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玄界之门 > 第三章 再遇故人
    一种诡异的腐蚀气息从血龙体内散发而出,蓝色水龙的护体光芒立刻被腐蚀大半,嗤嗤作响,冒出阵阵青烟。
    
        此时此刻,距离二人数百丈的虚空某处,一个模糊人影一闪而出,正是石牧。
    
        他视线落在宫装女子脸上,露出怀念的笑容。
    
        随即他目光一转,看向那条血龙。
    
        “咦!”石牧轻咦了一声,脸上露出审视的神情,眼神有些闪动的仔细端详那血色雾龙。
    
        血色雾龙体表血光骤然一亮,鼓起了无数鼓包,随即噗噗噗一阵锐响,每一个鼓包中陡然飞射出一条血红光束,仿佛一条条触手。
    
        这无数光束表面有一层薄薄的血色火焰跳跃,散发出强烈无比的腐蚀气息,闪电般刺入了蓝色水龙的身体。
    
        水龙的护体光芒已经被腐蚀大半,此刻再也承受不住,身体立刻被无数血色光束洞穿,变得千疮百孔。
    
        蓝色水龙发出一声哀鸣,体表蓝色光芒猛地一亮,立刻又飞快暗淡下去,然后巨大身体一下爆裂开来,化为漫天水光飘散。
    
        这一连串的变化看似复杂,不过也就是眨眼间便结束。
    
        宫装女子此刻刚刚飞遁到近处,水龙便崩溃爆裂,顿时呆了一下。
    
        血色雾龙豁然转头看向宫装女子,巨尾闪电般一甩,化为一道血色残影,一个模糊便出现在宫装女子身前,狠狠打下。
    
        宫装女子悚然而惊,躲闪已经不及,只来得及挥手打出两道法诀,身周的两个贝壳盾牌光芒大放,涨大开来。
    
        砰的一声巨响!血色龙尾抽打在盾牌之上。
    
        宫装女子的身体连通盾牌被一起击飞了出去,直飞出了老远才稳住身体,两个贝壳盾牌光芒狂闪颤抖,不过还是承受住了这一击。
    
        盾牌虽然挡下了大半攻击,不过震荡之力还是作用在了宫装女子身上。
    
        她身躯一抖,口中吐出一小口鲜血。
    
        血色雾龙狰狞大口一张,一道粗长血焰气势汹汹飞射而出,继续朝着宫装女子打去,速度极快,几乎瞬间便到了近前。
    
        宫装女子此刻体内真气一片混乱,脸色骤变,竭力平复体内真气和翻滚的气血,同时手中掐诀,玉指一点。
    
        两道蓝光飞射而出,没入贝壳盾牌中。
    
        两扇贝壳上蓝光闪动,浮现出大片海波般的蓝色灵纹,层层叠叠堆积在一起,发出哗哗的水响,挡在血焰之前。
    
        轰的一声轻响!
    
        血焰打在贝壳盾牌上,盾牌只是一震,便恢复了平静,血焰却爆裂开来。
    
        宫装女子一怔,这个情况有些出乎她的预料之外,不过下一刻,她神情立刻一变。
    
        血色火焰爆裂之后并未消失,而是化为几团小型火焰,粘在了两个盾牌上,熊熊燃烧。
    
        贝壳盾牌的灵纹闪烁不定,发出阵阵哀鸣,散发出海波般的蓝光迅速之极的暗淡了下去,反倒是那几个血焰涨大起来,反而将两块盾牌包裹在了里面。
    
        宫装女子见到此幕,神情大变。
    
        不过不等她做什么,两个贝壳盾牌发出一声哀鸣,表面灵纹猛地颤抖了一下后,尽数变得灰暗,两块盾牌灵性全失,化为两块凡铁坠落而下。
    
        宫装女子身躯颤抖,闷哼了一声,嘴角再次流出一道血痕,脸色变得惨白无比。
    
        这两件盾牌乃是她用本命妖体炼制的法宝,和她心神相连,此刻一下被毁,她自己也受到了伤害。
    
        蛟首男子狞笑一声,眼中血色越来越亮,看起来已经有些疯狂。
    
        他身形一晃,竟然突兀的消失无踪。
    
        下一刻,蛟首男子瞬移般出现在宫装女子身后,一爪抓下!
    
        五道漆黑爪芒飞射而出,上面赫然缠绕着道道漆黑闪电,发出骇人的噼啪雷鸣,打向宫装女子后背,毫不留情!
    
        铛的一声巨响!
    
        一只蓝色大鼎蓦然出现在宫装女子身后,挡下了这一击。
    
        此鼎上铭刻了许多古拙的鸟兽图画,古朴的灵光闪烁,形成一道道蓝色光圈,朝着周围扩散而去,强烈的灵压从其中散发而出,远胜之前的那两个贝壳法宝,几乎快要达到灵宝等级。
    
        只可惜这三足古鼎上有一道粗大裂痕,横亘在鼎身上,古鼎散发出的光芒并不稳定,不时颤抖。
    
        五道黑色爪芒抓在古鼎上,立刻碎裂开来,古鼎只是微微一颤,便恍若无事,一丝划痕也没有留下。
    
        大片蓝光从古鼎中散发出,笼罩住宫装女子,飞遁出百丈开外,显现出宫装女子的身影,脸上满是惊惧。
    
        蛟首男子眼见此景,不惊反喜,目光贪婪无比的看着蓝色古鼎,手中法诀一催。
    
        附近的血色雾龙立刻飞射而出,怒吼着扑向宫装女子。
    
        此女接连受创,已经元气大伤,未及反应便被血色雾龙扑中。
    
        哗啦一下,雾龙骤然再次拉长倍许,长长的身躯飞快盘绕了几圈,将宫装女子还有那三足古鼎笼罩在了里面。
    
        蛟首男子大喜,狂笑一声,口中飞快念念有词,一指点出。
    
        轰隆隆!
    
        血色雾龙突然爆裂了开来,大片血色火焰浮现而出,从四面八方朝着宫装女子飞射而出。
    
        宫装女子看着那些血色火焰,如见厉鬼,满是惊惧,不过四面八方尽数被血色火焰围住,无奈之下,只得十指连动,一道道法诀光芒飞出,没入古鼎中。
    
        古鼎嗡的一声,绽放出大片蓝光,其中还有很多蓝色灵纹,一晃凝聚成一个蓝色光罩,护住宫装女子全身。
    
        四面八方的血色火焰飞射而来,打在了蓝色光罩上,没有引起光罩丝毫震颤,不过血色火焰和之前一样,粘在了护罩之上。
    
        蓝色护罩光芒飞快闪烁,里面的灵力被血色火焰飞快抽取,灵光飞快暗淡了下去。
    
        光罩之中,宫装女子大急,不过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将体内所剩不多的真气拼命注入三足古鼎中,支撑蓝色光罩。
    
        蛟首大汉疯狂大笑,口中诵念咒语,呜的一声,一个血色骷髅头飞射而出。
    
        这头骨看起来不似人骨,而是某种妖兽的骸骨,通体血红,黑洞洞的眼珠中闪耀着两团冰冷暗红光芒,一股强烈之极的阴冷腐蚀的气息从其中散发而出。
    
        蛟首大汉两手连动,打出一道道血光法诀没入骷髅头中。
    
        血色头骨大口一张,陡然从里面涌出大片粘稠无比的血色雾气,恍如液体一般。
    
        雾气中赫然有很多人兽的虚影,正是一个个生魂被炼化在了里面,面露痛苦之色,发出阵阵凄厉鬼嚎。
    
        血色头骨一祭出,蛟首大汉整个脸上都蒙上了一层血光,看起来恍如一个嗜血狂魔。
    
        他口中发出狂笑,手臂挥舞掐诀。
    
        身周的血色雾气立刻翻涌了起来,汇聚到血色骷髅周围,凝聚成一个十几丈大小的血色巨掌。
    
        巨掌表面无数血色符文流转不动,散发出强大无比的气息,猛然拍出,一把握住了宫装女子身旁的光罩。
    
        咔嚓!
    
        血色大手猛地握紧,一股难以言喻的巨力陡然涌出,光罩上立刻浮现出道道裂纹。
    
        光罩之中,宫装女子脸色大变,此刻她双手已经紧贴在光罩上,竭力稳固护罩。
    
        眼见此景,她眼中挣扎,张口喷出一口精血。
    
        这是她的本命精血,一喷出后,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比白纸还白,毫无血色,散发出的气息也飞快衰落了很多。
    
        她之前已经接连受伤,此刻又喷出本命精血,就算能够逃脱此劫,之后也肯定要大损元气,甚至跌落境界都有可能。
    
        不过此刻已经是生死关头,顾不得那许多了。
    
        精血立刻化为一团血光,飞射而出,眼看便要融入三足古鼎中。
    
        就在此刻,三足古鼎散发出的蓝光忽的一颤,竟然飞快消退,大片的灵光从那道裂口中漏出,仿佛漏气的气球,消散开来。
    
        不等那精血融入古鼎,古鼎所化的蓝色光罩砰的一声,碎裂开来。
    
        宫装女子愣在了那里。
    
        蛟首大汉大喜,血色大手丝毫不停,继续朝着宫装女子抓下。
    
        一股苍茫巨力从四面八方笼罩而来,封住了所有退路。
    
        宫装女子身边蓝光大放,一闪凝聚成一团蓝色云团,护住周围。
    
        蛟首大汉冷笑一声,血色大手掌心光波一闪,一股血光射出。
    
        砰的一声,宫装女子身周的蓝光仿佛鸡蛋般碎裂,整个人萎靡倒在地上,脸上惨笑一声,闭目等死。
    
        不过就在此刻,她身体忽的一轻,被一股柔和无比的力量包裹托起,然后飞射了出去。
    
        一股温和浩大的暖流渗透到了其体内,迅疾无比的流转了一圈,原本混乱无比的真气瞬间平复,亏损的元气也一下补足,伤势也好了九成。
    
        所有这一切,都是在眨眼间完成。
    
        宫装女子大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立刻睁开眼睛。
    
        她此刻身体被一股柔和黄光笼罩,飞到数百丈外落下。
    
        包裹着她身体的黄芒一闪消失,她身前虚空一闪,一个青年男子的身影凭空出现。
    
        “香珠道友,许久不见了。”石牧看着宫装女子,温和一笑,露出的洁白牙齿。
    
        这宫装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石牧以前的旧识,那个香珠蚌女。
    
        石牧说话之间,单手一挥,又是一片黄芒飞出,笼罩住了远处还在拼杀的香珠的那些手下,黄芒轻轻一闪,便将所有人拘了过来。
    
        ………………
    
        【《玄界之门》官方漫画火热连载中!】各位道友,《玄界之门》官方漫画已在腾讯动漫APP及腾讯动漫网页版正式上线,打开手机点击腾讯动漫搜索“玄界之门”即可畅享耳目一新的二次元玄门新世界:http://ac./622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