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玄界之门 >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真仙之体
    “可笑!”
  
      帝夋身体被困,口中大喝一声,全身五色光芒爆S而出,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从其体内透出。
  
      七宝妙树剧烈震颤,束缚住帝夋的树杈上浮现出一道道裂纹,似乎马上便要碎裂一般。
  
      烟罗眉头一蹙,口中飞快诵念咒语,朝七宝妙树连点几下。
  
      妙树光芒闪烁,似从地面中汇聚起一股股沛然灵力,加强着领域和七宝妙树本体的威能,不过作用似乎并不大,树杈上的裂纹越来越大,眼看便要爆裂开。
  
      就在此时,帝夋身后虚空一闪,栗升的身影浮现而出。
  
      他此刻满面红光,神完气足,赫然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不过他头上的头发,已尽数变得雪白,脸上容颜也苍老了不少。
  
      栗升眼中闪烁着冰冷的厉芒,一只手臂抬起,贴在了帝夋后背上。
  
      “噗”的一声,他手臂上腾起一片刺目青光,然后是一片金光,最后又是一道如墨黑光。
  
      三种光芒之中都散发出强烈无比的法则波动。
  
      栗升飞快诵念咒语,另一只手中一掐法决。
  
      呼啦!
  
      三种光芒陡然倒卷而回,化为三种颜色的纹路,紧贴在与帝夋后背相抵的那条手臂上,仿佛一道道纹身一般,看起来很是诡异。
  
      三种法则之力此刻也诡异的融合在了一起,一层幽幽的灰白光芒覆盖了整条手臂。
  
      噗嗤!
  
      栗升手臂一伸,赫然D穿了帝夋的身体,从其胸前冒出,手中抓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还在一下一下有力的跳动,发出一阵“咚咚”的巨大声响。
  
      那件五色铠甲也被D穿,上面浮现出一道道裂纹,在栗升的这一击面前,仿佛纸糊一般脆弱。
  
      轰!
  
      青,金,黑三色火焰陡然从栗升手臂上腾起,将帝夋的身体淹没在了里面,熊熊燃烧。
  
      栗升飞身后退,不过他的那条手臂已赫然消失不见。
  
      他脸色苍白的无以复加,脸上皮肤浮现出一道道深深沟壑,身体也佝偻了起来,整个人仿佛瞬间老了二十岁,变成了一个垂暮的老者。
  
      栗升看起来疲惫,不过看着被三色火焰笼罩的帝夋,他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
  
      这一击是他不惜燃烧本就为数不多的寿元,将他领悟的三种法则之力融合,可以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最强一击。
  
      虽然帝夋实力比他强,不过大意之下吃了这一击,即便是神境巅峰存在,也只有陨落的下场。
  
      三色火焰熊熊燃烧,帝夋的身体在火焰中飞快缩小,很快消失无踪,似乎被焚烧殆尽了。
  
      那个银色战枪法宝似乎也被焚烧,化为了灰烬。
  
      三色火焰也很快消散开来。
  
      烟罗见此松了口气,美眸中流露出喜色,挥手解除了七彩领域,玉手一挥,七宝妙树也从地面飞出,飞回她手中。
  
      那个金色大印悬浮在半空,散发出暗淡的光芒,烟罗也没有理会。
  
      “多亏师兄了。”她飞身落在栗升身旁,钦佩的说道,同时挥手打出一道晶莹光芒,没入栗升体内。
  
      栗升脸色顿时一缓,翻手取出几颗丹药服下,脸色慢慢好看了一点。
  
      “也多亏了你束缚住帝夋,否则我也没有时间使出这一击。”栗升一笑说道。
  
      烟罗淡淡一笑,没有说什么。
  
      “帝夋已死,接下来的事情是想办法阻止万灵玄门大阵,救出石牧……”栗升目光看向石牧,说道。
  
      “呵呵,这便认为自己已经胜利了吗?师兄,这千年时间,难道没令你变得更聪明一些,怎么还是这般自以为是。”一个轻蔑的声音突然从前面响起。
  
      “什么?”
  
      栗升和烟罗身体一僵,豁然抬头,循声朝半空中望去。
  
      虚空中波动一起,漫天灵气陡然剧烈波动,滚滚翻涌,眨眼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灵力漩涡。
  
      漩涡中心,一个模糊人影浮现而出,垂手而立,仿佛一个鬼魂幻影一般。
  
      周围的灵力滚滚涌入其中,模糊人影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赫然正是帝夋,脸上带着浅浅笑容。
  
      栗升和烟罗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帝夋口中念念有词,单手一挥。
  
      呼啦!
  
      其身上蓦的燃起了五色火焰光芒,散发出一股莫名强大的气息。
  
      这感觉,就仿佛眼前之人,完全不似人间之物一般,这股气息从头到脚流动了一遍,随即消散开来。
  
      他整个人彻底由虚化实,身上衣衫干净整洁,似乎一点伤害也没有。
  
      “没想到,你的这件宝甲,竟拥有替身之能!”栗升神情煞白,冷声道。
  
      “呵呵,不错。不愧是我的师兄妹,我这宝甲五行不侵,Y阳不化,本以为在这一界已无人能将之毁去。此甲我可花费了多年心血,耗尽了无数奇珍。也罢,就作为你们的陪葬品吧。”帝夋淡淡说道。
  
      说着,他手臂一挥,五点光芒在他指尖浮现。
  
      轰隆!
  
      方圆百里内的天地灵气尽数剧烈波动,疯狂汇聚而来,刹那间凝聚成五团里许大小的光团。
  
      光团之中各色光芒翻滚,发出隆隆的声音,仿佛里面孕育着巨大雷霆一般。
  
      帝夋手臂一挥,五个光团隆隆之声大作,朝着栗升和烟罗一压而去。
  
      这一切说起来复杂,其实不过瞬间的事情,帝夋一抬手,五个巨大光团便凭空出现,朝着两人压迫而来。
  
      栗升眼中光芒一闪,正想要有所动作,不过他手臂刚刚抬起,脸色顿时一红,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烟罗身影一晃,挡在了栗升前面,双手在身前一挥。
  
      大片七彩云团浮现而出,挡在二人头顶,足有数亩大小,七宝妙树也从她手中飞S而出,没入七彩云团之中,化为一棵七彩巨树。
  
      她神情肃然,口中念念有词,两只玉手闪电般打出一道道法诀。
  
      七彩巨树散发出的光芒陡然一闪,赫然化为十几棵,充满了整个七彩云团。
  
      十几棵巨树树枝彼此交错,布满了整个七彩云团,散发出大片固体般的晶光。
  
      七彩云团微微一缩,密度立刻大增不少,仿佛一下凝固,看起来坚不可摧。
  
      轰隆!
  
      烟罗刚刚完成这些,五个巨大光团轰然打下,仿佛五块流星陨石坠落。
  
      轰隆隆!
  
      七彩云团剧烈晃动,上面立刻浮现出无数道裂纹,云团之中十几棵巨树一阵噼啪作响,树杈折断了不少。
  
      烟罗娇躯颤抖,脸色陡白,嘴角流出一道鲜血。
  
      不过她眼中厉芒一闪,低喝一声,全身七彩光芒大盛,在身后凝聚成一个百丈高的宫装女子法相。
  
      此女脚踏莲台,手持玉瓶,背后赫然浮现出一只只手掌,足有上千个,做出不同的姿势,看起来令人眼花缭乱,玄妙之极。
  
      巨**相飞出,立刻一闪而没的融入了七彩云团之中。
  
      七彩云团光芒狂闪,立刻稳定了下来。
  
      帝夋眉梢微挑,似乎有些意外,不过他随即嗤笑一声,手指一动。
  
      轰隆隆!
  
      五团光芒一阵波动,赫然融合在了一起,化为一团半灰半白的光团,其中灵光忽隐忽现。
  
      强大无比的法则之力波动从灰白光团中传出,赫然有五股不同的法则之力,而且彼此相融,没有丝毫冲突。
  
      “五种法则之力!”栗升脸色大变,他刚刚的拼死一击,也不过驱动了三种法则之力而已。
  
      灰白光团微一翻滚,化为一只巨大灰白拳头,拳头上噼里啪啦缠绕着一道道粗大灰白颜色的闪电,狠狠轰击在七彩云团上。
  
      七彩云团轰隆一声,爆裂开来,下方的十几棵巨树也同时碎裂,七宝妙树呼啦啦打着转,从碎裂的云团中飞出,表面光芒暗淡,显然受到了不小损伤。
  
      烟罗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如纸,身体朝着后面倒飞而去。
  
      栗升也被一股无形巨力一下震得倒飞而出,不过他并未受到直接冲击,受创不重,在飞出十余丈后,便稳住了身形。
  
      他此刻不知是服用了什么丹药,还是又用了什么秘术,整个人看起来恢复了不少,甚至脸上皱纹也消退了一些。
  
      不过他眼中满是惊骇,看向帝夋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复杂之色。
  
      烟罗虽然受伤不轻,目光冷冷的注视着帝夋,脸上神色虽然未变,但心中却同样震惊不已。
  
      帝夋此刻所展现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他们两人联手竟然还是毫无还手之力。
  
      帝夋看着两人此刻的神情,嘴角挂着淡淡笑容,一副恬淡自若的神情。
  
      其一身长袍猎猎飘动,身上隐隐透出五颜六色各种灵光。
  
      一股不似人界的永恒缥缈的气息从其身上荡漾开来。
  
      “你……你莫非竟然已经铸就了真仙之体!”栗升脸色陡然一变,大声喝道。
  
      “这怎么可能?”烟罗听闻此话,娇躯大震,处变不惊的脸上也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帝夋露出一丝淡淡笑容,正要说什么。
  
      就在此刻,异变突生!
  
      半空中的五颗星球陡然发出一声巨响,滴溜溜开始旋转,无数灵光碎裂飘落,星球散发出的各色霞光也随之转动,隐约间形成五个巨大漩涡。
  
      五道巨龙般的光柱从里面涌出,融入阵眼中,比之先前再次陡增数倍。
  
      下方的万灵玄门大阵运转猛然加快,将整个天庭都笼罩在光阵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