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 第五百六十七章
  再说天女与猫梨小五郎、舞菲菲同行,终于见到了琴舅。

  琴舅一脸漠然,还和猫梨小五郎割袖断义,并道此生再不与你gao基。

  猫梨小五郎心里苦啊,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般绝情。多年的基情都不堪一击吗。

  剑炉!

  哐当!天女一掌拍在剑炉之上,登时,火光迸起千丈高。而剑炉也怒旋而出,撞向琴舅。“小伙子,再不到我身边来,我只好亲自动手了。”天女道。

  九天河曾经的主人,誓要收了琴舅。

  锵!

  琴舅挥动归天剑,斩了出去,一道凝视的剑气劈中了剑炉。与此同时,归天剑的剑灵伏特加也有所动作。他手捧一只酒葫芦,并且吹了一口气,葫芦盖飞出。而酒葫芦中的酒水迸洒出去,烟雨蒙蒙,罩住了剑炉。

  “归天剑也是经由剑炉才能铸就而成。”天女道,“可你却想用归天剑阻止我。滑稽。”天女鄙夷地望向伏特加与琴舅。

  “这两人倒是很般配。”天女心道。按照她原本的计划,是要杀掉归天剑的剑灵的。“还是留着你吧,琴舅也能有个伴。”

  当!

  金铁交击声遽地响起,剑炉撞碎了琴舅斩来的那道剑气,而伏特加洒出去的酒水也被蒸发掉了,难以抗衡剑炉。

  舞菲菲冷眼相望,她是剑炉的器灵,而且她的脸也妃英鲤极其相似。“伏特加,你这不知趣的汉子。”舞菲菲哼道,“真要惹恼了天女,你与琴舅都没好下场,何不趁机归降于她,也是你的造化。”

  “没骨气的女人。长着妃英鲤的脸,却做着让人不屑的事。你还好意思劝说我,天女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主人,猫梨小五郎才是吧。”伏特加怒道,“你是器灵,我也是器灵,可我与你为伍,真是莫大的讽刺啊。”

  伏特加很鄙夷舞菲菲的所作所为。因为她侍奉的主人是猫梨小五郎,而非天女。若让伏特加也向天女卑躬屈膝,比杀了他都难。

  轰!

  剑炉再次撞去,气浪枭爆,火光迸舞。似要吞噬这片天地。

  而琴舅与伏特加在剑炉面前都太渺小了。

  猫梨小五郎心如刀割,深受打击。琴舅如果真和他分手,他此生都会活在无尽的痛苦之中,再难gao基。因为小五郎认定的基友只有琴舅一人,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若没了基友,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猫梨小五郎叹气道。

  “你也就这点出息?”天女怒道,“枉为恶龙潭的铸剑名家。若被人知道你的真面目,你将会身败名裂。”

  “那又怎样。”猫梨小五郎道,“天女,你不会懂的。永远不会懂,因为你从来没爱过一个人,认真爱过。”

  “所以,我现在已经可怜到让你来数落我?”天女怒道。“猫梨小五郎,你连自己的基友都保不住,还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

  话声甫落,天女飞向琴舅,右掌倏地拍下,要取琴舅的命。

  “不要!”

  猫梨小五郎惊呼道。

  刷!小五郎拧身而起,怒飚而去,拦在琴舅和天女之间。他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愿琴舅受到任何伤害。

  嘭!

  天女的右手还是按了下来,重重拍在猫梨小五郎的脑袋上。登时,火光迸飙,基气怒舞。小五郎虽然受了天女一掌,可他脸上仍然挂着笑容,因为守护住了基友。

  可琴舅并不领情,他也一掌拍出,击在小五郎的肩膀上。嘭!猫梨小五郎向后跌退,而且天女也跟着后退。

  “谁让你碍事了。”琴舅怒道,“我的事不用你管,再者,我们已经不是基友,基情已断,前缘难续!”

  “你怎么看我不重要。”猫梨小五郎吐槽几升鲜血,面如白纸,他受了两掌,虽不致命,可也很痛。而且听到琴舅那样说,小五郎的心更痛了,都在流血。“琴舅,原谅我吧,你是我生命里的光,照亮我的世界,没有你,我如何活下去。”

  告白,猫梨小五郎再次向琴舅告白。

  剑炉的器灵舞菲菲听了,怒火迸生,琴舅,你怎么不去死!舞菲菲一直都在暗恋猫梨小五郎,可琴舅与妃英鲤是她的敌人,也是情敌,唯有除掉他们,剑炉的器灵才能永远的和小五郎待在一起。

  除掉情敌并非容易的事,尤其是妃英鲤与琴舅在猫梨小五郎的生命中占据很重要的地位。也能说是他的逆鳞,不能碰。

  听完小五郎的告白,琴舅不喜反怒,“猫梨小五郎,请你自重。”

  归天剑的剑灵伏特加亦道:“小五郎大人,请你不要再靠近我的主人,虽然归天剑的诞生和剑炉有关,你如同我的再生父母,可为了主人,我不惜大义灭亲。”

  伏特加已经表明他的态度,谁也不能伤害琴舅,哪怕是猫梨小五郎与天女也不行。

  啪!

  天女倏地赞出一掌,印在猫梨小五郎的后脑勺上,“小五郎,琴舅和归天剑的剑灵都这样说了,你还缠着他们,岂非不识趣。这等汉子,要了有何用。还不放弃他们!”

  “嗯,天女”并无杀气,否则我的脑袋早已炸开。”猫梨小五郎暗道。他的后脑勺虽然中了一掌,可并无任何疼痛,相反,他灵台上的裂痕竟然愈合了。

  表面上,天女对猫梨小五郎不利,实则不然,第一掌,天女化掉小五郎身体中的淤血,第二掌,她又修复了他灵台上的裂痕。

  猫梨小五郎不明白天女为何这样做,可他还是很识趣的,并没张口去问。否则天女一怒,第三掌兴许就会要了小五郎的命。恶龙潭的人都道楚门喜怒无常,可天女也不遑多让。甚至有过之而不及。

  嗡!剑炉忽地撞向归天剑,因为先有剑炉后有归天剑。所以剑炉天生克制归天剑。

  休说是归天剑,就是柯南剑、猫梨兰剑、灰原哀剑和剑炉相遇,也会受它钳制,难以发挥全部作用。

  当!

  剑炉撞飞了归天剑,伏特加也捂着心口,向后怒退。

  归天剑受损,剑灵也难幸免。

  可是琴舅并不受任何影响,他从怀里拿出一只稻草人,仍在地上,稻草人落地的刹那,忽地燃烧起来,化为一堆灰烬。

  替身,稻草人是琴舅的替身,他遭受的伤害全都转移至稻草人身上。

  天女笑道:“琴舅,你还有多少稻草人,何不都拿出来,我一并毁去,剑炉!”又是一声轻叱,天女再次引动剑炉,呼呼怒旋,烈焰迸滚,推辗而去,冲向归天剑。

  伏特加抓起归天剑,险之又险,避过了剑炉。

  若再受到几次撞击,伏特加可没有把握归天剑不会迸裂。

  归天剑若是碎了,伏特加绝无幸存之理。“南风不竞,雪落天下。”伏特加喝道。

  呼喇喇!寒风自南边出来,与此同时,剑气化雪,簌簌落下,洒向剑炉。要将其冻结,不再逞凶。

  而剑炉的器灵舞菲菲,正烦着呢,瞥到伏特加在那边对抗剑炉,“哼,不过是从剑炉里出去的一柄剑而已,我既能为你塑造剑身,同样也能毁掉你。”

  刷!

  舞菲菲倏地纵向剑炉,她所经之处,雪花散开,不能靠近她方圆三丈之内。因为舞菲菲对归天剑太熟悉了,比伏特加还熟悉。

  当!

  舞菲菲降落在剑炉之上,登时,剑炉向下坠去,并发出一声闷响。

  “堕天剑!”

  蓦地,舞菲菲寒声道。

  哧啦!哧啦!哧啦!剑气迸舞,跃出剑炉,倏成剑网,将雪花都给兜走了。

  原来,除了归天剑、柯南剑、灰原哀剑、猫梨兰剑外,猫梨小五郎还铸造了堕天剑与飞天剑。

  堕天剑已经炼成,可飞天剑还只是剑丕,尚未成形。

  锵!

  一口寒光闪烁的长剑倏地冲出剑炉,绕着舞菲菲旋转,堕天剑,这剑正是堕天剑,可与归天剑相媲美,只是并无剑灵。

  舞菲菲忽地伸出手,摄来堕天剑,执剑在手,她变得无比自信。“伏特加,我再给最后一次机会,带着归天剑,投入剑炉之中,重新塑造,和飞天剑相熔,合为一剑!”舞菲菲喝道。

  猫梨小五郎在飞天剑上耗费的心血也很多,可始终不能将其铸造出来,他也曾想过,将归天剑或者灰原哀剑与飞天剑合为一剑,这样成功的机会更多些。

  “舞菲菲说的都是你不敢讲出来的话。”天女道。

  “这……”猫梨小五郎无法反驳。猫梨兰剑以他的女儿的名字命名,因为有特殊的意义,所以不会毁掉。而柯南剑又是小五郎的得意之作,更不会毁去。所以他只能打灰原哀剑或者归天剑的注意了。至于堕天剑,它与飞天剑相冲,绝无相合的可能,若将它们合在一起,也许两柄剑都会迸炸开来。

  匆匆瞥了一眼堕天剑,伏特加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猫梨小五郎还打造出了另外一柄剑。”

  琴舅与猫梨小五郎分开也没多长时间,“难道在这段时间,小五郎瞒着我与琴舅,铸造了可与归天剑相匹敌的新剑。可恶,他明明说爱着琴舅,却还瞒着他。”伏特加心道,他忽然有些鄙夷猫梨小五郎。“什么啊,基友之间原来也是有秘密的。”

  念头一转,伏特加忽地向上遁去,避开堕天剑,不与之争锋,因为在剑炉附近,他与归天剑做什么都是徒劳无用的。

  “想逃?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舞菲菲又道。

  “哼,想让我回到剑炉,重新塑造。想都不用想,没可能的!”伏特加道。如果归天剑回归剑炉,毁掉,再塑,那他身为剑灵,会在第一时间内被毁掉。

  “起!”

  舞菲菲又道。

  轰嗡!

  剑炉遽地升起,直追伏特加、归天剑。舞菲菲不打算放过它们。“给你机会,你不珍惜,我只好用自己的法子来治你,让你永无翻身之时。”

  感到到来自下方的威压,伏特加心惊胆寒,只得向琴舅那边遁去。“也许舞菲菲会看在琴舅的面子上,放过我们。”

  然而这次伏特加猜错了。舞菲菲此时最不愿见到的人就是琴舅啊。

  “可恶!”

  舞菲菲再次催动剑炉,刷!刷!刷!剑光迸涌,犹如钱塘江水,怒飚而起。“伏特加,你真是活腻了啊。”舞菲菲吼道。

  “啊?我又做错了?”伏特加也是一脸懵比,不明所以。

  琴舅站在原地,衣衫猎猎,他俊美不凡,两袖基风,“舞菲菲,你敢毁我归天剑!”蓦地,琴舅喝道。他目绽两道凶光,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拈出一物来,那物寒光闪烁,像是冰块,巴掌大小。

  天女与猫梨小五郎同时望向琴舅手中的那物,“啊,这是!”两人惊道。

  飕!

  伏特加携归天剑,怒驰而来,躲在琴舅身后。

  而舞菲菲站在剑炉之上,轰然坠下,力逾万钧。当当当!舞菲菲手中的堕天剑遽地颤幌起来,像是在畏惧什么。

  “嗯,那是什么。”舞菲菲也瞥向琴舅手中的那物。

  “堕天之翼!”陡然间,舞菲菲喝道。铿锵!堕天剑斩了下去,登时,剑气飞迸,结成一对光翼,每片羽毛都由光剑凝成。

  呼!光翼怒斩而下,气浪迸涌,四下抛舞,而下方的琴舅像是站在狂风暴雨中的稻草,孤苦无依。

  就连舞菲菲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这样就能杀掉琴舅,未免太容易了吧!

  遽然间,异变陡生。琴舅祭出手中的那块冰晶之物,嘶嘶嘶,寒气腾舞,像是蚕丝飞迸,抓住了那对光翼,喀啦啦,竟然将它们绞碎了。

  “啊,怎会这样。那是什么东西!”舞菲菲惊道。她本能地畏惧那块冰晶物。

  飕!

  那块冰晶物遽地飚射而出,撞向剑炉,像是进入了无人之境,毫无阻拦。当的一声巨响,剑炉被掀翻了,而舞菲菲也栽倒在地。

  “它居然能伤害到剑炉!”猫梨小五郎道,“天女,你可认出来它是什么了。”

  “有趣。”天女道,“原来琴舅也在防备你啊,猫梨小五郎,你不觉得自己很失败吗,基友都靠不住,老婆也不理你了,女儿视你为陌生人。”

  “天女,我可不是来听你嘲讽我的。”猫梨小五郎不悦道,“你大概猜出来了那块冰晶物是什么,可否告知,我也几个选项,可不太确定。”

  “冰鸢。”天女道。

  “冰鸢!”猫梨小五郎惊道。“琴舅从哪里得到的冰鸢。”

  “琴舅当然有他自己的际遇,小五郎,你知道他的过去吗,你在意他的未来吗,你懂他的现在吗,除了gao基,你还知道多少关于他的事,恐怕你讲不上来吧。”天女似笑非笑道。

  “你想说什么,天女!”猫梨小五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