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我的魔法时代 > 238.战斗吧,特鲁姆
  告别费利克斯后,我们从军需处里走出来,卡特琳娜地心情显得有些沮丧,看起来据点中的人多数都对这场守城战保持着非常乐观的态度,他们认为就算是特鲁姆守不住,依靠城墙上的各种大型军械和各种布置,城中这些军队也能有计划的,呈阶梯式的,有秩序的撤出特鲁姆城。

  据点里守备军们之所以有这么大的信心,绝大多数是来至于霍勒斯伯爵誓言,虽然没有公开说明,但是这位年轻伯爵的身份在特鲁姆据点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他的父亲阿曼德侯爵是萨摩耶公爵的次子,那么萨摩耶公爵就是霍勒斯伯爵的祖父。

  在耶罗位面,也许有人可以不知道格林帝国的皇帝陛下是谁,但是绝不会有人不知道萨摩耶大公爵是谁,事实上萨摩耶大公爵才算是耶罗位面的真正统治者,所以,当这些守备军们看到霍勒斯信誓旦旦的拍胸.脯保证,将与特鲁姆据点共存亡,这句话顿时成为所有守卫军心中最强大的精神支柱。

  我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心说:若是这些守备军们知道萨摩耶公爵的次子,阿曼德侯爵也同样被困于坦顿城,不知道心里会怎样想。

  “别那么沮丧了,既然他们都有守城的决心,那咱们今晚就偷偷的出城去,我们还可以像之前那样,在黑森林里找机会猎杀单独跑出来的蛛人战士,至少可以帮助特鲁姆据点的守军稍微地牵制一下尼布鲁族蛛人,关于这点我想我们还是可以轻松做到的。”我用手拍了拍卡特琳娜的肩膀安慰她说。

  随后指着着座雄城坚实的壁垒一样的城墙,对卡特琳娜说:“你看,这是以座雄城,它可没那容易被攻破,城墙完全是含有铁矿的岩石垒出来的,虽然看上去很陈旧,但是它绝对非常坚固。”

  在后城墙上轮值的守城战士,看起来神情远比前面城楼上的战士来得轻松,就知道在这里轮值巡守可以说是毫无压力。

  所以我又指了指城墙上的这些战士,对卡特琳娜说:“你再看城墙上那些战士,他们的脸上都是充满了对战斗的渴望,可以说,参军打仗是每个帝国男子都必须要经历的一种历练,每个男人必须服兵役,只要他们心中的信念还在,防线就不会垮掉。”

  我用拇指手指肚抹了抹卡特琳娜眼角的泪珠,轻声说:“快擦擦眼泪吧,说好了今天要带我参观一下特鲁姆据点,和我讲讲这几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卡特琳娜吸了吸鼻子,对我努力挤出来一个笑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我倔强地说:“我才没哭呢!”

  随后,卡特琳娜果然整理了一下坏心情,重展笑颜,带着我从据点东北角的石阶,登上据点后面的城墙上,她依旧是舞团篷车里的那位红发姑娘,她的热情,她的温柔,在我面前一点点的显露出来。

  怕是在此之前,她几乎已经完全融入了自己的新角色里,特鲁姆据点第七营的营长。

  特鲁姆据点也算得上是一座小型的城堡,整个城堡里各种设施非常齐全,据点前后一共有两座城门,一个是前面可以让八匹马通行的大路,城墙前面还有一条已经被砂石填平的护城河,木质吊桥已经完全被碾碎,断成了几截丢弃在前面的城门口。

  前面的那扇城门已经被人从里面,被特鲁姆据点的守军用砂石彻底的堵死。

  特鲁姆据点后城门非常的狭小,仅可以让两匹马并行通过,这条路一直通向特鲁姆据点的后山,我没想到据点后城门,竟还留了一条通道。

  特鲁姆据点依傍着山势而修建,修建在山体的缓坡上,地势前低后高,这里是两条山脉的交汇之地。

  据点前面的城墙虽然修建的实际高度要比后面城墙高出很多,但是由于地势的关系,站在后面的城墙上,才能有一种一切尽收眼底的感觉。

  城里的建筑结构非常简单,最外围是一圈坚固的城墙,城墙里面是十营的兵营,再往里面一点,实际上是一些专门为军营服务的工匠作坊,我们走过来的时候,经过了一间木工作坊,所以我们才能看到堆在一起的整垛的床弩箭杆。

  事实上,环绕在校场周围的作坊不止一家。

  我站在城墙上转动着目光,在据点校场另一边,找到了一间铁匠铺和制皮铺,这座石屋很特别,一座高大烟囱冒出汩汩浓烟,里面隐约传来叮叮当当敲打声。另外的一间制皮铺子就显得更加醒目了,整个铺子外搭满了木架子,木架子晾晒着一些动物的皮革。

  特鲁姆据点最中心区域是一片巨大的校场,足可以容纳数千人的校场。

  卡特琳娜带我登上城墙的一座箭楼,门口守卫刚要阻拦我们,卡特琳娜将头上的钢盔摘下来,抱在手里,一头红色的长发像是一片瀑布散落下来,那位守卫瞪大了眼睛,惊愕地看着卡特琳娜说不出话来。

  卡特琳娜板着脸,冷冷地从那位守卫身边走过,那守卫竟不敢阻拦,我们轻易的登上东北角的箭楼。

  我认真地看着特鲁姆据点里面建筑布局,默默地将各处细节都记下来。

  我一边四处张望,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那些守卫好像很怕你?”

  卡特琳娜淡淡地笑了笑说:“他们都是第三营的战士,曾经在校场里被我教训过。”

  看到霍勒斯伯爵威风凛凛的站在据点正面的城墙上,身边依旧簇拥着一群亲信随从。

  城墙守卫将一捆捆粗壮的床弩弩箭扛上城头,一些战士正在检修着城头上.床弩,城墙后面凸起的平台上,布置了一台台巨大木架搭建起来的投石器,这些投石器看起来就像是塔吊,完全是采用杠杆原理,将铁框里涂满了油脂的巨石抛投出去,这种投石器射程可以达到很远,抛投的石球也都是重达一吨的巨大滚石,这种石头落在地面上,碎裂纷飞的石屑也非常有杀伤力。

  特鲁姆据点所有的长弓箭手都驻守在南面的城墙上,这时候他们正背靠在城墙凸出来的墙垛后面休息。

  ……

  一颗拇指大小的碎石块,忽然从头顶的山崖上滚落下来,落在我身边箭塔方砖铺成的地面上,‘啪’的一声摔得粉碎,那声音吓了我一跳,倘若我占得稍微偏一点,那颗石块将会直接砸在我的头上,我暗道一声:好险!

  正庆幸自己躲过了一劫,漫不经心地抬头向崖顶上看了一眼,却看到几十根粗壮蛛丝从崖顶上垂下来,一群身上重要部位覆着一两片坚甲的蛛人战士,正悄无声息的顺着绳索无声无息地向下扑来。

  看到悬在头顶上的那些蛛人战士,我此刻一下子冒出了一身冷汗,没想都蛛人的突袭行动竟然来得这么快,蛛人们还颇有手段的采用了一种崖顶空降的突袭方式,打算攻占特鲁姆城的后城门,将特鲁姆据点的守备军完全堵死在据点中。

  然而后城的城墙上,守备力量最是薄弱,好像这些蛛人战士恰好抓住了这个弱点。

  “有敌袭!”我撕破了喉咙,向着塔楼下面城头守备战士大声喊。

  箭楼下面城头守卫一时间没有听清我有些破音的喊叫声,但是他们却纷纷向着箭楼上面看过来,我对着他们指了指头顶的石崖,原本还显得一脸轻松的守卫们,在抬起头,看到那些黑色身影从天而降,顿时吓得脸色煞白。

  还不等守卫们准备好手里的长弓,随着滚落下来的碎石,一只巨大的黑色身影已经从出现在石崖上方。

  那位蛛人战士,只攀至石崖的半途,看到下面的城墙守卫已经纷纷抬头望过来,便没有太多犹豫,双手松开了白色蛛丝,八支蛛腿同时从石崖的崖壁上拔出来,笨重的身体一下子失去了控制,像是一块巨石,伴随着无数石块从头顶滚落下来。

  城头上的那些守军原本已经拿起了长弓,看到崖壁上的蛛人居然直接跳下来,这才惊惧地将长弓丢弃,反手在一旁抓起一支又一支长矛,对着那些蛛人战士。

  卡特琳娜反应更快,直接跑到箭楼放置床弩位置,双手飞速地摇着绞盘,对我喊道:“吉嘉,快点帮我,把后面的弩箭拿过来!”

  我不敢怠慢,忙跑到箭楼的角落,从那里拿起一根弩箭,放置在床弩的托箭架上,固定好。

  这时候,卡特琳娜已经校对好床弩的准星,扳动着床弩上的机括,想要调整床弩的角度,可是令人绝望地是,这架床弩仰角大概只有三十度,无论这么校对,也没办法对准那些崖壁上的蛛人。

  我看着如海潮一样的蛛人战士,便没有任何犹豫的从魔法腰包里摸出一张‘魔力催化’魔法卷轴,迅速的撕开,我清晰的感受身体四周空气中飘动无数魔法元素,在这一刻都开始躁动起来,脚下浮出巨大淡蓝色法阵,一杆冰枪出现在我头顶之上。

  ……

  恰好这时候,特鲁姆据点前面的城头上终于吹响了战争的号角。

  “呜呜呜……”

  正前方的蜘蛛营地里忽然冲出来一排黑色浪潮,那些黑色浪头正是单手持着重盾,另一只手持黑铁长矛的蛛人战士,就在他们的身后,四座如同小山一样的蛛人督军也相继从营地里走出来,那四位蛛人督军手端着十米长的长矛,跟在蛛人战士的身后。

  这场战斗,竟然来得如此毫无征兆。

  站在城头上的霍勒斯伯爵在这一刻,吓得差点坐在地上,但是下一刻他被身边的亲随扶起来,立刻双手指着战场上那些蛛人战士,也不知再发布着什么命令,我和霍勒斯伯爵之间的距离太远,我也不知道这位年轻的伯爵究竟在说些什么。

  不过,前方城头上的那些战士反应速度也是颇快,听见警戒哨兵的号角声之后,那些躲在墙垛后面的长弓箭手立刻抓起身边的长弓,站在墙垛的后面,每一位长弓箭手身边都有一位盾战士做掩护。

  随着‘嘎吱嘎吱’的声音开始陆陆续续想起来,一时之间,一辆又一辆的床弩被推到前面,明晃晃的弩箭箭尖统统从城墙里面露出来,一架又一架的投石车杠杆绷得紧紧的,铁匡里的巨大滚石上抱着一层干草,那些干草紧紧裹在石头上,有战士将投石车一旁桶里的黑乎乎的油倒在干草上。

  紧紧这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特鲁姆据点正面战场上,那些蛛人战士已经完全的铺开,数以千计的蛛人战士一齐狂奔,竟然整个特鲁姆山体都一种强烈摇晃的感觉。

  一阵撕破空气的‘嗖嗖嗖’声音,那些站在城头上的长弓箭手,对着远处蛛人战士,射出了第一轮箭雨。

  同时,连续的争鸣之音也陆续响起来,站在床弩后面战士们使劲扳动手柄,那一支支比普通长矛都不遑多让的床弩弩箭风驰电掣地飞出去,在空中发出一声接着一声的空爆声。

  正面城头上一共有十几架床弩几乎是同一时间发射出第一轮弩箭,随后,床弩旁边的填装手连忙安装下一支弩箭,另一位战士则是立刻拧着绞盘。

  天空中又是划过了数道大火球,这些火球身上冒着滚滚浓烟,从投石机上抛出来,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不时有一些没有燃烧殆尽的草叶碎,不断地掉落在地上。

  一场完全没有任何征兆的攻城正是拉开的序幕。

  我和卡特琳娜互相对望了一眼,彼此都读懂了对方的担忧。

  我眼中的含义是:一旦出现无法控制的局势,我就开启传送门,让她躲进去,然后自己在寻找脱身之策。

  可卡特琳娜的眼中尽显哀求之色,她是想让我想办法拯救特鲁姆据点啊,可是当看到蜘蛛森林里,那些黑色浪潮汹涌澎湃的涌过来,数以千计的蛛人战士,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据点中守卫们能够抵抗得了的。

  这时,第一波穿甲箭雨已经落进蛛人浪潮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