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一一一章外戚和驸马
    
  
      铁心源是王,是皇帝,这个地位本身就带有强烈的排他性。
  
      皇帝这个词出现在中华大地上已经很多年了,从秦始皇开始,皇权就和人类的其它权力有了一道巨大的鸿沟。
  
      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皇权就是那个重要的一。
  
      一代表孤独,代表唯一性,代表至高无上,所以,所有想和一产生交集的人最后的下场都不好。
  
      伴君如伴虎是一句千古名言。
  
      铁心源这个来自后世的人对皇权的要求和大宋时代的人没有任何的区别。
  
      在见识了更多的历史事件之后,他清楚地知道,放弃皇权对他来说就代表毁灭,放弃皇权的代价就是会滋生出许多野心家出来,他不要皇权,这不代表别人不觊觎皇权。
  
      那个结果,实在是太美妙,铁心源都不敢想。
  
      既然自己能做一个好皇帝,为什么要把这个机会给别人呢?
  
      趁着尉迟灼灼酣睡的功夫,铁心源想了很多。
  
      五月底的清香城已经酷热难当,白花花的大太阳照在地上,掉一滴水都会生烟。
  
      城主府里的大树耷拉着叶子,有气无力的站在阳光底下,露出银白色的叶背用自己的方式应对太阳的荼毒。
  
      瀑布广场下的水潭里,已经被刚刚放学午休的孩子们挤得满满当当的,沿着水渠四处流淌的小溪里也塞满了大大小小的脚丫子。
  
      也只有这里的雪山水,能带给清香城人一丝凉气。
  
      赵婉带着两个孩子也睡得人事不知,两个伊赛特侍女有气无力的摇晃着羽扇给自己的主人纳凉。
  
      尉迟灼灼趴在铁心源的腿上睡得口水横流,她以前不这样,只是这几天一个人摘了上千斤杏子之后,实在是给累惨了。
  
      用丝帕擦拭一下尉迟灼灼嘴角的口水,这婆娘依旧不愿意醒来,可能两人挤在一起让她感到燥热,就翻了一个身,仰面朝天躺在凉席上,让更多的凉风吹到身上。
  
      总体来说,这是一个很安详的午后。
  
      去年冬天奇冷,夏天就会很自然的奇热,这是一种很奇妙的变化,好在春天的时候下了两场透雨,否则哈密国的旱灾就会降临。
  
      春天的时候还在嘲笑哈密遭受冻灾的喀喇汗国,现在笑不出来了。
  
      哈密国的严寒彻底杀死了那些躲在土层里过冬的蝗虫卵,过了一个暖冬的喀喇汗国却没有这样的好处。
  
      这才五月天,听说喀喇汗重要的产粮地布息涡儿湖畔的蝗虫就已经铺天盖地了。
  
      现在的蝗虫还小,还没有长出翅膀,再过一个半月,等蝗虫翅膀长成之后,那个场景就太壮观了。
  
      原本定在六月初五的两国会面,在阿伊莎的强烈要求下改在五月三十日。
  
      喀喇汗国的蝗灾已经不可避免,粮食歉收更是已经成了定局。
  
      布息涡儿湖畔得几十万亩良田里,如今快看不到绿色了,而这里的粮食产量,已经占据了喀喇汗国粮食产量的七成,一旦布息涡儿的良田绝收,喀喇汗国百姓就很难度过将要到来的冬天。
  
      铁心源听到这个消息很是欢喜,他觉得哈密国今年的粮食应该能卖一个好价钱。
  
      事实上当喀喇汗国蝗灾的消息传到哈密国之后,哈密国内的粮食销量就应声减少。
  
      所有的粮商,包括哈密官库,都开始减少粮食的输出,都准备等几个月之后再大赚一笔。
  
      霍贤更是已经给楼兰城下令扩建粮仓,官道上已经有数十支车队源源不绝的向楼兰城运输去年的陈粮。
  
      粮食种植是喀喇汗国重要的生产手段,却算不上绝对,和哈密国比起来,喀喇汗国的粮食种植不论是规模还是产量都相差很远。
  
      他们国家最重要的生产手段还是畜牧业。
  
      哈密国去年的畜牧业遭受了灭顶之灾,开春的时候阿伊莎就让迪伊思带着大量的牲畜来哈密国交易,价格比去年高出了一倍。
  
      为此,无论哈密国如何要求喀喇汗国降低牛羊卖出的价格,阿伊莎的回答始终都是那句让铁心源吐血的话——喀喇汗国的牛羊乃是天神赐下的宝物,怎能贱卖?
  
      这一次,铁心源准备等阿丹或者阿伊莎提出购买粮食之后,把这句话回敬给阿伊莎。
  
      “胳膊还是酸的,肩膀还痛。”
  
      尉迟灼灼醒来了,却懒得动弹,小猫一样的卧在凉席上向铁心源撒娇。
  
      铁心源立刻收回幻想,握着尉迟灼灼的胳膊开始给她按摩,虽说屁用不顶,尉迟灼灼依旧欢喜。
  
      “喀喇汗的羊毛……”
  
      铁心源探手就在她的丰臀上拍了一巴掌,才被赵婉虐待的死去活来的,这就开始惦记人家喀喇汗国的羊毛了。
  
      “告诉你啊,杏树上长出来的最好的杏子都被我在树上偷吃了。”
  
      “报复公主?”
  
      “嗯,她只能吃我吃剩下的……”
  
      王柔花只在第一天监工,儿子走了之后她就马上回去了,把采摘杏子的活计交给了赵婉。
  
      本来可以找宦官和侍女们来干这活,赵婉偏偏押着尉迟灼灼干了三天,两人现在积怨颇深。
  
      尉迟文站在远处偷看姐姐和姐夫,见姐夫的手摸在姐姐的屁股上,就缩缩脑袋愉快的拖着极为不情愿的嘎嘎走了。
  
      刘攽那里待不成了,那个老头子彻底的疯了,正在四处找人爬天山,准备在上面刻字。
  
      铁心源不给钱,他就拿出自己的积蓄,无论如何也要干成这件事。
  
      夏天的时候,天山上的雪是酥的,比冬天攀爬还要危险十倍,绵延的冰川上到处都是裂隙和冰窟窿,要是赶上一场暴雨,没人能在冰川洪水中活下来。
  
      就算是天山上最有冒险精神的采药人,也不会在夏日去冲击天山的顶峰。
  
      按照采雪莲人的话来说,从古至今,没人爬上过神山,天山顶上是神仙居住的地方,凡人不可靠近。
  
      老家伙没办法,就开始游说尉迟文和嘎嘎这两个有权力的少年人,希望能获得他们的支持,最终达到勒石天山这一伟大的目的。
  
      尉迟文是谁?这根本就是一个有少年身躯的老狐狸,而且是一头务实的老狐狸。
  
      要他豁出命去干一件对他来说没有意义的事情,简直就难如登天。
  
      嘎嘎是个二百五,被刘攽稍微一撩拨,就兴致勃勃的准备找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去爬天山。
  
      在他眼中,巍峨的天山不过是一道小小的土坎,迈迈腿就过去了。
  
      尉迟文很不情愿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变成天山上的冰雕,把整件事情掰开了揉碎了给嘎嘎讲了一遍,希望他放弃这种愚蠢的想法。
  
      结果,嘎嘎似乎更加兴奋了……于是,尉迟文就寄希望于大王,希望这家伙能听大王的话。
  
      时机选择的不太对,在人家两夫妻亲热的时候跑过来谈论这件事,效果一定不会好,尉迟文就准备换个时间再来。
  
      “大王在摸你姐姐的屁股。”嘎嘎也看见了,多少有些兴奋。
  
      尉迟文闷哼一声不作回答。
  
      “喂,大王在摸你姐姐的屁股。”嘎嘎提高了音量。
  
      尉迟文瞅瞅两边偷听的侍卫,痛苦的抱着脑袋道:“人家夫妻干什么,关我们屁事。”
  
      “我是说,我们也可以去开封楼干同样的事情,那里的歌姬穿的很少,摸起来凉凉的,滑滑的……”
  
      尉迟文冷哼一声道:“你要是想娶那个歌姬你就去。”
  
      嘎嘎羞恼的道:“大王干嘛要给我们两下这样的禁令?祸害了人家就要娶回家,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如果天底下都是这个道理,孟大将军的老婆可能已经可以单独成军了。”
  
      “有本事就去摸铁丫的。”
  
      “她有什么摸头?前后一般模样,你有兴趣你去。”
  
      嘎嘎话音刚落,一枚软软的杏子就砸在他的脸上,尉迟文已经非常聪明的闪到一边。
  
      梳着双丫髻的铁丫头已经暴怒的从柱子后面闪出来,手里握着一把两寸长的小刀子。
  
      “尉迟文你这个王八蛋……”嘎嘎怪叫一声,就撒腿狂奔。
  
      铁丫头朝尉迟文怒哼了一声,打个口哨,那匹屁股上有巴掌印的枣红马就从庭院的另一边跑了出来,铁心源搬鞍上马,才坐稳,小枣红马就昂嘶一声朝嘎嘎逃走的地方狂飙了过去。
  
      铁丫头走了,尉迟文才慢慢从柱子后面走出来,笑眯眯的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笑道:“嘎嘎,别说兄弟没给你机会,有本事就搞定这个婆娘,免得老子遭灾。”
  
      尉迟文一点都不喜欢外戚这个名头,可是姐姐已经嫁给了大王,他这个外戚的身份已经坐定了。
  
      尉迟文这些天在跟刘攽,霍贤,王大用这些人学习的时候,发现这些人对自己总是不冷不热的,不像见到嘎嘎就像见到私生孩子一般亲热。
  
      一直弄不明白原因,还以为是自己的性子不讨人喜欢,直到有一天自己催问学问,把王大用问急了,人家一句——你是外戚,学这么多学问做什么。
  
      才让尉迟文霍然醒悟。
  
      历史书他读过很多,外戚这两个字从来就不代表什么好的含义,历朝历代,那个王朝不把外戚当贼一样的防着?
  
      放眼哈密,铁心源除了嘎嘎之外再也没有看得起的同龄人,于是,他就觉得,自己已经成了他娘的外戚,无论如何也要把嘎嘎弄成驸马。
  
      唯有如此,自己的将来才不至于一片黑暗。