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玄界之门 > 第一千零四十章 上当
石牧所化巨猿见栗升飞身而来,将手中翻天棍扛在肩头,左手抬起,手掌朝上。
  
  栗升身形一个模糊,落在巨猿掌心,开口问道: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为何我感觉到了万灵玄门大阵的气息,按我们之前的推算,距离血月消失,大阵完全开启,明明还应该有几个时辰?”
  
  他此刻的身形与石牧放在一起,几乎就是蚂蚁与大象的观感,然而却并不妨碍他的声音准确无误地传递到石牧耳中,甚至连后面追赶过来的彩儿,也都听得一清二楚。
  
  未等石牧答话,彩儿就已经飞落到栗升肩头,当先说道:“俺刚才飞过去找你,就是想跟你说这事儿呢,那什么劳什子大阵,已经被石头破掉了,你没看到这周围到处漂浮着的灵石吗?那可都是石头打碎的灵山上崩落下来的。啧啧……这会儿也没空去吃,可真是浪费的紧呢。”
  
  看着彩儿一副惋惜不已的样子,栗升却是不觉半点浪费,反而心里担忧更重,急切问道:“什么灵山?”
  
  “之前这周围出现了五座巨大的灵山,应该是帝俊用这么多年搜刮来的灵石构筑而成的……”石牧开口,将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
  
  “千年积累,入侵那么多星域,毁灭那般多星球,帝俊积攒的灵石,绝不仅仅只有五座灵山那么多!石牧,你破坏掉的,恐怕是一个假阵,而且是一个能够触发真正万灵玄门大阵的假阵。”栗升闻言后,沉默良久,才抬起头看着石牧,严肃说道。
  
  “什……什么?假阵?那么大的阵势,怎么可能是假阵?”彩儿惊呼道。
  
  “这么说来,现在整个天庭的宫殿位置都在变化,才是真正大阵在启动吗?”石牧这般说道,神色间却并没有太多意外之色,显然他也已经有此怀疑了。
  
  彩儿闻言,立即目光一转,朝着周围扫视而去,随即惊愕地发现,原本错落分布的天庭宫殿,此刻却已经重新排布,位置与原先大不相同,变得井然有序。
  
  “难道说,这整个天庭都是大阵?”彩儿突然想到一种可能,猛地一张翅膀,探头向前,张口惊呼道。
  
  石牧和栗升两人神色凝重,没有回答他,却都是默认了。
  
  “帝俊现在何处?”这时,栗升突然想到现在局势的关键,连忙问道。
  
  “他只在南籭露了一面,随后就一直没有再出现,恐怕就是去幕后布局了。可是时间明明未到,按道理说他就算去操纵大阵,也不可能现在就开启吧?”石牧沉吟道。
  
  栗升闻言,也是一阵沉吟,片刻之后,他猛地一抬头,恍然大悟道:“糟了,是冥灯引魂阵!”
  
  “什么阵?”彩儿一时没听清,连忙叫道。
  
  石牧也是一阵疑惑,阵法的名字他自然是听清了,但在脑海中一阵搜索之后,却发现自己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阵法。
  
  “这是师尊当年传授给我们的一种禁阵,用以拘摄死者亡魂来点亮冥灯的阵法。当这个阵法中点亮的冥灯数量足够多时,就能产生极强的聚阴效果,一旦这阵法与冥域相连,就有可能促使冥域血月提前消失。”栗升很快解释完。
  
  “怪不得之前天庭大军的数量战力,一直都与我们相差不多,即使是增加援兵,也没有让这种差距拉大。原来帝俊为的就是让双方的厮杀能够最为惨烈,继而能够产生更多的亡魂。”石牧恍然说道。
  
  “那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再去把那些天庭宫殿一座座都拆了?”彩儿开口问道。
  
  他这么带有自嘲倾向地一问,石牧与栗升听后,却都没有反驳。
  
  诚然,拆掉所有天庭宫殿的确是一种办法,可是天庭的亭台楼阁屋舍殿宇又何止千万,分布在层层白云间,范围又何止数千里之广,其中真真假假,即使动用他们联盟的所有力量,花上一整日的世间,也未必能够将之完全拆除。
  
  到那时,玄界之门早已经打开了十数个时辰,这个世界不知道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
  
  石牧与栗升正在思量对策之时,战场上方的蔚蓝晴空中,突然响起一声尖锐无比的厉啸,一道黑色人影突然凭空浮现而出。
  
  其身上一席黑色长袍迎风鼓荡,猎猎作响,衣袍下摆处破破烂烂,垂下条条布缕,淹没在一团浓重的黑色雾气中,看不出是这黑雾托举着他,还是他的身体里溢出了这些黑雾。
  
  “武夜!”石牧双目寒光一放,望向那人,沉声喝道。
  
  石牧一语喝罢,左掌朝一侧一扬,将栗升平托送出,同时大步向前跨出,手中翻天棍骤然抡起,朝着武夜砸了过去。
  
  武夜面色大变,显然对石牧颇为畏惧,但这一次他却没有再次遁逃,而是收归双手,在身前飞快掐动起来,其胸前一阵乌光亮起,一样黑黢黢的事物随即从中飞了出来。
  
  那是一个方砖样的事物,上面金色暗纹密布,石牧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坠仙台。
  
  “轰隆”
  
  一声惊雷炸响!
  
  坠仙台上光芒大作,黑色雾气滚滚涌出,眨眼间就将方圆百丈的范围遮蔽了起来,武夜的身子便隐没在黑雾之中,无法看清。
  
  石牧翻天棍悍然砸下,却径直从黑雾中穿击而过,只带起一阵雾气,却是打在了空处。
  
  “石牧,已经晚了,你们完了。”一阵狂笑响起,却是武夜的声音从黑雾中响了起来。
  
  石牧闻言,面色一寒,弥天大掌猛然向前拍击而去。
  
  其掌心火光一现,昊天圣焰滚滚涌出,化作一片范围足有千丈的巨大金色火海,奔腾翻滚着冲了上去,将那片黑雾吞没了进去。
  
  战场上的弥天联盟大军和青兰大军,眼见就要将天庭残军尽数击溃了,此时天空中却又再起变故,不由得纷纷仰头向上望去,倒是那些没有灵智的死灵生物丝毫不受影响,依旧相互拼杀着。
  
  “怎么回事?”舒有金眉头紧蹙,担忧问道。
  
  “天帝到底在搞什么鬼?”安华此刻就在舒有金身边,也不由喝道。
  
  陆馗钟见状,大声喝道:“上面之事,盟主自会处理,我等还是加紧速度将这些天庭残兵清理干净,也好上去助盟主他们一臂之力。”
  
  “好!”舒有金等人互相看了一眼,齐声应道。
  
  天庭大军此刻已经完全处于溃逃的状态,哪里还有心思顾及高空中的变故,只有仅剩的三十余名神将,还能在奔逃的间隙望一眼天空,却也没有几人敢升起反戈一击的勇气,毕竟连第一仙将也都已经战死了,他们又哪里有什么资本再去反抗。
  
  就在这时,黑雾之中突然金光涌动,一道道金色光柱来回穿梭,彼此相互联结交错,竟然勾画出一片金色纹路,其赫然与坠仙台上的纹路一模一样。
  
  随着巨大的金色纹路出现,黑雾顿时剧烈收缩起来,一道道雾气向内凝结,化作一道巨大的黑色旋涡,股股黑雾和片片金色火焰,化作一黑一金两道巨型蛟龙,全都冲入其中,隐没不见。
  
  黑雾和火海尽数散尽之后,天空之中只剩一片金蒙蒙的光芒。
  
  “石头你快看,那是什么?”彩儿仰头望着高空,叫道。
  
  只见金芒之中道道金色光柱彼此交融,相互勾连集合,竟形成了一座高达千丈的金色门楼。
  
  门楼顶部筑有三层挑檐式建筑,皆是金光闪闪鳞瓦层层,最高一层建筑门楣之上雕刻着一只眼如铜铃,口生獠牙的鬼脸,二层建筑门楣之上却是蜿蜒曲折,刻画了无数道形如蝌蚪般的诡秘符文,而在底层门楣上则挂有一块巨大匾额,上以阴文撰写着两个大字“幽冥”。
  
  门楼两侧各有两道巨型门柱,上面虽是金光灿灿,却始终给人一种阴森森之感。
  
  彩儿再一细看,就发现两道门柱并不光滑,上面却是雕刻着无数张狰狞古怪的鬼脸,一个个相互交叠,相互挤压,全都奋力张着大口,似乎想要冲出巨柱一般。
  
  在那门洞之内,蒙着一层淡红色的光幕,将内外两个世界相隔开来。
  
  石牧垂首望去,就见武夜正站在那层光幕之内的一处巨大祭坛旁,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在其身旁还站着一个神境骷髅死灵。
  
  在两人身后的高空中,那轮血月也只剩下最后一丝,眼看便要完全消失了。
  
  “不好!石牧,快阻止他。”栗升真人看到那座祭坛,大喝道。
  
  这边栗升的声音刚一响起,石牧的身形却是早已经动了。
  
  其手中翻天巨棍一阵调转,上面“腾”的一下升起熊熊烈焰,朝着那座金色巨门砸了过去。
  
  半空之中呼啸声起,烈焰缠绕的翻天棍卷动风云,将虚空压迫得层层碎裂,在金色巨门上空形成了一道漏斗形的破碎空洞,猛然砸在了上去。
  
  “轰隆”一声巨响!
  
  金色巨门顶端轰然一震,一道金色光波骤然荡涤开来,将方圆百里的云层冲击得尽数湮灭,就连无数悬浮在空中的灵石碎块,也被这股力量碾压而过,全都碎成了齑粉。
  
  紧接着,金色巨门顶层上的那个巨大的獠牙鬼脸,突然双目血光大盛,血口大张,发出一声尖锐无比的厉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