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八十七章孰轻孰重
    第八十七章哈密与大宋孰轻孰重
  
      “哈密国需要休养生息……”
  
      霍贤的脸色很难看,坐在椅子里被裘皮包裹着枯瘦的身体,炉子就在旁边,他依旧感到寒冷。
  
      “一场仗去掉了哈密国半条命,说到底,我们的人底子太薄,经不起折腾。
  
      在所有国家中,我们就像是一个当天挣钱当天吃饭的穷汉,一天不挣钱就百事艰难。
  
      这一战咱们哈密国战损将士三万一千余,受伤者四万余,至于国税,商贸,往来的收益更是减少到了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地步。
  
      大王,哈密国需要休息了,老臣也需要休息了。”
  
      铁心源站在霍贤身后烤着火一声不吭。
  
      “三年四场大战,没有几个国家经受得起,哈密国能有现在的战功,足以自傲。
  
      国威已经打出来了,接下来虽不能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无论如何也不能继续征伐。
  
      契丹似乎已经被我们击败了,实际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自己清楚,即便是西夏……咳咳依旧比我们哈密国强大,我们经过这几场大战,不过是在西域站稳了脚跟而已,想要雄踞西域,后面的路还长。”
  
      铁心源转到桌子边上看着桌子上厚厚一叠文书,轻轻地拍着那些文书道:“燕云地?那些人是怎么想的?难道认为让哈密国不惜一切代价即刻出战西夏,或者契丹,燕云地或者银夏二州就能回到大宋?”
  
      霍贤笑道:“崽卖爷田不心疼啊。”
  
      铁心源长叹一声道:“各军归建,开放城关,虽然是冬日该有的往来还是要有的,将作营停止生产军备,火器,全力生产民用物事……
  
      至于宋人的要求,不予回应。”
  
      霍贤笑道:“正该如此。”
  
      冬日的清香城,繁华依旧,只是城里多了很多头脸上有暗红色伤疤的军汉。
  
      廖五叔小心的伺候着一群军汉饮酒,这些人喝酒的模样很吓人,一碗碗的往嘴里灌,却不怎么说话。
  
      小九儿她们送来的签菜这些大汉来者不拒,却没有要小九儿她们陪着喝酒唱曲子,气氛诡异。
  
      为首的大汉喝完一碗酒把酒碗放在桌子上,丢下一把红铜钱,转身就走,其余的军汉也纷纷喝完了酒,就跟着大汉离开了这家小小的酒肆。
  
      大汉走到街道中央却停下脚步,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显得非常迷茫。
  
      “大哥,回军营吧,半个时辰之后您还要点卯呢。”
  
      大汉闻言点点头,继续迈步前行,跟在他身后的一个汉子突然道:“大哥既然想回大宋,不妨回去,将军已经说了,从军满三年的可以有半年假期,半年时间,只要大哥快马奔走,足够一个来回了。”
  
      大汉回头看着那个说话的弟兄惨笑一声道:“回去又如何?当年来哈密,我等全是罪囚,为免牵累族中早已把我等除名,即便是父母妻儿恐怕也难以相认。”
  
      那个说话的汉子却嘿嘿笑道:“咱们兄弟这些年虽然在出生入死,可是积存下来的银钱,却不是假的,小弟听说大王明日开始检点军功,以我们兄弟的战功,说不得又是一大笔钱粮分下来。
  
      穷鬼回乡自然凄凉,如果大哥腰包里全是银钱,族中那些势利鬼焉能不高看大哥一眼?即便是嫂嫂那里有变,我的两个小侄儿却是大哥的根苗,只要多给嫂嫂一些钱粮,大丈夫何患无妻。
  
      更何况大哥如今是我哈密前锋营的队正,万一这一次叙功升官,大哥就是真正的校尉了,衣锦还乡岂不快哉?”
  
      大汉眼睛一亮,看着自己的部属道:“你们是怎么一个章程?”
  
      那些汉子哄然大笑道:“自然是要回去的,大王给半年假期的时候不是说的很清楚吗?
  
      是要我们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成家娶老婆的,咱们哈密国汉家闺女现在都他娘的快变成金子做的了。
  
      就咱们那点军饷,根本就娶不起,西域的婆娘倒是不要钱,可是身上的味道太重,娶一个回来还他娘的会串种,生一个灰头发绿眼珠的孩子就更没办法认祖归宗了。
  
      还是回去找一个白白胖胖的黄花闺女带来西域比较好,老子就打算在西域安家了。”
  
      队正对自己家兄弟的一番话说的郁闷之气全无,握着拳头道:“明日就去老虎狗那里取回放贷的银钱,我们买马即刻回大宋一遭。”
  
      “能多买一些战马就多买一些,咱们哈密从不禁止购买战马,运到到大宋就是一笔好生意。”
  
      队正哈哈大笑,在哪个出主意的汉子肩膀上重重的砸了一拳笑道:“怀安,你不愧是兄弟们中的智多星,你现在就去找老虎狗要我们的银钱,他要是敢说半个不字,老子拆了他的鬼窑子。”
  
      怀安吐一口唾沫不屑的道:“老虎狗不敢坑我们兄弟的,说不得战马也要走他关系,咱们和那些牧马的野人关系不好。”
  
      “那就快去,点卯的时候我自会帮你支应。”
  
      队正说完话就带着其余兄弟匆匆的回了军营,只有怀安转身向瓦市子狂奔,虽然有队正支应,一旦晚上关闭营门的时候还不回去,会被当做逃兵论处的。
  
      王胄检点了手里的文书皱眉对军司马道:“六成以上的汉家将士要休假,如此一来,我们开春的防御就不好弄了。”
  
      军司马韩平笑道:“现在应该没有那个不长眼的赶来找我哈密的麻烦吧?”
  
      王胄摇头道:“话不是这样说的,今天气候反常,天山北麓的大雪都有三尺厚了,天山路更是被冰雪完全覆盖了,偏偏咱们哈密从入冬到现在就下了一场雪。
  
      胡杨城以东更是从入秋就滴雨未下,到了冬日却有接连不断地黑风暴,我估计啊,来年开春,一定不会平安。“
  
      韩平皱眉道:“跟哈密关系不大,今年收获的粮食够我们吃三年的,就是那些被咱们哈密股羁绊的蛮族恐怕没有什么好日子。
  
      白灾已经发生了,不知相国府是一个什么章程,会不会又让我们出天山城平叛?”
  
      王胄点点头道:“大的麻烦是没有了,小麻烦估计不断,把咱们的想法整理成章程递送大将军府,大将军早做准备比较好。”
  
      “这些休假的单子批是不批?”
  
      王胄叹口气道:“弟兄们离乡背井五六年了,回去看看也是人之常情,趁着现在平安,娶妻生子也是必要的,最好能从大宋多娶些婆娘回来,这里的汉家婆娘太少了。
  
      他娘的,一个比我还粗壮的婆娘竟然也敢要一百贯的聘礼,这还有没有点王法了?”
  
      韩平笑的前仰后合,指着王胄道:“将军莫非也碰了一鼻子灰?”
  
      王胄摩挲着下巴道:“原本还想弄两个妾室多生两个娃,结果没人愿意做妾室,一张嘴就问我家娘子死了没有?碰了一头的晦气。”
  
      韩平又是一阵大笑,好不容易止住笑声对王胄道:“这是国相府刻意这样做的,在哈密,咱们宋人,汉人太少,为了增加人口,大王也怪不容易的。”
  
      韩平口中的大王过的确实凄惨,别人冻伤之后一个月下来早就好的七七八八,唯有他,一个月都过去了伤口才刚刚结痂子,手指头上,耳朵上脸上不断地蜕皮,而且痒得厉害,手里的痒痒挠一刻都不敢离手。
  
      哈密国大医正张风骨说铁心源的皮肤比较娇嫩,因此同样的冻伤,比别人恢复的缓慢。
  
      脸上黑一块红一块,两只耳朵如同两只烤焦的饺子镶嵌在脑袋上没法子见人,铁心源能做的就是留在书房里批阅堆积如山的本章。
  
      尉迟灼灼小心的从铁心源耳朵上剥下一块干痂立刻表功一样的放在铁心源正在批阅的本章道:“又好了一块。”
  
      铁心源烦躁的扒拉一下耳朵道:“别弄了,我之所以久久不好,就是被你剥的,哪来的这种奇怪的爱好,剥着剥着还吸溜口水,想吃怎么的?”
  
      尉迟灼灼拍了丈夫一把干脆靠在他身上道:“妾身喜欢这样的日子。”
  
      “喜欢剥干痂子?伤兵营里的干痂子够你剥一车的。”
  
      “妾身喜欢不打仗的日子,您安安静静的批阅一些奏章,妾身鼓捣一下怎么给毛料染色,大臣们忙忙碌碌的干活,百姓们平平安安的过日子。
  
      这样的日子要比打仗的日子过的更加有滋味。”
  
      铁心源停下笔想了一下道:“你们为什么都在担心我会在这个时候起兵动武?
  
      一个接一个的过来试探,烦不烦啊?”
  
      尉迟灼灼叹口气道:“每个人都担心您会因为大宋皇储这个位置而损害哈密的利益。
  
      您是不知道啊,就在您昨日批准将士们可以放假半年的本章之后,全国上下可是齐齐的松了一口气。”
  
      铁心源笑道:“还不错,一个个知道哈密国比大宋重要,这说明老子这些年的辛苦没有白费。”
  
      尉迟灼灼迷醉的瞅着窗外白雪皑皑的天山道:“这里是妾身魂牵梦萦之地,区区大宋如何能与之相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