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九十六章焦头烂额
    
  
      铁心源满怀期望的等待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几个人回来,一天几遍的计算她们的行程。天籁小说Ww『W.⒉
  
      没心情干别的事情,实在是烦躁了,就在一个大盆子里装满温水,把狐狸丢进去……
  
      狐狸已经彻底老了,没力气抵抗,只能逆来顺受,接受一天洗两回澡或者三回的级待遇。
  
      以至于到了第三天,只要铁心源靠近狐狸,狐狸立刻就出惨叫。
  
      “不要再折腾狐狸了,妾身保证他身上没有任何虫子也没有任何灰尘。”
  
      铁心源回头冲着尉迟灼灼笑道:“不折腾他折腾你?”
  
      尉迟灼灼叹口气道:“妾身倒是盼着您多折腾我几次,等公主回来,妾身就是独守空房的命。”
  
      铁心源皱着眉头想了一下道:“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我们能够大被同眠,不过,这事不用想了。
  
      不过啊,你也是我老婆,那就没有亲一个丢一个的道理,这事我会做好的。”
  
      尉迟灼灼怀疑的瞅着自己丈夫叹口气道:“这事您说了不算。”
  
      铁心源一边给狐狸顺毛,一边笑道:“我既然娶了两个老婆,那就该我说了算,如果是一个老婆,自然是她说了算。”
  
      尉迟灼灼蹲下来靠在铁心源的后背上长出了一口气,缓缓地道:“妾身也只能依靠您了。”
  
      铁心源豪气满满拍拍尉迟灼灼的小手道:“放心依靠,倒不了。”
  
      铁心源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是有底气的。
  
      李巧来的飞鸽传书就被他揣在怀里。
  
      挨上几板子就能解决的事情,不算什么事情。
  
      这是母亲给自己帮忙呢,用最简单粗暴的手段弥合家庭感情,是最有效,也是最快捷的方式。
  
      看到飞鸽传书的时候,铁心源深深地为母亲的睿智鼓掌欢呼。
  
      这世上绝对没有比母亲更好的人了……
  
      总是折腾狐狸也不好,这时候折腾尉迟灼灼也显得很无耻,铁心源准备回书房继续看军报。
  
      带着眼罩的枣红马从门外溜达进来,用独眼扫荡了一遍书房,现里面没有什么好吃的,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就随口叼走了铁心源放在架子上的一颗盆景。
  
      盆景这东西从来没有用吃的植物来造型的道理,胡杨树的叶子嘴巴最粗的山羊都不吃,更遑论枣红马这种马中贵族了。
  
      铁心源眼睁睁的看着枣红马吐掉嘴里的盆景,抖动两下那只独耳,大模大样的把硕大的屁股对着铁心源,堵在门口不走了。
  
      “哎呀呀,怎么就堵在门口了?”
  
      尉迟文抱着一大摞子文书侧着身子费力的挤进屋子将文书放在铁心源的桌子上。
  
      “他要干什么?”
  
      尉迟文冲着枣红马努努嘴。
  
      铁心源看了尉迟文一眼随口道:“和你一样,对自己的官职调整不满意。”
  
      尉迟灼灼挠挠头奇怪的道:“我有什么不满意的,条例司总共就两个官,一个是王大用,一个是我,等过上两年王大用老死了,或者贪污被砍头之后我就是条例司老大。
  
      哈密国所有的规章制度都出自我手,这本来是宰相的活计,我不足二十岁就干着宰相的事情有什么不满意的?”
  
      “咳咳,不要这样说你的上官。”
  
      尉迟文摇摇头道:“我当着王大用的面也是这样说的,老家伙只说了一句做梦,然后中午都多吃了一根鸡腿,看样子准备老死在任上了。
  
      哦,你说我姐姐啊,她最近很不正常,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情根本就没有过脑子。
  
      我叔爷就任中卫府,谁看不出中卫府将是我哈密鸿胪寺或者礼部的架子?
  
      哈密过几年一定会完整官府构架的,到时候我叔爷就是第一任鸿胪寺卿,或者礼部尚书,很适合我叔爷的身份。
  
      至于我,现在毒死王大用当主官还早点。”
  
      铁心源抬起头咬着牙道:“王大用到底把你怎么着了,你就不能盼他点好。”
  
      尉迟文拍拍厚厚的文书道:“这些活全是我干的,他把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吏部七司法》及《景定吏部条例》要我带着十几个胥吏把里面的所有章程全部摘抄出来,很多时候只把皇宋两字换掉换成哈密。
  
      我说这样的条例有什么用,对我哈密来说一点都不合适,他是在祸国殃民。
  
      他却说,要制定哈密自己的条例,我就要熟读《孔子》《孟子》《尚书》《左传》《春秋》《论语》还要精通《周礼》战国李悝编篡的《法经》,汉代萧何编篡的《律令》。
  
      还要知道《唐六典》知晓《职官志》。
  
      他还说我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瓜,以上说的才是书目,仅仅是三司使就有盐铁七案:兵案、胄案、商税案、都盐案、茶案、铁案、设案。
  
      度支衙门有八案:赏给案、钱帛案、粮料案、常平案、运案、骑案、斛斗案、百官案。
  
      户部五案:户税案、上供案、修造案、麹案、衣粮案。
  
      其附属机构则有都磨勘司、都主辖收支司、拘收司、都理欠司、都凭由司、开折司、放司、催驱司、受事司等。
  
      他还问我知不知道这些衙门的职责……大王,我真的很想杀了他。”
  
      铁心源拍拍尉迟文的手苦笑道:“这些东西我在太学学了一半,也有过你这种心思。
  
      只不过,我想弄死的是太学教谕。
  
      不过啊,你还年轻,有的是时间把这些东西学会。”
  
      尉迟文绝望的看着铁心源,眼中满是哀求之意。
  
      他在前两年的时候就不怎么看书本了,学业早就荒废的差不多了。
  
      当王大用说出那些书本的名字的时候,聪明的尉迟文就觉得大事不妙。
  
      因为霍贤和刘攽这些日子总是有事没事的劝诫他要多读书,读好书,不可因为公事耽误学业,还说因为公事耽误学业之后,会严重阻碍他的前程。
  
      哈密国现在平静无波,外无敌国,内无祸患,尉迟文自己也知道真正需要他干的事情不多了。
  
      可是平日里手握大权早就习惯了,现在一旦要他放下手里的权力静心读书,一时半会的那里还静得下来。
  
      “大王我不想读书……”
  
      尉迟文瞅着铁心源毫无表情的面孔,后面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了。
  
      铁心源再次拍拍尉迟文的肩膀道:“读书乃是千古事,不可废弃,这些日子,你主要的事情就是跟着刘攽先生和王大用学这些官制。
  
      争取把它弄懂,弄透,你本来就天资聪颖,天生就是一个读书种子。
  
      是我这些年有些拔苗助长了,眼前看似让你成长了,却对你以后有害。
  
      你跟着我,我自然不会让你吃亏,可是啊,将来的哈密高官需要很高深的学问和熟练有序的手段才能坐的稳当。
  
      你要是没有相对应的学问和本事,却身居高位,你想想后果会是神马,您不希望自己将来成为一个弄臣吧。”
  
      尉迟文低着头不吭声,过了好半晌才苦涩的道:“我去学。”
  
      就在铁心源欣慰的准备再鼓励他一下的时候就听尉迟文激烈的道:“除非嘎嘎也进学!”
  
      铁心源回头一看,就现嘎嘎顶着一张花花绿绿的脸正站在门口。
  
      他脸上的冻疮刚刚好。
  
      铁心源皱眉瞅着尉迟文很想教训一下这个死孩子,就听门外的嘎嘎高声道:“不用你拉我,我本身就是来向大王求情,准备离开军营,好好读几年兵书的。”
  
      铁心源听到这话,立刻就把头转向尉迟文,只见尉迟文恶狠狠地瞪着坏了他好事的嘎嘎。
  
      “看什么看,滚回条例司读书去,嘎嘎去找阿大,他那里兵书多,从今往后你就跟着阿大学兵法。”
  
      嘎嘎大笑一声就走进屋子拖着绝望的尉迟文向外走,一边走一边告诫他学习的重要性。
  
      目送两人离开,铁心源重重的叹息一声。
  
      这一次哈密国的改革,表面上虽然平静无波,时机让水面下暗流涌动。
  
      那些当初因为犯罪来到哈密,最后成为官员的胥吏们很绝望。
  
      哈密本来是他们唯一一个可以施展才华的地方,可以成为正式官吏的地方。
  
      现在随着大批士子涌进哈密国之后,这条通路似乎也要出问题了。
  
      霍贤最近一直在做安定人心的事情,可惜,效果不大,铁心源准备在清香城召开一次县令以上官员参加的扩大会议,准备通过立法的形式来让这些亲眼看着亲身参与,并且给哈密国的形成做出重大贡献的胥吏们一颗定心丸。
  
      哈密国的官职能否升迁,不论出身看政绩!
  
      哈密国县令以上的官员足足有两百余人,仅仅是筹备这样的会议,让各个州县的官员腾出空闲来参加这个会议,就需要两个月的准备时间。
  
      傍晚的时候,一只鸽子歪歪扭扭的挣扎着落在了鸽舍,这只鸽子样貌凄惨,不知道在路上经历了怎样的危难才得以逃回鸽舍。
  
      侍卫从鸽子腿上取下竹管之后就送到了铁心源的案头。
  
      铁心源见上面的标号是李巧军伍中的,就打开竹管倒出一张纸条,仅仅看了一眼,就仰着头长叹一声。
  
      “没活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