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八十二章来自子弹的威胁
    
  
      孟元直亲自辨认了,那个挟长弓让自己狼狈不堪的武士,现在就像是一个破玩偶躺在羊皮堆里,艰难的喘气续命,至于另一个被他砍掉一根膀子的猛士只留下了一颗烧焦的人头和半条腿……
  
      “可惜了……”
  
      孟元直这声感叹由衷而。天『』籁小说WwW.⒉
  
      一个在战场上威猛无敌似乎永远都打不死的汉子,仅仅因为一时好奇,手里握着引引线的火药弹想多看一会……就变成了目前的模样。
  
      再好的武艺和身手,在火药弹面前都成了一场笑话,一个能让王大用这些手无缚鸡之力人的笑话。
  
      孟元直听铁心源说过,哈密国的这些火器,不过是火药最原始的几种应用而已,即便是火炮也算不得什么真正的战场之王。
  
      他无法想象铁心源描述中天崩地裂的火炮轰击场面,更无法想象无法熄灭的火油弹可以在一瞬间抽干空中所有氧气,让火油弹覆盖范围里的人窒息而死的模样。
  
      他最近一直在练习如何躲避一种叫做子弹的东西,他虽然不知道子弹是什么,只知道这东西可以杀人于无形,听到火药爆破的声响之时,就是武士毙命之刻。
  
      孟元直可以躲过近距离射出的羽箭,铁心源说这不够,必须要躲过神臂弩近距离射击才有希望躲过子弹。
  
      孟元直穿着铠甲试过,差点出人命,大腿上多了一个两寸深的洞……
  
      野蛮人的英雄奥卡以一种玩笑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奥列格雄鹰一样孤傲的儿子,如今就剩下一口气,一旦这口气喘不上来,生命同样会结束。
  
      哈密人军队开始庆祝这一场伟大的胜利,孟元直却坐在火堆边上,一碗接一碗的往肚子里灌酒。
  
      铁心源的面孔被篝火烤的通红,隔着火堆对孟元直道:“火器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孟元直把碗里的就泼进火堆,他喝的是烈酒,篝火的火苗一下子就窜起三尺高。
  
      “火器是一种新的杀人方式,它杀起人来更加的方便快捷,还不分对手的身手高低。”
  
      铁心源喝完碗里的酒笑道:“总会出现杀起人来更加方便的武器,这条路人们还没有走完,你看着,以后一定会出现一颗炸弹,就杀死十几万人的武器。”
  
      孟元直嘿嘿笑道:“既然如此,那还打个屁的仗,你扔一颗炸弹,我扔一颗炸弹,大家全部死光去求,倒也痛快。”
  
      铁心源哈哈笑道:“真到了那个时候,除非出现疯子,否则这世上反倒没有仗好打了。”
  
      孟元直醉醺醺的站起身,指着黑漆漆的荒原道:“都是贱皮子,非要弄到大家都死光才开心。”
  
      说完就醉倒在了羊皮上。
  
      孟元直喝醉了,铁心源就不能再喝酒了,身在军营,必须有一个清醒的领。
  
      寒月升空的时候,冷平陪着铁心源一起巡视大营,枣红马蹄子踩踏在碎石上声音非常的清脆,在这个寂静的寒夜里传出去老远。
  
      铁心源知道这家伙是故意的,好好地软土地不走,非要走乱石滩,马蹄子踩踏在碎石子上火星四溅。
  
      “大王,等哈密战事平息之后,末将是否能走一趟大宋?”冷平犹豫了很久才说出琢磨很久的想法。
  
      铁心源摸摸枣红马那只完好的耳朵,安抚了它一下对冷平道:“你有家眷在大宋?”
  
      冷平点点头道:“您也知道,末将以前是杨令公麾下的一个旗牌官……”
  
      铁心源阻止了冷平的话笑道:“想回去就回去,说这么多做什么,你觉得哈密给你的多,却不知这些都是你该得的,即便你一去不返,也不用觉得亏欠哈密什么。”
  
      冷平连忙道:“末将准备将家眷接回来。”
  
      铁心源奇怪的道:“我记得你好像没有家眷啊。”
  
      冷平一张脸涨的通红,跳下战马单膝跪地道:“请大王治末将隐瞒之罪。”
  
      铁心源大笑道:“当初来哈密的时候莫要说你,即便是本王也没有预料到哈密会有现在的局面。
  
      一切都是硬着头皮死撑,你担心家眷隐瞒不说,也是人之常情,待阿大将军那里有了分晓之后,你就可以回一趟大宋,正好把太后,王后接回来。”
  
      冷平心头一暖,只觉得血往脑门上冲,万万没想到,自己在大王的眼中竟然是一个可以托妻献子之人。
  
      铁心源也不等冷平站起身,就催马前行,冷平跪了良久打了一个激灵这才清醒过来,跳上战马就快追了上来。
  
      这一次不再跟在铁心源的身后,而是一马当先,在前面领路。
  
      尉迟文小声对铁心源道:“不是让铁蛋和我叔爷护送太后和王后她们回来吗?”
  
      铁心源看了尉迟文一眼道:“再多一个有什么?”
  
      尉迟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觉得大王说的很对,两千多人的队伍,多一个不管事却很有战力的人确实不错。
  
      巡视完毕了自家大营,铁心源就来到了圈禁罗斯人的地方,一群群衣衫褴褛的罗斯人依偎在火堆旁瞪着眼睛瞅着漆黑的夜空愣,气氛沉闷的似乎能攥出水来。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一座破旧的营帐里传出来,冷平见大王有进去的意思,就掀开帘子率先走了进去,巡视完毕之后才邀请铁心源进去。
  
      奥列格躺依旧躺在担架上,枯瘦的只剩下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盯着进门的铁心源看。
  
      在他的身边,是一个脸色惨白的俊秀少年,他的胸口无力地起伏着,呼吸断断续续的,似乎随时就能死去。
  
      帐篷里的气味非常难闻,铁心源掏出一方手帕捂着口鼻瓮声瓮气的道:“你想让这个年轻人活下来?”
  
      奥列格剧烈咳嗽一阵勉强抬起头道:“你可以拿走我的一切,包括我的生命,只求您给我的伊戈尔一条活路,我向至高的神灵誓,罗斯人会永远记得您的恩情。”
  
      铁心源听了奥列格错误百出的契丹话,皱着眉头问冷平:“这个少年人的伤势如何?”
  
      冷平道:“军医看过,已经给他换了药,也灌了汤药,主要是他全身烧伤严重,能不能活下来要看阎王爷收不收他。”
  
      铁心源转过头对奥列格道:“他的伤势很重,我不是神灵并不能保证他能活下来。”
  
      奥列格蠕动一下满是血口子的嘴唇绝望的看看自己昏睡的儿子,长出了一口气道:“哪怕能让他多活一天……”
  
      铁心源摇头道:“我们是敌人,奥列格你不觉得你的要求太多了吗?”
  
      “我的部族里还有无数的牛羊马匹,和驯鹿,也有很多美丽的珍宝,以及皮肤如同牛奶一样的白皙的美女。
  
      只要您将我送回罗斯,这一切都是您的。”
  
      铁心源听完奥列格说的话,笑着离开了帐篷,对冷平道:“死到临头依旧贼心不死,全部处理了吧,明日我们班师回天山城。”
  
      冷平握紧了手里的刀子轻轻地点点头,然后就恭送铁心源离开。
  
      眼看铁心源已经走远了,冷平就招来了一千弓弩手,弓弩手校尉借助明暗不定的火光再一次瞅了一眼冷平,见将军挥动了手臂,就立刻下令道:“全体都有,标尺三,仰射……”
  
      天亮之后,孟元直揉着疼痛的脑袋走出帐篷,只见大军已经开始收拾行囊,似乎正在准备开拔。
  
      招来了身边的亲卫问道:“现在就班师吗?”
  
      亲卫笑道:“大帅,是大王下的军令,再有半个时辰,咱们就要回天山城了。”
  
      孟元直皱着眉头瞅瞅罗斯人所在的方向问道:“那里怎么没了烟火?”
  
      亲卫诧异的道:“死人用不着啊!”
  
      孟元直长吸了一口气冷冽的空气,剧烈的咳嗽了一阵,好久才慢慢平复。
  
      “谁执行的?”
  
      “冷平将军。”
  
      孟元直点点头道:“知道了。”
  
      眼见亲卫走进帐篷开始收拾行囊,孟元直依旧站在那里愣。
  
      能下达屠杀令的只有铁心源!
  
      杀死野蛮人这件事孟元直没有什么意见,只是不知为什么心里空落落的。
  
      孟元直找到铁心源的时候他正在喝稀饭,黄澄澄的小米粥冒着热气,喝起来一定很舒坦。
  
      “多喝点小米粥暖暖胃,你昨晚喝太多酒了。”
  
      孟元直坐在铁心源的对面,端起饭碗喝粥,一大碗浓粥下了肚子,就有一股热气从腹中升起,浑身暖洋洋的。
  
      “我昨晚下令清除了那些罗斯人,会不会影响你在军中的权威?”
  
      孟元直摇头道:“全哈密的军队都是大王的,孟元直所属也是如此,大王为何会有此一问?”
  
      铁心源拿筷子敲敲粥碗道:“因为我现你在犹豫,所以我就帮你下了这个决心。
  
      罗斯人贼心不死,且野性难驯,从契丹人决然的抛弃他们你就该知道契丹人也对他们抱有很强的戒心。
  
      这种有希望可以建国的部族不能留,一旦留下将会后患无穷。”
  
      孟元直又装了一碗小米粥放在面前看着铁心源道:“子弹真的可以轻易地杀死我?”
  
      铁心源考虑了一下认真的道:“在你不防备的时候,近距离杀死你的机会高达八成以上。
  
      比神臂弩在近距离射杀你的可能还要高很多。”
  
      “这东西容易制造吗?”
  
      铁心源摇摇头道:“将作营火枪试验做了不下两百多次,依旧差强人意,现在拿出来,我觉得跟烧火棍差不多,至于能杀死你的子弹,我觉得我这辈子估计看不到它出现的可能。
  
      如果你想知道子弹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以去将作营自己看研制过程,不用老是问我。我以前就说过,哈密国对你没有秘密可言,你这是被大宋皇宫那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那一套弄昏头了。
  
      总觉得自己位高权重,又功高盖主,老子就一定要干掉你,放心,你不用养寇自重,我最近还没有干掉你的打算,你要是再叽叽歪歪的,即便是子弹没弄出来,老子用八牛弩也能干死你。”
  
      孟元直端起碗喝了一口粥道:“八牛弩还弄不死我,你该用火药弹试试。”
  
      “哼!”
  
      铁心源用手帕擦拭了嘴巴,愤怒的将手帕丢在桌子上转身离开。
  
      对于铁心源的愤怒,孟元直表现的非常淡定,丢掉手里的空碗,端过粥盆,用马勺挖了一勺子浓粥,就着咸菜美美的喝了起来,他觉得他一个人喝完这七八斤浓粥没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