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七十一章沙漠荒村
    
  
      铁三百探手一一的闭合了同袍的双眼。
  
      地堡里沉默的厉害。
  
      “这是第几次了?”
  
      正在包扎伤腿的老侯闷声道:“第四次。甲二营一次,甲四营一次,辎重营一次,再加上我们总共四次。”
  
      铁三百瞅瞅地堡外面,沉声道:“敌人的探子摸进来了?”
  
      老侯皱眉道:“下次出击的时候,不能空群出动,每个地堡一定要留下防备的力量。”
  
      铁三百摇头道:“空群出动我们的人手还不足,哪来多余的力量固守地堡?
  
      我觉得他们的人数应该不是很多,找出来!”
  
      老侯苦笑一声道:“怎么找?甲三防线已经打成筛子了,到处都是漏洞,我们也无力留预备队,再加上沙漠无边无沿,四面都是小路,我们只能固守大队人马经过的通道,根本就没法子防备几个敌人的偷袭。
  
      更没法子在这样的环境里找出一两个藏起来的敌人。”
  
      铁三百重重的一拳砸在墙壁上,过了良久才道:“把这个情况上报大帅,我们继续找凶手。”
  
      老侯无奈的点点头,现在只能这样了,甲三防线已经与契丹人的营地犬牙交错,很容易被小股的敌人渗透进来,如果没有新的兵员补充,放弃甲三防线也是无奈的事情。
  
      这样也好,退到甲四防线,也能诱敌深入。
  
      一片云和老巴刹深一脚浅一脚的向沙漠深处走去,他们的身上挂满了火药弹,肩膀上还扛着一颗大型火油弹。
  
      这是他们在哈密营地的收获,更多的收获被他们掩埋在沙子里,只要哈密人和契丹人离开战场,就能把那些火器带回来。
  
      “这件事要隐瞒住啊。”
  
      正在走路的一片云停下脚步对老巴刹道。
  
      “这可不是你的做派,你以前只要劫掠得手都会大肆的宣扬,恨不能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的威名。”
  
      一片云苦笑着摇头道:“你在沙漠里闭塞的太久了,根本就不知道外面这些人的可怕。
  
      铁心源那个小王八蛋,老子算是真的怕他了,能不招惹他就不要招惹。
  
      说真的,老子到现在都不明白,在阻普大王府为什么会帮他血战一场,更加弄不明白,老子为什么在见到他的画像之后立刻就发狂。”
  
      老巴刹继续向前走,见一片云停下来了,就搭话道:“迷药?”
  
      一片云皱眉道:“老子就是使唤迷药的祖宗,可是他到底用的什么东西,我一无所知。
  
      在这之前,我曾经无数次的梦到地狱,也无数次的在梦里见过那幅画像。
  
      当那幅画像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愤怒至极,我不明白铁心源是怎么走进我的梦里来的,只是有无穷的怒火,就撕碎了那幅画像……然后我就被愤怒吞没,最后就成了铁心源的死士,为他厮杀到我脱力昏厥。”
  
      老巴刹叹口气道:“看来你真的是怕了那个哈密王?”
  
      一片云瞅着远处浓烟滚滚的地方跟着叹息道:“只要此战哈密国得胜,害怕他的人会更多。”
  
      老巴刹轻笑一声,就再次迈开脚步,他不想再和一片云讨论哈密王了。
  
      当年哈密之地还是马贼横行的时候,那里还没有一个叫做铁心源的人。
  
      又翻过了两座沙丘,在一片硬沙丘后面,一片云与老巴刹找到了两头骆驼,他们没有在这里停留,迅速的跨上骆驼,就一路向南。
  
      一击而中,而后远遁千里,这就是马贼的做派,不论一片云还是老巴刹都是很老派的马贼,对于一些马贼们用鲜血换来的经验,他们历来遵行无虞。
  
      就是这些经验,无数次的救过他们的性命。
  
      沙漠里看似荒凉,其实生机勃勃,尤其是这片满是绿洲的沙漠更是多姿多彩。
  
      对于沙漠里的原住民来说,不论是哈密国,还是契丹人都是外来者。
  
      他们在这片几乎与世隔绝的沙漠里,顽强的繁衍着,无论外面的风云如何变幻,这里总是平静的。
  
      骆驼在沙漠里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整整一天,天黑的时候,他们就走出了沙丘,绵延起伏的沙丘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平坦的草原。
  
      高大的胡杨树拦住了沙漠前进的脚步,几盏昏黄的灯光点缀其中,让人心底暖和。
  
      玉素普站在胡杨树下,他已经在这里站立了很久,刺骨的寒风似乎对他没有多少影响。
  
      老巴刹瞅了玉素普一眼对一片云道:“再这样下去,你唯一的一个部下很快就会死掉。”
  
      一片云跳下骆驼,上前给了玉素普一个大大的拥抱,拍拍玉素普冰冷的脸笑道:“我回来了。”
  
      玉素普那张没有面皮的脸已经彻底的没有了表达表情的功能,甚至连张嘴对他都是一种痛苦。
  
      他用一种类似野兽低声咆哮的声音来迎接自己的主人,一片云笑的更加开心了。
  
      胡杨林里有一个小小的村庄,听到驼铃的响动之后,从厚厚的土坯房子里探出很多脑袋,却没有人说话。
  
      老巴刹笑吟吟的和每一个人打招呼,直到走到最里面的一个大院子,身后那些沉默的脑袋才缩回去了。
  
      一片云羡慕的对老巴刹道:“你的绵羊没有少吧?”
  
      老巴刹只是笑了一下就邀请一片云进到暖和的屋子里。
  
      两个年轻的女人端来了热气腾腾的奶茶,老巴刹与一片云吸溜吸溜的喝了满满一碗之后,整个人似乎都从麻木状态一下子活过来了。
  
      火盆里的炭火着的非常猛烈,偶尔爆起来的火星随着热气流一直上升到房顶,最后沿着那个诺大的缺口飞到屋外。
  
      一片云制止了老巴刹要在火堆旁研究火药弹的行为,淡淡的道:“我在哈密死士营学到的第一条规矩就是,火药弹要远离火种。”
  
      老巴刹见识过火药弹的威力,于是就很自然的从善如流,将火药弹搁在门外,看着一片云道;“你还能给我什么样的帮助?”
  
      一片云认真的道:“是我制止了你准备去哈密国劫掠的行为,是我让你知道了这个世界已经不是骑上一匹马,拿着一把刀子就能横行无忌的时候了。
  
      更是我,让你见识了现在人是怎么打仗的,那些恐怖的八牛弩,神臂弩,在你还没有靠近敌人的时候,就会杀死你,更不要说这些你连见都没有见过的火器。
  
      假如没有我的帮助,你去哈密国劫掠,绝对活不过三天。
  
      老巴刹,把队伍交给我来指挥吧,你在沙漠里的时间太长了,长的让你已经不认识外面的世界里,我的兄弟,我以我的灵魂发誓,只要你把队伍交给我,今后,凡是我劫掠的的东西都有你的一半。”
  
      老巴刹一言不发,一片云呵呵的笑一声,就带着玉素普去了另外的房间。
  
      在沙漠里跋涉了一天,老巴刹终于感到疲惫了,躺在厚厚的羊皮堆里,呼呼大睡。
  
      一片云这一晚上睡得很不好,他不止一次的阻止了玉素普要干掉老巴刹的行为。
  
      他不想对玉素普解释什么,更和玉素普这个僵尸一般的家伙说不清楚其中的道理。
  
      杀掉老巴刹夺取老巴刹苦心经营的队伍是最坏的选择。
  
      经历了无数苦难的一片云现在比谁都清楚,这里的每一个战士都是极为难得强大武士,如果因为内讧死掉任何一个,在一片云看来都是莫大的损失。
  
      他年纪虽然很老了,时间不多了,却更加明白耐性对成事的重要性,为了美好的将来,他愿意再等等。
  
      天亮了,这三个字对谁都通用,当一片云的天亮了,铁心源的天也自然亮了。
  
      铁心源面对丰盛的早餐,却一点吃饭的欲望都没有,桌子上还摆着一份文书,是阿大送来的。
  
      沙漠战争已经进行到了尾声。
  
      萧孝穆注定会失败,铁心源对此坚信不疑,让他心痛的是,哈密国可能就要胜利了,可是,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借助水儿在沙漠里修筑的地堡和工事,哈密国在被攻破了三道防线之后,终于顶住了契丹人的进攻,也成功的完成了诱敌深入的作战计划。
  
      可是,两万一千多名战士的阵亡,还是完全出乎了铁心源的预料。
  
      阿大的文书里,依旧是那种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腔调,战死的将士对于阿大来说就是一串数字。
  
      战损超过三成,这对一支军队是一个极为严厉的考验,很多军队只要战损超过两成,就会再也没有斗志,最终溃散。
  
      “怎么会打成这个样子?”
  
      铁心源看着尉迟灼灼低声道。
  
      “您对阿大很不满意吗?”
  
      “我只是对战局不是很满意。”
  
      尉迟灼灼放下手里的筷子柔声道:“妾身以为,阿大是最好的统帅,尤其是这一战,以六万人迎击萧孝穆的二十万大军,他做的很好。”
  
      “新兵轮换,是我同意的,我万万没有想到战损会这样大,阿大既然在前线,看到如此大的战损,为何就不能及时的做出调整呢?
  
      即便是不作出调整,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尉迟灼灼小声道:“因为阿大将军知道,如果告诉你轮战的结果,哈密军队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最强大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