破身上感应到了与血色残剑相同材质的气息。
  
  他虽心觉奇异,却也来不及细想,目光一转,朝赵朱明那边看去,却见那三人还在围着左阴厮杀着。
  
  左阴不知何时祭出了一黑一白两颗头颅大小的圆球,在周身上下缭绕,独自面对赵朱明三人,竟也能立于不败之地。
  
  但其此刻见殷破战死,脸色骤然间难看无比,扫向石牧的目光中显然带着一丝恐惧,萌生了怯退之意。
  
  其面上黑白两色光芒大作,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喷出口外,化为一股血雾,一闪即逝的没入手中黑白剑中。
  
  其手中黑白剑气息大涨,蓦然脱手而出,滴溜溜旋转下,一轮轮黑白相间的八卦虚影密密麻麻的从中飞卷而出,朝着四面八方疾射而开。
  
  赵朱明三人见状,不敢硬接,纷纷闪避开来。
  
  左阴则趁机身形几个闪动下,朝殿门处飞速而去。
  
  “现在还想走,不觉得太晚了些吗?”石牧清朗的声音忽然从其身后传来,让其心中一惊。
  
  话音刚落下,一股仿佛毁天灭地的空间波动一下从其背后传出。
  
  左阴脸上不禁尽是绝望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