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六十九章进退两难

  很多事情在做了之后,就不知道该怎么收尾,然后就抱着听天由命的态度来对待自己曾经的选择。
  铁心源拥有后世男人所有的劣根性,当初做了选择之后,如今将要面对后果,他一样的很茫然。
  相比铁心源的茫然和不负责任,霍贤就不一样了,不论是在哈密城还是在胡杨城都表现出了极为凌厉的杀伐手段。
  在胡杨城收拾那些渎职的军官,在哈密城收拾那些心怀鬼胎的商贾,都非常的干脆。
  霍贤在这个冬天极为忙碌,六十多岁的人,一个月之内总要在胡杨城与哈密城之间轮换坐镇。
  如果不是铁心源回来接手了天山城的事情,他会更加忙碌的。
  原本花白的须发已经在向全白改变,行动坐卧之间,国相的威严也日渐的加深。
  权力这东西其实是能看得见的,加诸在谁的身上,他就能表现出权力的特质。
  很多时候我们都说人民或者百姓才是权利的根源,实际上这样说是不正确的。
  人民或者百姓和权力是一同出现的,而维持权力的并非人民或者百姓,而是军队,监狱,这些暴力机构。
  一支强有力的军队,自然会助长权利的提升,当哈密国的军队在三面合围的情况下,阵斩了最凶恶的敌人,并且在依旧受到敌人围攻的情况下,与强悍的敌人打的难解难分,这非常有助于哈密百姓的认同感,也让哈密官府的威信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不论是沙漠里的战争,还是天山北面的战争,在哈密人眼中都是很遥远的事情。
  至于大石城的战事,则让哈密人觉得敌人都是没用的废物,只要哈密大军一出动,不论来多少都是送死的下场。
  舆论和民情都在偏向哈密国。
  既然契丹人没本事杀到哈密国来,国内的商业也就慢慢的繁盛起来了。
  除了西夏和契丹这两个方向的商贸依旧在停止状态,与西域各国的商贸已经开始往来了。
  由于契丹人的入侵,秋日的贸易受到了伤害,缺衣少食的西域各国,各个部族,没有放过这最后一个补充粮仓和御寒衣物的机会。
  喀喇汗国的使者迪伊思被铁心源敲打之后,变得忧心忡忡,很快就回国去了。
  大石城发生的事情,迪伊思是一定要亲自汇报给阿伊莎知道的,她是一个见过大场面的人,一些死掉的人还吓不住她,她已经见过太多,太多的尸骨了,其中亲自制造的尸体也不在少数。
  她不害怕,并不代表那些部族们不害怕,大石城里的场景如同梦魇一般住进了他们的脑袋,到死都不会忘记。
  国内的形势一片大好,猫冬的百姓过的很是悠闲,寒天腊月的,所有工地都停止了施工,巴里坤一带的城池也停了下来,没人能在白毛风的吹拂中在外面停留半个时辰以上。
  于是,哈密国在巴里坤一带的道路全部被封锁,百姓们没有必要出来游荡,封锁之后可以更好的控制这里。
  新鲜的蔬菜不论如何保暖,到了沙漠之后都会变得很糟,即便是快要腐烂的青菜叶子也是将士们眼中的美味。
  霍贤低头看着桌子上的地图,用手一扎一扎的比量着两军的态势。
  阿大很想说话,可是阿二嘴里嘎巴嘎巴的嚼着一根碧绿的黄瓜,让他的嗓子很不舒服。
  “这么说,萧孝穆见攻不破咱们的堡垒,就把战线无限的拉长了?”
  阿二终于把黄瓜吃完了,再也没有东西堵塞喉管,阿大连忙道:“他们人多,这样做是可行的,只是也给我们留下了好机会,白日里他们进攻,到了晚上,就轮到我们借助熟悉的地形发起反攻了。
  互有损伤,总的来说,我军占优,如果国相不是总想着用萧孝穆来当我们的磨刀石的话,末将有信心将萧孝穆的大军从中分割成两段。”
  霍贤笑道:“轮换坚守沙漠,这是大王制定的国策,既然我们打定了主意要把萧孝穆拖死在沙漠里,战争进行的时间长一点不要紧。”
  阿大笑道:“沙漠之地作战,火药弹和猛火油这些火器的威力几乎被消减了一半,真正靠的住的还是弩弓和刀枪,如果在平原和戈壁上,末将很希望军中能够配置一些火炮。”
  “别想了,两千斤重的火炮,进了沙漠你拿什么来移动?大王没打算给任何一军装备火炮,是要专门成立一个叫做火炮营的单位,作为所有大军出征的辅助力量。”
  听说火炮没戏了,阿大就不想和霍贤磨牙了,出于习惯,哈密军方和哈密文官待在一起总是觉得很别扭,没人承认这个事实,它却是真实存在的。
  霍贤对军方的冷淡并不感到意外,他也没有和这些将军们打成一片的想法,他来军中是为了犒劳大军,顺便了解一下前方的战况,好把第一手资料传回清香城。
  阿大身体强壮,可以去地堡外面随意的转悠,他自觉老迈,绝对不肯把一把老骨头送给北风蹂躏。
  出了地堡,沙漠残酷的一面就暴露在眼前。
  高大的沙丘上竖立着一面面残破的旗子,每一面旗子下面就有一座堡垒。
  水儿当初用了大量的木板才在沙漠里修建出一座座堡垒,现在给了哈密军极大的保护。
  夏日的沙漠白日酷暑难当,到了夜晚就会变得寒冷,这和太阳的光照有很大的关系。
  沙子保暖性能很差,到了寒冬,整个沙漠里几乎就成了生命的禁区。
  哈密军如果没有这些用木板搭建然后堆上沙子的堡垒,现在将会跟对面的契丹人一样苦不堪言。
  沙漠中找不到燃料,哈密人可以用煤炉子取暖烧水,做饭,契丹人就没有这样的便利了。
  只能派出大量的兵卒去阻普大王府收集大量的木柴来给军卒取暖之用。
  萧孝穆直到现在才有些后悔杀掉了耶律盛堂,如果有耶律盛堂这个地方官在,他就能轻松很多。
  期待中的大溃败迟迟没有到来,这让萧孝穆心急如焚,再这样下去,他的大军不用哈密人来杀,就会被活活冻死在这片沙漠里。
  “为什么还没有西夏人的消息?”
  萧孝穆已经知道是第几次问这个问题了。
  军中的部将齐齐的低下了脑袋,他们也想知道。
  此次入侵哈密国,乃是辽皇制定的策略,为了让西夏人出兵,辽皇甚至放弃了对最富庶的哈密城的占领权,把它分配给了西夏人。
  并且把驻守黑山窥伺西夏的契丹大军全部抽调进入了阻普大王府,才换得西夏人同意联合作战。
  没想到西夏人在面对一个空虚的哈密国,依旧迟迟不能抵达胡杨城,从背后对哈密人发起进攻。
  “没有西夏人,我们难道就只能坐在这里寸步不前吗?”能这样嚣张质问一个北院大王的人,只有萧偈鲁这个祗候郎君。
  他是辽皇派来督军的亲信,在军中堪称是辽皇的眼睛和耳朵,本来辽皇没有让他带嘴巴来,可是,长期在皮室军中养成的骄横跋扈,他依旧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萧孝穆皱着眉头瞅了这个愚蠢的同族一眼,淡淡的道:“老夫早就听说祗候郎君弓马娴熟,在冬狩中一人就射杀了六只天鹅,取了四颗东珠,端是英雄了得。
  不若明日的进攻,就由祗候郎君率领本部人马前往如何?”
  萧偈鲁虽然骄横,却知道在沙漠中作战,与草原作战截然不同,他引以为傲的骑射,在沙漠中并不能彰显威力。
  松软的沙漠里,战马根本就跑不起来,让一个骑兵下马和那些躲在堡垒里的哈密人作战,这和送死没有区别。
  “属下是骑兵……”
  萧孝穆转头瞅瞅军帐里的属下,既然萧偈鲁低头了,也没有必要再威胁他,叹息一声道:“步卒已经损耗过半,在座的谁又不是骑兵呢?
  来人啊,请穆辛长老来军帐议事。”
  穆辛咳嗽的厉害,每到冬天,他的肺病就会发作,每日咳得死去活来,让那些侍卫们很担心他会猛地死去。
  阿拉木很不理解长老留在沙漠的意义,他甚至不明白契丹人留在沙漠的意义。
  冬天,留在沙漠里绝对是在找死,这里没有水源,没有食物,没有燃料,即便是有二十万大军,在对付有着充足准备的哈密人依旧没有多少胜算。
  听闻萧孝穆的侍卫来请穆辛去大帐议事,阿拉木就霍然站起,他想帮助长老拒绝邀请。
  穆辛猛烈的咳嗽一阵之后,喘均匀了气息,对侍卫道:“请转告大帅,该离开沙漠了,西夏人恐怕来不了胡杨城。”然后又继续猛烈的咳嗽。
  侍卫见穆辛确实辛苦,就转身离去,将穆辛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萧孝穆。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只是一直下不了决心。”萧孝穆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对萧偈鲁道:“我们如果现在撤退,你准备怎样禀报陛下?”
  萧偈鲁面无表情的道:“下官本就是陛下的鹰犬,自然如实禀报,不会有任何隐瞒。”
  萧孝穆同样面无表情的道:“准备一下,明日天明之时给你一万步卒,准备冲击哈密人中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