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玄界之门 > 第一章 互诉相思
东海数百里深的一处面积颇大的海岛,深海区域气候迥异,虽然是寒冬,岛上仍然植被茂盛,到处都是参天大树。
  
  不过都是些寻常树木,并无什么灵草灵材,故而此处千百年来也无人问津,始终原始荒芜的模样。
  
  只是,这岛屿深处依山而建了几座优美竹制阁楼,看起来多出一些人烟气息。
  
  阁楼周围是一片幽静竹林,海风吹过,竹林发出海涛般的哗哗声音,极为清幽。
  
  几道遁光从远处飞遁而来,落在阁楼之前,现出四个身影,一男三女。
  
  四人看起来都很是年轻,男子一身青袍,身材高大,容貌虽然不算十分英俊,但给人一种坚毅沉稳之感。
  
  青袍男子身边,紧贴站着一个绝美绿衫少女,两人神情亲昵。
  
  另外两个女子站在稍远的地方,二人容貌也都是绝美,一人白色长裙,神情清冷,如冰如霜,另一个却是大红服饰,热烈如火,正是石牧,钟秀,西门雪,金小钗四人
  
  “你们多年未见,肯定有很多话要说,我便不打扰你们了。”西门雪看了石牧和钟秀二人一眼,飞快迈步走进一个竹楼,啪的一声关上房门。
  
  金小钗也嘻嘻一笑,大有深意的看了石牧一眼,好看的眉毛挑了一挑,转身也朝着一座阁楼走去。
  
  很快,只有场中只有石牧和钟秀两人。
  
  石牧皱了下眉,不过很快便恢复。
  
  钟秀朝着西门雪所在的阁楼望了一眼,神情也有些复杂。
  
  “这里就是你们的居所吗?看起来还不错。”石牧朝着周围看了两眼,点了点头,转头朝着钟秀笑着说道。
  
  “我们去屋里说吧。”钟秀拉起石牧,朝着附近的一处阁楼走去。
  
  石牧脸上含笑,迈步跟了上去。
  
  钟秀的住处颇为朴素,没有太多华美装饰,只有简单的竹椅桌凳等物,不过这些东西每一件都能看出花了很大心思,非常精巧。
  
  “夫君,你先小坐一下。”
  
  钟秀将石牧带到一间典雅卧房,让石牧在一张竹椅上坐了下来,正要转身去张罗一下茶水。
  
  石牧一把抓住钟秀的手,轻轻一拉,钟秀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扑进了石牧怀中。
  
  “夫君,不要,阁楼周围没有禁制……”钟秀脸上绯红,轻声喃喃道。
  
  石牧袖子一挥,数道光芒飞射而出,落在阁楼周围,张开一个淡黄色光幕。
  
  钟秀眼见此景,羞涩之情更甚,不过她将脑袋埋入石牧怀中,不再说什么。
  
  不远处的另一个阁楼上,西门雪坐在窗前,从这里能清楚看到远处钟秀阁楼的情况。
  
  西门雪望着远处被黄色光幕笼罩的阁楼,黑白分明的美目中浮现出复杂之色,轻轻掩上窗户。
  
  “光看有什么用,他可是已经来了,你若是不能把握这最后的机会,可就真的要错过了。”一个声音突然响起,金小钗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外。
  
  西门雪对金小钗的突然出现,似乎并没有感到意外,也没有理会对方,慢慢坐了下来,神情间有些无助。
  
  ……
  
  小半日后,卧房的一张大床之上,钟秀脸上兀自挂着一丝未散的红晕,依偎在石牧身旁,神情间尽是满足。
  
  “秀儿,当初天凤一族出事,你后来去了哪里?怎么会在蓝海星?”石牧轻拥着钟秀,嗅着怀中玉人的体香,轻声问道。
  
  这个疑惑他早已憋在心中多时,只是找到钟秀的喜悦充斥了他的内心,此刻才想起询问。
  
  “夫君,此事说来话长,当初天凤族被天庭偷袭,我和师傅,赵璇玑一起从秘密途径逃离了朱雀星,可没想到璇玑她竟然是天庭的人,还出手偷袭杀掉了师傅,不过师傅临死反击,也将其打伤。”钟秀叹息着说道,声音有些哀伤之意。
  
  石牧微微用力,将钟秀揽入怀中,以示安慰。
  
  感受到石牧坚实的胸膛,钟秀神情稍缓。
  
  “后来如何?”石牧问道。
  
  “后来我和她一番争斗,还没有分出胜负,一队天庭之人突然出现,将我们包围。我本已绝望,不过那些人的领头之人却是西门姐姐。”钟秀歪着头看着石牧,笑着说道。
  
  石牧眼神一怔,透出惊讶之色。
  
  “我原本已经打算束手就擒,不过没想到她突然出手,将那些天庭之人还有赵璇玑全部击杀,然后将我禁锢了起来,非但没有交给天庭,反而将我藏到了一个隐秘安全的星球。夫君,她这么做可是甘冒奇险,虽说是为了救我,不过究其根本,却是为了你。”钟秀幽幽述说,如水的眼珠一转,似笑非笑的看着石牧。
  
  石牧摸了摸鼻子,面无表情,眼神却有些闪烁,显然心中震动不已。
  
  西门雪为了他,竟然做到这个地步。
  
  她的所作所为,若是被天庭发现,下场不问可知。
  
  他沉默了一下,开口道:“此事,确实要感谢西门雪,不过我和她之间早就……”
  
  钟秀忽的伸手,玉手掩住了石牧的嘴。
  
  “夫君,西门姐姐对你情深义重,即便此刻她听不到,你也不该说出此话。”钟秀神情有些郑重。
  
  石牧心中涌现出复杂的情绪,心底叹了口气。
  
  “后来如何?你们怎么会来到蓝海星?”他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追问道。
  
  “西门姐姐将我藏在一个隐秘星球,后来她叛逃出了天庭,正要带我一起离开,没想到天庭的追兵很快赶到,敌人实力极强,我们根本不是对手。”钟秀也没有多谈此事,继续说道。
  
  “你们是如何逃脱的?”石牧眼神一闪。
  
  以他对帝夋的了解,此人极为老谋深算,西门雪行事虽然谨慎,不过以她的手段,恐怕很难瞒过帝夋的耳目。
  
  “就在我们快要被抓,是一个叫妙空的前辈高人救了我们,之后他将我们带来了蓝海星。”钟秀说道,美眸中有些异样。
  
  “妙空!可是一个和尚?”石牧一愣,豁然坐了起来,神情严肃。
  
  “没错,夫君,此人是否有什么问题?”钟秀眼见石牧如此,不由得有些惴惴不安。
  
  这个妙空和尚,她以前也曾见过一次,那时很久以前,她修为还很弱的时候。
  
  若是此人和石牧有什么仇怨,那事情便有些复杂了。
  
  “这倒没有,不过此人有些神秘,之前也曾和我有些交集,让人看不透。”石牧看到钟秀这般神情,连忙宽慰道,心中却对妙空此人越发警惕。
  
  钟秀暗暗松了口气。
  
  “秀儿你可知道那个妙空此刻在何处?”石牧微一沉吟,问道。
  
  “此事我也不知,他将我们送到了蓝海星,便很快离开。临走时他说你和天庭正在大战的关键之处,我们若是贸贸然出去,被天庭之人抓到,会妨碍到你,所以我们三人就一直在这里静等。”钟秀一五一十的说道。
  
  石牧缓缓点头,心中无数念头转动,不过神情很快恢复平静。
  
  不管这个妙空到底有什么目的,从其以前的行动来看,对他应该没有恶意。
  
  “之后你们就一直待在蓝海星?”石牧缓过心思,继续温声问道。
  
  “我们三人在这里等待了一段时间,后来不知怎么,蓝海星突然发生惊天剧变,到处发生地震狂风等天灾,我们三人出手护住了夫君的故居,所以这里没有被破坏。剧变之后,蓝海星周围出现一层空间障壁般的东西,极为坚固,我们三人合力和无法打破。蓝海星的星际传送阵偏偏在之前的剧变中被破坏,我们无法离开这里,于是来到这里结庐隐居。因为夫君的故居在这里,我知道你肯定会回来,等了一百年,夫君你终于回来了。”钟秀慢慢说道,眼波温柔似水。
  
  石牧心中涌现出一股柔情,再次将钟秀拥入怀中。
  
  钟秀闻到到石牧身上强烈的男子气息,身心熏熏欲坠,好一会才恢复过来。
  
  “夫君,这些年你在外面也经历了很多吧?”她问道。
  
  “是发生了一些事情,那个妙空倒也没有说谎,我确实和天庭大战了一场……”石牧徐徐将这些年的经历说了出来。
  
  击杀帝夋,覆灭天庭,开启玄界之门,星域剧变等等惊天大事从他口中一点一滴道来。
  
  不过烟罗的事情,他并没有说出。
  
  钟秀听在耳中,妙目圆瞪,几乎目瞪口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
  
  “想不到外面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整个星域都发生了这种剧变。”钟秀深吸一口气,眼中还有些震撼。
  
  “天地自然演变,非我等修士可以控制,好在这场剧变并未彻底覆灭各大星域的生灵。”石牧笑道。
  
  “夫君,你为了我,竟然放弃飞升到上界的机会,你真傻!”钟秀随即贝齿轻咬嘴唇,心中一股情绪翻滚,叹道。
  
  “没找到你,我岂有心思去什么上界。”石牧看着钟秀,用一种爱怜的口气说道。
  
  “而且根据我和水灵子推测,现在我们玄界位面和上界联系加固,已经可以通过修炼飞升到上界,不必再千辛万苦开启玄界之门,飞升之路并未断绝。”石牧继续道。
  
  “就算如此,要飞升就要度过飞升雷劫,那雷劫肯定极为厉害,夫君你现在实力虽然强大,不过肯定也凶险无比。”钟秀神情有些自责。
  
  “呵呵,秀儿,我们不说这些,你夫君我对度过雷劫还是有些把握的,你不必担心。”石牧抱住怀中佳人,自信的说道。
  
  钟秀有些无奈,但事已至此,她只得接受。
  
  两人温柔缠绵了一会,钟秀开口说道:“夫君,我们去见一见西门姐姐她们,将这些事情告诉她们,她们肯定也很想知道。”
  
  石牧眉头微皱,不过很快又立刻舒展开来。
  
  (玄界之门后传开始上传了,大概一两天左右更新一章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