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养狐成妃:邪魅冷王甜甜宠> 第七百四十章 梦一场

养狐成妃:邪魅冷王甜甜宠 第七百四十章 梦一场

  只是,站在朋友的立场,他却心疼这个男子。

  看着自己至交好友,已经时日无多,如今每日都借酒消愁,如此下去……

  想到这里,司空云凡双唇一启,不由无奈叹息着。

  就在司空云凡心里无奈之际,只见原本喝的酩酊大醉的黄埔珏,忽然眉心一蹙,下一刻,双唇一启。

  随着‘噗’的一声,一口鲜血更是倏地从他嘴里喷出。

  伴随着一阵血花四溅,原本昏睡着的男子,瞳眸先是狠狠一瞠。

  只是,还不待一刻,便再次闭眸昏了过去。

  相对于男子忽如其来的举动,司空云凡心头先是狠狠一震,一颗心,只差没从喉咙里面蹦出来了。

  再见到男子满脸满身是血,最后更是昏了过去。

  见此,司空云凡在回过神来后,双唇一启,当即开口喊道。

  “阿珏,你怎样了!?阿珏!?来人啊,快传御医……”

  ……

  “左左,我爱你,我真的好爱好爱你……”

  “阿珏!?”

  听着耳边不断响起的温柔嗓音,原本熟睡着的叶左左水眸先是轻轻颤抖一下,随之在睁开了眼眸。

  当叶左左悠悠转醒,入眼的,是男子那一张熟悉的不得了的俊美脸庞。

  男子目光温柔,仿若包含着千言万语似的,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毫不掩饰的深情款款。

  面对着男子温柔如水的目光,叶左左鼻子顿时一酸。

  随之,两行清泪,不由簌簌滑落。

  瞧着叶左左伤心落泪的模样,男子仿佛十分心疼似的,猿臂一伸,当即将女子紧紧拥入了怀中。

  男子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暖,熟悉。

  还有男子那温柔宠溺的话,更是在头顶上轻轻响起。

  “左左,好端端的,你哭什么呢!?”

  男子开口,语气中,难掩的心疼之意。

  被男子紧紧抱入怀中,耳边,是男子温柔呵护的声音,叶左左一个忍不住,更是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阿珏,你为什么那样对我!?难道你不知道,我爱你吗!?为什么你要如此狠心对待我!?呜呜呜,阿珏,为什么……”

  女子开口,哭的那个伤心欲绝。

  仿佛,要将所有的委屈无助统统发泄出来似的。

  当听到女子此话,男子那俊美的脸庞上,却一片疑惑不解。

  “左左,你在胡说什么!?什么那样对你!?我做了什么事情了吗!?”

  听到男子此话,原本在男子怀中哭的伤心欲绝的叶左左,脸上先是一愣。

  随之,更是抽着鼻子,然后慢慢从男子怀中离开。

  泪眸微抬,再见身前男子,那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样,叶左左脸上不由微微一愣。

  “阿珏,你之前不是跟我说,你心里其实一直都不曾忘记你曾经深爱着的女子吗!?你爱的人,由始至终都是她,不是吗!?”

  叶左左开口,一说到这些,眼泪又巴拉巴拉落下了。

  听到叶左左此话,再见叶左左那哭的伤心的模样,男子脸上又是震惊,又是心疼。

  先是拿着手绢,轻轻为怀中女子擦拭着眼泪。

  双唇一启,当即开口说道。

  “左左,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这一番话了!?”

  “什么!?你没有说过!?只是之前你明明说过了呀!”

  对于男子此话,叶左左可是蒙住了。

  毕竟之前,这个男子不是跟她说了,他还是对以前深爱着的女子念念不忘,不是吗!?

  为何现在……

  就在叶左左心里疑惑之际,却见身前男子仿佛想到什么似的,嘴角一勾,不由呵宠一笑。

  “你呀!就是一个小傻瓜!你是做梦了吧!?我不曾跟你说过那样的话呀!我怎么会对你说那样的话!?小傻瓜……”

  男子开口,低声一笑。

  末了,还不忘伸手,轻轻刮了刮女子那挺巧的鼻子。

  听到男子此话,再见男子落在自己身上,那温柔如水的目光,叶左左脸上先是一愣。

  只觉得原本紧绷在一起的心,终于是落下了。

  原来,这一切致死在做梦。

  原来,黄埔珏是爱她的,一直都不曾改变。

  想到这里,叶左左只觉得一股子浓浓的欢喜之意,更是迅速涌上心头了。

  “呵呵,阿珏,原来,这一切,都是我在做梦,你没有抛弃我,你心里,爱的是我……”

  叶左左开口,说到这里,心里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只觉得,原本压在心头的大石,终于是落下了。

  听到叶左左此话,男子更是勾唇一笑。

  “呵呵,傻瓜,你自然是在做梦了,我爱你,我好爱好爱你,今生今世,我对你的爱,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男子开口,语气温柔而坚定。

  听着男子此话,叶左左心头不由一动。

  “阿珏,我也爱你,好爱好爱。幸好,这一切,只是在做梦。我之前就希望着,这一切都是梦。梦醒了,你对我依旧好好的,幸好,只是在做梦……”

  叶左左开口,说到最后,仿佛想到什么似的,一股子后怕委屈之意,更是迅速涌上心头。

  鼻子一酸,两行清泪,再次簌簌落下。

  看着怀中女子哭的伤心委屈,男子顿时便慌住了。

  “左左,好端端,你怎么又哭了!?不是说好了,只是一个梦吗!?我黄埔珏发誓,今生今世,只爱你一个,绝对不会改变!”

  听着男子坚定的承诺,叶左左先是抽了抽鼻子,落在男子身上的目光,又是委屈,又是气恼。

  “谁让你做梦欺负我了!?害的我哭的那么伤心!”

  叶左左开口,语气中,难掩的委屈。

  闻言,男子更是做出一副无奈模样。

  “冤枉啊!你的梦,我是不能控制的了的呀……”

  男子开口,脸上更是一副窦娥冤的模样。

  听到男子那故作委屈无奈的模样,叶左左更是一个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心里,更是暖暖的。

  只要,这个男子在她身边就好……

  ……

  叶左左是笑醒的。

  当叶左左笑醒之后,水眸睁开,看着一室的破烂,脸上先是一愣,随之,一股子巨大的失落,更是迅速涌上了心头。

  嘴角一勾,只是,叶左左脸上的笑,却比哭更加的难看。

  “呵呵,原来,只是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